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利益关系
    帝听风半露难色道:“这位同宗,咱们这种小小的行使官,一年争的灵石也不多,除去平时的花销,在加上炼祭什么法宝,能够存下来的灵石确实不多的,我就是不愿天天迷路,也买不起你手中的地图的。”

    帝听风转身正要离去,那个行使官赶紧上前拦住帝听风的去路,直接砍价道:“五十块灵石,好不好,小兄弟,我给你少五十块,这下你愿意买了吧!”

    帝听风摇摇头,表示还是买不起,那个行使官咬咬牙,狠心喊道:“四十,不不三十,我卖你三十块灵石,行了吧!”

    帝听风停顿了一下脚步,想想还是摇了摇头,那个行使官憋得满脸通红,高喊道:“算我怕了你了,小兄弟,二十块,就卖你二十块灵石,这可是最低价位了,我出来做生意那么多年,可是从来都没这么吃亏过的。”

    帝听风轻笑了笑,托腮想了想,说道:“二十块灵石啊!让我想想。”

    “怎么样?怎么样?你买还是不买,我真的不能在减价了。”那个行使官急得额头都冒汗了,玄冥宗内本来就设有独立的交易中心,像他们这种在宗门倒卖物品的行使官,若是被稽查组的弟子查到,是避免不了受罪的,帝听风若是没有买自己推销的物品,那个行使官定是不会安心的。

    “你卖的地图我要了,但是,你得在额外告诉我一些小道消息。”

    “这个可不行,咱们道上的消息是不能让外行人知道的,若是叫稽查组知道了,会牵连到组织的。”那个行使官一口拒绝,转言说道:“小兄弟你需要买什么物品,都可以从我这里经手的,我还可以按市场价给你对折的。”

    帝听风也不在啰嗦,直接从储物袋取出二十块灵石,说道:“这样也成,这是二十块灵石,你点点,我的地图给我。”

    眼看着两人边走边说,已经偏离玄冥宗的大殿越来越远了,帝听风可不想意外碰上什么“世外高人”,他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修炼的,如这种偏僻的地方,指不定有什么长老级的人物暗藏在其中呢。

    “小兄弟,你真够爽快,呐!你要的地图。”

    帝听风接过那个行使官手里的地图,一阵风似的往来时的方向遁飞出去,把那个行使官远远抛在身后,没现地图被对方动什么手脚,帝听风把神念往刻印得有玄冥宗局部地图的玉块上一扫,把整个玄冥宗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有了地图的帮助,帝听风不在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转,拿着手中的请柬,把玄冥宗的各处地方都转上一遍,除了一些禁区外,帝听风并没有现端木锦的位置,加上灵力被隐藏了起来,神识和夜瞳术都不方便施展,帝听风只能一个个禁区慢慢查探的。

    “奇怪,这里完全感受不到魔宗的气息,为何被列为禁区?”

    帝听风跑了十来个禁区,都没有现关于端木锦的消息,因遇到几个修为还算不错的魔士,帝听风身影一晃,居然被强行吸入到一个彻底和魔修气息隔离的空间里。

    帝听风见空间里的禁制对自己不起作用,随意到四处翻翻看看,意外了解到,此地是一处妖族设立的宗堂,算得上一个宗门的藏宝阁,不过,那些妖族的宝物,对如今的帝听风来说,都是一些叽助的法宝,明处存放的法宝,让帝听风真正看得入眼的一件都没有。

    “灵犀,风菟,猿翎,火狼。”帝听风翻看着手里的一本用古记载的兽皮制作的书籍,除了念到的几个字外,帝听风是大字不识一个,自然不明白其中写了什么,好奇的把兽皮一卷,扔回储物袋中。

    “续命,情况查清楚了吗?”

    “小子,三年前,魔宗的人突然大败妖族,没想到竟然无法破除妖族的宗堂,倒让你小子捡便宜了。”

    “妖族?这里原来是妖族的宗门么?”

    “火狼族,不就是你之前在魔河遇到的那个小女孩的族人嘛!”续命有些无语帝听风的健忘症,白眼道:“你若不是身上残留得有那个小女孩的妖力,也不会被当成族人给强拉进来的。”

    “咱们出去吧!”

