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墨邪剑
    神识强大的司徒景,在听到时景(殿dian)外面的那声惊呼后,震得脸上全是愤怒之色,“回来!”司徒景冲着自己的第二元婴怒斥一句。

    有些自主元神的第二元婴虽不(情qg)愿回归本体,苦于功法敌不过司徒景这个拥有本命元婴的上阶修士。否则按司徒景自(身shen)本来的险恶,第二元婴早就另寻一副躯体自行修炼了。

    等到司徒景第二元婴归位的功夫,帝听风老早就开溜往问心阁遁了回来,司徒景就是神识在强大,也不可能确定刚才是谁在时景(殿dian)的外面偷窥他。

    然而帝听风的霉运还没完,刚遁回问心阁,就遭到(殿dian)中大批的筑基期弟子,在搜寻着什么,其中一人,恰好就是刚与帝听风分别不久的夜非也。

    前有狼堵后有虎扑,这下帝听风就是“神人转世”都躲不过去了的,帝听风本想着,趁那时景(殿dian)的老怪物还没追过来,自己秒杀一两个筑基期弟子,逃出问心阁在看(情qg)况。

    刚准备放大招的帝听风郁闷起来,那群筑基弟子,难道不打算找我报仇了吗?为什么都快冲到他眼前了,一个个都调头往问心阁(殿dian)外跑去。

    懵了一脸的帝听风也不敢怠慢,明知(身shen)后有一个老怪物追着,帝听风哪里还敢待在原地,等着人家送上门来取自己(性xg)命,当即化作一道蓝影,朝幻仙宗后山遁去。

    连惹恼了两尊大佛,帝听风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到炼丹室去,虽然那里是炉青真人的地盘,保不齐那些宗门弟子会不顾后果追查过去。

    至于那个变态狂的怪老头,就更加不可能查到后山来了,一个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一位元婴中期顶峰的上阶修士(殿dian)外偷窥,想也知道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弱。

    那人怎么着都不可能会出现在凡人堆里,若不是修炼过隐(身shen)术这种隐藏法力的秘术,恐怕帝听风就是躲到天外,也瞒不过司徒景的。

    帝听风的猜测果然没错,那些筑基期的弟子去了后山一次,不过没敢乱翻什么,毕竟此地是白少帝的地方,那些筑基弟子在后山草草扫了几眼就离开了。

    倒是司徒景恐怕他的秘事暴露,竟在整个幻仙宗搜查起来,甚至有一些凡人居住的外门弟子之处也没落下,此人的小心倒让帝听风惊吓不少。

    一时间,幻仙宗内又引出了一个爆炸(性xg)的话题,司徒长老的时景(殿dian)外,被什么“神秘高人”盯着的事(情qg)传出。

    几个修仙宗门的“神秘弟子”都集合到幻仙宗内来,与那司徒景商量着对付什么“神秘高人”一事。

    因司徒景不想自己的事(情qg)暴露,才用了“奇招”,准备把那位“高人”给引出来。

    全天下都轰动了,唯独帝听风这个当事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过”的表(情qg)继续藏在后山的某一洞府中。

    险在司徒景本尊也不敢轻易往后山跑,仅仅派遣宗内弟子只在后山各山探搜一次,就去其他(殿dian)查看了。

    帝听风躲过司徒景的封杀,幻仙宗内安静过了两天,他的人影在后山的一处一闪,轻轻松松回到了后山自己的洞符一趟,见府内一切如常,心下大安!

    想来那司徒景,也是有些惧怕自己的秘密曝光的,否则,不会简单的到后山转一圈离开了就罢手的。

    何况,一般人是不会住来偏僻的后山的,帝听风可不相信,此人不会好奇闯进来看个明白,纵然那司徒老怪神识过人,也不可能把整个后山瞧个仔细的。

    原先,帝听风看着从师父那得来的幻仙宗分布图时,看到那么小的标记处写着后山,自己还以为后山也就如图上所注,顶多也就数百米的圈径。

    帝听风哪里会知道,后山竟占了整个幻仙宗的三分之一,得到如此惊人的消息,帝听风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时,自己还不是修仙者,也不会什么法术,更别提御剑飞行和瞬移了,自此帝听风功法提升可以遁光以后,被功法难住时会无聊绕着后山跑一圈。

    之前帝听风怕遇到什么别的宗门弟子,一直都是小心翼翼隐藏行踪,倒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偶然一次,帝听风想试试高空遁光的空间以及速度,没想到,自己刚刚飞离幻仙宗高空数百米之后,不由得呆住了表(情qg),连眼睛都瞪直了。

    整个幻仙宗地界内,竟有小半都属于后山,且在后山的深处,像几百年没有人类去过的样子,里面……应该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吧!

