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面之缘的人
    即使是帝听风使用缔灵的自护法力,虽可以一举杀灭对方,动静之大,又岂是其他宗门弟子,察觉不了的事(情qg),并且此处不是幻仙宗别的什么偏(殿dian),恰恰就是那道虹掌门的住(殿dian)。

    此事处理好了,也就没啥大问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岂不说会扯出离心长老的事(情qg),单就道虹掌门加上几个灵寂期的修为的同门弟子,秒杀帝听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qg)。

    需要顾及的地方太多太多了,如若不然,凭对方一个筑基初期的弟子,帝听风还不会放在眼里。

    与一个宗门拼命,着实划不来,被对方寻出来也不至于挂掉吧!大不了自己装成外宗弟子,慌称不认识道才迷路的。

    呃!帝听风一瞬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貌似幻仙宗内,连那些新入门的弟子,都认识帝听风这号人物吧!还在人家的地界慌称什么迷道。

    当帝听风后悔自己没有修炼过什么易容术,一同看清楚问心阁,来查找自己的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知怎的,帝听风心里突然间安心不少,至少对方不是什么高阶弟子。

    正小心翼翼往帝听风藏匿处查探过来的少年,不就是两年前那个和自己有个一面之缘的夜非也么?倒不是帝听风的健忘症治好了,主要是他对夜非也这个人记忆太深刻了。

    “是你!”

    几乎同时,夜非也也认出藏匿在问心阁北边,偏(殿dian)中的一处庭落里的“师兄”来,此时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一脸不相信的盯着对面的帝听风。

    也不知夜非也是惊讶对方为何出现在问心阁,还是在惊讶帝听风的修为,一个无法修炼的弟子仅用了数年时间,就突破纳灵后期的瓶颈,达到纳灵后期的顶峰。

    这个风属(性xg)灵根的资质,花了两年时间才勉强筑基成功,难不成这位“师兄”的灵根资质比他还要特别?

    而且对方在幻仙宗随意走动,修为肯定不止纳灵后期顶峰的样子,对于帝听风的逆修,夜非也可没有胆子问。

    “好久不见!夜师弟!”

    因为认出对方后,帝听风也就没有隐藏的必要,竟敢大胆的在对方面前露出本来面目来,本来就不打算和问心阁的那些高阶弟子动手,见此人出现后,帝听风才换了一个(套tao)路。

    帝听风的一句“好久不见”让夜非也愣了半天,这位“神秘师兄”不会无端端的特地来这问心阁,跟他问好的吧!见帝听风一副虚伪的欣喜,惊得夜非也后背发凉。

    伦手段,夜非也差了帝听风不止一星半点,伦实力,那是更不用多说的,伦头脑,这个看上去的冷酷的“帝师兄”,居然敢和宗门内那种“心机婊”的弟子打交道。

    有道是越弱皆弱,遇强则强,用这话形容帝听风一点都不假。

    “帝师兄,你怎么会在问心阁内?”夜非也乖乖的喊了帝听风一句师兄,他实在是想不出,出现在问心阁,到底是为什么?

    若谈什么交(情qg)的话,两人也就一面之缘,两人还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yu)碰到一起,实在是没有理由来问心阁的帝听风,偏偏出现在眼前,夜非也的脑袋都快被问号给霸屏了。

    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帝听风,听到数十米之外的脚步声,一把揽过夜非也的膀子,冲其大声嚷嚷起来,“我来问心阁,当然是来找夜师弟的啦!”

    惊魂未定还分不清状况的夜非也懵((逼))一脸后,(身shen)后传来更加清晰的脚步声,夜非也心里咳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帝师兄”到底修炼了什么秘术,神识竟可以探到如此远的地方。

    对方的修为明明就低他好几阶,神识竟然可以和灵寂期的高阶修士相比,加上帝听风恐怖的秘法,由不得夜非也不受惊吓了。

    “师兄!”夜非也看清来人后惊呼出声,他不是往南面去了嘛!怎么那么快就折到他(身shen)后了,难道此人是因为担心他才跟着,还是根本就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问心阁四处走动。

    提起这个夜非也也特郁闷,师父虽然处处宠着他,却比其他师兄弟要拘束着夜非也的自由。

    道虹掌门准夜非也住进问心阁,却不(允yun)许他擅自在除住(殿dian)以外的地方走动,除非经过道虹掌门同意,否则随时都有师兄监视着这个得宠的新弟子。

    夜非也望着越来越近的遁光苦笑一声,想来那道虹掌门,也不是真心收他做什么亲传弟子的,不然怎会和其他师兄弟区分来特别对待。

    司徒尼玛凭着司徒家的修仙大家,都没受到如此待遇,何况夜非也这个具备“风属(性xg)”灵根资质的弟子。

    若说修仙者光凭资质,在修仙大宗受宗门重视,是很常见的(情qg)况。

    但凡有点脑子都想象得出来,一个修仙门派的掌门巴结一个新弟子,仅仅是因为对方是特别系灵根资质?

