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魔士入侵
    主持无语了好一会,咬牙一字一句回道:“当然了,不然,还叫你们各宗进入禁地去干嘛的。”

    “哦!”帝听风冷冷哦了一声,直接把一个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只见法宝,法器,其中,妖兽的各种可以炼丹,炼器的部分,全部都是三阶以上的,兽皮占多,还有一些灵性算得上极品的灵果,灵草,全部都滚落出来,整整一大堆物品,都抵过五宗弟子从禁地带出来的宝物的三分之一了。

    尽管帝听风拿出如此多的物品,对他有用的物品他还是叫续命收了起来的,何况,这些都只是帝听风在禁地里面找到的三分之一的宝物,对于帝听风而言,算是无用的宝物吧!

    尽管叫续命藏了那么多宝物,帝听风拿出来的宝物依旧震惊到五宗弟子的,他们就是进入禁地数十次,都带不回帝听风一次拿出来的宝物的,那些之前还有些瞧不起帝听风仅仅只有纳灵期修为的他宗弟子,看到帝听风扔出来的宝物,一个个脸上烫得绯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

    尤其是那个叫帝听风交出宝物的主持,看到帝听风直接拿出一个储物袋往地上倒宝物,本来和帝听风只有半米距离的他,直接被宝物推到近十米外的位置去了,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情十分复杂的盯着地上的大堆宝物。

    等到储物袋在也倒不出物品来,帝听风收起自己的储物袋,冷冷一声问道:“这些就是要交出来的宝物吗?”

    “想不到,小道友竟有如此神通,为幻仙宗争光不少,老夫现在决定,接下来的一百年,由幻仙宗做五宗之的宗门。”

    “哦!”帝听风淡淡的哦了一声,直接归回到幻仙宗的队伍中来,同时,一只手上还扛着一个女仙子,现在的五宗弟子,看到帝听风扛着羽化门的木锦仙子,一点违和感都找不到来,帝听风断掉的蓝色短,叫人此时看上去,都没有他倒出来的那大推宝物刺眼。

    “那些宝物,你不是全送给本尊了嘛!怎的全都拿出来了。”

    端木锦瞪了帝听风一眼,把她所有的名誉都毁了,居然还敢把送她的物品上交了,她又没有帝听风的修炼度,没有那些灵丹妙药,失去的法力是很难恢复的。

    帝听风嘴角轻轻一笑,看了身旁的端木锦一眼,传音道:“哪里会,仙子姐姐的东西,我给你留下了。”

    在所有师兄弟“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帝听风可算是回到了幻仙宗,让帝听风有种无语的心情。

    本来帝听风打算着,借助进入云涟天禁地的机会,脱离宗门去外面的世界创荡一番的,谁知碰上一个“甩”不掉的端木锦,又遇上他为幻仙宗夺得百年的五宗之的名誉,宗门需要为他举办一场庆功大典。

    在一个还是,离心长老就在一旁“事不关己”的打坐,帝听风就是有心逃走,当着宗门长老的面也不敢乱来的,只能乖乖的跟着回到幻仙宗,以后在找机会出去了。

    “师弟,他们是……”

    李子恒看着从禁地回来的帝听风,他心里本来还挺激动的,看到帝听风身旁扶着一位仙子,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修为都在筑基中期以上的男女各两名羽化门弟子,看得李子恒差点没惊叫出来。

    “师兄,这是羽化门的木锦仙子,还有羽化门的师兄,师姐。”

    “哎!羽化门的人,他们来咱们幻仙宗干嘛?师弟,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

    “师兄,这些以后在跟你解释了,帮我准备几个房间,我要休息。”

    帝听风懒得和李子恒纠缠下去,何况,李子恒那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帝听风就是和对方说过三天三夜,都解释不清楚的,还是搪塞过去,以后找机会在告诉他吧!

    “哦!好的!”

    半个时辰内,李子恒就替帝听风准备好了三个房间,帝听风原本的那个房间,李子恒一直都在收拾,所以用不着准备什么的。

    帝听风直接把端木锦送回一个房间,为房间四处种下禁制,又从炼丹室取来各种恢复法力的丹药。

    炼丹室一下子就被帝听风拿去了上百种帮助修炼者恢复法力的丹药,看得那些炼丹弟子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愣一愣的。

    李子恒也是无语,帝听风完全是在使用自己的东西那般,把那个丹药往储物袋里面收,因为道虹掌门的命令,那些炼丹弟子倒是不敢说些什么,除了在心里猜疑,也不敢问帝听风需要那些丹药干嘛的。

    那四个从羽化门来保护端木锦的弟子见此,心里不由得赞叹帝听风好大方,个个心里对帝听风生出一种“感激不尽”的情感,却不知,端木锦会变成这副模样,全都是帝听风害的,怕是他们知道了,早就把帝听风分尸了吧!

