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谢礼
    谢礼?师兄能有什么谢礼给我,帝听风心里各种疑问,当即把那红色小瓶,打开瓶盖冲鼻子下嗅了嗅,嫌弃的推回到李子恒手里,捂着口鼻道:“咦!这什么啊!”

    冲天的怪味让帝听风脸色都变成了绿色,赶紧盖紧瓶盖扔回李子恒手里,估计在多闻一会,人会被怪味弄晕过去吧!

    对帝听风的嫌弃瓶中丹药怪味的事,李子恒不怒反笑,反正帝听风这个算得上外门的修士是不懂丹药的作用的,也怪不得帝听风不识货了。

    李子恒又在帝听风面前在打开一次瓶盖,递到帝听风面前,急得帝听风大叫道:“师兄,你想干嘛啊!”

    帝听风赶紧捂紧口鼻跳到一旁,说什么他都不愿意在让自己的五脏六腑受罪,人也躲得跳离李子恒两米远处,眼睛瞪着刚才硬要他闻红色小瓶中那股怪味的李子恒。

    李子恒白一眼帝听风,缓缓开口给帝听风解释起这种怪味丹药的用途来,劝说道:“好了,师弟你在闻闻看,味道不似刚才那么冲了。”

    帝听风听了半信半疑,也不好拂了李子恒的好意,移步回到李子恒面前,探过脑袋往小瓶中望了一眼,这才慢悠悠的把鼻子凑到小瓶口上面闻丹药的味道。真的没有第一次闻到那么刺鼻,反倒有一股让人闻了后,遍觉得全身都神清气爽的味道。

    帝听风这才放心接过李子恒一直握着的红色小瓶,倒出一粒细看起来仔细打量起小瓶内的小粒丹药,红彤彤圆球形状,就跟小时候常吃的那种糖果一样。

    帝听风盯了丹药半天,又望了一脸淡笑的李子恒一眼,才将心里的疑问问出口,道:“师兄,这是什么丹药?我怎么好像从来都没有看到师傅炼制过?”

    李子恒眯起眼笑一会,望着帝听风半天后才开口道:“此丹名叫元阳丹。”

    “元阳丹!”

    那么怪的味道,能有什么作用,莫不是哄骗小孩玩儿,帝听风就差劈头盖脸的把李子恒乱骂一通,眼睛却紧盯着那红色小瓶不放。

    “师弟,这元阳丹可是幻仙宗的秘制丹药,除了那些高阶修士外,低阶弟子这辈子都得不到一粒元阳丹的,它的作用……”

    李子恒吊足帝听风的胃口,像帝听风这种既神秘又奇怪的怪修弟子,李子恒可没有把握他随便拿出一种丹药来,就可以让对方动心的,见帝听风满脸的问号,让李子恒心里窃喜了半天。

    从李子恒口中得知元阳丹的作用后,帝听风握住红色小瓶的手紧了紧,哼!不就是想贿赂我嘛!

    不过,这李子恒都得到炼丹房的重权了,幻仙宗内还有什么东西,让他这个“心机婊”有企图的目的。

    “师弟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帝听风话锋一转,冷冷盯了李子恒数秒,强制压住心头各种疑问,才冲其开口,问道:“师兄不会如此简单,无故赠送师弟什么元阳丹吧!”

    帝听风没失忆的话,他好像只问李子恒要筑基丹的吧!两人虽然才两年没见,李子恒的变化真的好大,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是两个人的。

    这元阳丹虽然对修炼的好处极大,只不过,帝听风用不用此丹辅助都无所谓的,使用辅助丹药突破瓶颈的难题,对帝听风来说,不过就是修炼起来用时多加个数月罢了。

    李子恒脸色微微一变,望着帝听风的眼神都陌生起来,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猜疑了,以前李子恒还觉得这个奇怪的蓝小子笨笨的。

    现在……帝听风这个“心有城府”的小子,居然不压于李子恒这个“心机婊”。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师弟的耳目,其实吧!师兄真的有事找师弟商量的……”李子恒把自己的又一个惊天计划,使用传音符和帝听风讲解一番。

    最后,李子恒才说道:“师弟,你觉得这个交易如何,这可是连高阶修士,拿性命换取都得不到的元阳丹。”

    李子恒说完,识趣闭口等着帝听风的答复,听完李子恒的计划,帝听风哑口了好一会儿,这个“心机婊”师兄,是不是仗着我的逆天修为,想把这幻仙宗内的所有高阶修士都灭了啊!

