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孽缘(2)
    即使是只有百分之十的机会,帝听风还是决定一试,若是帝听风就这样看到端木锦死在眼前无能为力,不管将来的修炼会受到什么阻挡,单就这一点,心魔入侵时都会对帝听风很不利的。

    从续命那里要来输入纯阳之气的办法,帝听风把整个第三层空间数十里都布下禁制,并让缔灵守护在禁制的外面,在幻出数只雷兽占据四个角落,同时禁制的上空还幻出数把巨剑准备着。

    “都是你的错,没事突破什么?”

    一片灰茫茫的空间禁制里,一个身穿素白衣的女仙子,她似被人抽空了精力那般,无力的椅靠在一个用粗木条搭起来的木椅上,嘴里抱怨一句。

    女仙子的前边数十米左右,站着一个蓝色头的紫衣少年,四处找寻禁制破绽的出口,紫衣少年也不搭理那女仙子的抱怨,手上一个接一个的雷兽往空间禁制的远方抛去,等到一片金光消失后,另外一个方向,立马就会接着闪出一片金光。

    正四处探索出口的紫衣少年,就是数日前,为那个女仙子输入纯阳之气的帝听风。

    数天前,帝听风把自己体内的纯阳之气输入到端木锦体内时,身上出现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对着端木锦的手掌的手也抽不回来,帝听风本来以为自己又走火入魔了,谁知他神念中的“聚灵真经”自行运转起来,帝听风哪还会不知道生了什么,当下也顾不得和端木锦对掌的手了,稳定好端木锦的情况后,帝听风专心修炼去聚灵真经来。

    就这样过去了数天时间,帝听风感觉自己就快要突破了,心里一阵喜悦,恰时,端木锦刚好醒了过来,接着就是一声,“啊!”接着又是,“啪!澎!”然后又是,“轰隆隆!”一片,然后就是一声,“啊!到底怎么了?”

    最后,等到帝听风他们醒过来时,就现自己躺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禁制里。

    由于帝听风不停的动用法力,导致法力失去太多,帝听风才回到端木锦的旁边,自顾自解释道;“今天还是不行,等恢复了法力在试试其他的地方吧!”

    “你还知道出去,没事你突破什么!”

    端木锦一副责怪的模样又一副羡慕的表情,帝听风根本就没有灵根资质,修炼度却如此逆天,随便一套简单的法术,资质最好的修炼者恐怕都得需要数天时间的。

    帝听风倒好,随便修炼过两天就一阶大圆满,而且他突破的时候,每次都“惊天动地”的,跟别人结成金丹或者聚集元婴那般。

    “我也不知道啊!”帝听风懵逼一脸,一副无辜的模样,和端木锦解释道:“我第一次修炼仙家法术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后面都已经习惯了。”

    “本尊问你,你在幻仙宗,属于哪个殿的弟子,你的修为为什么会忽高忽低,还有你的招术,根本就没有人见到过的,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

    帝听风绕绕脑后勺,一脸不知所措道:“除了我是幻仙宗的炼丹弟子,其他的我不能告诉你。”

    帝听风身上背负的秘密实在是有点吓人,何况,就算他说出去,端木锦肯定也不会相信的,何况,她对帝听风心里还有怨恨,帝听风在没心眼,也不会把自己的底线抖给别人的,尽管端木锦已经是他的“人”了。

    “算了,本尊也不想知道。”端木锦翻了一个身子,把头转向另一边,道:“本尊要休息了!”

    帝听风轻笑了声,靠在木椅的反方向,嘴角露出一个邪笑。

    说实话,帝听风早就找到出去空间禁制的办法了,只不过,他对端木锦修炼的功法实在是很感兴趣,端木锦刚刚恢复灵力,身上连法力都没有,别说什么神识了,帝听风承认自己腹黑了点,不过,一本厉害的功法和一个仙子的信任,帝听风当然是选择前者的。

    第二天,帝听风在数百米处扔了七八颗雷兽,带着大推妖兽的内丹及有用的兽皮回来了!

    第三天,帝听风在数百米外扔了五六颗雷兽,抱着大推灵果灵草回来了!

    第四天,帝听风去了更远的地方,扔出三两颗雷兽,带回来大批刀剑类的法器。

    半月过去了……

    端木锦平时躺着的木椅,已经变成了一个还算宽敞的小木屋,小木屋的前面推满了大推物品,什么法宝法器,灵物灵草,妖兽内丹兽皮,可以说应有尽有的,除了远方闪起的金光,端木锦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帝听风在也不出去了。

    端木锦大感好奇,平时早就出门的帝听风,这会儿正盯着自己呆,问道:“你今天不出去吗?”

