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妖族内斗
    帝听风虽然不清楚生了什么,自己会从安姓家族的一处出来,不过,那些通道的门口都安排了魔修的人驻守在那里,想必是担心修士会现魔宗的老巢的。

    帝听风隐藏体内的灵力,稍微释放一些从安心院身上沾染到的一丝妖族气息,赶了几天的路,确实是有些累的,帝听风选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抬腿走了进去。不大一会儿,客栈里就钻出一个店小二模样的少年。

    那个少年看起来和帝听风差不多十六左右的年纪,一脸都是堆着笑,行走起来轻飘飘的,一看就是练家子,虽然不清楚对方到底是魔修还是妖族的人,帝听风也懒得去管其他事情,只要对方不招惹到他,帝听风完全可以“事不关己”的。

    “这位客官,你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帝听风点了点头,应道:“都要!”

    帝听风虽然只有纳灵期大圆满的修为,也是可以不用每天进食的,他这么做,完全是符合一个想要长住在客栈的一般人的习惯。

    在说了,你一个身上看不出任何修为的人,进入人家客栈,你只住不吃饭,是个人都会起疑的,何况,那个店小二,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哪知道他会不会半夜趁着客人睡着,做出什么事来。

    因为帝听风早就把幻仙宗弟子服饰换下了另一套紫衣,身上又多少有些妖力,店内的一些客人虽然看到帝听风这个陌生人进入客栈,一时倒没起疑,淡淡的扫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眼睛。

    更是有数道神识,从帝听风进入客栈起,就不停打探到帝听风的身上,见没什么现后,那些不经意探来的神识慢慢退去,自帝听风办好住店手续,又做在众人当中吃饭,就在也没有神识探过来了,也没有人在盯着帝听风的蓝色头露出一脸问号。

    帝听风吃完饭哪都没去直接回了房间,给房间布置一种防止被他人打扰的禁制后,帝听风倒头就睡,白天去打听魔宗的消息太招摇了些,还是等晚上在行动比较保险,何况,帝听风修炼过“夜瞳”功法,即使是漆黑的夜晚,也如同白天那般明亮。

    帝听风乔装打扮后,趁着渠域城“闲”逛的人口减少,帝听风隐藏了身份朝着魔宗的老巢遁飞而去。

    刚好在魔宗的距离大门口数百米外,帝听风遇到一群奇形怪状的人,等到帝听风确定对方身份,才知是妖族的人,看样子,他们正要往魔修的方向赶去,帝听风藏匿好身份,一步步逼近那几个妖族之人。

    “白兄,你说此次冥兄召集大伙,是有什么事啊!他可不是随便喜欢给人送请柬的人。”

    “这个我可猜不准的,冥兄那个人,什么时候都能找出点新鲜事情出来,让兄弟们高兴高兴的。”

    “这个自然的,就是不知道冥兄此次的用意,居然会叫咱们准备好薄礼,我也不知道该送什么礼才好。”

    “说得也是,冥兄虽然说是薄礼,兄弟们也不知道礼到底怎么才算是冥兄说得薄呢!”

    “好了好了,咱们还是不要去猜了,反正此次进入玄冥宗,算是冥兄叫咱们先去打探情况的,到时候,咱们不是还有机会准备送什么礼物的嘛!”

    帝听风在心里揣摩了一番,那个被几个妖族称为冥兄的人,在那个什么玄冥宗内,一定是一个声名显赫,而且尊贵身份的魔修,单看那些妖族的自身修为,大都在人类修士的灵寂中期以上,其中一个被几人称呼为白兄的那人,身上散的灵威更是不输人类的元婴期修士,足以表明,那个那个被几人称为冥兄的魔修,修为定是不会弱的。

    几人都是去给人送礼的打算,难不成那个冥兄遇到了什么喜事,还是外出,寻到了什么“不得了”宝物。帝听风懒得去理那几个妖族为什么会和魔宗的人掺和在一起,趁着众人最后的那人没有察觉到什么,帝听风见势准备寻找机会混入其中。他可不敢贸然就直闯别人家的老巢,谁知道那个魔修的门口,没有测试什么魔力才准进入。

    在一个就是,帝听风一点都不了解那个“玄冥宗”的情况,除了从安家族长知道了一点魔宗的准确位置外,帝听风对玄冥宗的情况是半点不知,他纵使有莫大神通,也肯定不敌人家整个魔宗的攻击的,混入这些妖族当中,是目前唯一一个可以隐藏帝听风的真实身份的办法。

