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路痴
    “小原,你别插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殷姓妖修冷冷扫了一眼那个被叫做小原的妖修。

    “我真的好怀疑,一只狗熊和一只狐狸,怎么老是吵架,你们的真灵又不是天敌。”

    “小原,你干嘛又说出我的真实身份啊!”

    那个变化成强壮人类的狐狸脸色一红,整个人的气焰都暗淡下去,狐狸对人的感觉,都是一种很狡猾好妩媚的感觉,少有见到狐狸是很强壮的类型。

    白姓妖修虽然是狐狸的种类,却是少见的一种被称为灵狐的灵兽。

    灵狐的纯正血统极少,简直比修仙界中的天地真灵根还要缺少,而且能够修炼到化成人类模样的灵狐更加稀少的可怜,大部分都是一个普通的灵狐,虽然可以修炼,作用却是比不上可以化成人类修士的百分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灵狐种族越来越稀少,即近灭族的一个原因。

    虽然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世间越是稀有的物种,就越是稀少的可怜,就算有些妖兽化形成人类,他们和人类生出来的后代中,能够继承纯正血统的孩子,还不足千万分之一。

    因此,一些妖族就算是面临灭族的危险,也不会和人类生后代的,他们会竭尽全力去找寻和自己的种族较近亲的一种妖族生下后代。

    尽管生出的后代,能够继承他们纯正血统机会不大,却也也不少的妖族,与相近的种族结合,生出来的后代,大多都是变异后的灵兽,而且修炼度比两种近亲结合的灵兽还要快。

    “你们俩都不要吵了,咱们已经到了。”

    几个妖族中,那个修为最高的那个妖族开口了,他淡淡的扫了殷姓妖修和白姓妖修一眼,似笑非笑的看了众人一眼后,说道:“各位请按顺序站好,方便通过门口守卫的检查。”那个妖修说完后,就冷冷的回头,一句话也不说了,其余妖修赶紧按之前的排列站好。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两个身材魁梧的守卫,一左一右的把众多妖族的人拦在了门口,两把阴森森的长矛更是寒气逼人,叫人妄动一步,那两个守卫就会刺到对方身上那般。

    “卫守官,我等都是受冥长老的邀请,前来玄冥宗祝贺的妖族中人,这是本道的请柬,请过目!”

    前面一人取出自己的请柬后,后面众多妖族纷纷取出自己的请柬函,待那个守卫一一检查过后,众人才收起手中的仿纸制的兽质请柬。

    带头妖族的那人点清人数时,竟然现众人中多了一个妖修来,莫不是担心口中的那个冥兄会起疑心,他真就让那个混入其中的妖族蒙混过去的。

    “我等刚来之时,总就九个妖族修士,怎么现在变成十个人了?”那个现妖族多出一个修士来的妖修大呼一声,眼睛不停的扫在其余九个妖族身上。

    几个起疑的妖修当众一清点人数,不禁呼出声来。“咦?还真是!”

    “对吖!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人出来呢!”

    “不知道,会不会是我等之前没注意,少算了一个人数。”

    “这怎么可能,人数是本道亲自清点的,怎么可能会多出来。”

    “我等之中,一定有一个人是半路混进来的其他妖族之人,大家各自盘查清楚。”

    “这位道友,怎么看你有些眼生啊?”那个带头的妖修转头过来,看到一头蓝色短的帝听风,问道:“怎么本道在妖族中,从未见过会长出蓝色头的同族之人,你究竟是什么族?”

    那人不禁怀疑帝听风是什么时候跟踪他们来的,却不知道帝听风众人趁大乱时,盗取了一个妖修的请柬,举过手中的请柬,应道:“在下手里既有冥长老送出的请柬,自然是妖族之人,只不过,在下具体属于什么种族,在下不便告知他人的。”

    几个妖族中人看到帝听风手里举着的请柬,探出神识一扫,没有现什么不妥,至于妖族中族,在修仙界,妖族的人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自己的种族的,这一点,众妖族的人也怀疑不到帝听风身上的。

    “原来道友也是冥兄请来的人,是老夫唐突了。”那个年纪稍微比其他人年长的老者淡淡一笑,冲帝听风拱手问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帝听风收起从妖修身上盗取的请柬,冷冷应道:“在下姓帝!”被他人无故怀疑,任谁都会不舒服的,帝听风此时的冷淡表现,正好打消了众妖修对他的怀疑。

    那个老者又是一笑,乐呵呵道:“原来是帝道友啊!幸会幸会!”

