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羊入虎口
    “你以为,你一个人可以敌得过我们四个!”殷离话音落下,其中一个妖修说道:“不,我不会参加你们俩的斗争。”

    殷离扫了眼那个说话的妖修,建议道:“那么,小原,麻烦你靠边站一点,到时要是被血给溅到了,就不好了。”

    因端木锦有帝听风的灵兽护着,白慕容根本就用不着担心她会被殷离等妖修偷袭,也好放心应付敌人,就在白慕容和殷离三人斗得精彩,几人头顶传来巨大压力的灵威,震得几人骨头都差点要碎掉了,本来就斗得火热的双方,因第三方的介入,心里的恐惧感由然而生,不得不停下来抵御那人释放出来的灵威。

    “你们妖族的人禁止在玄冥宗百里内互斗,这一点,难道你们族的族长没有告诉各位吗?”

    那人的声音犹如雷神在鸣雷的声音,震得白慕容几人耳膜都差点破了,那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一个年纪算不上很大,却是一副老者打扮的男子飘了过来,想到这人隔着数百米,释放的灵威都把他们震得无法动弹,白慕容心里更是打起了万分小心,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不明人物给灭了的。

    “前辈,我等当然知道玄冥宗百里内不能互斗,但是此人从玄冥宗冥长老那里抢了东西,我等也是为了冥长老,这才坏了玄冥宗的规矩。”

    殷离见对方提起玄冥宗,想必对方就是玄冥宗的大人物,自然不会放过和玄冥宗长老交好的这一点态度了,顺便把死对头白慕容给拉下水,到时候白慕容若是被自己借由魔宗的人除了,白慕容的族人也怪不到自己头上的。

    “哦!从冥翼手里抢东西!”老者好奇的哦了一声,目光扫过几人一遍,把注意力转移到白慕容身上,问道:“你是灵狐一族吧!资质确实不错,胆子也不错!”

    白慕容暗中把殷离祖宗千万代骂了个遍,努力做出敬畏的样子道:“多谢前辈抬举,晚辈的确是灵狐一族的后代,可晚辈没胆子和玄冥翼宗长老抢东西的。”

    白慕容一点都不怀疑,对方确实是一个老怪物级别的存在,居然连他的真实身份都使破了,想必对方动动手指头,就可以灭自己数次的。同时,白慕容心里还在祈祷,帝听风能不能敌得过那个“变态”手段的血衣大人赶回来,否则他就要玩完了。

    “你还在等什么人吗?”老者眯眯眼笑着,完全是一副看待猎物的模样在盯着白慕容,直接道出对方的心声。

    要说刚才白慕容还只是感到恐惧感,被老者道出心声后,简直就是恐怖了,他一副不知如何作答的模样,却又不能出卖了帝听风,怎么着,帝听风此时还算是自己的盟友,出卖朋友的事,白慕容做不出来。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前辈的耳目。”白慕容大感惊讶,难道此人会读心术不成,竟连别人心里在想什么都猜的出来,白慕容陪着笑脸道:“晚辈的确是在等我的一个朋友。”

    “哦!”老者轻哦一声,又把目光转向端木锦的身上,见她身边围绕着一个半浮在空气中紫色圆球生物,大感兴趣,正准备开口时,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声。

    “疯老头,怎么又是你!”

    几人耳旁传来一声惊呼,帝听风火力全开,只为了尽快追上白慕容,哪知,他刚离开玄冥宗,就传来缔灵的求助信号,帝听风赶到一看,果然现其中有一个相当棘手的麻烦存在。

    莫不是上一次,帝听风在云涟天禁地测炼中,突然闯进什么剑阁,遇到过风陌,他一时间还不敢确定自己的眼睛呢,见白慕容吓得差点腿软,及和端木锦待在一起的缔灵也露出警告的神情,帝听风不得不硬着头皮停了下来,若不是如此,他早遁影出去十万八千里了,说什么都不想招惹风陌这种危险级人物。

    “哟哟!好久不见,想不到本尊与帝道友这般有缘分呢!”风陌打着哈哈,两眼火热的盯着帝听风,就跟看待自己的宝贝似的,自从得知帝听风身上有墨邪神剑起,风陌就千方百计寻找帝听风的影子,哪知对方竟然送上门来了。

    “呵呵!也是好久不见了呢!”帝听风也跟着对方打哈哈,慢慢朝白慕容和端木锦身边移动,问道:“这里又不是你们魔宗的禁地,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一个人族的修士都可以出现在这里,本尊为何不能出现在这里。”

    “难道疯老头也是妖族的人?”帝听风嘀咕一声,问道:“你是玄冥宗的主脑吧!”

