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墨邪(2)
    风陌看了帝听风一眼,继续解释道:“墨邪是整个九州大6,唯一的一把神剑,剑身是一支毛笔的形状,它可以控制世间的所有宝剑,可以复制出世上所有剑的剑影,墨邪它会自动认主,它可以救主也同样会弑主,因为它没有明确剑身,遇灵才会幻形,又十分邪恶,被世人称墨邪神剑。”

    “小子,本尊告诉了你那么多,你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本尊,这把墨邪神剑,你是从哪里来的。”

    帝听风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冷冷应道:“就算你知道我从哪里得来的又怎样,墨邪是我的又不是你的。”

    “这个可说不准!”风陌冷冷一笑,冲帝听风说道:“本尊看上这把墨邪神剑了,念在同门一场,小道友你开个价吧!”

    帝听风露出一个极其讽刺的笑容,冲风陌说道:“疯老头,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对除了功法秘籍之外的其他东西不感兴趣,好不容易得到一件心喜的法宝,你觉得我会和别人交换么?”

    “功法是吧!本尊身上倒是有那么一两本,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资质修炼了。”

    “你就算是灵寂期的弟子,修炼的功法又能厉害到哪去。”帝听风大有看轻对方的心态,继续对风陌说道:“何况,很不凑巧的,我刚好得到了一本功法的残页,实在是无更多精力修炼多门法术的,炼化了墨邪,遇到敌人时,指不定胜算还要大些。”

    “哼!”风陌冷哼一声,见帝听风敬酒不吃吃罚酒,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去,讽刺一句道:“就你一个没有灵根的纳灵期修士,本尊就是不把墨邪还给你,你又能拿本尊怎样?”

    风陌释放出一些魔气,剑阁的禁制受到魔气的侵蚀,整个剑阁都晃动起来,虽然只是些许,对方身上的灵威,还是震得帝听风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

    “没想到,你居然是魔修!”

    帝听风狠狠瞪着从修士变成魔士的风陌,单就从对方释放的魔气来看,绝对是和修士挂勾的元婴期魔士,何况,风陌身上散的灵威,竟比幻仙宗的离心长老还要恐怖,帝听风心里凉了半数,想到自己有一件克制魔修的法宝,帝听风心里冷笑一声,提醒对方道:“你不知道,我身上有镇魔环么?”

    “哈哈!”风陌大笑一声,讽刺道:“你以为,凭你的修为,镇魔环会对本尊起作用么?”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道:“管不管用,试试不就知道了。”

    只见帝听风身上灵光大放,一点都不留的迸出来,毫不介意自己的彩色灵力充斥着整个剑阁,因为帝听风释放的灵威,剑阁已经出现了多出裂缝,大有二人在妄动一步就快爆炸的势头。

    “咦?”风陌心里起疑,他活了数百年之久,还从来没有看见过有哪个修士的灵力是彩色的,就是世上的五行真灵根资质的修仙者,身上的灵力都不可能会变成彩色的,帝听风这个根本就没有灵根的修士,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灵力。

    “你究竟是谁?”风陌并没有有什么动作,他两眼盯在帝听风身上,一副很好奇的模样。

    帝听风淡笑一声,幻出一只雷兽到手上,冷冷一声道:“我到底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帝听风说完,也不给对方思考的机会,手中雷兽“啪”的就朝着距离自己数十米之外的风陌,由于距离太近,帝听风赶紧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来,免得受到雷兽攻击的雷电波及到自己。

    等到风陌身上金光闪闪一片,帝听风整个人冲着一片金色中遁去,伸手一抓,就把被风陌抢去的“墨邪”给抓到了手里,接着,帝听风伸手在幻出一只雷兽,风陌被金光刺得还来不及睁开的眼睛,被帝听风扔出的第二只雷兽彻底弄懵了,帝听风拿回了墨邪,整个人往上空一遁逃,就回到了他现阵法的禁地第三层里面。

    帝听风做到这一切,不过就三两个呼吸之间,就是风陌那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都想象不到,帝听风一个纳灵期的修士,身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强盛的灵力,而且,对方的攻击力绝对不弱于灵寂中期的修士。

    帝听风倒不是害怕和风陌大打出手的,主要那里是魔宗的剑阁,帝听风初来乍到,又不清楚那些魔士的真正实力,他连着露出的两手,完全是趁对方没有预料,出其不意制胜的,帝听风可没有胆子和元婴期修为差不多的魔士动手,即使是他有那个把握,在别人家门出手,就是帝听风生长有三头六臂,也不够人家秒的。