    帝听风露出一张疲倦脸道:“这个空间禁制里的东西,全部都推到你眼前了,外面什么都没有了,我还出去有什么用。”

    “哎!”端木锦惊讶一声,道:“全部!你这些天究竟都做了什么?”

    “仙子姐姐,其实我早就找到出去这里的办法了,你为什么不问我呢?”帝听风自己坦白道:“我每天都说去外面寻找出去的地方,其实只是出去做做样子,这种地方的禁制还不至于困住我的。”

    “那,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带本尊离开这里。”一直待在空间禁制里,端木锦的法力根本就没办法恢复的,她可不像帝听风那般,有使不完的灵力,她有些生气道:“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为什么?”

    “我就是对你修炼的功法感兴趣,可是你又不告诉我,也不问我为什么每天都出去,我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你……”端木锦被帝听风一句孩子气的话呛得无语,她没有问他,合着,他们被困在这个空间禁制里,还是她的错啦!

    “你过来!”端木锦命令式的口吻叫帝听风靠近她躺着的木椅旁,帝听风乖乖照做,端木锦瞪了他一眼,有些飙道:“用不着靠我怎么近。”她抬起无力的手,想要推开距离她仅隔着一个指头的帝听风。

    帝听风听话的拉远了一些距离,问道:“这样子可以了么?”

    “可,可以!”端木锦红透了脸,她有一种被他人赤果果调戏了的感觉,可惜她现在又动不了,否则,帝听风脸上又会生出一个新巴掌印的。

    “想要本尊的功法,你可愿意拜本尊为师。”因为帝听风修炼的度实在是惊人,况且端木锦从未收过弟子,在加上和帝听风生了一些“不寻常”的关系,把帝听风收到门下,将来对他也好控制些。

    “哈?”帝听风眨了好几下眼睛,他怎么没想到,想要修炼别人家的功法,就必须得拜那人为师的,帝听风皱眉道:“我已经有师傅了,仙子姐姐,你可不可以换一个条件。”

    “哼!”端木锦冷哼一声,白眼道:“本尊还看不上你的资质呢!不过只是对你修炼的度感兴趣而已,你不肯答应本尊的条件,也就别想要得到本尊修炼的功法秘籍。”

    帝听风好一阵无语,半响好失落叫道:“既然仙子姐姐不愿意相授呢,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帝听风一副打算放弃的念头,转而他话锋一转,盯着端木锦一字一句道:“仙子姐姐,你我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现在对你做一些道侣间该做的事,你应该会答应我的吧!”

    帝听风说完,一副要把手放到端木锦胸口上去的态度,端木锦吓得大叫,呼斥道:“你敢!”

    帝听风微微皱眉,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坏笑道:“既然仙子姐姐怀疑我的胆子,我就做给你看看好了,说真的,我什么没有,胆子倒是蛮大的。”帝听风话音刚落,手已经落到端木锦的身上了。

    “你混蛋!”端木锦已经气得抓狂了,偏偏她身上没有任何法力,还不能动,真是快气死她了,她红透了的脸别了过去,一副不想理变了一个人的帝听风。

    这时候,帝听风还在神念中和续命讨教,“怎么办?她不理我了,我现在该怎么做。”

    续命有些无语又有点好笑,这些不都是男人自然而然都懂的常识吗?怎么这个男人什么都不懂,亏得他现在已经算是真正的男人了。续命在帝听风耳边窸窸窣窣几句,就钻回古牌的灵体中去了,他可不想等下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事情,会被帝听风虐死的。

    “仙子姐姐,只要你把你修炼的那套法决告诉我,我不就不用这么对待你了嘛!”

    “混蛋!”端木锦强忍着不舒服,一副被人推上断头台的表情,她算是看明白帝听风这个人了,之前对帝听风产生的好感也不翼而飞,剩下的全都是厌恶,恐惧,心道,本尊恢复法力后,一定要杀了他。

    “嗯!手感还可以!”帝听风的手往下捏了捏,自顾自评价一声道:“接下来,看看成色好了。”

    “你滚!你在不收手,本尊一辈子都不原谅你的。”

    “嗯!让我想想。”帝听风歪头一副认真想事情的模样,一副很高兴的表情应道:“你会一辈子记住我,貌似也不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