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欺师灭祖(2)
    “哼!”司徒尼玛冷哼一声别过头,望着李子恒会出现的那一处地方,夜非也早就习惯了这位师兄的”冷淡“,倒也识趣的不敢在开口。

    凭他现在的修为远不是司徒尼玛的对手,所以,这两人的心理都是一样的,都希望对方被恐念真人意外杀死。

    夜非也虽得师父盛宠,可惜他身后没有像司徒尼玛那样的修仙大家族,若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师父也不会过问司徒尼玛仗着修为欺负他这个新弟子。反正司徒尼玛只要不太过分,道虹掌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了。

    对这个”妒恶如仇“的师兄,夜非也是敬而远之,能不招惹就尽量躲远一点。

    这一次,夜非也同意参与杀灭恐念真人的计划,主要是为了“元阳丹”,司徒尼玛同意参与,则是为了牢固李子恒这个“朋友”。

    只是,司徒尼玛想不到的是,他这个讨厌的师弟也参与了此次计划,李子恒行事本来就神神秘秘,这些私密问题就算弄死他,李子恒也不会说出口的,除非他想告诉别人。

    “大家注意隐蔽,李子恒和恐念真人已经朝此地过来了,千万不要让恐念真人察觉到什么。”

    若是恐念真人察觉到此地的情况,只要他将计就计不进入阵法中,就凭他们这些低修弟子加两个筑基中修,怎么可能杀灭得了灵寂中期的高阶修士。

    司徒尼玛神识比众弟子都强大,现李子恒早出的传音符,立刻吩咐那些低修弟子隐蔽起来,现在阵法已经布置完毕。

    就差恐念真人走进那阵法中,他们就可以对此人随意攻击了,就算功法逆天,只要被阵法困住,恐念真人就是不死也得死,而且会死得很透的。

    待这些低修弟子隐蔽好在此的行踪,李子恒一脸淡定的跟着恐念真人身后,朝众弟子布下的法阵处遁光过来。

    恐念真人自持功高,哪里会想到有一群低修弟子设了埋伏等着他,且此地属幻仙宗边境,就是有其他宗门的弟子闯进来,也不敢拿他如何的。

    要说恐念真人会跟着李子恒来这偏远的边境,主要是听到“朋友”的弟子说在此处又现了什么天材地宝,且用处比那一些高阶法宝要厉害得多。

    恐念真人本来就是个炼器痴狂,听了李子恒这话,恐念真人又怎会不动心,而且上一次李子恒现他对炉青真人动手的事情,也没有出卖自己。

    恐念真人这才信以为真,跟着李子恒一同来到幻仙宗的边境,见炉青真人的亲传弟子背弃师命,处处以他为尊,恐念真人对于两年前那次,想要一同灭掉李子恒的想法有些愧疚感。

    不过嘛!不管恐念真人心里是何种感受,李子恒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要不也不会知道了两年前关于师父被陷害一事后,李子恒就计划了数月的“欺师灭祖”这事。

    心软的男子是无法成就大修的,他可不想落得个“欺师灭祖”的罪名,后果还不得好死。就算李子恒中途心软了,被那恐念真人知道了这个杀灭计划。

    你想以恐念真人那种”心机婊“中的王婊,会轻易放过算计过他的李子恒,就算李子恒改过自新,恐念真人也不会留一个随时有可能杀灭自己的人在他身边的。

    “子恒,你说的那地到了没有,怎么师伯没感到此地灵力浓厚的样子,怎会出现遗留在此的天材地宝。”

    恐念真人眼看着已经到了幻仙宗边境处,在往前就是天道宗的地盘了,虽说几个宗门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若这样贸然跑到天道宗的地盘上去,岂不是落了人家话柄,到时候被道虹掌门知晓了,还不得狠狠批斥他一顿。

    李子恒在恐念真人背后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不知道的人真的以为他是乖巧的个好弟子呢!任谁看到李子恒现在的模样,也不会把欺师灭祖这等逆天的事跟他联系在一起。

    “不是快到了嘛!师伯等下不就可以看到那灵器了。”李子恒打消一下恐念真人的猜疑,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心急火焚想看看灵器在哪儿的恐念真人,当然不会察觉到他李子恒的一举一动了,遁光的度更快的朝外面飞去,李子恒却慢慢的和恐念真人拉开了距离。

    等到恐念真人没有现异常,遁进众低阶弟子布置好的阵法中,李子恒冲那些布阵的低修弟子招呼一声,觉不对劲的了恐念真人,此时回头看了弟子一眼,不过……已经晚了!

