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欺师灭祖(4)
    打定主意后,帝听风也懒得管旁人,加持怪鸟的法力后,一道彩光把怪鸟的边缘包裹起来。

    恐念真人见此,哪里还冷静得下来,如此妖异的彩光,他可是从未在哪个修仙者(身shen)上见过的。

    不用说,恐念真人也知道此彩光不寻常,加持了护(身shen)罩的法力后,口中念起了破除阵法的口决。

    只见冲天的金光从恐念真人的体内涌出,嚎嚎着低吼朝怪鸟扑了过来,一彩一金两道光相撞在一起后,“澎澎”声接连响起。

    惊天的声音震得地上的那群低阶弟子有些耳背,一个个瞪大双眼盯着不可思议的一幕。

    巨大的金光包围住彩光,两道光芒相持之下,彩光消失不见,只剩下怪鸟原来的光芒。

    在金色巨光和巨剑的攻击下,怪鸟有些不敌,(身shen)影接连着往后退,不管帝听风如何加持法力,就是无法催动怪鸟前进一步。

    巨大的怪鸟被金光吞噬掉部分后,巨剑趁势朝着怪鸟头顶一闪,一下子劈了下去,怪鸟挣扎了几许,周(身shen)的幻影四散而去。

    “轰”隆一声,怪鸟被恐念真人的巨剑灭了,巨剑直击到帝听风的护(身shen)罩上。“哧啦”一声,帝听风(身shen)上的外层护(身shen)罩裂开了来。

    金光见此迅速将帝听风包裹起来,帝听风原本的蓝光也变成了金色,不等帝听风往(身shen)上打出外层护(身shen)罩来,“哧啦!”一声,帝听风(身shen)上的第二层护(身shen)罩,被恐念真人的金光攻破。

    忙着念口决的帝听风来不及加持外层的护(身shen)罩,恐念真人的人影已经近道眼前,来势汹汹(欲yu)一招秒杀这个妖修弟子。

    没等到恐念真人使出任何法力,缔灵吐出一口火来,恐念真人整个(肉rou)(身shen)瞬间化成灰烬,其元神见(情qg)况不妙,脱离(肉rou)(身shen)从体内弹飞出来。

    就连感到危险临近的帝听风都没想到,自护法力的缔灵会突然出手,也亏得缔灵灭掉了恐念真人的(肉rou)(身shen)。

    否则现在全灭的那个人就是帝听风了,惊得帝听风背后出一(身shen)冷汗。,看来,以后就算是应付别人,也不能保留实力的了。

    那些没看明白怎么回事的低修弟子,只看到恐念真人挨到鬼季(身shen)边就火化了,一个个瞪直了眼睛盯着帝听风,那模样比见了鬼还要惊悚。

    “臭小子,你竟然敢毁我(肉rou)(身shen),找死!”(肉rou)(身shen)被毁,恐念真人惊吓了半天,愤怒冲着帝听风咆哮起来,也顾不得帝听风这神秘的弟子有多可怕了。

    恐念真人虽法力不如元婴期的老怪物,大概也花了近百余年时间去修炼,法力才达到灵寂中期的修为。

    凭着恐念真人灵寂中期的修为,若是被元婴期的老怪物一举杀灭(肉rou)(身shen),他心里还好受一些,可惜帝听风这小子,只是一个纳灵期的低阶修士。

    两人之间修为法力的等阶悬殊,岂是差个一星半点就能拉近距离的,恐念真人的元神愤怒的飘在空中,死死瞪着帝听风。

    那些低阶弟子当然不知道那个绿色光球是个什么东西,只见到帝听风将炉青真人杀灭心下大喜,倒是李子恒见帝听风一招灭了恐念真人,心里对自己的这个师弟恐惧万分。

    别说李子恒修为才达到筑基中期了,就是李子恒有灵寂初期的修为,也不尽然可以杀灭灵寂中期的恐念真人。

    这个修为只有纳灵后期顶峰的帝听风师弟,竟然可以毫不费力,就杀灭一个修为高出自己几阶的高阶修士。

    帝听风的神秘修为,不仅只有李子恒咳然,连筑基中期顶峰的司徒尼玛也忌惮万分,他的这位“师弟”到底修炼了什么秘术,功法竟如此逆天。

    失去了(肉rou)(身shen)的恐念真人,本想着强行夺舍一名弟子的(肉rou)(身shen),好继续他的修仙梦,也顾不得灰飞烟灭的铁律法则,恐念真人的元神直奔着一位弟子遁去。

    也不知是恐念真人倒霉,还是他认为这些低阶弟子中,具有神秘修为的帝听风最合适他进行夺舍,又因为炉青真人距离帝听风最近,竟不怕死的冲帝听风遁光而来。

    帝听风鄙一眼那个绿色的光球,不(禁j)让他想起数年前,续命对他所做的事,顿时帝听风恼得火冒三丈,望着那绿色光球的眼睛越发的寒冷,冷冷一声命令道:“缔灵,动手吧!”