    帝听风误入宗堂,竟然没想到玄冥宗是曾经的妖族宗门,而且还是火狼为主的妖修大宗,尤其是自己和火狼族的后人有那么一点交集,心里更加不愿催毁这里的,反正此地的宝物于自己无用,除了收起的那张兽皮,帝听风把空间里的所有物归还原位,不动声色的回到了原处。

    除了玄冥宗的长老级和一些严令看守的主殿外,帝听风把玄冥宗的大小禁区都跑了个遍,依旧没能查探到端木锦的下落,帝听风又回到先前经过的那个灰暗的大殿门口,扯下掩饰身份的黑袍,大摇大摆的冲主殿门口走去。

    一路上,一些进进出出的行使官,看到帝听风身上若有若无释放出来的灵威,自然不敢上前询问一句的,帝听风刚刚进入大殿,就有两个灰袍的行使官凑了上来,没等他们询问帝听风的身份,两人身后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妖族修士走了过来,两眼直盯着帝听风,完全没把玄冥宗的那两个灰袍行使官看在眼里,那人凑近帝听风身边,伸手揽过帝听风的肩,大声嚷道:“小兄弟,你怎么去那么久才回来,大哥我都等急了,你这迷路的本事啥时候才知道改改!”

    帝听风虽不喜外人靠自己如此近,知道惹上那两个灰袍的行使官会惹出许多麻烦,也不便坏了那人的好意,随意附和道:“我这第一次被冥长老邀请来玄冥宗,对宗内的地形不熟悉,会迷路是自然的。”

    “哈哈!”那人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大哥就知道你小子的习性改不了,特地出来接你,走,我带你进去。”

    也不知那个妖族是玄冥宗的常客,还是和玄冥宗有什么特殊关系,本来那两个灰袍的行使官一脸问号,被那个妖族的人三言两语就给忽悠过去了,也不在纠结帝听风的身份问题,任那个妖族的人把帝听风带走了。

    待无他人之时,帝听风佛去那个妖族搭在肩上的手,冷冷一声答谢道:“多谢道友相助!”

    对方表情一愣,轻笑道:“你还真是冷淡呢!”

    帝听风完全不介意道:“没必要对陌生人热情,不值当!”

    那个妖族完全被帝听风一句话堵得死死的,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问道:“你这人不会天生的这么冷淡吧!本公子刚才可是替你解了一次围,怎么着,你也得意思意思冲我笑一个吧!”

    听对方的抱怨,帝听风嘴巴一裂,嘴里出一声,“嘻!”然后,瞬间恢复到冰块脸,看到这种情况,那个妖族彻底被帝听风给整得无语了。

    被对方很清楚的白了一眼,帝听风问道:“不是你让我笑的嘛!我已经笑了,你那是什么态度!”

    “不和你计较!”那个妖族认输,说道:“本公子姓白名慕容,你怎么称呼?”

    “帝听风!”

    白慕容淡淡一笑,直截了当问道:“帝道友,你是人族的人吧!本公子记得,仙宗和魔宗的人,此时的关系有些微妙的,难不成玄冥宗有道友需要之物?”

    帝听风身影微微顿了一秒,冷冷回应道:“就算你猜对了,又能如何?”

    被帝听风误会了,白慕容赶紧解释道:“帝道友放心,我们灵狐一族和人族没什么恩怨的,本公子没什么兴趣举报你的身份。”

    “是么?”帝听风脸色越来越寒,冷笑道:“就算你相信我,我又如何能信任他人。”

    “本公子都把自己的种族告诉你了,凭这一点,就足够表明了,本公子是想交你这个朋友。”

    帝听风侧目,认真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白慕容,豪不避讳道:“今天的朋友就是明天的敌人”

    “呵呵!也对!”白慕容干笑两声,继续说道:“至少,咱们还可以利益交换,有些事情,本公子需要你的助力。”

    “这就是你接近我的目的?”

    “看道友的修为,应该不是看上去的那般,道兄也绝不会白让你助我的。”

    帝听风没有回应白慕容的要求,他虽然仗着体内有续命和缔灵这两种杀手锏,若论自保,帝听风肯定是不怀疑这一点的,但是要让他去完成什么毫不知情的任务,风险还是有点大的,他可不想第一次出师,就挂了的。

    人生是没有重新来过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只有活着,得到的才有意义。

    “白兄,你们俩还在这里干嘛,冥兄召集咱们过去了。”

    “本公子知道了!”白慕容应了一声,冲帝听风露出一个“等你回复”的微笑,跟着那人进入了内殿,帝听风冷冷一笑,跟着两人的身后走了进去。

    外殿单就几根巨大柱子撑着,内殿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和看上去的灰暗表面不同,内殿就如同一个隔离外界的空间那般,山中有水,水中环山,如同来到另一个世界那般,完全不觉得是建立在一个殿堂内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