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问心阁
    若灵把符离召修炼的功法,以及一些相关的事,全数和帝听风讲述一遍,倒不是此女是个大嘴巴,主要在帝听风这个“前辈”面前,她可不敢惹得帝听风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既然对方不在天竺(殿dian),帝听风就是留下了也没什么意思,想着找什么借口离开这天竺(殿dian),突然天竺(殿dian)内一声惊叫声响起,倒是不必浪费他的脑细胞,去想什么离开天竺(殿dian)的方法了。

    “啊!”

    一声惨叫从天竺(殿dian)的正(殿dian)传出,让帝听风和若灵两人均变了脸色,两人赶紧往正(殿dian)的方向遁光而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帝听风,往(身shen)上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并且毫不客气的将若灵也罩在其中。

    本来就好奇帝听风的修为,见帝听风轻易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若灵对修为低于自己法力却比自己有实力的帝听风的怀疑一点都不剩下。

    她现在完全相信,帝听风就是和师傅有一样实力的一个“老怪物”。

    等到帝听风两人遁光到达天竺(殿dian)正(殿dian)时,(殿dian)中哪里有其他弟子的影子,只见天竺(殿dian)外的高空,往北方望去的一处有一道微红的遁光。

    两人看不清红光中的人影,倒是人影手中提着的一个少年被若灵认了出来。

    帝听风(身shen)旁的少女吓得花容失色,若灵惊呼一声,“柯师兄!”

    师兄?不是传闻天竺(殿dian)的怪老头只收一位弟子的嘛!这多出来的“师兄”是个什么鬼。

    见若灵有些担忧的神(情qg),若灵惊呼一声,心里在此“咯噔”一下,修仙界没少传出“师兄妹双修”的事(情qg),难道此女和那位“师兄”之间。

    “前辈,晚辈请求前辈一定要救回柯师兄,否则师父回来了定会责罚晚辈的。”

    若灵惊吓过后,“扑通”一声跪倒在若灵惊呼一声,面前,那位被什么高人撸去的“柯师兄”不是别人,正是天竺(殿dian)主事,符离召的那位双修伴侣的转世弟子。

    如果符离召从他国回来后,发现若灵好好的待在天竺(殿dian),那位“柯师兄”却不见了,师父他老人家不拿若灵血祭了才怪。

    所谓“血祭术”,也就是一般的封印法术,使用方法也较简单易懂,但是有一点很不人道,就是使用血祭术的人,不管成功与否,使用“血祭术”的那人必须用生命做为代价。

    像“血祭术”这种封印的法术,有单一封印或者宗门替换封印,有一次(性xg)使用和多次封印。

    “血祭术”也有世袭制的传统,一些家族封印什么妖魔,到一定年限时,就需下一任继承者重新封印,

    虽说符离召是看中若灵天灵根资质,才硬要收她为徒的,其目的和一些不走“正常路”的修士是一样的。

    符离召虽不是贪图若灵资质才懵生邪念的,但是符离召有朝一(日ri),会对此女进行“夺舍”是铁定的事实,且若灵和另一名“柯师兄”二人,都清楚师父收若灵为弟子的目的。

    若不是双修伴侣转世变成了男儿(身shen),符离召大可不必如此麻烦,做出这等损耗修为的事(情qg),虽然说同为男儿(身shen)修炼“双修术”的大有人在,符离召也不想败坏了双方的名声。

    毕竟,知晓他所收弟子的(身shen)份,在修仙界早不是秘密,只不过那些修士忌惮符离召元婴期的修为,不敢肆意宣扬罢了。

    等以后夺取了端木锦的女儿(身shen),符离召与那位“柯师兄”就成了异(性xg)相吸,举行什么“双修大典”或是修炼什么“双修术”,自然不会有人有异意的。

    若灵本来就算是一个死人,是师父从妖修手里救回来的,对于符离召坦言声称,将来有一天他会取走她的(身shen)体。

    起初若灵还反感得不行,待在符离召(身shen)边的时间一长,若灵渐渐发觉,其实她的师父,并非什么大(奸jian)大恶之人,倒是为师父的痴(情qg),感动得自己阵阵泪雨。

    而且符离召承诺,绝不会伤了自己的元神,会帮助他另外寻找一副躯体让自己继续修炼,被师傅痴(情qg)感动后的若灵,也就“傻傻的感动”着,同意了师父的请求。

    若是帝听风知道这一系列的事(情qg)经过,肯定会闹火得破口大骂,符离召是个“心机婊”的,另外附送若灵好几个白眼。

    此人明明就对若灵的异灵根资质感兴趣,才会对弟子进行夺舍的,不然符离召那个怪老头,怎么不随便找一名女修进行夺舍,非要找天灵根资质的若灵不可。

    若是帝听风知道符离召的这些念头,一定会不顾对方怎样去讨厌自己,立马将此女打包,送离这令人发寒的幻仙宗。

    “那位柯师兄对你很重要?他是你什么人?”