    等到风陌定神回来,冲着剑阁另一方胡乱攻击一通,哪里还有帝听风的影子,等到剑阁恢复正常,风陌是整个人都傻眼了,他从来都没想象过,以他魔化中期的修为,竟输给了一个纳灵期大圆满的修士。

    禁地里面的各宗弟子的色系禁制识别还是没有恢复,到是从里面散出来的魔气越来越浓了。五宗的掌门各自心惊,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百年测炼会遇到魔宗的介入,一个月之期又还没有到,强行打开禁地的大门,怕是也做不了什么的。

    大门打开的时间,仅仅只能维持两个时辰,到时各宗掌门的法力大损,想要在一次打开禁地的大门是千难万难的,何况,羽化门的掌门还跟着那些弟子进入禁地里面去了。

    各宗为了保全宗门弟子,各大掌门为了冒险强行打开禁地大门,起了争执。

    “怎么样?各位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咱们就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又不能丢下他们回宗门支援。”

    “不妥不妥,依老道看,强行打开禁地大门的风险实在太大,到时候莫说大门没有打开,就是我们自身的修为,也会因为强行打开禁地而触动禁地的空间禁制的。”

    “那怎么办?咱们就这么等着自己门下弟子被魔修残杀,咱们幻仙宗进入禁地的,可个个都是修炼的好苗子。”

    “道虹,你这话什么意思?就好像只有你们幻仙宗的弟子被魔修攻击似的。”

    “莫老,本道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听话只听一半啊!”

    “那你说的,你们幻仙宗个个都是好苗子,怎的其他宗门就没有好苗子了,幻仙宗除了那个进入个禁地第五层的小子外,老夫是一个都没看上的。”

    “哎哎!你们都不要争了,咱们现在内外受敌,就不要起内哄了。”

    “诸位道友,老夫过来查探一番情况。”

    “咦?是,是元婴期的前辈来了。”那人的影子还没有出现,其中一些高阶修士就已经猜出来了。

    离心长老出现在云涟天禁地门外,各宗掌门心喜,凭离心长老元婴期的修为,加上四宗掌门及家族高修,就是打开禁地大门两次都足够了。

    帝听风在原地愣了愣,有种莫名的搞笑的感觉,能从禁地里面掉进天道宗的剑阁,没想到还能从天道宗掉回禁地来的,反正把“墨邪”拿回来了就是,帝听风嘴角露出一个笑意来,把神念侵入到墨邪身上,直接扔进神念中的续命手里。

    既然墨邪有可以救主也可以弑主的名声,帝听风还是小心为妙,毕竟,有续命炼化,墨邪也不敢对帝听风如何的,不过就是灵性强了点,其他的问题,帝听风还是不惧的。

    帝听风在第三层寻了些宝物,随意往储物袋一收,出去禁地时用来交差的,见实在是找不出和“墨邪”那般厉害的法宝,帝听风正打算从第三层出去了的,凭借“夜瞳”功法的犀利,帝听风隔着数百米见一女仙子被数十只妖兽围住,外围还有几个修为都和灵寂期挂勾的魔灵期魔士。

    帝听风本来想着,最近遇到的事情够多的了,不想惹什么麻烦,何况,他也不想和那些不知底细的魔士动手,正想着,帝听风看到那个被数十只妖兽围住的那个女仙子,正是被他毁去了修为的端木锦,帝听风哪里还会坐视不理,脚底生风,几个遁影就出现到那几个魔士身后。

    帝听风二话不说,抬手就幻出一只雷兽,那些个魔士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接着眼前就是金光闪闪一片,帝听风见机“刷”的冲进那群妖兽中间,站到端木锦身旁,搂着对方的腰就是一遁,瞬间就遁出去数百米。

    等到那些个魔士反应过来,才知被帝听风使了一个障眼法,一个个遁全开,几个遁影就追上了帝听风,帝听风无语,他自认自己的遁在灵寂期修为的同修中,算是最的,没想到,那些魔士的遁竟比他还要快些。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停了下来,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巨剑。

    “怎么又是你!”端木锦大呼一声,她露出一脸的嫌弃道:“本尊就知道,遇到你准没什么好事。”

    端木锦身上的法力本来就所剩不多,又和那些妖兽缠斗了数百回,在加上还要应付那些魔士,端木锦就差自毁身体了,哪知半道冲出一个蓝色短的少年,二话不说,抱着自己就跑,着实把端木锦给惊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