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空间秘境(2)
    “小子,把你身上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越多越好。”

    “好!”

    帝听风听从续命的指示,他对这些空间禁制是一点法都没有的,要是遇到什么妖兽灵兽还还对付一些,遇到空间禁制,帝听风只能苦笑了。

    眨眼间,整个空间禁制里被彩色淹没,同时,帝听风也隐藏了身体,只听得“窸窸窣窣”的碎裂声,无数把剑尖“咔嚓”碎去,没等剑身碎完,又从原地生长出新的剑身来,帝听风惊得魂飞天外,赶紧往身上加持护身罩,被空间禁制强行关闭的五感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好险!”

    看着护身罩外层被无数道剑尖扎住,帝听风抹一把冷汗,好在他反应快,释放灵力的同时,及时往身上加持了护身罩的灵威,否则,帝听风就是炼就金刚不坏之身,也会不扎成剑窟窿的。

    好在五感恢复了,帝听风不用神识就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他继续屏蔽自己的呼吸,免得弄碎了扎在外层护身罩身上的剑尖,又生长出更多新的剑身来。

    帝听风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一丝一毫的声音都尽量不要出,眼看着距离那架完整的白骨不过数十米,帝听风突然改变了方向,朝那架完整白骨的另一方向的一推散落白骨走去。

    帝听风往剑尖的反方向走,比逆向行走快多了,用不着躲避剑尖,帝听风几个遁影就站在一推散架的白骨前面,这次召出缔灵,使用先天炎火烤化一番。

    只见那堆散落的白骨被燃尽的地方,冒出一个竹筒状的圆形盒子来,帝听风并没有急着把那个竹筒盒子摄到手中,而是大胆的朝着那个竹筒盒子攻击了去,只见数道灵光刚刚触及到竹筒盒子上面,那个竹筒盒子散出无数液体,帝听风见势赶紧往后退去数米。

    “兹啦兹啦!”好一阵声响,空气中冒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就是帝听风屏蔽了呼吸,也感觉到一阵头昏目眩,那些被液体浇到的地方,全部变成黑漆漆的颜色,不仅毁了原地的剑身,那处地方新长出来的剑身也立马会碎掉,接着重新生长,碎掉又长出来,如此重复数十次后,那处地方除了黑漆漆的一片,就什么变化都没有了。

    看到这种情况,帝听风心里大喜,虽然不知道那个竹筒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什么液体,总对自己有些好处的。

    帝听风隔着数十米的地方,朝着竹筒盒子起第二击,“兹啦兹啦!”的声音接着传出,接着就是那些被液体溅射到的地方,不断生长新的剑身,如此反复就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看着数十米外的地方终于变成了空地,帝听风脸上的寒冷表情,终于恢复了一些颜色。

    就这样,帝听风不断地攻击那个竹筒盒子,直到那个竹筒盒子“澎”的一声爆炸了以后,帝听风才收手,往先前那推白骨的地方走去,见那个竹筒盒子爆炸的地方,半空浮着一块黄金色的兽皮,帝听风扫出神识打量一番,见没什么其他攻击禁制,直接把那个黄金色兽皮摄到了手里。

    帝听风把兽皮上面的禁制除去了半数,心急的把神识侵入兽皮当中,不过数秒,就看到帝听风脸上笑得有些诡异,看着他有些激动的表情,神念中的续命不用猜就知道,帝听风肯定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只见帝听风收回神识,冲神念中的续命大呼道:“是大浒衍第二阶功法,哈哈!”

    “你小子这都是什么运气,不仅除去了眼前的麻烦,还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那个散去的白骨虽没留下什么法宝,不过,帝听风能遇到一本不错的大神通法术,可是没几个人有这样的运气的,何况“大浒衍”还不是一般的功法秘籍,云涟天的空间禁制里会出现,倒是让续命大感意外。

    “嘿嘿!”帝听风一乐,冲续命说道:“我可是福将,这点运气不算什么,我现在倒是蛮期待,那具完整的白骨身上,会留给我什么宝物的。”

    “你小子就不要想了,世上哪有那么多宝物,对方要是真有,还会被困死在这处空间禁制里。”

    被续命臭了两句,帝听风都不知该怎么开口了,一脸的无语,不在理会神念中的续命,帝听风收了刚刚从竹筒盒子里,冒出来的“大浒衍”第二阶功法的兽皮,轻轻松松的就站到了那架白骨的面前。