    帝听风不仅为端木锦拿来上百种恢复法力的丹药,还把在禁地里面带出来,没有交出去的一些可以帮助修炼的灵宝扔给了端木锦,做完这一切,帝听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间布置一个防止打扰的禁制,倒头就睡下了。

    三天后,幻仙宗议事大厅的大殿内熙熙攘攘,议事大厅分好几个殿,其中的一个大殿,可以容上万个弟子的空旷大殿,这次因为帝听风为幻仙宗争取到五宗之的名誉,宗门特点为此举行了一个庆功大典。

    主持把帝听风迎到了大典台上,和帝听风解释着,“帝师弟,你可以给宗门提一个条件,什么样的条件宗门都可以答应你。”

    帝听风想了想,开口说道:“我想要一枚筑基丹!”

    “宗门要自称弟子。”那个主持提醒帝听风一句,主持也是知道帝听风是没有灵根的,他的表情有些为难,直接拒绝道:“这个恐怕不行!”

    “为何?”帝听风一听,脸上的表情恢复往常的冷色,问道:“你刚才不是才说,不管弟子提什么样的条件,宗门都会答应的么?”

    “你没有灵根,就是拿到筑基丹也没用,何必浪费一颗筑基丹呢!”

    “如果弟子没有灵根,那么,弟子身上的纳灵期修为怎么来的。”

    “这个谁会知道。”

    “哼!”帝听风冷哼一声,心道,不过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人,既然不想兑现承诺,又何必叫他提什么要求,帝听风冷冷回道:“那就不必了,除了筑基丹,宗门没有什么弟子想要之物的。”

    “呵呵!”主持尴尬笑了两声,帝听风不提什么条件,如此不是更好,就是不知道台下的那些宗门弟子,心里会做何感想了,主持继续说道:“接下来,麻烦帝师弟和宗门弟子说几句话,希望下一个百年,有一个和帝师弟一样威风的弟子,为宗门争取五宗之的机会。”

    对主持的厚脸皮,帝听风就差翻白眼了,对方居然连客套话都懒得说了,还真是歧视没有灵根的弟子呢,帝听风冲主持冷冷一笑,对台下的诸多宗门弟子说道:“别死在禁地里!”帝听风说了一句话就回去了,被人当枪使了,他可不愿继续留在台上叫人看笑话的。

    庆典举行到一半,幻仙宗传来遇到魔士袭击的消息,各殿弟子乱成一团,等不及他们商量出应对的计策,各殿内出现了大量的魔修弟子,幻仙宗弟子哪里顾得上其他,不由分说应战起来。

    有几个幻仙宗的弟子,刚刚走到炼丹室的殿门口,其中一个突然停住了脚步,对其他人说道:“好了,就是这里了,动手!”

    几人听从命令的,暴露体内隐藏的修为,各自使用看家法宝,冲破炼丹室的禁制,大殿内出现的炼丹弟子也是遇人就杀,一个都不放过。

    “你们是谁?”留在炼丹室保护端木锦的四个羽化门弟子,看到幻仙宗的几个弟子惨杀那些炼丹弟子,心知大事不好,却又猜不出对方的身份。

    “哼!”其中一个“幻仙宗弟子”冷冷一笑,冲手下下达一个动手的命令,也不知他们使用了什么法宝,几个动作从那四个羽化门弟子的身旁闪过,那四个羽化门弟子就被解体停尸在地上了。

    “师兄,此处房间的禁制好难攻破,咱们还是放弃这里吧!”

    “说什么瞎话,此处是幻仙宗的炼丹室,咱们只要把那些修士的丹药毁了,胜算可就多了几成,魔尊那边,到时咱们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

    “嘿嘿,也是,亏得师兄以前修炼过那些修士的功法,瞒过了门口的那些修士。”

    “哼!这些修士中,除了那几个高层修士,那些宗门弟子形同虚设,一点作用都没有的。”

    “说的也是,连咱们的身份都猜不出来,那些修士确定够笨的。”

    “这里既然被人布下如此厉害的禁制,想必里面有重要的宝物,你们几个先去催毁那些修士的保命丹药,这里由本尊来对付。”

    “是!”那几个装扮成幻仙宗弟子的魔修,应了带头的那个魔修一声,几个闪影就消失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