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墨邪(1)
    有些法器,从被主人炼制出来的时候,对方会给法器加持些什么禁制在上面,同时,对方还可以做到,让法器如灵兽那般拥有感应的法力,有些法器一但被持有者祭炼出来以后,除了主人以外的人,它们都会进行自动攻击,有一些法器则是听从主人的吩咐后,才对他人进行攻击,就是不知道白骨身上的“毛笔”属于那种法器了。

    在一个就是,此处空间禁制里就两个人类修士,帝听风完全猜不出来,那支“毛笔”究竟是属于那架完整白骨的,还是那具散落白骨的,法器失去了灵性,是会连主人也会攻击的一种利器,这个帝听风就说不准了。

    “算了,我现在体内所剩法力不多,还是等我修炼一段时间,恢复一些法力吧!”

    帝听风一副不愿多谈那只“毛笔”的话题,取出在禁地第五层得到的火灵矿和冰精,帝听风把一红一白两块矿石拿在手里掂了掂,一时想不出拿来炼制什么才好,他又没有修炼过什么炼器术,只得把两块矿石扔回到续命手上。

    帝听风交代道;“续命,你先帮我存着,等我以后想要炼制什么火属性的法器,和冰属性的法器在拿给我吧!”

    因为不急着炼制法器,放在储物袋里面只怕会减弱火灵矿和冰精的灵性,放在续命身上,说不准还能让火灵矿和冰精的灵性更纯的。

    帝听风吩咐完,就不在开口,关闭了五感参悟新得到的大浒衍功法,眨眼就过去了数天时间,那本大浒衍第二阶依旧参悟不透,帝听风无奈收起,纯修起纳灵心法来。

    只见帝听风头顶冒出一把巨剑的缩小版,一只彩凤的缩小版,及一只灵龟的缩小版,三只幻灵体打着转转的盘旋在帝听风的头顶,时间又过去了许久,按正常时间来算,从帝听风不小心进入这个空间禁制起,已经过去了半月多的时间,因为空间禁制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帝听风在觉得时间和刚刚进入空间禁制时是一样的。

    “轰隆隆!”只听得帝听风头顶一阵电闪雷鸣,一个数丈高的巨型浑身冒着雷电,两眼黑漆漆的没有眼白,耳朵生得如狗熊那般,整个的身体都是金灿灿一片的灵兽来。

    这只雷兽刚刚幻成灵体出来,巨剑,彩凤和灵龟身上的灵光顿时暗下去半数,一副很惧怕雷兽的模样,待雷兽全部幻灵成型后,它缩小成和其他三幻灵体一般大小,和它们一起盘旋在帝听风的头顶。

    又过去了数天时间,帝听风才慢慢睁开眼睛,伸手幻出刚刚幻成灵体的雷兽,帝听风脸上轻笑一下,把雷兽伸手一抛,就直接朝着数十天前一直无法的白骨击去,只听见白骨方向“轰隆隆”一片金光闪闪,接着,白骨就射出许多剑影来,帝听风冷笑一声,抬手就一手一只雷兽,不等那些剑影靠近,就把手里雷兽抛了出去。

    只见到整个空间禁制里都是“轰隆隆”的声音,加上一片金光闪闪,距离帝听风打坐的地方数百米的那架白骨“咔嚓咔嚓”几声就碎裂了,随着白骨破裂的声音,被帝听风放入空间禁制里面的缔灵趁机“吼吼”几声,把帝听风通向白骨之间的距离的剑尖全部燃了。

    帝听风一个遁影就近身到定住那个白骨的木盾架子前,不等那支“毛笔”在次散出剑影,帝听风打出数道禁制到“毛笔”身上,一把就从架子上把“毛笔”抽了出来,那些已经冲到帝听风眼前的剑尖,眼看着就即将刺穿帝听风的身体,见帝听风抓住“毛笔”的瞬间,剑尖全部停止了遁,指向帝听风的方向停在半空。

    帝听风暗暗松了口气,好在动作快,加上雷兽的前击和缔灵的配合,否则就是给帝听风多几次排练的机会,他也会被扎成窟窿的。

    缔灵扇动几下翅膀就遁飞到帝听风眼前,停在帝听风的肩上提醒道:“主人!你现在可以控制那把剑恢复空间了。”

    “哎!”帝听风惊呼一声道:“你说这支毛笔状的法器是剑!”

