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元阳丹
    见帝听风不选法宝选法器,虽然李子恒等人有些惊讶,心里却不禁窃喜起来,被帝听风取走一件法器后,恐念真人的储物袋还剩下三件高阶法宝法器,其余都是些低阶法器了。

    李子恒毫不客气的将那套高阶细针收入到自己的储物袋中,司徒尼玛选了件法宝,夜非也则和帝听风一样,选了件高阶法器。

    法宝虽然威力强大,对他们这些低阶弟子来说太奢侈了,且法宝能使用的次数有限,法器威力虽比不上法宝,用处比法宝广得多,实惠又耐用。

    等李子恒三人分好了恐念真人的储物袋,才想起身旁一直冷眼观看三人选宝的帝听风,李子恒一脸不好意思道:“让师弟见笑了。”

    李子恒不好意思的冲帝听风笑了笑,瞅一眼帝听风手里的那柄青色刀,道:“倒是让师弟吃亏了些,师兄定会补偿师弟的,筑基丹的事情,师兄也会尽力的。”占尽便宜后,李子恒各种好话对帝听风承诺个遍,连司徒尼玛和夜非也都感受到其中的虚伪了。

    帝听风一副很受用的模样,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对李子恒着说道:“希望师兄尽快炼制筑基丹出来,可不要让师弟等人失望。”

    帝听风的目的只是为了筑基丹,否则凭他李子恒说得天花乱坠,帝听风也不会冒险对一名灵寂期的高阶修士出手的。

    数天后,整个幻仙宗内,恐念真人陨落的消息,被一群宗门弟子传得沸沸扬扬……

    幻仙宗九大护法之一,被什么修士神不知鬼不觉灭掉一个,绝不是什么小事,宗内对和恐念真人有过过节的宗门弟子,进行严格排查。

    李子恒作为修为不高的炼丹室的亲传弟子,当然是被宗内排除在外了,司徒尼玛和夜非也有道虹掌门撑腰,那些高阶弟子自然不敢过分得罪掌门。

    至于帝听风嘛,那些人连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凭他一个纳灵期的低阶弟子,即使是修为逆天,也不可能轻易杀灭一位高阶修士的。

    倒是幻仙宗宗门的其他门的弟子,一时间不见了三个,查出失踪的那三名弟子,和恐念真人被杀灭属同一天后。

    那些高阶修士,也不想因为恐念真人的事情,闹得宗内人心惶惶,故而将恐念真人被杀灭一事,安到了失踪的那几名弟子身上。

    就这样,那三名冤死的弟子又给帝听风等人做了替罪羊。又过了数天,李子恒身上揣着炼制好的丹药来到化妖室,点名要见化妖室的主事一眉真人。

    “炼丹房弟子离子恒见过师伯!”

    见一眉真人的影子立在眼前,李子恒规规矩矩给一眉真人行师门之礼,李子恒现在是炼丹房的代理主事,门槛还是低一眉真人一截的。

    “嗯!”一眉真人扫了李子恒一眼,没有给对方甩脸,问道:“师侄出现在这化妖室,所谓何事?”

    虽知晓李子恒的目的,一眉真人明知故问,代理主事又不是正主,不用给对方太上脸。

    李子恒面目冷冽一秒后恢复正常,在一眉真人面前低头弯腰的躬着背,应道:“弟子是有些事,需要找师伯商量一下,不知师伯可否赏脸耽搁数分钟?”

    “有事找本道商量?”一眉真人一肚子问号。

    这李子恒,什么时候与那“自己”如此要好的,先前李子恒和他的师父,可是最不喜到他这个化妖室来的,从那恐念真人陨落不过半月的日子,竟然把目标又放到和恐念真人交好的一眉真人身上。

    中间到底有多少事情,是他这个同参与者不知道的,还是说,李子恒这个略有心机的亲传弟子,老早就和他人串通一气,把恐念真人给卖了。

    甚至于……恐念真人的陨落,和这两人有关?向来不喜欢动用脑子的一眉真人,对李子恒和恐念真人之间的联系,七想八想的冒出大堆问题来。

    “师侄将话带给师伯就走,决不敢在此多打扰师伯分秒的。”

    李子恒清楚这个“思想不过大脑”的师伯,虽然在有些地方,一眉真人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行风模样。

    一但到了关键时刻,别人若是想要算计这个脑子有点“短路”的师伯,简直就是找死。

    “什么事?需要你亲自告诉本道!”一眉真人面露疑问,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就好像担心别人把他的化妖室给撸去了似的。

    “师侄你不是不知道上层的规矩,且师侄现在还是一殿之主,不会不明白师伯的难处吧!”

