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欺师灭祖(1)
    人面蜘蛛的动作稍微一顿,就卡在了帝听风眼前的用各种建立灵器造出来的世界中,帝听风毫不含糊,手起剑落,直接把数十只人面蜘蛛给灭了,同时,帝听风两眼腥红的看向白少帝站着的位置。

    帝听风露出一抹邪笑,手中墨邪剑紧了紧,几个抖动就朝着白少帝砍了过去,只见原地无法动弹的白少帝,身体轻轻一晃,就从帝听风剑影下消失了。

    居然连墨邪剑都奈何不得白少帝,帝听风心里受惊不少,他自然清楚墨邪剑的威力,同时也感受到白少帝的恐怖。

    帝听风无奈撤回了墨邪剑建造的剑的世界,虽然说灵力不会缺失,以帝听风的修为境界,本来使用墨邪剑就相当耗费法力,在一直保持着剑的世界,恐怖帝听风会法力失效而被对方灭的。

    何况,墨邪剑造出来的封印时间的剑的世界,对白少帝根本就是无效化,他又何必提前耗光自己的法力呢!

    白少帝见帝听风撤了墨邪剑造出来的剑的世界,心里暗松口气,羡慕的目光道:“小子,想不到你连墨邪神剑都遇到了,有点意思了!”

    纵然白少帝白少帝修炼了幻仙宗的“大盛法决”功法,可以把身体化无形,一般的法宝也伤不了他,可惜像墨邪剑这种可以创造另一个世界,并且封印时间的法宝,就是白少帝多出几个境界,也不可能逃脱的。

    他刚才之所以逃脱了帝听风的攻击,只不过是幻型了一个替身站在那里罢了,时则白少帝只不过是移动了一个位置,视觉上错开了帝听风的攻击,实际上,帝听风的那一剑,确确实实砍到了白少帝的身上了的。

    帝听风刚才没能一击把白少帝灭掉,心里还是不淡定的,他冷冷一声道:“哦!你对墨邪剑也有所了解么?”

    白少帝强压住心口快要喷出来的淤血,语气恢复镇定道:“万剑之主,本宗自然是感兴趣的。”

    “哎!想不到墨邪剑如此讨人喜欢啊!”帝听风扶摸了一把墨邪剑尾的剑穗,弹了弹半透明隐形般的剑身,宣布的口气道:“可惜它是我的所有物,嘛!我也算喜欢墨邪剑的啦!”

    白少帝提醒一句,道:“本宗劝你还是不要轻易拿出墨邪剑为妙!”

    “既然是助力,为何不使用!”帝听风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十分遗憾道:“可惜我这人从来的不会隐藏实力。”

    “难道你就没有听过,修仙界经常会生杀人夺宝的事件吗?”

    “有那个本事,尽管来夺好了。”帝听风露出一个狂妄的笑容,挑衅道:“你也可以哟!不过,你身上的灵力,已经使用光了吧!”

    “你……”白少帝露出一丝震惊,冷冷一声道:‘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可知灭了一个宗门的少宗主的后果会是什么结果!“

    “我不会杀你!”帝听风抬头盯了白少帝一眼,冷冷一声道:“正如你当年,没有杀灭我一样,咱们扯平了!”

    “以后!”白少帝的身体渐渐淡去,朝帝听风扔出一块玉块,飘在空气中的传音袭来,“等本宗的使命完成,咱们在做一个了结吧!”

    “帝师弟,是我,师父已经有醒过来的痕迹,来丹生殿!”

    帝听风闭上眼睛入定时,一道传音进入耳朵里,帝听风人影从后山一闪,落到炼丹房的门口。

    “师弟你来了!”帝听风刚进入内殿,李子恒就迎了出来。

    自从那天在丹生殿闹过一场后,这个不算太笨的中阶弟子,多少也觉得自己的师父哪里不对劲,后来经过帝听风威胁这一事,竟被李子恒猜中了七八分关于炉青真人变成的蛛丝马迹,他才对陷害“师父”的那人越忌惮起来。

    帝听风淡淡的嗯了一声,冷冷一声道:“师傅的情况怎么样了?”

    “随时可以醒过来!有解药的话!”

