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十八层地狱
    帝听风明显感到一股微弱的神识扫过了自己的身体,他虽然不是很清楚细节,但是还是对神秘感十足的五足祖忌惮几分的。

    帝听风懒得多想,打出护身罩把一旁的竹叶青一裹,一眨眼就消失在玄逆境入口处,白慕容见此,也和一旁的白客一同钻了进去,剩下的十二峰的妖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甚至其中的几人眼神一个交汇,彼此间就产生了共鸣。

    待到十三峰的妖族都进入了玄逆境,五足祖一副好奇的模样,不停地扶弄着自己的毛,眼神定格在玄逆境入口处,不知在盘算什么。

    “白道友,你现在该告诉我,你进入玄逆境想要寻找什么宝物了吧!”

    帝听风刚进入玄逆境,身上的灵光被强行压制住,就如同被封印了那般,遁影也慢了一大半,为了适应玄逆境的情况,帝听风故意隐藏了灵力,变成一个完全的普通凡人。

    一旁的竹叶青虽然不是很理解帝听风为何如此,不过,当他看到帝听风受到的阻力比刚进入玄逆境时减少了三分,一下子就秒懂了,和帝听风一样,竹叶青也隐藏了灵力,和帝听风一起等着白慕容二人追上来。

    “本公子要寻的那物,在十八层境地等着我们呢!”

    “十八层?”

    帝听风好奇,莫不是和云涟天禁地差不多的空间境,不过,云涟天禁地只有五层,玄逆境竟然有十八层,风险肯定比云涟天禁地多数倍的。

    “玄逆境共计十八层,被族人称为十八层地狱,第一层会受到封印灵力的禁制,导致很多妖族不慎掉落到地底,一但掉下来,就无法在起来了的,帝道友千万要小心。”

    白慕容看着帝听风突然隐藏了灵力,虽然看到帝听风受封印禁制小了几分,倘若一直这般下去,肯定会被第一层的恶灵拉入地狱的,最叫人担心的还是,搞不好会遭到其他种族的人偷袭。

    “呵!”帝听风轻笑一声,没有回应白慕容的话,这才第一层就开始担心,白慕容莫不是小心过头了,何况,管他什么恶灵恶兽,就算帝听风掉落到地底,不见得会入地狱的。

    帝听风和灵狐一族的人刚走到一半,后面的另一个妖族的人追了上来,等他们看清楚自己前面的人时,脸上表情几乎同步,一副不敢惹怒帝听风的模样,又不敢轻易越,只能慢吞吞的跟在帝听风四人后面。

    “看来,帝道友在树屋大殿的表现,起到了神奇效应啊!”白慕容老早就现了身后跟上来的棕熊一族,心里算是出了口恶气,打着哈哈道:“帝道友就不想和棕熊一族的人玩玩。”

    帝听风嘴角微微一翘,威胁道:“要不,我先陪你玩玩?白道友觉得如何?”帝听风从来都没有欺负弱小的习惯,只要对方没有惹他的意思,帝听风一般都是无视他人存在的。

    “呵呵!”白慕容脸色一僵,“帝道友真爱开玩笑,我等还是先去地狱第二层吧!”

    听到帝听风毫不客气的问要不要陪他玩玩,白慕容后背都冒凉汗了,帝听风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绝对是言出必行的典范。

    一路上,白慕容嘴巴跟缝上了似的,一句话也不跟帝听风说,只是跟上帝听的脚步,给帝听风指路去十八层地狱寻此次测炼的目的。

    一层,两层,三层……十七层,白慕容熟门熟路的带着三人一层层闯关,四人一路上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终于到了第十八层地狱的入口,白慕容吞了吞口水,变得异常紧张。

    一百年前的那次测炼,白慕容带着灵狐一族的族人,好不容易闯到了第十八层,却没想到,等他们喜悦的闯进第十八层,就直接被里面的镇兽全灭,莫不是白慕容一直把传送令牌抓到手里,关键时刻被传送了出去,恐怕一百年前就结束在这里了。

    白慕容吐了口气,一脸不轻松的说道:“龙鳞兽,咱们又见面了!”