    帝听风并没有打算急着出手,而是冷静的围着那架白骨转悠起来,仔细托腮思考起来,白骨被数道剑定在一个大木盾架子上,虽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白骨依然完整的定在架子上,且那副架子,不知是用什么材质炼制,连人的肉身都腐化成白骨了,架子竟没有腐烂的的痕迹。

    不仅是那个定着白骨的架子,就是绑住白骨双手的绳子,都没见有任何碎裂的地方,除了和架子不大协调的白骨外,一切都好像是刚刚炼出来的新物品,一点时间痕迹都找不出来。

    在看那架白骨胸口出插着的一支巨大型的“毛笔”,不说完整的笔身,连笔尖的毛羽都一根根完好无缺,笔身的另一头穿透架子,露出它的笔顶来,白骨身上什么遮挡物都没有,按人类的体质,是不可能做到定型不化的。

    帝听风把注意力全放到白骨身后的架子上,试着往架子上注入一些灵力,没想到,那完整的架子把帝听风输入的灵力全阻挡在外面,是丝毫都侵蚀不进去的,帝听风无奈,又把注意力放到白骨手上的绳子上面,试用之前的方法,把灵力注入到绳子上去,只见绳子抵触了数秒,就接纳了帝听风注入的灵力。

    帝听风心喜,虽还没能试探出什么,不过,有效果总比束手无策强得多,帝听风又往绳子上面输入灵力,终于现了白骨终年不化的秘密了。因为神识无法探知到白骨联系的架子上,现在白骨身上的绳子被帝听风注入自己的灵力,虽说依旧无法动用神识,寻找线索那就另说了。

    只见白骨胸口处的“毛笔”插着的地方,有无数条细丝布遍在白骨全身,不仅是白骨,白骨身后的巨型架子,白骨手上绑着的绳子,都和那些细丝联系着,透过视觉,他们就像一个由丝线组成的物体,帝听风心里莫名的好奇,对白骨胸口的“毛笔”大感兴趣。

    帝听风试着靠近了一些距离,见白骨没有产生空间里的禁制反应,心里松一口气,接着又往前移动了数米,见白骨还是没有反应,帝听风大着胆子一下子就站到距离白骨仅差数米的位置,帝听风心里正疑惑会不会靠得太近了,脚都未来得及点地,只听得“刷刷”数声,无数到剑影冲着帝听风的方向射了过来。

    帝听风倒吸口气,吓得赶紧往后退去,因为是逆方向,帝听风一路上碰碎好几道剑尖,又遭到第三方的攻击,帝听风不停反击从白骨身上射出来的剑影,还得应付空间禁制里的剑尖,忙得他恨不能多长几只手出来,偏偏空间禁制特强,还不能出全力攻击,这可把帝听风惊吓得不行。

    忙了好一阵,白骨身上冒出来的剑影总算是停下来了,帝听风用不着倒退,没有碰碎那些剑尖,新的剑身也总算没有在长出来了,帝听风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吐着气,抹去脸上的冷汗,后怕道:“那架白骨身上的毛笔太恐怖了。”

    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这个剑尖的空间,又看到之前被他攻击那个竹筒盒子,把剑尖弄消失的一片区域,又重新长出来了,帝听风可算是明白了,这个空间禁制就是被那支“毛笔”制造出来的,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得控制那支“毛笔”,不然的话,就是帝听风毁掉整个空间里的剑尖,同样出不去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把那支“毛笔”从白骨身上取下来,帝听风苦笑,现在就算他有办法取出“毛笔”,也得有办法接近白骨才行的,帝听风想尽各种方法,还是无法接近白骨近十米之内,试了各种方式也都无效,还差点被刺成剑窟窿,帝听风就是在感兴趣,也不想拿命去赌的。

    帝听风原地打坐,把缔灵放入空间禁制里,直接进入到神念中去,极失望的嚷嚷道:“我看我还是先突破一下修为在想着出去的事情吧!”

    续命恐吓一句,“你要是不突破,可就和那白骨一起留在这里了。”

    帝听风翻一个白眼,有些无语道:“你就不能说一些好听的,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何况我体内所留的法力不多了,不加紧修炼,就是找到办法,我也出不去的。”

    续命识趣的没有继续招惹帝听风,问道:“缔灵那丫头都接近不了么?”

    “完全行不通!”帝听风双手一摊,叹气道:“不管是我还是缔灵,都无法接近那架白骨十米之内,而且,就算我们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攻击那架白骨,他都会朝着我们射出许多剑影,我目前是拿那支毛笔无法了。”

    “灵力感应么!”续命好奇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