    帝听风伪造了一个身份,同时还硬把修为提升到和几个妖修不相上下的水准,虽比不上任何一个妖修的修为,身上释放的灵威却是实实在在的,那个老者正是看明白了这点,才会对帝听风如此客气的。

    “嗯!”帝听风淡淡应了一声,邀道:“我等快进去吧!别叫冥长老等急了,你们可是知道冥长老的脾气的。”

    帝听风对那个玄冥宗的冥长老是半点都不知情的,得知那人脾气不怎么好,还是刚才听那几个妖修闲聊才推算出来的,他的目的是安全混进玄冥宗,至于其他的后果,帝听风是半点不关心的。

    “帝道友说的是,咱们先进去吧!”那个老者招呼一声,一行几个妖族冲那个守卫一亮请柬,遁离了玄冥宗的大门口,直接冲着一个灰暗的大殿遁影飞去,至于那个被帝听风盗取请柬的妖修,自然被拒绝在外的。

    九人排成一列遁行在玄冥宗的正殿当中,待限制飞行的区域时,几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徒步往玄冥宗的一个大殿奔去,不大一会儿,就看到不远处,来了两个浑身批着黑衫,整个人隐在暗中的两个行使官出来接帝听风几人。

    没等玄冥宗的行使官靠近,其中一个妖修压低声音问道:“咱们当中怎么突然少了一个人。”

    带头的那个老者心下一惊,急扫了一眼几个妖修,呵斥一声道:“别多嘴!”老者当然现那个蓝色短的妖修不见了,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人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没人会知道。

    帝听风眼看着几人离那个灰暗大殿不足白米,当下隐藏了气息,然后明目张胆的换了一个方向遁去,等到那几个妖修回过神来现少了一个人时,帝听风早就遁飞出去数千米了,就是那几个妖修此时现到什么不妥,也追不上他的。

    帝听风转眼就远离了玄冥宗的正殿门口,停在一个较偏僻的偏殿行道中,随便灭掉一个玄冥宗的行使官,将那人身上的黑色大袍子往身上一盖,整个人都仿佛隐在黑暗中那般,加上帝听风修炼的隐身术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只有对方修为不是和元婴中期挂勾的魔士,帝听风一样可以蒙混过去的。

    “小乐!你怎么又迷路了,赶紧给我过来!”

    帝听风正思量着从哪里入手调查,身后传来一声不男不女的尖锐吼声,那人刚吼完,就直接奔着帝听风飘了过来,两手叉在腰间,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帝听风,半响后才问道:“小乐,你身上怎么会有人类的味道?你又碰到人类修士了不成?”

    帝听风哑口半天,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小乐是谁,也不敢确定对方和那个小乐是什么关系,半天后,帝听风才应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小乐,我是新来的。”

    “哎!不是!”对方表情一震,半迷起血红的眼睛,围着帝听风转悠几圈,问道:“那你身上怎么披着小乐的黑袍?”

    “宗门会有一样的黑袍不奇怪吧!”帝听风不经意的拉低头顶的黑帽,压着声音道:“我不知道那个小乐是谁,我是刚刚进入玄冥宗的新人。”

    “玄冥宗近期没有招行使官的,你是三个月前进来的吧!”

    “对!”

    “都进入宗门三个月了,你还找不到路吗?这一点你倒是和小乐一模一样呢!”

    “呵呵!”帝听风露出一副傻笑的表情,他要不是顾忌旁边又来了几个魔宗的行使官,担心招来玄冥宗的魔士,早就抬手把那个啰嗦的魔宗的弟子给灭了。

    “我天生就记性不好,就算天天住着的房间,都还会走错。”

    “哈?”那个行使官露出一个惊吓的表情,同时对帝听风的脑子佩服到不行,从黑袍中取出一物递给帝听风道:“你今天遇到我,还真是撞大运了,这是玄冥宗的局部地图,还是我花大价钱从宗内的弟子那里买来的,我就不喊价了,一百块灵石,你觉得怎么样?”

    帝听风算了是明白了,这人名义上是来找你搭讪,实际上却是想暗中赚点小外块,一份局部地图居然喊价一百块灵石,他也不怕被玄冥宗的稽查组查出来,不过,就算只是局部地图,对帝听风这个外行人来说,是在好不过的道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