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见一次打一次
    那个少女盯着蓝少年看了半天,凑近前闻了闻,面露疑惑之色,问道:“阁下是什么种族,怎么奴家在离若山从来没有见过你。”

    蓝少年突然被一个女子靠近身边,还被对方大胆的贴着身闻味道,他脸色微微泛红,解释道:“我是从其他地方来的人,来这儿找一个叫白慕容的灵狐种族的人。”

    “你找慕容大人!”少女眼睛放大数倍,寻问道:“你找慕容大人有什么事,要是找他斗法的话,慕容大人可不会输给你哦!”

    “呵呵!”蓝少年干笑两声道:“别说那个慕容大人,就是仙子你的修为,在下也是不敌的。”

    “哼!那当然啦!”少女经人一夸,笑嘻嘻的算是接纳了少年,听少年说明来意,少女伸手往口中吹响一个口哨,一会儿,就有一只和少女骑行而来的三目鸟飞了过来。

    少女一个旋转,人就稳稳坐到了三目鸟的背上,另一只三目鸟本来是拒绝少年骑行的,被少年释放出来的灵威差点震碎了,不得不乖乖的让少年安全骑了上去。

    少年跟着少女一起在三目鸟的背上,看着山间的风景,少女一边和少年讲解离若山的情况。

    离若山总共有十三主峰,七十二林,主峰都有各族的妖修统治着,各个山峰都有不会修炼的族人,还有那些修炼了也无法化形的妖族,灵狐一族虽然比其他妖族的族人少去数倍,可以修炼的族人却占其他妖族的一半,所以才会被奉为十三峰峰主。

    少年对妖族的事情毫无兴趣,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成“神不在家”的,虽然一副认真听少女将解的模样,实际上,他的心思早就飞到天外了。

    本来要徒步爬过三两天的山路,骑着三目鸟一个时辰就到了,结果和少年猜想得没错,山的后面还是山,他都不知道骑着三目鸟飞跃了多少座山峰了,简直就是十三峰七十二林嘛!

    这个突然出现在离若山的蓝少年,正是在一个破洞府内闭关了两年的帝听风,帝听风当初中了风陌的火毒爪的火毒,生命差点就怠尽了,上天让他寻到一座无人居住的洞府,还逃过了魔宗的人的追查,又意外得到续命收为记名弟子。

    虽说帝听风当初的修为跌落到纳灵最初的境界,被续命分身折磨来折磨去,帝听风如今的实力根本就是今非昔比,不仅两年的时间就恢复了之前的修为,帝听风的实力更是比之前还要提升上一倍,可惜很遗憾的一点还是,不管帝听风的实力提升到什么程度,他的修为境界局限在纳灵期大圆满不前。

    一个人的实力就算在强,修为境界跟不上去,有些功法也是个叽助的摆设,就如同光有灵力没有法力是一样的道理,只能说修仙者的实力和境界,法力和灵力两者得并用,缺一不可。

    帝听风和那个妖族少女停了下来,二人把三目鸟送回原来的位置,帝听风就被少女带进一间木头搭建的大门,放眼过去,一边是广阔无边的河水,一边是用粗木头造型搭建的木头墙,在往里面走,就看到一片绿草地,草地上围着几只兔子,兔子的一旁正有一个笑意浓浓的少女伸手抚摸着它们。

    少女年跟着自己的帝听风停了下来,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白了帝听风一眼,讽刺道:“你就别想了,族里没有人可以接近那个姐姐的。”

    帝听风一副没听见的模样,那个少女不就是两年前,被帝听风从魔宗手里救出来的端木锦嘛!帝听风一个遁影就近身到端木锦眼前,和她一样半蹲在地上,冲少女笑道:“仙子姐姐,好久不见!”

    端木锦愣了愣,一巴掌就把帝听风给拍飞出去数米。“噗!”帝听风吐了一口血,用一副哀怨的眼神看着端木锦,嘴里嘟嚷着道:“仙子姐姐,我到底哪惹到你了,你就算不想理我,也用不着见到我就出手吧!”

    “哼!”端木锦哼了一声,白了一眼帝听风,问道:“你也清楚好久了,这两年你去哪里了?”

    端木锦当然清楚两年前生了什么,帝听风把自己的灵兽用来保护自己,独自挑战一个根本就不可能会活下来的尊者,就算帝听风运气在好,也是不敌对方的。

    端木锦还曾一度认为,帝听风可能就那样死去了,但是受帝听风控制的灵兽却没有丝毫变化,端木锦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同时心里也在期待,帝听风有一天会出现在离若山,亲自把她带回蜀中,送回羽化门。

    帝听风大感意外,端木锦会关心他两年时间都干嘛去了,嘻笑道:“怎么,你担心我啊!”