    帝听风可不想,自己还没有把端木锦给救出去,还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况且,他有续命这个万事通跟着,犯不着和魔宗的人硬碰硬的,方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帝听风完全没必要使用他人常用的方法,因为,他是人界最“不寻常”的一个人类。

    帝听风几个遁影,加上续命的配合,悄无声息的成功混入到妖族的队伍中去了,帝听风还顺手牵羊,把其中的一个妖族身上的请柬给摄到了手里,因为听之前那几个妖族提起过请柬,帝听风从一个修为并不是很高,却也不是当中修为最低的,那一个妖族身上拿到的。

    这几个妖族的人,大多食用了什么天材地宝,否则不会变化的和人类那般无异,若不是帝听风神念中有续命,加上帝听风的“夜瞳”功法比一般修士强大,否则,他也不会相信,这些人就是妖族的的人。

    尽管几个的模样和人类无异,头的颜色却是和人类不同,几人的头颜色也都各异,应该是不同的妖族变化成人类的,帝听风就算修炼过“夜瞳”功法,也无法看透这些妖族的真实身份,想必都是往自身布置了什么厉害禁制的。

    帝听风倒是想要使用神识试探一番来着,不过,他也就是想想,没有实际行动,毕竟人类修士和妖族修士还是大不同的,你使用什么秘术,别人兴许不会现,修士一但使用神识,就必须得释放灵力的,尽管有续命在,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帝听风还是把胆子给收了起来。

    前边几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达玄冥宗的大门口了,最前边的几人中,那个白姓妖修突然停顿了一下,转头往几人的身后探了探,心道,难道是本公子看错了不成,那个白姓妖修也不敢过于明目张胆,若是被人现他疑神疑鬼,定会被另外几人看清的。

    虽然几人同为妖族,论实力,在几人当中,白姓妖修的修为不是最高,却也算得上中上等,可是若要论家族势力,白姓妖族在几人当中,虽然不算最次等,却也是排位中下等的。

    “白兄,可是还在犹豫该送什么礼才好?”其中,一个和那个白姓妖修靠得较近的一个妖修问了一声,压低声音道:“玄冥宗已经到了,现在,白兄即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味道。

    “本公子何时后悔过,殷兄可不要开玩笑了!”

    “为兄是不是在开玩笑,现在可不知道,本公子可是非常想见识一番,你们白家能够拿得出手的薄礼,到底会是什么宝物。”

    那个殷姓妖修玩笑的同时,不忘讽刺一句白姓妖修的家族一番,还把薄礼二字咬得特别重,气得那个白姓妖修一脸冰寒,若不是顾忌家族的族人,白姓妖修真想失手把对方给灭了。

    白姓妖修对殷姓妖修翻了一个白眼,冷冷笑了一声,回敬对方道:“白家到底会送什么礼,关殷家什么事,殷兄没事还是不要狗拿耗子。”

    “姓白的,你怎么说话,你的意思是把我比做狗吗?”那个殷姓妖修被白姓妖修一句话气得七窍生烟,他竟是半点玩笑都开不起的那种类型,就只准自己欺负别人,不准别人欺负他。

    白姓妖修掏了耳朵,一副认真想问题回应殷姓妖修道:“本公子怎么不知道,殷兄那么讨厌狗呢!我倒是很想知道,狗熊和狗的区别在哪?”

    那个殷姓妖修见白姓妖修,居然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计后果的揭穿自己的本来面目,气得他跳脚,指着那个白姓妖修的鼻子就吼了起来,“姓白的!你小子是不是想打!”

    那两个妖修的修为看起来都差不多,都是和人类修士修为挂勾的灵寂后期修为,实力应该有差不了多少的,只不过,帝听风万万没想到,那个面目清秀的殷姓妖修,居然会是令凡人都恐惧的大狗熊,想想狗熊的狰狞面目,在看看那个年纪不过二十五年许的少年,帝听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果然,人不可貌相!

    “目前不想,等咱们回到妖界的地盘,在动手吧!殷兄,这里可是玄冥宗,不是你的狗熊岭。”

    “殷兄,白兄,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马上就到玄冥宗门口了,若被那些魔修听见了,岂不是会笑话怎么妖族。”

    和二人的关系都还算不错的一个妖修劝解两人一句,他可不希望两人做出惹怒魔宗的那个冥兄的事情来。那个冥兄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模样,一但他起了杀心,就是天王老子的孙子,他也照样把对方给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