    一眉真人偷偷使用眼神,暗示着李子恒是不是该表示点什么,不然,李子恒算计恐念真人的事情,保不齐自己会说溜嘴传出去,那对刚刚上任殿主的李子恒是极其不利的。

    倒不是一眉真人不敢伸手亲自问李子恒要什么报酬,主要是恐念真人陨落一事,牵扯得太广了。

    不仅仅是一眉真人他们这些高阶修士,就是元婴期的“前辈”都出动了两个,可见九护法的存在特殊性质有多重要。

    倘若不敲诈这刚刚上任炼丹室主事的李子恒一笔,将来此人的修为如若追上了自己,那时的一眉真人,想要从李子恒的手里强取什么丹药,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李子恒明白其意思,将一瓶可助修为大涨的丹药递到一眉真人的手心,轻声道:“师伯,你看这样如何?”

    这些进补修为的丹药,李子恒的师父炉青真人没少私藏,现在他老人家半残不死的,这些丹药当然归李子恒所有了,除了一些特别难炼制的丹药外,其他的丹药都被李子恒换出去了。

    一眉真人见小瓶中的几粒丹药,喜得立刻拉开瓶盖使劲用鼻子嗅了嗅,惊呼道:“不错,真的是元阳丹,哈哈!”

    一眉真人喜得一拍李子恒的肩膀,道:“让师侄劳心了,既然你与本道如此投缘,咱们什么事都好商量的。”

    得到了元阳丹后,一眉真人就想着赶紧回修炼室闭关打坐,好冲破灵寂期中期的盯峰,哪有精力管李子恒和自己说了些什么。

    但凡一眉真人长点心,哪怕是拨一丝神识盯着李子恒的动作,也不至于在后来会落个惨死的下场了。

    原来,那李子恒见恐念真人死了,恐其与他交好的一眉真人察觉出什么,李子恒心里起了杀灭对方的心思。

    为那些低阶弟子炼制筑基丹的时候,李子恒心里就在谋划着,如何除掉化妖室的一眉真人,且有着“神秘”逆天修为的帝听风是关键。

    加上各种承诺和多送其几粒筑基丹,李子恒的秘密计划,让很多眼红筑基期修为的低阶弟子上勾了,除了筑基丹的辅助外,那些低修弟子可找不到什么逆天方法筑基成功的。

    “师兄,好久不见!”

    李子恒一呆,这小子怎么……长得那么妖孽,此时一副灿烂的阳光少年,竟然比宗内的那些女修还要美上几分,没察觉到自己的异样的李子恒,不禁飞流直下三千尺,吓得帝听风冷脸怒瞪一眼李子恒。

    咳咳!李子恒咳嗽一声,收回失态的神色,尴尬的解释道:“师弟,方才师兄我……”

    “师兄,你可不要把师弟当成那些女弟子看了。”帝听风不禁开起了李子恒的玩笑,让本来就尴尬万分的李子恒脸色更加绯红了。

    被帝听风嘲笑,李子恒脸色刷的红透半边天,若是被其他弟子知晓了李子恒对一个男弟子*情,不定会怎样议论他呢。

    李子恒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了,对男女之事多少有些了解的,这幻仙宗内的虚清门中,就有一位仙子被李子恒朝思暮想着,方才帝听风那妖异的笑容,竟被李子恒当成是那位仙子了吧。

    李子恒假装怒瞪一眼,道:“哼!就你这皮糙肉厚的,还想和那些仙子相比,简直就是不要脸。”李子恒不禁反击一句帝听风一句。

    两人相识也算有十来年的时间,之间早就生出了些许亲情,帝听风就算为了炉青真人一事责怪李子恒的不上心,实际上也是拿李子恒没办法的。

    见帝听风恢复了冰冷脸色,李子恒绯红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正色盯着帝听风,说道:“别闹了,师兄找你有正事。”

    “什么事?”帝听风秒答复,完全没有刚刚和此人开玩笑的经过,把一旁的李子恒郁闷得不行。

    这小子,恢复神经的度竟然如此快,就是一些高阶弟子得做不到帝听风这般从容。

    帝听风才懒得理李子恒心里的小九九,对李子恒这个“心机婊”的无利不起早,帝听风是不想沾染半分的。

    此人莫不是筑基丹已经炼制好了,特地给他送来,帝听风心里犯嘀咕,见李子恒果真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淡紫色的小瓶来,冲着帝听风的眼前晃了晃。

    “咯!师弟你需要的东西。”接着,李子恒又摸出一个红色的小瓶,一并扔到帝听风手里,道:“师弟,这是师兄先给你的谢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