    “你……”端木锦气得一跺脚,大呼一声道:“你给本尊过来!”

    帝听风无法,本来就是因为他的错,才会害得一个宗门的掌门人落魄到如今的下场的,帝听风可不敢轻易惹火对方的,听话的贴到端木锦眼前,轻声问道:“仙子姐姐有何吩咐,我一定会……”乖乖做到的!

    帝听风话都没说完就被端木锦紧紧抱住了,她有些抽泣道:“你知不知道,本尊担心死你了。”

    帝听风犹如受到惊吓的小兔子那般,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他想到过很多种可能,他消失两年突然出现在端木锦面前,对方可能会爆打他一顿,或者不分场合对自己破口大骂,最坏的想象中场景就是被对方举着剑到处逃,唯独帝听风没有想到过会被端木锦给抱住。

    “仙,仙子姐姐,你……没事吧!”

    帝听风瞅一眼周围看热闹的妖兽越来越多,虽然那些妖兽都没有幻型成人型,一个个却露出人类的表情盯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就算帝听风不懂男女之事,被别人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也会觉得不舒服的。

    端木锦完全没感到周围的数十双眼睛盯着,用小女子的娇羞声音教训道:“你以后不许在做那么危险的事了!”完全就是一副小妻子担心夫君的模样。

    帝听风听话的点点头,应道:“我答应你,你放开我!”

    帝听风本来语气就比较冷淡那种,不管在怎么压低声音,听起来都是一副命令式的口气,端木锦一秒弹开,瞪眼吼道:“你说什么!你……”

    从帝听风怀里出来的端木锦,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的数十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她脸色刷的涨得通红,“啊!”的惊叫一声,推开帝听风就跑开了。

    帝听风则一副无语的模样,心道,明明就是你要抱着我的,居然比我还要害羞。

    “帝道友!你终于来了!”一道略偏女音的男子声音传来,帝听风转头一看,懵了神,问道:“你是谁?”

    对方表情一愣,无语道:“本公子姓白名慕容,帝道友,你都能够一眼认出你的仙子姐姐,为何一次都记不住本公子。”

    “白慕容,好像在哪里听过。”帝听风实在是想不起来,白慕容三个字好像只在哪里听过,不过,除了白慕容三个字,帝听风什么都想不起来,在次问道:“我们认识吗?”

    白慕容以一副习惯了的表情答道:“你要不是认识本公子的话,否则,你怎么可能会找得到离若山呢!两年前,你让本公子把你的仙子姐姐带走,自己一个人去应付魔宗的那个前辈,很难想象帝道友居然可以从那样的人物手里逃脱,果真神通了得!”

    “哦!”帝听风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就是两年前的那个妖族!”

    白慕容扶额,假装淡定道:“难道你是失忆了吗?”

    “不,没有,我只是不习惯去记住别人而已。”

    “健忘症!”白慕容哭笑不得,问道:“你该不会把两年前本公子提出的要求给忘了吧!”

    “没有,我除了人物,其他事情都不会忘的。”

    白慕容大松口气,道:“如此就好!”

    帝听风不好意思的绕绕头,问道:“两年前,你说的是什么事来着?”

    白慕容对帝听风彻底无语了,大呼道:“你果然忘记了!”

    帝听风无可奈何的两手一摊,说道:“谁让我两年前生了命悬一线的事情呢!而且还中了对方的火毒,又受了重伤,就算没失忆,也不可能会记得太多的事情吧!”

    “你中毒了!”白慕容关心一句,不顾帝听风意见就要伸手给他探查身体,急呼道:“快给本公子看看。”

    “不必了!”帝听风快一步退后一步,和白慕容拉开了一定距离,和他解释道:“毒早就已经解了,白道友不必挂念。”

    “呵呵!”白慕容尴尬笑了两声,说道:“既然如此,是本公子多虑了。”

    白慕容是打算借机查探一番帝听风的底细来着,像帝听风这种明明修为不高,却可以和高出自己数个境界的人斗法,不仅如此,还可以从对方手里活着逃脱。

    白慕容自认自己实力还算不错,当初也被风陌的灵威压得无法动弹,他实在是不敢想象,倘若对方对自己动手,他能不能接得下对方的全力一击,白慕容对帝听风的敬佩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