    不怪帝听风有八卦的心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qg)况下,就去帮助一个本来是仇人的弟子,这不是和他来天竺(殿dian)的目的本末倒置了嘛!

    经帝听风如此一问,若灵脸色红了下去,她太急躁了些,才会让别人怀疑自己和那位“柯师兄”之间有什么的吧!

    别说柯师兄和师父的关系有点微妙,就是那位“柯师兄”只是师父门下“单纯”招收的弟子,若灵也不会对此人有其他想法的。

    若灵与那柯师兄两人之间虽见过几次面,说过话的次数一只手都数不完,更别提什么交(情qg)了,也亏得若灵是女儿(身shen)不近男色,否则以符离召那醋坛子的(性xg)格,肯定会把若灵赶到其他(殿dian)去住的。

    “柯师兄对师傅很重要,跟晚辈可没什么关系啊!前辈不要误会。”

    若灵一直跟帝听风解释着那位柯师兄之间的关系,头摆得跟拨浪鼓似的,模样刹是可(爱ai),那对萌萌的大眼,配上一副受了点小委屈的表(情qg),不(禁j)让帝听风想起多年前的沫儿姐姐呆了他一脸。

    帝听风不想在他人面前失态,赶紧找借口道:“师侄放心,我会帮你把此事查清楚的,你别太担心那你的位柯师兄了。”帝听风话音未落,人影早就遁光飞出去老远了。

    既然答应了此女的请求,帝听风只得壮着胆子,动(身shen)往北方的位置遁光追去,那人敢明目张胆的在幻仙宗撸宗门弟子,想必也是幻仙宗内的修士吧!

    如果帝听风没猜错的话,那位柯师兄的修为,肯定是筑基期的以上中阶弟子吧!

    帝听风虽不能确定此人的修为,按若灵筑基初期顶峰的修为,那位柯师兄的修为就算不能超过若灵,依那怪老头对那人的重视,此人肯定不会是低修弟子的。

    如果那位柯师兄的修为是筑基期,那么撸走他的修士肯定是一位高阶修士,否则同阶的中阶弟子,是不可能在对方,毫无预兆下就遭对方毒手的。

    在一个假设,倘若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逆天的灵寂后期,甚至已经近入元婴期,帝听风只能和若灵说“抱歉”了,帝听风可没有为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浪费法力的,且对方还是一个男修。

    虽被人口口声声唤着“前辈”,帝听风可不是真正的前辈,虽然他有那个实力,就算没有续命和缔灵的保护下,帝听风也不敢贸然得罪一个宗门的。

    别说帝听风可以一招杀灭对方,若是对方手中有逆天法宝的(情qg)况下,帝听风就是想要逃走,恐怕都是一件难事。

    更别说元婴期的那些“老怪物”了,实力完全不在一个调调,多出现几个的话,帝听风拿什么和人家拼!总不能和整个幻仙宗闹炸吧!

    幻仙宗内的(情qg)况一切照旧,隐(身shen)在“问心阁”的帝听风,惊得他颗颗冷汗直冒出来,心道,早知道就不走这条道了,帝听风居然忘了,“问心阁”是那道虹掌门的住(殿dian)。

    这下子别说去查什么“柯师兄”被撸走的事,就是自保帝听风都有些吃力,那议事大厅虽深严,但是各个宗门的弟子都会经过此地,所以帝听风才放心大胆的从议事大厅遁光飞过。

    不料半道遇上一道疾光,没来得及细看出了什么事,(情qg)急下的帝听风一头扎进这问心阁内,想不到这问心阁是进来容易出去难。

    就在帝听风的蓝影灵光落到问心阁起,问心阁的高阶弟子察觉到异常,在蓝影落下的地方大面积的搜查起来。

    “夜师弟,你去那边看看,遇到什么(情qg)况记得通知我们。”

    “知道了师兄,我会小心的。”

    一个“沧桑大叔”般的青年,与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在问心阁的中心分开了来,只见那个少年往(身shen)上打出一道护(身shen)罩后,步步小心的往北边靠近。

    问心阁挨着北边的一处隐蔽庭落里,一个满头冷汗的紫衣少年,双眼紧盯着前方不远处,一个修为只有筑基初期弟子,目光所到之处,寒霜无比似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惊得冒冷汗的少年,除了那个倒霉不慎落进问心阁的帝听风,也没谁啦!倒不是帝听风会害怕一个筑基初期的宗门弟子,主要是,他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自己不敢妄念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