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脱身
    “这事与你有什么关系?”帝听风想了想,继续补充道:“我不与他人做交易。”

    “本公子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道友应该看得出来,那个玄冥宗长老的实力,凭你一人之力,想要救出那个女仙子,恐怕还得费一些周折的。”

    帝听风虽然不喜与他人打交道,仔细回想一番玄冥宗的暗中布置,若是带着一个人确实是不好逃脱的,帝听风听取了白慕容的计划,也看中了白慕容的实力,两人最后定了一个口头约定后,帝听风决定和对方合作一次。

    由于大部分的魔修和妖修的法宝法器对端木锦身上的禁制都不凑效,因此也有好些个修士被冥翼给无理由残杀了,吓得那些还没有试水的修士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缩手缩脚起来。

    这时,一个本来很引人注目的蓝少年,从诸多修士无视的视线里脱颖而出,他直接推开那些靠近那个女仙子的修士,疾步朝着那个女仙子走来。

    因为担心端木锦看到自己会无故生气,帝听风稍微改变了一下外貌,连白慕容都看不透,失去法力的端木锦更加不可能认出来的,帝听风正这样想着,却听到了端木锦的传音,“帝听风,怎么会是你?”

    帝听风脚步一愣,稍微停顿了数秒,一旁的修士眼里露出不屑的表情来,他们可不认为修为和灵威都比不过自己的少年,能够破解那个女仙子身上的禁制,一些人在底下窃窃私语起来。

    “居然是一个毛头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没看到血衣大人已经动怒了嘛!居然还敢不怕死的凑上去。”

    “哼!大家用不着担心那个毛头小子抢了先机,他不过是提前送死罢了,本道看,那小子连仙子五米都靠近不了就会被禁制反弹回来的。”

    “哈哈!说的也是,这样也好,就让那个小子替咱们试试水吧!”

    “如此一来,冥长老可就怪不得咱们了。”

    帝听风仅仅愣了数秒,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移去,冷不丁的笑了起来,给端木锦传音道:“嘿嘿!居然被你给现了!”

    端木锦就差没奔过去,狂抽帝听风两个大嘴巴,传音道:“你以为本尊是谁,就你那点伎俩,怎么可能瞒过本尊的花开遍地。”

    帝听风恢复冷酷模样,继续给对方传音道:“我特地来救你的,仙子姐姐别对我那么冷淡嘛!”

    没想到,端木锦听到这里,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被帝听风点燃了,脚下的叶子直接朝着帝听风飞射而来,怒吼着传音道:“要不是因为你,本尊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帝听风抬手一挥,冲自己扑射而来的叶子纷纷落地,几乎碰到帝听风时,那个攻击力不弱的叶子全都失去了灵性,如同死物那般飘落在地,帝听风讨好道:“好了好了,我的错,小心别被那个冷血怪物现了。”

    端木锦白了帝听风一眼,提醒道:“人家早就现了,你以为自己的隐身术有多高明。”

    “啊?被那个冷血怪物现了!”帝听风大呼着传音一声,只见一个年纪差不多二十来岁的少年,正眉毛一抽一抽的瞪着帝听风,不正是那个让大殿内的修士惧怕的冥翼嘛!

    帝听风哪里还不知道危险,凭他和端木锦传音的几句话,冥翼早就了解了来龙去脉,怕是帝听风想要立马逃跑,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方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想必是想亲眼看到帝听风可以触及端木锦的实质性的场面吧!

    因为帝听风不管是伪造魔修的修为,还是自身的修士的,修为,在对方眼里,都是渣的一面,冥翼自然用不着担心帝听风有什么手段可以从自己手里逃脱的,他可不认为大殿中,有谁会是自己的敌手。

    帝听风见暴露了身份,二话不说,隐藏的修为迸出来,同时把灵力释放到最佳,几乎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大殿中同时消失了四个人,一个是早有准备的白慕容,一个是被帝听风抱着遁影逃跑的端木锦,剩下的那个,自然就是大殿中修为最强的冥翼了。

    早在帝听风迸修为的同时,冥翼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灵威压迫着自己,他虽然看透了帝听风的修为,却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不弱于自己,莫不是仗着自身修为强大,冥翼也不可能一瞬间就追着帝听风遁影离去。

    等到大殿中的那些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帝听风以及那个女仙子还有冥翼长老的影子都不见了,他们虽然好奇生了什么,却也被帝听风的实力惊吓到了。

    帝听风刚刚带着端木锦遁飞出去不久,就被冥翼给追上来了,因为带着一个法术基本被废的人,实在是无法从一个修为堪比元婴中期修为的魔修手里逃脱,帝听风和距离不远处的白慕容交代两句,并且把缔灵给召了出来,给她下达了保护端木锦的命令后,朝来时的方向遁影回去。

    仅仅数秒,冥翼的影子就出现在距离帝听风不过百米的地方,对方见帝听风正两手背在背后站立在眼前,心知对方的打算,一个遁影疾过,停在了帝听风不过十米的距离。

    冥翼一句疑问又好像肯定的问道:“你是人族修士,还不是魔宗的人!”

