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天竺殿艳福中
    帝听风和缔灵两人把骷髅战将推来推去,谁都不愿承认做骷髅战将的娘亲,紧接着,二人已经回到了进入阴暗之地的入口,帝听风把缔灵往古牌中一放,直接把骷髅战将扔回到储物袋中,反正出了碎神阁在想办法处理骷髅战将在说。

    帝听风顺风顺水的拿着离心长老的腰牌,把碎神阁得仆修都给糊弄过去了,碎神阁的人也没问起和帝听风一起从碎神阁内殿消失的离心长老,帝听风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把翻脸的离心长老给灭了。

    轻松完成了和离心长老的约定,帝听风得空去往天竺殿一趟,看望端木锦的同时,顺便和天竺殿的长老算算两年前的旧账。

    如果帝听风没猜错的话,两年前在化妖室内,差点灭掉自己的那个元婴老怪物,正是这天竺殿的长老吧!

    若不是自己拥有冰炎双魔的自护法力,恐怕当时的帝听风,碰上那个天竺殿的老怪物时,早就被此人轰成渣渣了的。

    帝听风背着手,望着远处那与后山遥遥相望的天竺殿,帝听风的心里突然间“咯噔”一下,若有所思的他托起腮,考虑着自己要不要偷偷的,潜入与旧殿相隔不远的天竺殿一趟,心里的想法冒出来以后,帝听风就准备着潜进老怪物的主殿。

    一道极浅的蓝光遁入天竺殿后,消失在偏殿中,若是细看下有人会现,那道蓝影中,有一个人影在殿中缓缓往前流动。

    此时出现在天竺殿的人影,正是打定主意后的帝听风,一副“找死”的模样私闯进天竺殿中。帝听风也不是没有自保的把握,否则就算他修为逆天,也不敢私闯元婴期老怪物的主殿的。

    就算被那天竺殿的怪老头现了,帝听风大可使用逃命的本事,要不就借用一次炎魔的自护法力,消除掉怪老头的记忆就是,就是可怜了冰炎法力合体的缔灵,就这样被帝听风给玩坏了。

    “好香啊!”

    在天竺殿内正晕乎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帝听风,愁着不知从哪寻找怪老头的位置,一股浓浓的异香传入帝听风的口鼻中。还以为自己被那怪老头现了,使用什么迷香对付他,吓得愣住的帝听风赶紧闭气停止吸气。

    久不见有什么吸入的香气有何反应,帝听风这才大胆的重新恢复呼吸,只是那股异香突然间不见了,不管帝听风怎么闻,香气就是消失了。

    帝听风顺着刚才有异香飘出的方向,一道微浅的蓝光遁去,只见偏殿的一处室内,一位美貌似天仙的少女正在挽。其女的衣着只是内身的那种,显露出肌肤的腿上,水灵灵的水珠尤其醒目,看一眼就知道是刚沐浴熏香出来的,难不成刚才那股香味,是此女沐浴飘过去的。

    犹见佳人那一举一动夺魄,帝听风只感到鼻翼间有一股液体缓缓流出,“啪嗒”一声掉落到地上,失魂的帝听风却没有立即觉出来。

    帝听风感叹一声,道:”仙子姐姐果然不俗!“不料自己的不小心惊动了殿室内的梳妆美人。

    “是谁?”

    只见殿室内的少女冲室外大呵一声,伸手朝室内的一处一招,一件白衣浮在眼前,少女一个旋转侧身,白衣稳稳穿落到身上,一道白光立刻近身到帝听风眼前。

    少女一拍梳桌上的法宝,一道由水化形的凤鸟,凶狠狠地冲着帝听风的藏身之处攻击而来。

    羞怒出手的少女,正是不久前前,得到道虹掌门同意入住天竺殿的端木锦,帝听风虽不是第一次见此女的容貌,此时却也是看得如痴如醉。

    帝听风伸手轻轻往空中一弹,一道微弱的彩光撞上那来势汹汹的凤鸟,两者之间刚一相撞在一起,“噗噗”两声后,化形的凤鸟瞬间化为原形遁回少女的法宝中。

    少女见自己的法宝被对方轻易破除,心里震惊不少,自然不敢贸然对“陌生”的神秘人物出手。

    端木锦看不出神秘人物身上的修为,认为此人可以不惊动天竺殿中的守卫,轻易到达她住处的偏殿,实力肯定不会弱于灵寂中期的幻仙宗弟子。且对方可以轻易抵挡住她“灵凤”的攻击,由不得她这个灵寂后期的羽化门掌门起疑。

    帝听风拭去鼻梁下尴尬的血迹,赶紧开溜,他可不敢让端木锦看到他现在的这副狼狈的模样。无奈是第一次闯进天竺殿的帝听风,对天竺殿的格局是一点的不了解的,这一着急,的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了。

    “来者是谁?你不知道这里是天竺殿禁地吗?”一道女音响起,随后就有数道灵光攻击到帝听风身上,帝听风二话不说,直接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轻易化解了那女弟子的攻击。

    帝听风扫了那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女一眼,冷冷一声道:“天竺殿的待客之道一直都是如此么?”