    众修弟子只听到帝听风怒吼一声,那来势汹汹的绿色还没飞近到帝听风的(身shen)旁,只见鬼季肩上的那只紫色萌球,瞬移到绿色光球旁。

    没等李子恒等人看清楚什么状况,“啊!”绿色光球发出一声惨烈的吼叫,突然间在远处自行燃烧起来,他们当然没看到缔灵是怎样出手后,又飞回帝听风肩上来的。

    帝听风冷眼盯着恐念真人惨叫后被燃尽的元神,凉凉冲空气中的灰烬开口道:“我生平最恨别人对我的(身shen)体感兴趣的了!”

    若是恐念真人没有想要夺舍他人(身shen)体的想法,说不定帝听风还不会狠心杀灭对方的元神。他也不是大(奸jian)大恶之人,虽说恐念真人之前有灭掉帝听风的想法,最后也没得逞,帝听风大可为了同门之(情qg)饶对方一次。

    既然灭了对方的(肉rou)(身shen),权当大仇已报,区区一个元神的法力,帝听风还不放在眼里,但是恐念真人不知好歹太不知足,居然想夺舍帝听风的躯体。

    帝听风才不客气的使用缔灵的法力,毁掉恐念真人的元神,现在恐念真人元神已灭,控怕连他轮回之道都破灭了。

    其他低阶弟子见绿色光球突然间自燃起来,知此事肯定和帝听风脱不了干系,都一副恐惧的表(情qg)看着他,生恐帝听风迁怒后把所有人都烧灭。

    帝听风扫了那些低阶弟子一眼后,眼睛盯着恐念真人元神被灭的方向,帝听风兴趣大涨,冲其一招手,将恐念真人的储物袋收到手中,轻轻摇一摇恐念真人的储物袋,里面竟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看来,这袋子里面也装了不少宝贝吧!

    恐念真人本就是帝听风一个人杀灭的,那些低阶弟子对帝听风的举动,自然不敢说些什么,李子恒纵(身shen)一跃遁到帝听风面前,问道:“储物袋里面有什么?想不到师弟的修为高深莫测,倒让师兄意外不小。”

    李子恒为自己挑人选的眼光自豪半天,冲帝听风笑得露出一排白牙。

    帝听风大方的将恐念真人那得来的储物袋抛向李子恒,“既然恐念真人是师傅的仇人,他的物品,就由师兄处理吧!师兄想要取袋子里什么,拿去遍是,何必跟师弟这么客气。”

    对此,李子恒意外得惊讶了半天,一个灵寂期的修士,储物袋肯定不会只装一些低阶法宝了。

    别说顶阶法宝,高阶法宝法器还是不少的,高阶法宝对他们这些低阶弟子来说,用处是绝对靠谱的。

    李子恒接到储物袋后当即使用灵力,当着几人的面,将储物袋里面的所有东西取了出来,司徒尼玛等人一个个盯着李子恒取出来的那些高阶法宝法器,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他们做梦都没见到这么多得高阶法宝法器,恐念真人不愧是速升室的主事,(身shen)家尤其可观。

    这些高阶的法宝法器,哪能和自己的顶阶法宝法器相比,帝听风当然看不上眼了,反正拥有墨邪剑,其他法宝,帝听风都是不上心的。

    “既然是师弟的功劳,应该由师弟先选战利品的,师弟,你看上哪件高阶法宝先挑去吧。”李子恒等人虽然想独占恐念真人的这个储物袋,但是此时的(情qg)况下,由不得他贪心的。

    除了被司徒尼玛击杀的那个低阶弟子,恐念真人杀灭的两名低阶弟子外,还剩下司徒尼玛和其师弟夜非也,加上帝听风和李子恒这个”心机婊“,活着的参与者共四人。

    司徒尼玛(身shen)后虽有一个修仙家族,族内也不光只有他一个多属(性xg)灵根资质,这些高阶法宝他多少还是有点兴趣的,至于修为最低的夜无良就更别提了。

    帝听风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个储物袋旁的物品,冲李子恒开口,“不用了,师弟哪敢和师兄抢功,还是你们三人分了吧!”

    要说帝听风这种见财不起利的修仙者,在修仙界真就是个另类,他修为高也就罢了,凭帝听风纳灵后期的修为,见了高阶法宝没什么反应,不是有病就是真的有病。

    李子恒等人可不会认为,这个一招杀灭恐念真人那个灵寂期的高阶修士,会因为怕他们三人一起动手灭他,以帝听风那逆天的修为,即使是在来一个灵寂期的高阶修士,他也不会放在眼里的。

    “这些你都不要!”不光是李子恒,其他两人也惊讶得不行,这些可是高阶法器,帝听风这个低阶弟子不动心,是为什么?

    帝听风一口拒绝李子恒以后,也觉得自己如果什么都不要的话大不妥,随手抓过一柄算看得上眼的青色剑类法器,冲李子恒等人冷冷一声道:“那么,师弟就要这件法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