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小白鼠
    有一人见帝听风跟着白慕容进去,拉住白慕容问道:“白兄,这位道友是……”

    “你说帝道友啊!”白慕容笑呵呵对那人说道:“帝道友常年在深山闭关,没几个人见过他很正常,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

    “这位就是玄冥宗的玄夜执法,帝道友,你是第一次见玄夜兄吧!”

    帝听风认真打量一眼那个叫玄夜的魔士,对方身上裹着一件长黑色的大袍,露出的脸白皙的看上去有些慎人,仿佛一笑就可以将人带入无底深渊似的,对方身上散的魔力大概只有修士灵寂初期的修为,实力却不是看起来的那般。

    “帝道友幸会!玄冥宗极少有生面孔出现,倒是叫人在意了。”玄夜似笑非笑的一直盯着帝听风,神识也毫不避讳的打探到帝听风身上,帝听风冷冷一笑,稍微释放些灵威,将对方的神识隔绝回去,惊得玄夜差点就呼出声来,心里狂冒冷汗。

    帝听风露出一张邪笑的表情,带着些许讽刺的语气问道:“玄道兄,可是放心了!”

    玄夜吓得一哆嗦,扶着冷汗说道:“刚才在下多有得罪,还望帝道兄不要往心里去。”

    “哼!”帝听风冷冷一笑,也不怕得罪了玄冥宗的人,反正他习惯了独来独往,冲一旁的白慕容道:“白道兄,我先行一步,你们慢慢聊。”帝听风完全没把那个玄夜放在眼里,他也不知道,玄夜是玄冥宗的少宗主。

    帝听风尽量避开人群,那个白慕容可以识破他是人类修士的身份,说明其他妖族的个别种族也拥有这种能力,虽说帝听风在修为上差距别人好远,实力还是占中上等的,在加上续命和缔灵这种逆天神龙和灵兽,帝听风完全没在意“危险”两个字的。

    帝听风开启“夜瞳”,两道暗藏隐在空气里的灵光不停的扫射到一些无法用神识探到的地方,当帝听风眼睛看向左侧的巨墙时,现其中隐藏着微弱的一抹修士的灵力,帝听风好奇会有什么样的修士混进魔宗的宗门来,不动声色的朝着透出灵力的地方走去,绕过巨墙,帝听风看到的是一个长飘动,左边眼睛处有纹印的少年。

    虽然那人的本来面目使用特殊手段隐藏了起来,一般人无法看透其中的猫腻,但是修习过“夜瞳”的帝听风,神识本来就比一般修士强大,自然现了那人的真实身份,帝听风嘴角一扬,朝那人靠了过去。

    “风道兄,想不到在这种地方,都还能遇到你。”

    “你……”那人被帝听风一句话呛得无语,因为帝听风没有隐藏自己的真实面貌,除了身上伪造的魔力外,其他地方,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一眼能看得出来的,那人白了帝听风一眼,好奇传音一句道:“你怎么看穿我身份的。”

    “这个可是修仙界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帝听风卖了一个关子,调慨对方道:“风道兄,难道你们天道宗与魔宗交好么?”

    “你可不要瞎说,天道宗与魔宗不共戴天,怎么可能交好!”风仟景反常的露出一张冰块脸,瞪了帝听风一眼,问道:“到是帝道兄你,为何会出现在魔宗的宗内?”

    帝听风摸摸鼻子,眨了眨眼继续盯着不苟言笑的风仟景,冷哼道:“我才不想告诉你!”

    一点是因为风仟景不像平时的那个风仟景,二来就是,万一帝听风认错人,对方是真的魔宗的人,他可就麻烦了,别到时候没能救出端木锦,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帝听风虽不谙世事,会瞻前顾后却是人之常情,怪不得帝听风不小心的。

    “哼!”风仟景冷冷一哼,说道:“反正也是你们幻仙宗的事情,本道也不想知道为什么,只要你别拖我后腿就好。”风仟景传音过后,扫了眼身边渐渐多起来的魔士,几个快步就消失在原地。

    帝听风虽然好奇风仟景为何会变了一个人,不过嘛!他也没心情去管别人的事情,想着尽快找到端木锦,把她从魔宗的手里抢回来,送回羽化门就万事大安了。

    “哈哈!各位道兄,好久不见!本尊很感激各位今天能够受邀前来本尊举办的大典。”

    一道刺耳的声音在大殿正中响起,那人说话时稍微施加了一些灵威,震得一些来来回回布置场地的行使官身体一振,竟无法动弹,修为高些的妖修和魔修倒是没受什么影响,仅仅感到有些刺耳罢了。

    “冥兄,你广请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让你老如此重视,可是又遇上什么上古魔修的遗址,寻得什么逆天宝贝了。”

    “就是,冥兄你老的运气一直都如此旺盛,修为又蒸蒸日上,可见飞升灵界指日可待的了。”

    “冥兄,你老就不要卖关子了,什么事情直接交代就是,我等可是期待着呢!”