    “不……不是……”天竺殿的那个女弟子被帝听风无意识释放的灵威一震,整个人跪到了地上,一脸无辜道:“既然前辈是师父的道友,晚辈方才得罪了,望前辈勿怪。”

    一句前辈,让帝听风愣了愣,他什么时候成天竺殿这个怪老头的“好友”了,盯了那个女弟子好数秒,想来是对方被自己给吓到了的,帝听风将错就错,假装成怪老头的好友。

    “几年未见,师侄的修为又精尽了不少,恭喜啦!”

    帝听风的脸看起来特冷,本来就比同龄的男子心理要难懂许多,假装成老头的模样,还是露不出破绽来的,帝听风翻手就从储物袋取出一个小瓶来,把自己从李子恒那得来的元阳丹递于端木锦。

    “既然你与我有缘在见,这是一种可助修行大进的辅助丹药,你且拿去,可助你早日突破筑基中期不是什么难事。”

    “若灵多谢前辈!”

    若灵意外帝听风的大方手笔,欣喜的接过帝听风递过来的红色小瓶,看帝听风的眼神越顺眼多了,也将此人闯入天竺殿的事情抛到了天外。

    听闻天竺殿常年不招收新弟子,这个怪老头的怪癖,竟和帝听风的“师父”有些相似,不会也是为了弟子灵根资质什么的吧!

    “这么久不见那怪老头出来,难道你师父又在闭关,修炼什么秘术?”

    帝听风打着哈哈,心里也更加郁闷起来,那个怪老头为何一直躲着不见,若不是闭关修炼什么功法,想必早出来把帝听风这个“私闯者”给灭掉了。

    帝听风可不认为自己那么好运气,第一次私闯就碰上那怪老头在闭关,而且像怪老头那种元婴期的上阶修士,即使是闭关中,分神以及神识还是可以四处游玩的。

    分神的修为虽不及本身的十中之一,若不是遇上同阶修士,其他人若想要伤及此人分神,也是想都别想的事情,除非那人有什么逆天法宝在手。

    “前辈来得不巧,师父因修炼的功法需收集大量妖丹,应该不在灵域国内了吧!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的。”

    符离召修炼的那套功法,几乎是整个灵域国独立出来的法术,炼此秘术不仅需要灵寂期以上的修为,更是需要大量的高阶妖丹进行辅助,此功方可大成。

    也就是因为修炼这种独特的怪癖功法,招来众多妖修的报复反击,符离召的双修伴侣,在数十年前陨落在一个妖修盛行的国家。本来应该放弃修炼这种秘术的符离召,不仅没有放弃的念头,修炼此功的手段更加变本加厉,竟在数十年中把灵域国内的高阶妖修全数杀灭。

    也不知是上天可怜这个痴情人还是怎的,符离召的双修伴侣,居然投胎转世在灵域国内,意外的是,此女变成了男儿身,不甘心错过缘分的符离召,把伴侣重生的“那人”收入门下带回幻仙宗。

    “不在灵域国?”这下帝听风心头是又喜又纳闷,那个怪老头好端端的,跑出国外去干嘛?管他呢!只要那怪老头不在天竺殿,帝听风自然安心不少。

    “前辈不知,家师因功法的原因,早将灵域国的高阶妖修灭得差不多了,哪里还有高阶妖修的妖丹可收集的,肯定是去灵域国以外的地方收集去了。”

    若灵把符离召修炼的功法,以及一些相关的事,全数和帝听风讲述一遍,倒不是此女是个大嘴巴,主要在帝听风这个“前辈”面前,她可不敢惹得帝听风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既然对方不在天竺殿,帝听风就是留下了也没什么意思,想着找什么借口离开这天竺殿,突然天竺殿内一声惊叫声响起,倒是不必浪费他的脑细胞,去想什么离开天竺殿的方法了。

    “啊!”

    一声惨叫从天竺殿的正殿传出,让帝听风和若灵两人均变了脸色,两人赶紧往正殿的方向遁光而来,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帝听风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并且毫不客气的将若灵也罩在其中。

    本来就好奇帝听风的修为,见帝听风轻易打出两道护身罩,若灵对修为低于自己法力却比自己有实力的帝听风的怀疑一点都不剩下,她现在完全相信,帝听风就是和师傅有一样实力的一个“老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