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骷髅战将
    李子恒一屁股塌坐到地上,炉青真人的情况他确实是清楚的,但是真的不是他所为,他是可以炼制可以让高阶修士沉睡的丹药,他现在还坐上了炼丹室的代理主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就是李子恒多长几张嘴,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师弟,如果我说不是我,你相信吗?”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师弟……”

    帝听风撤了灵威,把四周布置的禁制撤回,给炉青真人体内种下一种保护禁制,扫了一眼一副受到惊吓的李子恒,冷冷一声道:“两年前生的事情我会去调查清楚,在此之前,为了洗脱嫌疑,师兄还是不要有所动作为好。”

    数日后,一道灵影从幻仙宗的议事大厅划过,直接奔着北面的碎神阁而去,碎神阁得知等的人到了,久闭的殿门自动打开,那道人影一闪而过,直接遁影到碎神阁不见了踪影。

    “小道友!你终于来了,老夫都快要等不及了!”

    “长老可不像是急性子的人。”

    “哈哈!要是着急,还用得着等你两年嘛!”

    “两年前的事情,可是个意外,不是我躲着长老不露面的。”

    “老夫自然明白,两年前无故失踪的弟子,何止小道友你一个人。”

    两人一路打着哈哈,帝听风被离心长老袭卷到自己的护身罩中,一遁千里,莫约一个时辰左右,二人来到一个非常阴暗的地底,就是帝听风修炼过夜瞳术,都无法探知此地的方圆百里。

    阴暗的地底全都是湿润的泥地,不时还有一些怪异的飞虫冲着二人的灵光飞扑上来,空气中加杂着诡异的怪叫声,就是胆子逆天的帝听风,不禁都觉得毛骨悚然,不经意间迸出隐藏的灵力。

    离心长老并没有注意身后的帝听风,而是带着他不停地往前遁行,二人又飞行了数千里,才在一个灰蒙蒙的空间里停了下来。

    离心长老双手掐起法决,口中呜呜哇哇念着什么,二人眼前“澎!”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强行被撞开了出的巨响,待浓烟散尽,一只巨型的骷髅平躺在帝听风眼前,帝听风估摸着自己只有那只骷髅战将的一个拳头大小。

    帝听风吞了吞口水,口中呼道:“好大!”

    帝听风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骷髅,但是如此巨大的骷髅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禁使用神识细扫了一遍,一旁的离心长老倒是不阻止,反正凭帝听风的修为,是现不了其中的蹊跷的。

    离心长老伸手摸了摸眼前的骷髅,一脸自豪道:“这就是老夫复活了数百年的骷髅战将,够雄伟吧!”

    帝听风恢复往日的神态,问道:“长老,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离心长老眯了眯眼,摸了把胡子,开口道:“马上开始吧!老夫先给骷髅战将打开任脉,小道友只需要在最后关头,往骷髅战将体内注入灵力即可!”

    帝听风点点头,冷冷一声道:“我知道了!”

    离心长老做准备工作准备了半月有余,帝听风都怀疑那个老头是不是故意把他弄到这种阴暗的地方束缚来着,等到离心长老准备完成,帝听风都快要等得霉了。

    “小道友,你可以开始了!”

    听到离心长老的喊话,帝听风不在磨叽,迸出体内隐藏得了灵力,飞遁到骷髅战将的头顶,同时还要分一拨灵力加持离心长老站在骷髅战将心脏处的位置上。

    两人和力合作了半月,骷髅战将终于从地上坐了起来,并且,开启了眼睛,虽然还是和死物没什么区别,起码距离复活灵体越来越近了。

    “咔哒!咔哒!”骷髅战将的手关节和脚关节因为运行,链接处时不时出关节响动的声音,又过了数日,骷髅战将的手臂已经可以自如活动了,待到腿和脚恢复了人类的血色,骷髅战将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

    只不过,帝听风和离心长老二人因为法力消耗太多,无法立刻就让骷髅战将行动自如,又过去了半月有余,原本笨拙的骷髅战将已经恢复了人类的灵智,不仅可以遁行,还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法术,接下来就是打开开关的祭品了。

    帝听风正坐在骷髅战将头顶恢复法力之际,一道无形的攻击从帝听风正面袭来,帝听风护身灵光已经来不及开启,全身的彩灵迸出来,直接把对方的攻击化为无形,帝听风睁开眼睛,冷冷瞪着眼前对自己出手的离心长老。

    帝听风多少猜得到离心长老的用意,原本帝听风就打算着,帮离心长老复活了骷髅战将就找机会立刻逃出这阴暗之地,哪会想到,离心长老居然这般心急,骷髅战将都还没有完全复活的情况下,就对自己出手。

    “小道友!虽然咱们都消耗了不少法力,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不过,老夫的修为高出你数个境界,你不会不识好歹与老夫拼个鱼死网破吧!”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瞪着翻脸的离心长老道:“鱼死网破,长老何以见得!”