    只见漫天盖地的白雾,将恐念真人的四周笼罩起来,隐蔽在四周的低修弟子摇着手里的阵旗,生恐恐念真人会冲破阵法逃出来。

    等到那时,他们这些低修弟子还不得被恐念真人拿去血祭炼丹了,光想想就恐怖之极,一个个更加谨慎起来。

    见那布下的阵法半天没啥动静,这些低修弟子才放下心来,一个个祭出法器法宝,对准了阵法中的恐念真人乱轰一通。

    倒是那被困在阵法中的恐念真人,感觉进入什么禁制中,往身上打出一层护身罩来,使用法力对着周围的怪雾攻击了好一阵,见没什么效果,恐念真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妙!”

    见其身后的李子恒早不见了踪影,这才觉上当了,气得恐念真人祭出本命法宝,往天空一掷,“澎”的一声,法宝和阵法里墙相撞,出响雷的声音来。

    “困灵阵。”

    恐念真人脸色越难看起来,这“困灵阵”不是火青门的阵法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子恒怎么会拿到这“困灵阵”阵法的,恐念真人心里各种猜测,知肯定和苦水大师有关,恐念真人的脸色更加的阴冷起来。

    难不成李子恒与火青门的苦水大师勾结在一起想除了他,这个也没道理啊!恐念真人更加郁闷起来。

    他一没和火青门的苦水大师有仇,更不会有什么恩怨了,两人之间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在幻仙宗待着。

    而且两人一个是炼升室的主事,一个是火青门的门主,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冤家,就在恐念真人脑子飞快的转着,阵法外围的那些低修弟子对阵中的人攻击起来。

    一时间,“砰砰砰”的声响,不断在阵法中传出,因为怕声音太响引来附近的高阶修士,司徒尼玛使用了“隔音符”,将此处的方圆百里罩着其内。

    要说司徒尼玛这么大手笔,完全是因为他身后有一个修仙家族存在,否则随便哪一个中阶弟子,也舍不得乱用隔音符这种高阶符壕的。

    只要使用了这种高阶符壕,就是高阶修士从附近经过,神识也不会现此地情况的,除非来的是元婴期的老怪物。

    因为是在幻仙宗边境,司徒尼玛又是司徒景长老家族的后人,所以他才放心大胆的使用这种高阶符。

    “兔崽子们,等本道破了这阵法,定要血祭你拿来炼丹。”

    恐念真人冲阵法外的李子恒吼吼一声,将本命法宝收了回来,改用另一种放大了数百倍似针尖的锤子。

    恐念真人使用法力,往那锤子上撒上什么碎片,那只看似普通的锤子一瞬间跟活过来了一样,脱离炉青真人的手掌,张牙舞爪的在阵法中狂蹿起来。

    这一幕,可把阵法外面的那些低修弟子吓得不轻,像恐念真人这样的高阶修士,身上所带的法宝本来就比他们这群低修弟子多。

    若不是借住“困灵阵”的威力,他们也不敢大着胆子,打一位灵寂中期修士的主意。

    也不知是恐念真人灵寂期的修为逆天,还是这“困灵阵”其实就是个未完成的次品,看到阵法一层层的被恐念真人使用法宝破除,那些低阶弟子脸色吓得惨白无色。

    就在众位低阶弟子手忙脚乱的时候,他们的身后不远处的方向出现了一个蓝色光球来,李子恒见此,难看的脸上挤出一丝血色。

    那些低阶弟子不解,差点就误会这位“前辈”和其师父串通一气,想灭了他们众人,那个蓝色光球已经停在他们身后。

    从中冒出一个长得跟妖无异的一位少年来,一个个脸上更加恐惧得犹如到了地狱一般。

    这个蓝色光球里冒出来的少年,除了那个长着一头蓝色妖异的怪,曾轰动幻仙宗数次的人类妖修帝听风,还能有谁让那些低修弟子变了脸色。

    帝听风无视那些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低修弟子,遁光停到李子恒眼前,冷冷一声道:“师兄,师弟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所以来晚了些,师兄不会见怪吧。”

    “怎会,师兄又不是不懂道理的人,哪里会不了解师弟你的处境。”

    李子恒虽然心里虽然郁闷帝听风是故意来迟的,这会儿眼看恐念真人就要破除阵法冲出来。

    多了帝听风这个底牌,胜算足足增加了两成,李子恒哪里会这时候跟对方翻脸,大不了跟帝听风秋后算账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