    “夜师弟,师父怎么交代我们的,不许和外门弟子走得太近。”

    早就忘了帝听风这个炼丹弟子的事(情qg),姓师兄使用传音术警告一声夜非也,并且恶狠狠的瞪了夜非也一眼后,仇视着他旁边的另一个少年,此人不人不鬼的怪异模样,且长得与妖无异的蓝色头发,难怪姓师兄会警惕万分。

    被对方狠狠瞪着的少年,鄙一眼(身shen)旁的夜非也,脸上的笑容诡异起来,拥有蓝色头发的弟子,除了这个常被人当做“妖修”的帝听风,恐怕在人界找不出第二个来。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问心阁。”

    因为还不确定对方的(身shen)份,姓师兄也不敢过分得罪,万一这妖修大有来头,或是掌门师父请来的什么客人,那他在问心阁的地位不就白白废了。

    帝听风猛翻着白眼,这师兄的健忘症居然比自己还要严重,这才与他分别十来年就把他给忘了,因此也让帝听风心里还小小的失落了两秒。

    十几年前,帝听风被南宫南等南宫家族的弟子欺负,不小心掉进神秘洞(穴xue),被困在洞内数天,巧遇经过的贵人救助,那人(身shen)后跟着几个童子,其中的一人,就是眼前这位有着筑基中期修为的师兄。

    偶遇故人令帝听风记忆尤新,所以当帝听风听到夜非也喊师兄时,又见此人和小时候那个姓师兄差不多的面容,帝听风一下子就确定了此人的(身shen)份。

    只是帝听风万万没想到,那位姓师兄,竟会是道虹掌门的亲传弟子,此人和那天出现在南宫家族的弟子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帝听风一口气把差不多快忘了的那一段,十几年前的事(情qg)前后理了一遍,也懒得去管这位师兄和“救命恩人”之间的关系了。

    帝听风突然冲那师兄微微点头,冷冷一声道:“师兄,好久不见啊!”

    被对方叫了一声“师兄”后,姓师兄表(情qg)愣了愣,他记忆里可没有如此一个怪异的“师弟”的,可惜姓师兄又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

    别说帝听风的模样与妖修无异,就是一名正常的宗门弟子,突然对自己来一句“好久不见”一声招呼,是个人都会懵一脸的。

    姓师兄虽不是道虹掌门门下最得意的弟子,道虹掌门对此人的信任决不小于夜非也的,也难怪夜非也会忌惮这位师兄了。

    这问心阁内,受宠和重权级别虽不一样,实际却大不相同,受道虹掌门宠(爱ai)的弟子,待遇虽比过其他弟子,实力却弱于重权弟子不止一截的。

    且不管是宗门,还是住(殿dian)皆分三六九等,问心阁除了道虹掌门这个师傅,属大师兄为重,其次就是司徒家族的司徒尼玛。

    一等特权去除后即是各个(殿dian)门的主事,接着就是修为比较高的弟子,像姓师兄这样的筑基中期弟子,排得上五等位置。

    然而像夜非也这种特别系灵根资质的弟子,却排在了六等的位置,不管是等级还是修为,夜无良都差去姓师兄一阶,当然不敢忤逆这位师兄了。

    “你怎么会认识我?”

    姓师兄盯了帝听风好一会儿,才慢悠悠问出口,实则此人背在后背的手,趁对方没有察觉到,姓师兄在暗底下已经念起了法决来。

    姓师兄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实力比他还高出一筹的帝听风了,就在姓师兄的问题刚抛出口。

    只见帝听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冲其冷冷邪笑一秒,脸色冰冷得令对方感觉,如同(身shen)临地狱般寒风侵肌。

    哼!很好,看起来此人不必留着了,就在姓师兄掐法决那刻,帝听风杀意肆起,反正他和这位姓师兄也不过一面之缘,帝听风会记得,是因为小时候的记忆特别少的缘故,自然没什么矫(情qg)的。

    知晓底帝听风细的夜非也,此时自然不敢乱言语什么,反正他和那位师兄交(情qg)也不怎么样,何必跟着他赔葬。那姓师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人头就已经划落离体,滚落到夜非也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