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玄逆境
    帝听风淡定的散去幻灵墙遁,给对方计时道:“你还有两招!”

    树屋大殿中灵动不少,一些妖族的人见势不好,立刻往身上打出护身罩,把距离拉得远远的,倒是有些自持修为不错,胆子也比较大的妖族,根本就当没看见似的,直接把两人给无视了。

    溯公子被帝听风嘲笑不说,还被对方的手段给压制住了,接着,他大呵一声,数百根飞针急朝帝听风飞扑而来,溯公子嘴角没来得及上扬,就看到帝听风身上突然间冒出来的一黄一红两道护身罩,直接把自己的数百根飞针隔离在外。

    帝听风依旧坐在地上,淡淡的扫了溯公子一眼,提醒道:“你还剩下一招!”

    溯公子不在迟疑,在次对帝听风起攻击,只见溯公子口中念念有词,剎那间,树屋大殿内出现漫天的飞针滴溜溜的转动着,溯公子抬手一挥,数以千计的飞针直接刺向帝听风,帝听风依旧淡定的坐在原地,抬手一只幻体灵龟出现在眼前,那些飞针都没来得及靠近灵龟身体,就失去了灵性散落到地上。

    溯公子讶异的盯了一眼帝听风的幻体灵龟,十分不甘心的收回了满地失去了灵性的飞针,帝听风收了灵龟,悠哉悠哉的念道:“大言不惭的你,就这点实力么?那就特别让你一招吧!”

    溯公子已经被帝听风的招术彻底惹毛了,他的飞针,都是被自己精心强化过的,能够弄损它们可是不容易的,却被帝听风随随便便就毁去了自己当成宝贝的法器,就是溯公子是专门炼法器的天才,也会非常恼火的。

    只见溯公子口中又在哇拉哇拉乱吼什么,一根幻型飞针从他口中吐了出来,然后,溯公子举着吐出来的飞针轻轻一晃,整个空间都变成了一个被飞针包裹起来的大殿,帝听风见对方使用了保命法宝,一脸轻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哎!有点意思!”帝听风打量了一眼包裹住自己的飞针,眉头一皱,从储物袋取出了一支“毛笔”来,接着,帝听风口中也默念着什么,“毛笔”被帝听风的灵力包裹起来,待到那些灵力散开,就看到一把若有若无的半透明断剑拿在手里。

    一些妖族觉得好奇,虽然不知道帝听风为什么会拿出一支毛笔,然后又把它变成一把断剑,总之,不会是简单之物就对了,没人去在意法宝的形状的,关键还是看实力。

    几乎同一时间,溯公子刚刚催动自己的飞针大阵,就被帝听风手中的剑给回击了回去,不仅如此,整个树屋大殿各处都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剑类法器的幻灵,虽然知道帝听风并没有杀意,但是无缘无故被突然冒出来的幻型灵剑威胁着性命,任谁都会害怕的。

    只见溯公子的飞针撞击到帝听风幻型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幻灵剑上,一阵“噗噗!”声音从树屋大殿传出,溯公子的飞针,刚接触到帝听风使用墨邪幻灵出来的剑体,一下子就失去了灵光。

    不仅如此,溯公子的主法宝,那根从嘴角吐出来的飞针,都不受控制的被幻灵剑体强吸了过去,接着,又是好一阵“噗噗!”的声响,帝听风挥臂一震,所有对自己造成威胁的飞针全部都失去了灵性,并且化为灰烬。

    被帝听风二人如此惊天动地的灵力斗争,整个树屋大殿摇摇晃晃起来,“啦磁,啦磁!”破裂的声音不间断响起,“澎!”的一声巨响,以帝听风为中心的位置,整个树屋大殿爆炸开来。

    待到眼雾散去,各族的妖修,只看到一脸淡定的站在原来位置上的帝听风,正无关紧要的把毁了树屋大殿的那支“毛笔”封印好,不紧不慢的收回到储物袋中,然后,也不管周围生了什么,一屁股坐回地上,闭上眼睛继续打坐修道去了。

    整个禁制重重的树屋大殿,被帝听风一招给催毁了,不仅仅吓傻了树屋大殿内的那些妖族,连还没来得及到达树屋大殿的其他妖族都惊吓不少。

    别说树屋大殿是数千年前传承下来的,殿内的吸力禁制更是厉害,一般妖族都无法使用法力的,帝听风居然可以一招就催毁了妖族数千年的传承,说不吓人是假的。

    帝听风从来都不介意自己的实力被他人看到,他要的就是可以震撼他人的效果,以避免生一些麻烦的事情,能够使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帝听风从来都懒得废话的。

