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终于回来了
    “帝……帝帝师弟!”帝听风刚刚回到幻仙宗,直接把端木锦送回炼丹室,李子恒一副见了鬼似的,看到消失了两年的帝听风回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伸手拍了自己一巴掌。

    “真的是帝师弟,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帝听风冲李子恒微微一笑,调戏一句道:“师兄,你怎么连自己师弟的模样都忘了!”

    见是真的帝听风,李子恒操劳的命作,直接吼吼起来,“你小子,这两年跑到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你知道吗?师傅也是,你也是,你们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帝听风一怔,问道:“师傅怎么了?”

    李子恒回忆起两年前的事情,一脸悲情说道:“两年前,和魔修的人拼命,已经失去了意识,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帝听风指了指身旁的端木锦,问道:“师兄,我先安排好仙子姐姐的事情,等下你带我过去看看师傅吧!”

    “仙子姐姐?”李子恒嘴里嘀咕一句,应道:“好的,我等下会在左厢房的炼丹室哪里。”

    帝听风回转头,跟好不容易想起来别人的事情,问一句,“对了,师兄,两年前来幻仙宗的羽化门弟子,现在在何处?”

    “羽化门的师兄么?”李子恒想了想,说道:“两年前他们有帮助幻仙宗对付魔士的突袭,听说当天陨落了两位,还有一位受了重伤,应该被掌门安排去天竺殿了吧!”

    “你说什么!”听到自己门下的弟子陨落的消息,站在帝听风旁边一直沉默的端木锦突然变得很激动,她直瞪着李子恒问道:“你刚才说的,可是确定过了的?”

    “不……不不,我不清楚了!”李子恒被端木锦释放出来得了灵威震的骨头都要裂开了,他吓得躲到帝听风身后,小声道:“师弟你可是又惹了什么麻烦,怎么把羽化门的女仙子又带回来了。”

    端木锦见自己失态,收回灵威,露出一张担心脸,问道:“那个天竺殿在什么地方?本尊要去找他们!”

    “仙子姐姐,你不要激动了!”帝听风一把拉住端木锦的手,安慰道:“你不要担心,还有我在呢!”

    李子恒看到帝听风突然抓着一个女仙子的手,吓得他结结巴巴起,话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那般,“帝……帝师弟,你……”

    “什么!”帝听风不明所以的回了李子恒一句,手却没有松开。

    “你……你们……”李子恒伸出两只手对点一下,问道:“难道帝师弟你……已经在外面结道了?”

    帝听风依旧没听懂李子恒的话,问道:“结什么道?”

    “不没有!”一旁的端木锦顿时变得脸色通红,摔开帝听风的手,和李子恒解释道:“本尊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哎!仙子姐姐怎么这样!我们……”

    端木锦狠狠地瞪了帝听风一眼,呵斥道:“你闭嘴!”她可不希望两年前生的事情被第三个人知道。

    “哦……我,我知道了!”李子恒赶紧哦了一声,算是了解情况了,反正等有空,他单独在问帝听风就是了,不着急一时。

    “带本尊去天竺殿!”

    李子恒一脸为难,道:“这个得需要道虹掌门同意的,天竺殿不是一般的弟子可以进入的。”

    “本尊去会会幻仙宗掌门好了!”端木锦盯了帝听风一眼,高冷道:“本尊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你不必在跟着本尊了。”

    帝听风淡淡的“哦!”了一声,看着端木锦遁光离开炼丹室,无谓耸耸肩,和李子恒说自己要先睡觉,叫他不要打扰!

    帝听风刚刚出关就紧赶慢赶去离若山接端木锦回来,还白慕容的人情碰上玄逆境的测炼,耽搁了个把月,又带着端木锦赶了个把月的路才赶回蜀中,都好久没正常休息过了,回到幻仙宗第一件事当然是睡觉了。

    经历过魔宗入侵的幻仙宗,两年时间差不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除了两年里沉睡不醒的炉青真人,一切都如常,因为幻仙宗的炼丹师除了炉青真人,就只剩下李子恒这个炼丹弟子主事,李子恒也暂时变成炼丹室的代理主事,不过,他还没有机会告诉帝听风就是了。

    端木锦也恢复法力了,帝听风用不着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他倒是疑惑,为什么炉青真人会一直沉睡,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就算一直昏迷,自己的身体应该可以调理才对,没道理两年时间都还醒不过来。

    帝听风呼呼大睡了三天才醒过来,眼睛还没睁开就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灵威打探着自己身体,帝听风一秒弹起,同时体内灵力迸出来,护身罩刷的裹住身体,灵光差点把整个房间都震碎了。

    一个童颜鹤的老者的分魂幻体,抚摸着下巴上不协调的胡子,一脸笑意道:“呵呵!小道友不必如此惊慌!”

