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怪修
    “啊……”夜非也见此恐怖的一幕,吓得当场就要惊呼出声,被身侧的帝听风冷冷扫去一眼,夜非也吓得赶紧捂嘴咬紧牙关。

    夜非也知道帝听风会对师兄出手,但是他没想到帝听风会这么快,那度简直了……

    别说已经死透的姓师兄,就是站在帝听风身侧不两米远的夜非也,也没看清楚帝听风究竟是何时出手的,到底使用了什么秘术,竟将人无声无息给杀灭。

    不等夜非也脸上的表情恢复过来,帝听风冲那死透的姓师兄那尸体一招手,“噗”的一声,姓师兄的身体,片刻间化为灰烬散落在地。

    如帝听风此轻车熟路的“毁尸灭迹”,就好像已经重复做过百十来遍的样子,那举手投足间显得异常熟练,受不了刺激的夜非也哪曾见过如此血腥的一面。

    目睹了帝听风短短数秒的整个“毁尸灭迹”的经过后,夜非也忍不住“呕”的一声,冲着对面的帝听风吐了起来。

    夜非也本来年纪就小,又没有经历过什么殊死搏斗,心里哪里受得了这等刺激。

    想起帝听风在两年前,和各门弟子斗法的场景,和如今的姓师兄被灭一事相比,帝听风当年的手段算是比较温柔型的了。

    一想到帝听风会不会对他也来个杀人灭口,夜非也猛回头两眼盯着帝听风不放。

    帝听风冷冷的扫一眼夜非也吐起来的脏污狼藉,不禁恶心的吐口口水到地上,冲恐惧盯着自己,冷冷一声道:“你若守口如瓶,我会当此事从未生过,若是外面有关此事的任何风吹草动,只要我活着的一天,你就别想活过第二天的太阳。”

    已经被咳得魂飞天外的夜非也,嘴里哪里敢说半个“不”字,立马对帝听风“俯称臣”起来,这会儿他算是半只脚踩进了棺材里,哪还敢惹怒这个地狱来的修罗。

    “是是是……请师兄放心,权当今日的弟子不存在,弟子一定不敢对外胡说些什么,望师兄大人大量不要迁怒了弟子。”

    哼!对夜非也的态度,帝听风没有赞同也没有反感的意思,反正人他已经杀了,若是对方不知好歹,帝听风真的不会介意自己多出手几次。

    这所谓修仙圣地的第一大宗,帝听风是一刻都不愿多待下去的,见自己的威胁震慑住夜非也后,帝听风当即化作一道微浅的蓝影往北边继续前遁。

    幻仙宗北边的时景殿中,突然冒出黑压压的浓雾,将整个时景殿,以及周围笼罩在黑影之中。见此异样,帝听风抱着好奇的心态,小心翼翼的往时景殿的方向移了过来。

    “一群废物!”

    不知是谁,一声爆吼的声音,从时景殿的内殿传出来,震得时景殿的周边都震动起来,帝听风赶紧屏蔽耳朵,免得被震破耳膜。

    本来只是有点好奇心的帝听风,现下也顾不得危险,遁光朝时景殿靠了过去,若不是因帝听风的好奇,修仙宗派的阴暗一面也不会就此揭开。

    因为有“隐身术”隐藏行踪的法力,即使对方是元婴期的上阶修士也察觉不出来的,帝听风倒是也用不着,过分忌惮对方的法力无边。

    时景殿的上空,一个长得和妖修无异的少年,正使用“夜瞳”术比神识还要好用的功法,勘察着殿中的一切事物。

    使用“夜瞳”术后,帝听风的神识可以看千里之外的事物,其后果就是使用到一定次数会自损修为,帝听风也是不想白白浪费自己的法力的。

    此处既是元婴期老怪物的住殿,也由不得帝听风舍不得的问题了,神识开启后,帝听风不仅可以看得更清楚,连殿中最隐蔽的一些密室都一览无余。

    时景殿的一间密室中,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一脸的愤怒之色,老者旁边的地上,躺着三两个浑身赤倮的宗门弟子,其中一个还是男弟子。