    “哦!这么说,咱们好商量啦!”

    “你想如何商量!”

    “你乖乖的做老夫骷髅战将的祭品,老夫留着你的元神,为你寻一具资质不错的身体,好让你继续修炼下去!”

    帝听风心里一阵恶寒,对方话虽说得那么好听,谁知道他会不会按照约定,何况,帝听风也没有寄住他人身体的习惯,冷冷一声道:“那就是没得商量了!”

    帝听风可不管对方提什么条件,让他放弃身体做祭品,简直就是做梦。

    帝听风迸出已经恢复完成得了灵力,同时手上多了两只雷兽,他眼神变得比以往还要冷冰冰的,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抬手就扔出了手上的两只雷兽,同时把注入到骷髅战将身体内的灵力抽回半数,并且,把缔灵给放进了骷髅战将的体内。

    离心长老虽然清楚帝听风这个纳灵小子不简单,却怎么也想不到,帝听风修炼的功法会如此逆天,压倒性的把他这个元婴期的修士都震住了。

    没等离心长老往身上打出新的护身罩,骷髅战将口中出一声震吼,原本以为是骷髅战将无祭品复活完成,离心长老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却不知,骷髅战将一口炎火,狠狠地冲着自己燃了过来。

    离心长老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有灭掉帝听风,反倒把自己的控物给赔出去了,也不知帝听风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毫无压力就完全控制住了骷髅战将。

    帝听风完全不给对方思考的空间,手中幻出一把断剑,口中默念几句,以帝听风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全部变成一个剑灵器的世界,彻底把底气很足的离心长老吓得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往后倒了去。

    帝听风脸上露出一个邪笑,不等对方做出反应,手起剑落,被无数剑剑造成的剑的世界,把无法动弹的离心长老一击给灭了。

    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变成一摊血红三落一地的离心长老的尸体,抬手把对方的储物袋招到了手里,冲控制了骷髅战将的缔灵一声令下,骷髅战将直接往上空跃起,随着好几声巨响,帝听风已经可以看到碎神阁的各个大殿情况了。

    帝听风把离心长老种在骷髅战将体内的禁制强行抹去,不客气的抬手一招,把缩小版的骷髅战将握到手里。

    只见一个宛若小孩子模样的骷髅战将,躺在帝听风手心,好奇的伸头探了探帝听风手心以外的四周,两眼好奇的看了看帝听风,一会儿摇头晃脑的,一会儿又激动得手舞足蹈,一点都和巨大型的骷髅战将沾不上边。

    帝听风轻笑了笑,伸手抚摸了一下骷髅战将,自言自语道:“你这小家伙原来这么可爱啊!该叫你什么好呢!”

    “呵哈!哈哈!”骷髅战将露出一两岁小孩子的笑声来,亲昵的用脑袋碰了碰帝听风的手,嘴里喊道:“娘亲,娘亲……”

    “哎……娘,娘亲!”帝听风第一次出现惊叫的惊吓声,他赶紧把骷髅战将往飞舞在肩头的缔灵身上一扔,推卸责任道:“缔灵,在小家伙就交给你处理了!”

    缔灵伸出翅膀托起骷髅战将,盯着骷髅战将人形化的缩小版,舌头舔一下嘴唇,邪恶道:“吾就不客气的把它吃了炼化一体好了。”

    “吃,你还有吃人的习惯啊!”帝听风赶紧把扔出去的骷髅战将夺了回来,两手捂着不让缔灵靠近,嘴里抱怨道:“你可是这小家伙的娘亲,怎么能够吃了它呢!”

    “什么!”缔灵惊叫一声,支吾着道:“吾……吾可不是它娘亲!”

    “这里就你是女修,而且你们都是灵体,应该和得来的,这小家伙的另一个模样又是你控制的,自然你是他娘亲了!”

    “要说灵体,它没有你注入的灵力,怎么可能会变成灵体,你就老实做它的娘亲吧!”

    “我可是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