    帝听风瞪了眼突然冒出来的老者,冷冷一声道:“你是谁?”

    因为帝听风健忘症严重,加上两年没看到幻仙宗的离心长老了,根本就认不出对方来的,加上离心长老刚才失礼的释放灵威打探帝听风,帝听风直接把对方当成敌意了。

    “小道友,老夫没想到你还能够回来,你应该没有忘记两年前,答应老夫的事情吧!”

    帝听风完全不记得两年前,他还答应了别人什么事情,一脸认真问道:“什么事?”

    “看来小道友的健忘症好挺严重的!”离心长老稍微复制一些两年前生的经过,强行注入到帝听风的记忆里,问道:“小道友你现在可记得了!”

    “弟子见过离心长老!”帝听风得知对方的身份,想到自己刚才的失礼,给离心长老行了个师门礼,回答道:“长老要求弟子助你复活骷髅战将。”

    离心长老露出和之前不一样的笑容,淡淡一句说道:“不错!你还记得!”

    帝听风乖巧应道:“答应长老的事情,弟子怎么会不记得。”话虽如此,明明记人就没这么好的记性。

    “师弟你醒了!”听到沉静了三天的房间里有声响,李子恒推门进来,看到帝听风正和谁在聊天的模样,寻了半天没看到一个人人影,问道:“你在和谁说话?”

    帝听风也好奇,李子恒刚刚推开门,眼前的离心长老突然间就凭空消失了,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冲李子恒打了个哈欠。

    李子恒见帝听风不想说的样子,直当自己听错了,就不在开口问,抱怨道:“师弟,你不是说要去看师傅的嘛!怎么睡了好几天,怎么叫都叫不醒。”

    “哦!”帝听风冷冷应一声,说道:“等下就去!”

    帝听风和李子恒来到炉青真人居住的丹生殿,看到平日只知道大大咧咧傻笑的师傅,和睡觉那般安静躺在床上,心里生出莫名的心疼来,他伸手探了番炉青真人的情况,知对方身体并无大碍,心里的沉石落下一块。

    一旁的李子恒见帝听风伸手把住炉青真人的脉搏,又看到帝听风一直冷淡的脸变得阴沉,多少猜到了一点,问道:“师弟,你清楚师傅的身体是什么情况吗?”

    帝听风抬手望了李子恒一眼,又盯着床上的炉青真人,闭上眼睛,手仍放到炉青真人的脉搏上。

    莫约过去了数分钟,帝听风才把手从炉青真人手上伸了回来,他知道李子恒心系炉青真人,抬手就往丹生殿打出数十道禁制,一脸认真的问道:“师傅的情况,师兄难道不是最清楚的么?”

    “哎!我……”李子恒觉得莫名其妙,他一脸无辜喊冤道:“师弟你知道了什么就直接说清楚嘛!为兄真的要被你冤枉死了。”

    “真的不是你么?”帝听风本来就是冰块脸,这会儿因为生气,脸色更加恐怖起来,他直截了当问道:“难道师傅这两年的日常起居,不是师兄你在打理的么?”

    “是我没错了!”李子恒郁闷一脸,“可是,我总不能连师傅也害吧!没有道理的啊!”

    帝听风虽然从回到幻仙宗,就一直在炼丹室睡觉,随意拨一分神识出来盯着,炼丹室的情况,还是被帝听风了解得清清楚楚的,他直接抛开顾虑说道:“师傅变成这样,难道不是师兄你获益最大么?”

    “我怎么可能获益,师傅不在,炼丹室的责任就全压到我头上来,师弟你倒是好,两年时间不见踪影,回来就教训我这个师兄,你以为你是师傅吗?”

    “难道不是你为了主事的位置,才一直让师傅沉睡不醒的么?”帝听风把话挑到点子上,直击血脉,“幻仙宗只有师傅一位炼丹师,做为师傅的亲传弟子,难道师兄连让人沉睡的丹药都炼制不出来么?”

    被帝听风一句话挑明所有事情的关键,李子恒一脸惊恐的瞪着帝听风,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现在是炼丹室的代理主事?”

    “师兄,我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那个刚进入幻仙宗,整天跟着你屁股后面跑的十岁少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