    帝听风轻笑了笑,答道:“就算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又怎样?”

    “哈哈!”冥翼哈哈大笑起来,面无表情的脸露出一个慎人的邪笑,冲帝听风说道:“阁下莫不要忘了,这里是魔宗的地方,你既不是妖族,也非我魔宗之人,想必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吧!”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不是很清楚!”

    “你既大胆敢入我宗境地,还敢从本尊的手里抢人,想必实力也是不输你们修士口中的灵寂后期的修为吧!恰好本尊最近在祭炼魂幡,若是加上你的主魂注入,想必威力会壮大不少的。”

    “那就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小子,本尊看你是分不清状况,还是你已经被本尊的灵威给吓傻了。”

    帝听风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鄙视对方一眼道:“要打就打,啰啰嗦嗦的,怪不得魔宗只能躲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修炼。”

    “你……哼!”冥翼被帝听风呛得哑口,气得他不在废话,直接一个佛袖,就飞射出大量的血腥红的针,犹如张开大口的血蟒,冲着帝听风“噗噗!”的攻击而去。

    帝听风的动作也不慢,早就幻体出灵龟,直接把冥翼的血蟒针挡飞了出去,同时手中幻出一把巨型的剑,旋转着轻鸣的彩凤,直接朝着冥翼砍杀而去,威怒丝毫不输过对方攻击而来的血蟒针。

    冥翼见帝听风不仅可以轻易化去自己的血蟒飞针,还同时可以幻出两种幻灵体,对帝听风的实力感兴趣起来,同一时间,就在帝听风的巨剑砍到冥翼身上时,对方的影子竟一下子就散去了,等到帝听风反应过来,冥翼的影子出现在自己的正后方,并且,数以千计的血蟒飞针,正凶猛的冲着帝听风飞噗而来。

    帝听风就算反应回来,也来不及幻出灵龟的,帝听风收回巨剑和彩凤,在冥翼带着不解的神色间,数千计的血蟒针就在帝听风眼前“轰隆隆”的爆炸开来,帝听风趁机和对方拉开了一下距离,不等眼前的一片金光闪闪消失,帝听风手上又冒出来一个雷兽,接着就看到冥翼稀里糊涂的被包围在金光闪闪的“轰隆隆”巨响中。

    等到冥翼反应过来,眼前哪里还有帝听风的影子,就在帝听风扔出去第二颗雷兽时,心里就冒出了逃跑的念头,他可没有和对方死拼的想法,这里可是魔宗的地盘,就算帝听风有本事能够杀灭魔宗的一位长老级人物,魔宗的其他人追了过来,到时就是冥翼不出手,单就那些实力和灵寂期修士挂勾的魔修一人一招,都足够杀灭帝听风数百次的。

    帝听风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去招惹人家的长老干嘛,既然端木锦已经救出来了,第一件事当然是逃跑的了。

    有帝听风和冥翼交手的空档,白慕容早就带着端木锦逃到天边了,在说冥翼反应过来追上来时,数百里都没找到帝听风的影子,只能拿后面追上来的魔修出出恶气了。

    白慕容刚刚逃出玄冥宗数百里,就被眼前的一群妖族的人堵住了去路,其中的一个人,恰恰就是之前和白慕容合不来的殷姓妖修。

    殷姓妖修眼睛盯着白慕容一旁站着的端木锦,带着些挑衅的语气道:“白兄,你胆子不小啊!敢从冥兄的手里抢东西,你觉得,冥兄会放过你吗?”

    “殷离,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本公子劝你最好不要插手。”

    “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你今天想要如此简单的从我这里过去,是行不通的。”

    “你想要怎样?”白慕容怒瞪着眼前无故找茬的殷离,他可不希望都逃到这里了,还会被魔修给带回玄冥宗去,直截了当呵道:“本公子在说一句,你可别惹恼了本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