    要说帝听风也不笨,但是李子恒的话外音,他还真没听懂,大概也只听了个半懂,但是此事事关重大,帝听风不敢胡乱猜测。

    李子恒也不磨叽,当即给帝听风分析了炉青真人两年前生的一些情况,并且牵扯出一个关键人物“恐念真人”,李子恒甚至还计划了一系列对付恐念真人的办法,倒是让帝听风重新认识了他一次。

    要说对于李子恒的狼子野心,帝听风是半分兴趣都没有,但是那恐念真人,在数年前陷害自己为妖族之人,差点让帝听风归西,这个仇他可一直记着的。

    听了李子恒考虑了数月的“欺师灭祖”计划,帝听风瞪着眼无语了半天,“师兄莫非是在和师弟开玩笑。”

    恐念真人什么修为,帝听风才什么修为,居然让他这个纳灵期低修跟灵寂中期高修硬碰硬,吃撑了都干不出来的事,帝听风又如何会答应。

    见帝听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李子恒有些着急起来,他可没有把握一个人杀灭陷害师傅的仇人,两人等级太过悬殊,指不定凭他这点修为还不够恐念真人秒呢。

    “师弟,你就不要隐藏实力骗师兄了。”

    凭帝听风这个低阶弟子,可以战胜宗门的各门弟子,并且还能够闯进云涟天禁地第五层后活着回来。

    帝听风暗自诽谤了这个“心机婊”的师兄许久,他哪里来的什么实力啊!若不是帝听风有续命和缔灵护体,他早死百次了,还能活得好好的在这炼丹室跟李子恒谈天说地。

    李子恒见帝听风考虑了半天也不开口,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心里越的堵,急问道:“师弟,此事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你尽管放心好了!你也希望替师傅报仇吧!”李子恒继续给帝听风灌蜜糖。

    “听师兄的口气,难不成对此事的成败,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师兄也不要忘了,杀灭同门的后果会怎样,就算是师傅,他也不希望我们为了他触犯门规的。”

    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像李子恒这样的”心机婊“,怎么可能敢做出“欺师灭祖”的罪来。

    炉青真人的修为虽比不上元婴期修士恐怖,也不是他们这些纳灵期的低修可以杀灭的。

    “师弟放心,师兄对此事已经有七成的把握,算上师弟足够有九成了,一定不会被道虹掌门知道的。”

    李子恒将所有的计划,包括参与此事的其他宗门弟子,地点以及时间,什么功法和法宝都跟帝听风报了一遍,听得帝听风震惊了老半天。

    九成的把握,那不就是等于说,恐念真人完灭了吗?尤其是听了李子恒的整个“欺师灭祖”的计划,帝听风看李子恒的眼神不禁有些毛,谁知道这个今天的”师兄“,哪天会不会同样也如此算计他一次。

    “既然师兄盛请,师弟哪有不参与的道理,何况我与那人,还有一些未了的瓜葛存在。”

    既然有那么多弟子参与,帝听风当然会躺在躺浑水了,虽说他想着等着哪天离开幻仙宗在去找恐念真人报仇,指不定恐念真人活不到那一天,提前一些日子将此仇人杀灭也是可以的。

    就算到时候众弟子不敌恐念真人的威力,帝听风一样可以动用缔灵的自护法力,到时候杀灭了恐念真人后,在消除众弟子的记忆,不就天知地知他知别人不知了嘛!

    “有师弟这句话,师兄就放心多了,这是入阵符,你先拿着,到时候我们布好阵将师父困住,师弟在出现助我们一臂之力就可以了。”

    李子恒掏出一张符纸递给帝听风,他对帝听风还是有些忌惮的,不然凭他一个筑基中期的前辈,又是帝听风的师兄,是不会对纳灵期弟子如此客气的。

    帝听风倒没有因此骄傲自豪,李子恒越是重视他,帝听风对这个所谓的“心机婊”师兄也就越忌惮,他甚至都怀疑对方到底还是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师兄了。

    数日后,幻仙宗边境的一处决壁上,一处不起眼的小树林里,一些幻仙宗的弟子正在布什么困住他人之类的阵法。

    “师弟们快一点把阵布好,前辈就要把恐念真人给带过来了。”

    一名筑基初期的弟子冲其他几个同样纳灵期的弟子嚷嚷一句,催促他们动作快一些。

    那个筑基初期弟子一脸紧张的冲一旁的一个筑基中期顶峰师兄遁光过来,“师兄,你觉得咱们有把握灭了那恐念真人吗?”

    这个纳灵中期的弟子,正是当日在问心阁,被帝听风吓破魂的夜非也。

    五年前新弟子考核,夜非也幸运的赢了对手后,测试灵根体质时被测出特别的风系灵根,道虹掌门大喜,收了这个特别系灵根资质的新入门弟子。

    仅五年的时间,夜非也就从凡人之体达到筑基初期的修为,比司徒尼玛这个四属性灵根资质的弟子,耗时少了一年整。

    对此,这个新入门弟子的待遇,过了其他的先入门弟子,司徒尼玛当然不会对这个师弟有什么好印象了,他巴不得这一次夜非也会因为修为过低,被恐念真人一掌劈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