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欺师灭祖(3)
    帝听风听了转过(身shen)来面朝着阵法,草草扫了一遍一起参与此事的这些低阶弟子,虽然早就从李子恒口中知晓了这些人的(身shen)份,帝听风还是有些惊讶李子恒的号召力。

    虽说筑基丹在这些纳灵期弟子的心中有着巨大的(诱you)惑力,但也不包括会让这些人,不要命的去招惹一位灵寂期的高阶修士,原因可能就出在李子恒(身shen)上。

    想到此,帝听风对这个“深藏不露的师兄”又忌惮了几分,无暇顾及旁人的眼光,帝听风往(身shen)上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来,那些低阶弟子见了,脸上越发的难看起来。

    除了使用法宝外,有足够法力的高阶修士,都不定能往(身shen)上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来,这个和他们差不多级别的炼丹弟子,居然可以轻易打出两道护(身shen)罩,难不成此人(身shen)上有什么护(身shen)的逆天法宝在。

    各弟子心里疑问肆起,却也不敢开口问这位同阶的师兄,被困在阵法中的恐念真人,使用各种法器对困兽阵攻击一遍,法力也消耗了大半。

    虽然这个“困灵阵”只是一个未完成的次品,威力还是不小的。不然,凭恐念真人灵寂中期的修为,不可能攻击数时之久,才破除了“困灵阵”的两层,就差第三层防罩破除,此阵法也就在无用处了。

    那些低阶弟子,见阵法的屏罩威力尽失,一个个脸色吓得血白,一个胆小的低阶弟子,更是吓得想立刻逃跑,被筑基初期的司徒尼玛一秒击杀。

    那些低阶弟子这才打消了逃跑的想法,更加卖力的攻击起被困住的恐念真人。

    对司徒尼玛的狠心,除了修为比他低一阶的李子恒,就只有就只有帝听风这个这个“逆”修弟子脸色未变。

    其他的低阶弟子,哪里还敢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举动来,灭不了恐念真人他们同样会惨死,还不如一鼓作气杀灭掉阵法中的那位高修,他们活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

    密密麻麻的光芒,冲着困住恐念真人的阵法中击去,单就只是这样,那些低阶弟子的法力就耗去了大半,若炉青真人真破除了此阵,即使是元气大伤的(情qg)况下,他们也是不敌一位灵寂期的高阶修士的。

    只见帝听风双手掐起一个法决,一个怪物模样的幻影在鬼季的头顶出现,幻影渐渐变成实体的怪物。

    待幻影成型,居然是一只巨大化的巨足怪鸟,怪鸟见阵法中的恐念真人,瞪了对方一眼后,“哇”的怪叫一声一下子朝其俯冲过去。

    “哇”声音临近耳旁,恐念真人才感觉到不妙,赶紧掐起一个法决,一道数十米长的巨剑横在恐念真人的手里,一道金光从天边闪过,巨剑朝怪鸟头顶砍去。

    那只巨足怪鸟见此并没有生出惧意,反而冲得更快了,眼看着巨剑就要砍在怪鸟的(身shen)上,众修弟子惊吓得屏住呼吸,知道鬼季这个妖修不简单,都把希望放到此人(身shen)上了。

    巨剑和怪鸟相撞在一起,“噗噗!”声连续响起,闭眼念口决的帝听风不由得眉头一皱,加持了注入怪鸟(身shen)上的法力。

    只见怪鸟那若隐若现的(身shen)躯,再一次变成了实体,变成了一只炫目的彩凤。

    众修弟子皆松了口气,倒是还被困在阵法中的恐念真人,加持在巨剑上的法力本来就不多,且自(身shen)法力破除这阵法已经消耗过半,哪里还接得住帝听风的第二波法力攻击。

    恐念真人赶紧加持住护(身shen)罩的法力,免得被帝听风幻影出来的此彩凤击中。

    一个纳灵期的弟子,(身shen)上怎么会出现如此强盛的灵力,恐念真人郁闷又呐闷,且不说他法力比帝听风高了不止数阶,就是他法力在全盛的时期,灵力也和此时的帝听风差不多的样子。

    何况此时的帝听风,并没有出全力攻击他的样子,对于这一点,由不得法力高强的恐念真人心惊了。

    其他几个低阶弟子还好,即使是他元气大伤后,也有把握除去那些低阶弟子。但是这一个上次从他手里逃过一次的妖修弟子,本来就已经让灵寂期修为的恐念真人忌惮得不行。

    帝听风体内出现的强盛灵力,着实让恐念真人慌乱起来。

    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不破除此阵,恐怕这幻仙宗内在无我恐念真人的位置,想到此处,恐念真人脸色一冷,怒瞪了阵法外的那群低阶弟子,闭眼念起口决来。

