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魔宗出手了
    风仟景大呼口气,喃喃着自说自话道:“那就好,师弟还真担心师兄修炼“水幻术”法术,修炼到脑子进水了呢!”

    青衣颜横眉一竖,打断风仟景的话,一口决定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咱们幻仙宗的人和你们天道宗的人分开行动,若是进入禁地第四层同时遇到什么宝物,咱们两宗的人就各凭本事了。”

    “嘿嘿!”风仟景嬉皮一笑,道:“师弟正有此意!那么,青师兄,咱们禁地第四层见吧!”

    青衣颜见对方先走一步,急得在原地一跺脚,嚷嚷一句道:“还是不要在见了。”

    青衣颜等幻仙宗弟子刚刚进入禁地第四层,云涟天禁地就生了一系列“诡异”的变化,五层禁地的入口也不断更替,接着,禁地外面的一人喊道:“怎么回事,各宗弟子的色系识别禁制一瞬间全消失了。”

    “启禀掌门,咱们宗门遭到魔修入侵,长老猜测那些魔宗的目的,就是参加测炼的各宗弟子。”

    “完了,各宗弟子的色系识别禁制已经消失,现在打开禁地大门的话,两个时辰内也不一定能把他们救出来的。”

    听到各宗宗门遭到魔修入侵,各宗弟子慌成一团,一时也无法回到宗门去支援门内弟子,只能干瞪眼,各宗掌门也在商议着是否进入禁地寻回进入禁地的各宗弟子,一时间,赞成反对的声音肆起。

    “你这个蓝小子,你要是在敢跑,就别怪本尊对你不客气了!”

    “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了。”帝听风稍微回转一下头,见端木锦散的剑气越变越多,到现在已经快要变成一张剑气制作的网了,吓得他脚底生风,就怕跑不快,被对方给秒成鱼网了。

    帝听风本来就不懂怎么和他人交流,打从他醒过来开始,就一直在和端木锦解释是个误会,哪知道,经过他怎么一通解释,端木锦气没消,还越来越气愤了,这一路追杀帝听风开始,都追了老半天了,帝听风本身不缺灵力不稀奇,那端木锦身上也不知揣着什么宝物,竟也可以大量释放灵力,这可把帝听风郁闷得不行。

    帝听风本来想着,自己错在先,不能和对方过招,心道不能打难道我还不能逃吗?可惜帝听风算错了一点,就是没估计出端木锦的体力及灵力,这才落得如此狼狈的模样。

    哼!帝听风只听到背后一声冷哼,不用想也知道,端木锦释放出来的数十道剑影已经朝着他这边“旋风”飞了过来,帝听风哪里敢有半点迟疑,身上两道护身罩一打出,身前就幻出一只巨型的灵龟龟壳,硬是化去了端木锦攻击而来的无数道剑影,不过,灵龟的龟壳也好不到哪去,竟出现了丝丝裂缝,帝听风心惊,大叹道,好厉害的宝剑。

    帝听风不禁对端木锦手中的宝剑感兴趣起来,同时也在思考着要怎样才能逃过对方的追杀,别说不能使用灵力攻击的问题,就是自身法力,帝听风都不敢想象这样一直躲下去的后果。

    端木锦见对方幻体出来的灵龟壳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破绽,心里大松口气,心道,这小子身上也不知带着什么样的法宝,竟可以一直释放灵力,而且帝听风体内每次释放出来的灵威,比端木锦还要厉害数倍的样子,若不是自持身上法宝犀利,端木锦真要怀疑自己能不能追上帝听风一段路程了。

    趁着帝听风没来得及修复灵龟的裂壳,端木锦顺势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灵威,宝剑周身幻化灵体也越来越密,没等到帝听风幻化出第二次灵龟,无数道剑影已经攻击到眼前,帝听风心里略一疑惑,这人的度竟比自己还要快,口中法诀一气呵成,直朝着对方挥出的剑影而去。

    只听到“噗噗!”声传来,端木锦释放的剑影,被一股无形无色的空气阻挡了下来,两者从帝听风二人中间互斗起来,不出数秒,好几道剑影中传出一阵哀鸣,纷纷消散开去,端木锦不知帝听风做了什么,也没看到对方祭出法宝,心里忌惮帝听风修炼的大神通,脸上依旧表现得很镇定。

    接着,“噗啦!”数声传出,只见帝听风一头及腰蓝滑落到地上,帝听风眨眼盯了一下自己的头顶翘起来的断,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也没想到对方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可以近身到他身边来,鄙一眼身后深深插在地上的一支红影剑气中杂着的一缕蓝。

    帝听风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已经断掉的头,喃喃一句道:“哎!居然全断了咦!”