    一大群人,不管魔修还是妖修,围住一个年纪二十来许的魔修,那人身上穿着一件血腥红的长袍,仿佛白纸般的脸,加上面无表情,就如一张人皮面具的模样,眼睛所及之处,另他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就是玄冥宗的血衣大人冥翼,是玄冥宗的三大长老之一。

    冥翼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实际上却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一身神通更是了得,手段自然不用说的,能够被人称为血衣大人,此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各位勿要着急,本尊自然会告诉你们的,想必各位已经觉到了,本尊此次邀请来的魔修和妖族的人,大多都是火属性灵根,和修炼火系功法及使用火属性法宝法器的人,你们心里早就明白了吧!本尊的意志。”

    冥翼的话犹如一根根冻结的冰针,直接插在大殿内的每一个人身上,鬼魅般的声音让人不禁打起了冷颤,就算对方没有施加灵威,也同样让大殿内的那些魔修和妖修身体一震,加上此人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任谁都会感觉不舒服的。

    “血衣大人,你这话可说得不明不白,咱们怎么能够理解,你老莫不是……”

    有一个魔修轻笑了一声,觉得冥翼的话到处都是病语,大胆的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那人话没说完,被冥翼直接摄到了手中,接着,他手轻轻一扬,所有人没明白怎么回事,那个魔修整个人都变成一摊血躺在地上了,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冰到了极点,看到冥翼突然间出手,吓得一些修为并不是很高的魔修大气都不敢出。

    妖族的人也被冥翼的喜怒无常吓得不轻,他们虽然了解此人冷酷残忍不仁,却怎么都想象不到,冥翼连自己门内的魔士,都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给灭了,而且还是当众一秒击杀对方。

    帝听风倒是淡定的扫了那个冥翼好几眼,对对方的残酷无语了。说到冰块脸,冥翼可能比不过帝听风,但是做到面无表情,帝听风可能还需要多修炼几年的,既然对方需要火属性的修仙者,恐怕是遇到了修炼的瓶颈,没有火属性的点缀无法突破的。

    帝听风正感无趣,打算偷偷溜掉,却看到那个魔修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凭空变出来一位蒙面仙子来,那个女仙子浑身被一些看不见的银丝紧紧缠绕着,她的脚刚刚触及地面,原地竟然冒出来无数片不同颜色的叶子。

    “各位,本尊邀请各位来的目的,就是关于这位仙子体内的禁制一事,虽然本尊的法宝可以暂时控制这位女仙子,却无法触碰她的身体,本尊有些好奇,研究了许久,还是不清楚这位仙子身上是中了谁人的禁制,不过,你们这么多人,应该不会另本尊失望的吧!”

    冥翼的话已经表的很明白了,就是把端木锦当做小白鼠,让别的人研究她身上的禁制,简直就是实验。

    大部分魔修和妖修,看到对方是一位美人,心里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可以接触仙子的机会的,一个个挤破了脑袋,想第一个探索仙子身上的禁制是什么,冥翼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端坐在大殿的正位上,看着那些魔修和妖修的“小丑”表演,性格简直不能在恶劣了。

    帝听风紧撰着拳头,嘴里一字一句说道:“果然是那个冷血怪把她劫走的。”

    白慕容见帝听风打算趁乱偷偷离开大殿,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去路,不料听到帝听风极不淡定的一句话,虽然声音小得根本就听不见,白慕容凭借灵狐一族的天生敏锐感觉,还是听得很清楚的,他好奇给帝听风传音道:“怎么?帝道友认识那个女仙子?”

    帝听风早就忘了白慕容这么一个人,见又有陌生人无故找自己搭话,一副拒绝“陌生人”的态度,冷冷一声道:“你是谁?”

    “本公子姓白名慕容!”白慕容讶色数秒,随后冲帝听风淡淡一笑,建议道:“本公子帮你救她,你就答应本公子的一个请求,这个条件,你觉得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