    本来恐念真人以为对付这些低阶弟子,是不需要多术和力气,不想使用这招秘术的,眼下为了保命,由不得他选择了。

    待神秘安静了半天的恐念真人念完口决,只见阵法中金光四起,将阵法原先的光罩隐蔽了去,不多时,金光出现跟海浪一样的波纹,一阵盖过一阵。

    “破!”恐念真人口里大呵着吐出一个破字,“轰隆隆!”的巨响从阵法内传出,不多时,“澎”的一声,困兽阵四散开来,那些金光破除阵法后,全数以恐念真人为中心收缩起来。

    待那些金光散尽,“困灵阵”阵法中的恐念真人不见了踪影,只见一个七荀老者立在原先阵法的中间,正怒火冲天的瞪着阵法外的一票人等。

    尤其是在七荀老者的眼睛盯在帝听风(身shen)上的时候,眼神最为毒辣。

    老者盯着众位低阶弟子半响后,幽幽开口,“哼,你们这些小鬼,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送死吗?”

    区区一些纳灵期的低阶弟子,居然让他使用了“祭魂术”,尤其是那个灵力强盛的蓝发妖修弟子,让老者最为忌惮。

    这个老者看上去虽然比恐念真人老了三十来岁不止,面容和语气与恐念真人还是无异的,那些低阶弟子诧异了一会,认出此人就是炉青真人会,心下大咳。

    此人怎么会一夕之间变成这副模样,简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qg),不了解一些秘术的低阶弟子心里各种疑问。

    除了司徒尼玛和李子恒这两个筑基中期的中阶弟子,就只有帝听风这个怪修弟子的神色比较镇定了。

    其中的两个低阶弟子,见恐念真人破除了阵法后,吓得遁光而逃,恐念真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冲着那两名弟子逃去的方向一抬手,数十根细针朝逃跑的低阶弟子(射she)去。

    “啊!”只听到遁光中出现一声惨叫,远处的两道遁光在天边化为了空气,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低阶弟子见此,更加不敢遁光逃跑了。

    这些低阶弟子一个个惊恐的瞪着老去数十岁的恐念真人,不敢轻举妄动,免得惹恼了那个瞬间变老的老怪,只希望那两个筑基期的前辈有能力除去这个老怪。

    恐念真人无视其他低阶弟子,盯着对面的帝听风,眼里都快冒出火来。“小子,两年不见,想不到你的实力,远超过老夫的想象,老夫倒真是小瞧了你。”

    哼!帝听风冷笑一声,对于想杀灭他的仇人,他可没有叙旧的想法,当下掐起双手,念起口决来。

    冲天的蓝光将帝听风整个人包裹起来,那只被恐念真人除灭的怪鸟,又出现在帝听风的头顶。

    只不过这一次,怪鸟没有幻出实体,而是风吹即散的怪雾,一会儿是怪鸟的模样,一会儿又乱成一团烟,怪鸟周(身shen)那浓厚的灵力,就连数百里外的人都感应得出来。

    “幻影术!”

    帝听风对面不远处的恐念真人见此,惊呼出声,难道这小子是元婴期的老怪物不成。

    别说上次帝听风逃过他致命一击,单这一次帝听风接连两次使用耗费灵力的“幻影术”,其实力就堪比灵寂期的高阶修士。

    这小子,体内到底有多少灵力,居然可以一下子使用那么多的法术,这种幻影术可是灵寂期的高阶修士才能修炼的法术,这个纳灵后期顶峰修为的弟子,怎么可能习得如此出神入化。

    帝听风可不知道什么“幻影术”的功法,可以使用法术幻出东西来,可是帝听风从那本“纳灵心法”中修炼出来的彩凤的变异幻形。

    实力虽然不如彩凤,灵(性xg)却不输给一般法宝的,帝听风可不想真正拿出实力应付一个将死的高阶修士的。

    何况,以他如今的修为,哪一次出手不是“惊天动地”,上一次和白少帝动手,两人才无终而止的嘛。

    一般耗费灵力的法术,威力都比较大,耗费掉灵力后的修士,不可能在短时间恢复灵力的,也就不可能会接连使用同一种法术。

    除了元婴期修士和那些高阶修士体内蕴藏强大灵力外,那些中阶修士和低阶修士只能借助法器,法宝,符壕,甚至符宝的威力与敌拼杀,没有了那些法宝的助力,只能等着被灭。

    “去!”帝听风大呵一声,指挥着那只怪鸟冲恐念真人攻击过去,恐念真人震惊的脸色恢复正常,口里默念一句法决,先前被帝听风破去的巨剑又举在恐念真人的头顶。

    只见怪鸟看都不看巨剑一眼,直冲着恐念真人而去,那把巨剑的威力,它还不放在眼里,只有除了这个巨剑的主人,巨剑自然无效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