    端木锦冷冷笑一声,语气带着些讽刺的说道:“本来就是个奇怪的人类,这下子,你的模样看起来就更奇怪了。”没等端木锦连攻击第三招,“吼!”两人身处的空间里传出一声吼叫,帝听风对这种有“威严”的嘶吼声在熟悉不过了,他眉心一皱,唉声道:“完了!”

    等不及端木锦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帝听风身上灵光大放,放大护身罩裹住距离他不过数十米远的端木锦,脚朝地上一点,瞬间就遁影出去数百米,二人身后立马就冒出一只浑身蓝色毛的巨型怪物来,要是帝听风此时还没有逃跑,肯定会大喊“冤家路窄”的,云涟天禁地居然会出现蓝毛巨兽这种怪物。

    就在帝听风刚刚遁影到禁地第四层出口,怀里的人急的大叫一声,“你快放开本尊!”端木锦虽然惊讶帝听风的遁,也清楚第五层空间,肯定出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怪物,可是就这样被一个男子抱着逃跑,她宁愿自己被那怪物给吞了。

    帝听风跟没有听到端木锦的话一样,继续单手夹着对方的腰往前逃遁,虽说光听吼声不能确定那冒出来的怪物是什么等阶,帝听风催动起“夜瞳”功法,自然把身后的怪物瞧得清清楚楚,对方不仅是四阶的怪物,还是数年前,帝听风在幻仙宗秘洞,遇到的那只蓝毛巨兽一模一样的物种,最叫帝听风心惊的一点还是,数年前他遇到的那只蓝毛巨兽,修为貌似只有两阶法力。

    两阶对四阶,就是如今的帝听风,也不敢肯定自己有那个能力,可以击杀四阶的蓝毛巨兽,怪不得他听到吼声就想着要逃跑,这才知道那怪物的身份,帝听风只恨自己没有多长两条“逃命”的腿。

    “本尊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被帝听风无视了许久,端木锦使用全部法力一掌劈到他的后背上,帝听风“噗!”的吐出一口血,脸上全都是黑色线条,这仙子居然敢暗算自己,这一打还不要紧,帝听风先前本来就因走火入魔,淤结在胸口的精血全都吐了出来,身上的灵光四散而去,帝听风的身体也在次膨胀起来。

    端木锦哪里会想到出现这种情况,吓得她趴在帝听风肩上一动不动,不过,此次帝听风膨胀的身体,仅仅持续了数秒就恢复了正常,帝听风的修为也因此变回到的纳灵期的修为,其他什么变化都没有,端木锦眨眼眼从帝听风肩上跳下来,看着帝听风掉落回来的境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哎!怎么会变成这样?”帝听风更是一脸的郁闷,不过就吐了一口淤血,至于掉落数个境界嘛!帝听风鄙了一眼修为瞬间压倒性的端木锦,帝听风就差和对方大干一场了。

    “你现在还有心情笑得出来。”

    “哈哈!笑死本尊了!”端木锦露出平时没有过的神情,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道:“虽然本尊不知道你当初究竟是如何,让自己的修为突然间精进数个境界的,但是以你的资质,修炼那些旁门左道肯定是行不通的,何况,修仙者不能按常规修行,一味的寻求成,是很难成大道的。”

    帝听风无语了一会,白了端木锦一眼,冷冷一声回击道:“说得好像你的年纪很大似的。”

    看端木锦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帝听风心道,不就比你小了那么几岁嘛!说得好像和我相差好几辈似的,这个仙子姐姐还真会讲笑话。

    端木锦“啪!”的用手中宝剑敲一下帝听风的头,说道:“小子,本尊修行的时候,说不定你们幻仙宗的元夜祖师,都还没开始建宗立派呢!”

    “哈?”帝听风愣一愣,心道,幻仙宗好歹立宗近千年,难道眼前这个仙子姐姐是,“千年老妖婆!”不想,帝听风直接惊讶的吼了出来,想到自己和一个千多岁的老妖婆生了一些“不寻常”的关系,帝听风心里就万般震惊。

    “你才千年老妖婆呢!”端木锦嚷嚷着吼道:“本尊虽是千年之前的人类修士,但是,本尊在千年前,不知得罪了谁,被他人强行封印在无极门的禁地中,数百年后才冲破封印脱险出来,算下来,也不过比你年长个两百来岁,怎的就变成千年老妖婆了。”

    “哈?被人封印!”帝听风又是一惊,他可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可以封印他人的法术,心里莫名的起了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