    十三峰的妖族,要属灵狐一族会笑得出来了,其他妖族完全是不敢靠近帝听风的模样,太欺负妖了啊!明明修为就不高,居然可以和高出自己数个境界的妖族动手,还能够分分钟毁掉,就是数个妖族合力,都不可能会催毁的树屋大殿。

    好可怕的实力!尤其是那个只出手了三招就被对方玩坏的溯公子,正一脸吐血的表情,并且相当恐怖的盯着帝听风,和之前的炸毛完全不同,他从来都感觉到第一次那么害怕,世上还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帝,帝……道友!你的实力又精进了!”一旁傻愣了好久的白慕容移动到帝听风旁边,结结巴巴问道:“本,本公子还以为你只是恢复了失去的修为而已。”

    帝听风冷冷一声应道:“算是吧!”他可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打从经过差点被风陌杀灭的事后,帝听风就不想自己在经历那种灭亡时的绝望心情,能够不被任何人威胁,除了变得越来越强,别无他法。

    白慕容有些酸溜溜的祝贺道:“恭喜你了!”

    帝听风微微一笑,算是答复了,问道:“还有多久才可以进入玄逆境!”

    “应该马上就可以了!”白慕容瞅一眼四周还在露出受到惊吓表情的十三峰妖族的人,肯定道:“十三峰的人已经到齐了,马上就可以进入玄逆境。”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抬眼盯了一眼白慕容,交代道:“进入玄逆境后,不做其他,直接带我去寻你需要之物,我只答应你一件事情。”

    帝听风可不是傻子,他刚才的出手,几乎在这个十三峰妖族中在无敌手,白慕容肯定会借机要求更多的,人都是贪心的生物,万物自然也是一样,帝听风没有白替别人做事的习惯,此次答应助白慕容,不过是为了还他两年前不顾危险,把端木锦从魔宗手里救回离若山的恩情。

    至于端木锦,帝听风不清楚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端木锦从一宗掌门落魄到今天的模样,全都是败帝听风所赐,帝听风觉得自己应该对她负责。

    从修士的角度出,帝听风不希望欠别人什么恩情,从男人的角度出,帝听风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从情人的角度出,帝听风希望自己对自己的女人好。

    “这个自然!”白慕容尴尬的笑了两声,应道:“一切由帝道友说的去办!”白慕容倒是打算和帝听风多提几个要求的,没想到,会被帝听风提前给堵了回来,白慕容若是在开口提出来,岂不是找死嘛!

    在说了,两年前,白慕容仅仅只是带着端木锦逃了一段路而已,其余都是帝听风自己一个人承担下来的,阻止冥翼是帝听风一个人,把自己从风陌手里逃脱,算下来,帝听风倒成了白慕容的救命恩人,帝听风大可以不顾两年前的约定毁约的。

    帝听风不顾万里,来到离若山接自己的同伴,不仅没有带着端木锦离开,还帮忙灵狐一族解决了一些小麻烦,甚至连自己要和白慕容去干什么都不知道,就答应和白慕容来金鳞山庄,去参加玄逆境的测炼。

    做人做到这份上,放眼整个九州大6,能够有几个这般有情有义的人族修士,能够遇到帝听风,白慕容已经知足了。

    十三峰的峰主把自己的令牌交给了先前的那个五足祖手上,只见五足祖眼睛闭上,一只手拿两块甚至三块令牌,嘴角念念有词,一瞬间,手中的令牌按顺序灵光大放,齐齐飞升到五足祖头顶,众人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劲风扑面袭来。

    帝听风淡定的看了几眼五足祖坐着的那间不算小但是也不大的内殿,刚才自己的灵力迸连树屋大殿都毁了,那个五足祖的内殿和大殿相连,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准确来说,简直连它的边都没沾到。

    何况,如此强劲的风袭来,连帝听风都不禁抬手打出了一道护身罩,那个稳坐到内殿中的五足祖不仅没事,连他身上的毛都没乱动一根,如此状况,可把帝听风惊吓不少,那人的实力,肯定不弱于幻仙宗最神秘的那个元夜祖师吧!

    五足祖淡淡的扫了一直不动声色打量自己的帝听风,和十三峰的妖族解释道:“各位已经拿到自己的传送腰牌了,你们只要折断手上的腰牌就可以传送回来了,其他的本祖就不多说了,祝各位顺顺利利,安全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