    那个满脸愤怒的老者对面,是一个三岁左右大的幼童,手里正提着一个不知从哪撸来的男弟子,仔细瞧去,那幼童的面貌竟和那老者的面相一模一样。

    幻仙宗的时景殿是司徒景长老的住殿,因司徒景早就进入元婴中期,冲破中期的顶峰也有好些年了,修为却无法冲破元婴后期。

    其功法又可以通过修炼“双修术”强行提升修为,为了减少修炼时间达到成,百余年之前,司徒景将主意打到灵根资质不错的散修身上。

    不出几年光景,灵域国内修仙资质不错的散修,已经被司徒景撸得所剩无几,司徒景又把主意打到宗内弟子身上。

    那些因幻仙宗名声慕名而来的散修,以及宗内灵根资质不差的宗门弟子,皆遭到司徒景的毒手。

    因为长时间没有急需合适的鼎炉,司徒景才把主意打到天竺殿的弟子身上去,趁着符离召不在幻仙宗内,司徒景竟丧心病狂把他的弟子给撸了来。

    整个幻仙宗都知道,天竺殿就两名弟子,一个天灵根资质,一个五属性资质,恰好是一男一女两名弟子。

    司徒景不介意,做为提升功法修炼的鼎炉是男是女,助他功法大进即可,修仙者一但被当做鼎炉修炼,灵根算是废了,严重者,恐怕此生都无法继续修仙。

    司徒景的修为,虽已经达到元婴中期的顶峰,对天竺殿也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天竺殿的符离召,也是幻仙宗的一位长老,修为也是元婴期的上阶修士。

    司徒景倒不是忌惮符离召,会为了一个弟子和他拼命,只是符离召和这名弟子之间的联系,在幻仙宗早就不是秘密,司徒景又怎会给自己找麻烦。

    无奈天竺殿就只有两名弟子,且灵根资质都是上上等的属性,五属性灵根虽比不上异灵根,助司徒景突破元婴后期绰绰有余的。

    等那符离召回来,就算他知晓了自己弟子,被他人当做鼎炉的事情,也是拿元婴后期修士无法的,倒不是司徒景不想使用异灵根资质的弟子做鼎炉。

    异灵根资质,本来就是万中无一的存在,真就被司徒景撸来做鼎炉使用了,岂不是太浪费了点,反正五属性灵根资质,也比得上特别系灵根资质的弟子。

    “这就是天竺殿具备五属性资质的那名弟子。”

    幼童将手里提着的一名男子扔到地上,慢悠悠在老者的面前转了几转,一副不情愿回到正体的样子。

    老者扫了一眼幼童后,没有做什么反应,眼神淡淡的盯在地上的那位柯师兄身上,此人虽是转世之人,那模样与前世居然如此相似。

    看着地上已经晕过去的男弟子,老者脸上全是震惊之色,怎么会?这怎么可能,这个具备五属性灵根的弟子怎么如此像他的灵儿?

    老者心头的疑问越来越多,情不自禁的俯下身,伸出手扶在“柯师兄”的脸上,真的是她,她回来了!

    证实了心里的疑惑,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轻拍着柯师兄的肩,试图将晕过去的柯师兄叫醒来。

    “既然还有上一世的记忆,你应该还记得我是谁才对,灵儿!”

    老者口中的“灵儿”正是天竺殿长老,数十年前陨落死去的“双修伴侣”转世轮回之人。这个“灵儿”不仅是符离召的双修伴侣,也是时景殿长老的亲传弟子。

    司徒景一直没有确立双修伴侣之事,也是为了这个“灵儿”才一直独身的,见心爱之人嫁于别人,是个男人都会狂的。

    因为这个“灵儿”的关系,可见司徒景是有多么憎恨符离召这个“师弟”的。

    一声“灵儿”让那位刚刚转醒的“柯师兄”愣了愣,难不成这个司徒老怪认识他,可惜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花白胡子的老者才对。

    老者和那位“柯师兄”一直在说着什么,加上旁边的幼童时不时参和一句,由于距离太远又屏蔽了耳朵的关系,帝听风是一句也没听清楚,他只看得到那三人的嘴唇在动。

    本想着靠近一些,听听那三人在说些什么,哪知帝听风刚刚靠近一些,就惊得呼叫出来。

    “第二元婴!”

    看到内殿密室中的一位老者,还有一个与老者,以及与那老者面容差不多面容的三岁孩童。

    帝听风想起数年前,万师父和他讲过的关于第二元婴的事情,想必密室中的那个怪老头的修为不弱,实力也是接近元婴后期了的。

    震惊之余,帝听风不敢有任何动作,他可不敢在一个元婴中期的老怪物面前,展现什么大神通,没准人家连看都懒得看,随便抬只手,就可将自己击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想到自己的没有灵根资质却可以修炼的情况,若是被这个怪老头知道了,不对他感兴趣才怪,想到后果帝听风就一阵咳然,那怪老头不定会采取什么非法手段对付他呢!

    此时帝听风,还不知道使用鼎炉修炼的这种“双修术”的功法,他只知道司徒景这个怪老头不仅好色,还是一个恶心得连男子都不放过的双面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