    “不然,你以为本尊还是在幻仙宗里面的那个小小主事吗?”风陌盯了白慕容身边的端木锦一眼,道:“帝道友大老远的从幻仙宗追到玄冥宗来,莫不是因为那个仙子的原故!”

    “呵!”帝听风觉得好笑,反击道:“既要得道,需断凡念,斩情缘抛恩怨,难怪你们魔修会轮为魔道。”

    “是吗?”风陌一秒遁影到端木锦身后,一只巨大型的火手包裹住她,风陌嘴角露出一个斜笑道:“既然帝道友觉得情可断,本尊倒很乐意为你分担一些痛苦的。”

    帝听风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没动,叫人真的以为他不管端木锦死活的,却不知,风陌幻型出来的巨大火手,正一点一点被端木锦身旁环绕的缔灵从内部给吸食干净了。

    “吼!”缔灵吸完风陌幻型出来的火毒爪,冲着高空嘶吼一声,震得附近的几个妖族都差点跌落到地上,趁着风陌等人吃惊之际,帝听风往端木锦身上加持了两道护身罩,并且还和风陌拉开了一些距离。

    “小子,你的灵兽不错啊!”风陌把眼睛盯在缔灵身上,想到帝听风那么好运气能得到墨邪神剑,还能够收服这种连妖族都可以控制的灵兽,风陌眼热得不行。

    帝听风恢复端木锦的自由身后,松了一口气,冷冷一句道:“一般般!”

    帝听风冲白慕容打了个眼色,让他先带着端木锦离开,风陌的实力,绝对在玄冥宗的那个冥翼之上的,帝听风想要自保都成问题,何况还要照顾其他人的安全,有缔灵跟着,殷离那几个妖族的人也不敢在阻拦白慕容离去的,关键还是在风陌身上,他让不让白慕容带着端木锦离开。

    白慕容这边刚一有动作,就被风陌察觉出来了,他稍微一抬手,就把白慕容和端木锦的去路给截断了,讽刺道:“小子,你该不会以为,本尊心情大好,想放你们离开吧!”

    愣眼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道火墙,加上被风吹斜过去的衣角已经被火墙给腐烂了,不光是当事的白慕容和端木锦,就是一旁的帝听风见了,心里都咳然不小,对方修炼的功法是火属性没错,居然还带着剧毒。

    帝听风不由得看了一眼刚才还吸食过风陌火手的缔灵,见对方没事,心里安下心来,想必刚才对方幻型出来的火手,并没有加持什么毒素,单是普通的焰火罢了。

    单就是对方的火毒爪,就够认人心惊的,何况,风陌还是魔宗的主脑,手段不仅仅只是如此才对。

    帝听风理了理受惊吓的心绪,冷冷笑道:“你这个人除了心情好的时候,好像都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吧!”知道对方的某一弱点,帝听风大胆的把之前交给续命炼化的“墨邪”幻型出来。

    只见帝听风幻出一支“毛笔”握在手中,一只手轻轻抚动“毛笔”一头的吊坠子,并且不断地往“毛笔”身上注入灵力,炫目的彩色把整支“毛笔”的笔身都包裹起来,随后,帝听风嘴里在默念着什么。

    待到帝听风收了灵力,毛笔已经变成了一把半透明的断剑,剑的本身大概只有手臂的前端那么长,而且没有剑尖,不过错愕了炼化“墨邪”剑的帝听风,连对“墨邪”剑有些了解的风陌,看到帝听风手里的“毛笔”变成了一把断剑,心里更是莫名其妙。

    “疯老头,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帝听风收起疑惑的表情,和风陌商量道:“你不是很想得到这把墨邪剑么?很可惜,它已经被我不小心炼化了,想要重新让主,得先打败我才行。”

    “认主!”风陌大吃一惊,帝听风不仅炼化了墨邪神剑,还把墨邪神剑认主了,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连天下第一的主剑都可以炼化,他真的只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弟子吗?

    想到刚才帝听风把自己的灵力注入到“毛笔”身上,风陌大致明白过来,原来,帝听风刚才的行为,就是在进行认主仪式。

    一般从他人身上得到的法宝法器,经过前主人认主过后,是不会轻易让第二个人炼化的,帝听风从云涟天禁地回来也不过半月左右,居然半月左右就把圣剑给炼化认主了,风陌心里的疑问是越来越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