    帝听风加强身上的护身罩灵光,和身后的竹叶青传音一句,只见竹叶青点了一下头,变成竹鼠的模样,一头扎进地底就消失不见了。

    帝听风闭眼在空间里感受着什么,同时神识开启到最强,甚至连整个十八层地狱都可以探知到,帝听风的神识跟在竹叶青的后面,顺着他从地底遁行的度,覆盖了竹鼠的本身灵力,使得竹鼠往前遁行的度快了数倍。

    白慕容和一旁的白客自然清楚帝听风在干嘛,虽然帝听风此时看起来是闭上眼睛不管世事的模样,实际上,他已经掌控了这个空间,从他身上迸出来的浓厚灵力就可看出,在人界,帝听风完全就是一个“变态”的存在。

    帝听风顺着竹鼠的遁影,很快就探索到了第十八层地狱里面的情况,只见一大片火海异常的飘浮在半空,火海的地底是一片冰川,冰川之下是血色的河流,河流之下是乱石,乱石之上全是森森白骨。

    四周是针山,血池,沼泽地,甚至饿了几千年的猛兽比比皆是,它们口中流着血一般的口水,夸张的恐怖感令人看一眼就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还有一些怪异的飞鸟充当监督,几乎无死角,只要有人闯入,肯定是立马秒死的节奏。

    第十八层之所以被称为十八层,原来是十八层地狱是真正的人间地狱来着。

    竹鼠还在继续前进,覆盖住它的灵力毫无破绽,瞒过了那些怪异飞鸟和猛兽,帝听风正好奇第十八层的主人是谁,竹鼠的行动突然被强行停止了,帝听风大感不秒,正准备强行把竹鼠拉回来,被什么东西一震,帝听风和竹鼠之间的联系就断开了。

    十八层外面的帝听风突然间猛睁开了眼睛,强行封印住自己迸出来的灵力,只听得第十八层地狱里面传出好一阵嘶吼声,震得十七层的空间都摇摇欲坠,帝听风心惊不少,拽着一旁不明所以的白慕容二人瞬间移动出去数百米。

    “轰隆隆!”帝听风几人刚才站着的地方崩塌成一堆乱石,地底还无故冒出一个数百米大,深不见底的巨坑。

    待周围的浓烟散尽,第十七层和第十八层中间链接的入口全部都被震毁了,完全变成了一个空间,那些被惊动的猛兽和飞鸟,因为空间禁制被困在第十八层地狱数千年,这下子有了出口,它们全都不要命的往外面涌来出来。

    浓烟肆起,第十七层的一些弱小生物直接被从第十八层里面逃出来的猛兽一口吞下去,甚至两三头猛兽互抢一只第十七层的驻兽,解放了天性,猛兽就只剩下野性了。

    “白道友,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执着第十八层地狱了!”帝听风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实力还算不错!没有让我白跑一趟。”

    白慕容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准备动手折断腰牌传送出去了,第十八层的主人,根本就是一个比帝听风还有恐怖的怪物嘛!

    莫不是数千年前,灵狐一族的族人得幸闯入第十八层地狱,从里面抓到了一只龙身,却长着一张鱼脸的妖兽,灵狐一族的古有些关于第十八层地狱里面的主人的记载,白慕容哪里会知道龙鳞兽的事情。

    “龙鳞兽就在眼前,白道友想怎么选择就看你的了!”帝听风看穿了白慕容的心理准备,提醒一声道:“我新收的灵兽还在里面,我是不会回头的,白道友为了灵狐一族,至少也应该拼一拼吧!”

    帝听风没有嘲笑白慕容的意思,会害怕是人的天性,修仙界向来就是强者为尊,根本没有其他可谈,保命自然是最要紧的。

    “本……本公子……难道说帝道友你”白慕容心里犹豫不决,帝听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句没说,直接朝第十八层空间遁影而去。

    白慕容见此,咬咬牙,冲一旁的白客点点头,二人一起追着帝听风的遁影,一同进入了第十八层地狱。

    三人刚刚进入第十八层地狱,空间里的味道差点没让人吐出来,三人赶紧屏蔽了呼吸,禁止受空气的影响,全神贯注的注意着第十八层的情况。

    帝听风因为之前使用神识打探过第十八层地狱,就跟来过似的熟门熟路的按着之前竹鼠遁的路线,直接全力追了上去,虽然说自己的灵力和竹叶青断了联系,但是帝听风种在对方体内的禁制术还没有消失,如果说竹叶青被灭了,那么,帝听风给他种下的禁制也会一起消失才对。

    帝听风虽然和竹叶青没什么交情,怎么说对方都算自己的半个灵兽,多少还是得照顾一下,虽然说灵兽是为了帮助主人才存在的生物,保护自己的灵兽也是主人的职责所在,帝听风如果对自己的灵兽冷淡薄情,会被缔灵讨厌的。

    “你终于进来了,我的主人!本座正打算出去找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