    帝听风心里嘀咕着,哪里像剑了,除了可以射出剑影外,怎么看都像放大许多倍的“毛笔”吧!何况,他握住的“笔”身圆圆的,剑不都是扁扁的,亮晶晶的,还威风八面的嘛!帝听风可不觉得这支“毛笔”威风八面,当然,只是外形上,实力上,帝听风还是承认这支“毛笔”的。

    帝听风仔细打量几眼手中的“毛笔”,手里拿着的巨大毛笔,笔身全呈紫色,笔羽洁白而浓厚,笔尾部还挂着一个长长的,几乎与笔身同长的笔穗吊坠。

    “还不错嘛!”帝听风夸赞一句,就是不是剑,是支毛笔形状的法宝也是不错的,毕竟,就算拿到了这支毛笔剑,帝听风心里还是对它相当忌惮的,对方仅仅只是灵力感应就有如此大威能,若是被主人驱使,想必攻击力会提高数倍的。

    帝听风抬手一挥,使用手中间舞向空间禁制的前方,只见笔尖指向之处,所有剑尖“哗啦啦”全掉落在地上,原地也没有长出新的剑身来,帝听风心里大喜,接连挥动着手里的“毛笔”指向那些数次差点灭了他的剑尖。

    只见最后一片区域的剑尖掉到地上,这个空间跟变了一个地方似的,没等帝听风探知到什么不同,

    “轰隆隆”一阵响动,四周的剑全都随着空气中的风化成了灰烬,整个空间禁制也抖动起来。帝听风竖起耳朵,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接着,天边就是“轰隆隆”一阵巨响,整个空间禁制都蹦塌了,“哇啊啊!”帝听风根本就来不及站稳,被突如其来的现象吓得惊叫一片,也不知自己是往上还是往下,“澎”的一声响动,帝听风被摔到地上,痛得他差点就惊叫出来了。

    没等帝听风睁开眼睛,数道灵光朝着帝听风攻击过来,帝听风本来就修炼了“夜瞳”功法,神识比一般修士强大数倍不止,就是他反应不过来,也不至于被别人暗算成功的。

    就在数道灵光即将淹没到帝听风的体内时,帝听风身体一晃,人就从原地消失了,那些攻击他的人都不知生了什么,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没等他们的想法转回来,头顶传来一丝恐惧感,等到他们想明白,早就被帝听风一剑砍成数截了。

    帝听风微微皱眉,心道,怎么会遇到那么多魔修,难道这里是魔修的老巢?就在帝听风满脑子疑问,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帝听风的耳朵里来,“居然是你这个小子,你怎么进入剑阁来的。”

    “疯老头!”帝听风惊呼一声,赶紧往身上加持一道护身罩,也顾不得被摔痛的身体了,一秒从地上弹起,好奇问道:“你怎么也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风陌半眯起眼睛,心里全都是不可思议,帝听风不是参加五宗大会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天道宗的剑阁里,而且,他手里拿着的是……墨邪神剑。

    风陌没有回答帝听风的问题,几个动作,就把帝听风手里的毛笔夺到手里,仔细查看了半天,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眼,问道:“这把墨邪神剑,你从哪里得来的。”

    帝听风被人强行抢了东西,心里冒出一股无名怒火,无视风陌的问题,继续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风陌脸上一愣,无语道:“这里是本宗的剑阁。”

    帝听风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剑阁,幻仙宗是没有剑阁的,帝听风当然不知道,剑阁就是用来收藏各种宝剑的。

    “哎!”帝听风惊呼一声,问道:“本宗的剑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云涟天禁地里面嘛!”

    风陌瞪着两眼,呼吼道:“你还问本尊,对你突然掉下来的这一点,本尊还想知道呢!还有一点,本宗不是一个宗门的称呼,而是一种自称,你就算不喜与他人交流,至少也懂得修真界的基本常识吧!”

    云涟天虽然离魔宗老巢不远,可是也有好几天的路程,就是他这个等级的魔士,全力遁也得花上三两天的时间,何况帝听风这个不知低了风陌数个境界的纳灵期修士,在一个就是,帝听风说自己在云涟天的禁地里面,那么,他如何从禁地里面掉到魔宗剑阁的,风陌可不记得,魔宗的上面还布置了什么传送禁制。

    帝听风无语,喃喃自语一句道:“那就奇怪了。”

    空间禁制蹦塌后,帝听风就直接掉进了魔宗的剑阁里,这个道理怎么都想不通的吧!明明就是往下掉,怎么还掉到高山上面的剑阁来了,帝听风心道,难道魔宗的老巢,是建立在地底下的不成,帝听风想不通,还忍不住抬头往上空看了两眼。

    帝听风突然想起什么,冲风陌喊道:“我的毛笔,还来!”帝听风心里只纠结毛笔的问题,完全忽视了风陌其实是魔修,及幻仙宗的杂物阁主事,为何会出现在魔宗的剑阁的问题。

    “它可不是叫什么毛笔,它叫墨邪神剑,剑宗之尊的主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