    介时,景(殿dian)的司徒长老,连查了数天,没能把那个在时景(殿dian)外“偷窥”他的“高人”找出来。

    司徒景对外连发出数道秘密封帖,幻仙宗内断断续续出现了一些外宗的弟子,道虹掌门虽然忌惮其他宗门弟子,在宗内肆意横行,苦于是司徒长老的命令,他也拿那些外宗弟子无法。

    说到这些外宗弟子,其实也就是幻仙宗的宗门弟子,他们不过是司徒景放到其他宗门里去的眼线,除了重要任务回宗门以外,否则一辈子生老病死在外宗。

    帝听风在险山躲了半月有余,见时景宫的司徒长老在没有查探过后山,心里暗送口气,心里又冒出一个不想多惹的对手,帝听风脸色一沉,想必对方也已经知道帝听风回到宗门了才对。

    帝听风刚刚从险山的一处有所动作,(身shen)体就被一股强大的灵威震得无法动弹,数秒后,帝听风迸发出自己隐藏的灵力,并且往(身shen)上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来,才勉强逃过被对方的灵威震碎骨头的后果。

    “小子,进步得很快嘛!”白少帝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嘲讽一笑道:“可惜,即使是今天的你,也不是本宗的对手哦!”

    帝听风冷冷一哼道:“不试试看,谁也不会知道结果不是么!”

    “真替你可惜,明明就有今天的实力,却还是不知死活的挑战本宗。”

    “白少帝,从我进入幻仙宗起,就不断被你以各种理由折磨,说起来,你算我的半个师傅也不为过,无法打败你,我就永远无法前进!”

    “哎!”白少帝脸上露出一个赞许的表(情qg),道:“你终于发现了么?”

    白少帝多少都对帝听风有所期待的,一个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弟子,体内却涌现出强大灵力,并且还有普通弟子的修为,做为幻仙宗的少宗主,白少帝肯定是对帝听风的资质感兴趣的。

    何况,帝听风能够从幽冥之地那样的地方活着回来,大大出呼了白少帝的期许,暗中还为帝听风解决了数次危机。

    否则,以八年前那么弱的帝听风,没有实力没有修为却拥有着亲传弟子的(身shen)份,是不可能在幻仙宗活下去的。

    帝听风微微一笑,手中巨剑横放在眼前,冷冷一声道:“来做个了结吧!”

    白少帝沉思数秒,开口道:“看来,你是打算离开了呢!”

    帝听风不在废话,手中巨剑刷的往白少帝砍了去,只见白少帝的影子轻轻一晃,人就从帝听风眼前消失了。

    等到帝听风反应过来,白少帝的影子已经贴(身shen)到自己的(身shen)后,同时,白少帝伸手一指,无数只体型不一的灵虫飞扑到帝听风(身shen)上。

    “咔嚓!”一声,帝听风的第二层护(身shen)罩被灵虫一口咬碎了,帝听风来不及加持内层护(身shen)罩的灵力。

    接着又是“咔嚓!”一声,灵虫已经击碎了帝听风的护(身shen)罩,无数张流着浓郁味道的口中,燃黑了帝听风(身shen)上穿着的外层的薄纱。

    帝听风心里大咳,两年前的那些毒物,已经不知进阶到什么“变态”程度,对方的第一次进攻,也不过只是试探(性xg)的攻击而已。

    帝听风迸发出体内的灵力,帝听风整个被彩色灵光包裹起来,同时,一只巨大的灵龟挡在眼前,把那些飞扑过来的灵虫强行击散了去。

    帝听风可不敢大意,手里冒出来两只雷兽,没等白少帝收回释放出来的灵虫,手中雷兽刷啦抛了过去,只见金光闪闪一片,耳旁传来好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数以万计的灵虫被炸得连渣都没剩。

    白少帝讶色数秒,看到帝听风修炼的纳灵心法居然可以幻灵出雷兽这样的存在,心里虽然好奇。

    不过,现在可不是问问题的时候,只见白少帝口中吐了口浊气,双手合十,口中默默念着些什么,一大群闪着金光翅膀的人面蜘蛛排列到白少帝(身shen)后。

    白少帝打出一口精血,往金色翅膀的人面蜘蛛(身shen)上一撒,数十来只长着金色翅膀的人面蜘蛛口中哇啦哇啦乱叫起来。

    同时,它们的眼睛从原本的墨绿色变成腥红色,口中吐着蛛丝,不大一会就编制了一张无边的蜘蛛网出来,也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就朝着帝听风(身shen)上笼罩过来。

    帝听风本来就在人面蜘蛛(身shen)上留有(阴y)影,此时哪里还不知道危险,也顾不得结果会怎样,收起之前的招术,手里紧握着一把断剑,帝听风往墨邪剑中注入灵力后,整个空间的时间都停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