    我若真那么牛掰,用得着待在这幻仙宗被那些老怪物控制住,老早就逃之夭夭了,哼!小狐狸精,帝听风心里诽谤了眼前的李子恒好一会,连连猛翻着白眼。

    李子恒见帝听风皱起许久的眉头,心里不得不把杀灭一眉真人的计划,改动了数个方位,参与者的人数都增多了一倍,为此,李子恒也只得肉疼那些白白浪费掉的丹药了。

    “师兄,师弟的修为师兄可是清楚的,若是为了这元阳丹,师弟是做不出“自寻死路”的事情来的。”

    帝听风没有答应李子恒的条件,也没有拒绝李子恒的请求,区区一瓶元阳丹,若是灵根资质差些的低阶弟子,肯定会为了此丹拼死冒险一次。

    至于帝听风的灵根资质嘛!嘿嘿!想到此处,帝听风就要偷偷乐上一会儿。

    管他什么元阳丹元阴丹的,帝听风只要多花些时日,突破瓶颈的事,还不是一样难没有灵根一样可以修炼的帝听风。不过,有了这元阳丹后,将来帝听风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此丹还可以强行提高修为,介时保自己一命还是有的。

    “师弟,你的身份和修为师兄可是最清楚的,师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就是,只有师兄能办到的事情,即可以满足师弟的。”

    “师兄,我想你的这个计划,得另寻时间找师弟商量了。”

    帝听风似笑非笑得说出这一番话来,着实让不清楚状况的李子恒懵了一脸,疑惑道:“难道师弟以为,知晓了师兄的计划以后,还能全身而退不成。”

    恐怕李子恒不是忌惮着帝听风的神秘法术,他老早就灭掉了帝听风这个低阶弟子,李子恒还犯得着恼怒得与帝听风说出这样一番撕破脸的话来。

    帝听风对李子恒的翻脸无情无语了好半天,他又没说不答应,只是条件诱惑力还不够,帝听风不能满意罢了,想到此处,帝听风也觉得自己像极了自私自利的伪君子。

    “师兄借他人之手除去了恐念真人,现在又想除去一眉真人,你到底在打的什么主意,我的师兄!”

    李子恒见帝听风一语道破他的心里想法,望着帝听风呆了半响过后,李子恒恢复了不少情绪,赔笑一声,哑口好半天才开口道:“呵呵!师弟还没有忘记我是你的师兄!”

    “你我多年师兄弟的情分,师弟自然不会忘记。”帝听风嘴角微微扬起,讽刺道:“倘若你要是做出什么对不起宗门的事情,我会代替师傅牵制你的。”

    “师弟,不管你心里愿不愿意,幻仙宗的九护法该换血了!”

    “所以,你们才逐一击破吗?”帝听风心里一颤,不愿承认听到的消息,问道:“就算是师傅,你也不放过吗?”

    李子恒摇摇头,表示不清楚也有不会放过的意思,遗憾道:“师兄也只是听从上面的指令行事。”

    “是么?”帝听风心里不觉好笑,道:“到底是为什么?宗门需要做到如此?九护法不是从一开始就决定下来的么?还是那个一直没有露面的元夜祖师下达的指令!”

    “师弟可还记得两年前生的事情?”李子恒面无表情的盯着帝听风,自言自语道:“两年前五宗遇到魔宗强袭,幻仙宗是五宗受损最严重的一个宗门,倘若让内乱继续下去,灵域在无幻仙宗,我想师傅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原来……”是这样么?帝听风仿若听到了一个不该听到的消息,两年前,幻仙宗到底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情,帝听风只了解到,他回来时,宗门的一切都变了,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不在是从前的景象。

    后山处的一间隐蔽的洞府的修炼室内,一个蓝色长身穿紫色衣服的妖异少年,面露喜色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那本“大浒衍”功法,少年的肩头左侧飞舞着一个紫色小圆球。

    “想不到到达筑基初期后,修炼的难度比纳灵期难得多了。”

    一个面容比女子还要生得秀丽的少年,脸色扭成了麻花,少年本来以为凭着自己的仙灵根资质,突破筑基期的瓶颈肯定不是什么难事。

    少年哪里会想得到,自己单是突破筑基期的瓶颈,就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突破时巨大的冲击力,还险些冲断少年的两条经脉。

    亏得少年的体内续命的灵体护体,否则即使是人不废,少年往日的修为肯定是废定了的。以至于到后来,少年每一次运功修炼,一但现身体承受能力减弱,少年即刻停止运功,哪怕修为提升不了,少年也不敢让自己在关键时刻废掉修为的。

    少年本来还以为可以把“大浒衍”功法修炼到二阶中期呢!因为筑基期比纳灵期修炼的功法难得多,修炼的度自然就比之前慢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