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插曲(1)
    也正是李子恒有了大量的筑基丹,才坐到炼丹房主事的位置上的,这个也算帝听风带给他的福气,否则凭李子恒一个小小筑基初期修士,幻仙宗哪会让其担任炼丹房主事。

    侥幸?修仙界哪来如此多的侥幸,帝听风先是从没有灵根资质变成修仙者,在区区几年时间修为狂升到纳灵后期顶阶,现在又仅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达到筑基初期。

    现在这小子居然和他提什么侥幸,如此蹩脚的慌话,亏他也好意思说得出口,李子恒是心里各种诽谤帝听风一番,说是侥幸,传出去鬼都不信,何况李子恒这个“心机婊”。

    “恭喜师弟了!”

    李子恒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形容鬼季的逆天了,人家现在的修为和自己一样,且帝听风实力群,还能喊他一句师兄,李子恒哪里还有什么不满的。

    “师兄,你看两年前的约定,什么时候方便,师弟随时恭候着。”

    帝听风可不是特地来找李子恒叙旧来的,解决掉一眉真人,就是自己离开幻仙宗的那天,帝听风当然希望此事尽快处理的好。

    帝听风刚出关就记得和李子恒之前的约定,倒让李子恒感动不少,也没有想那么多,完全认为帝听风是为了感谢,自己给他准备了如此多的筑基丹一事道谢。

    嘿嘿!李子恒神秘的冲帝听风露出一口白牙,道:“这事儿不急,眼下正值幻仙宗招收新一任弟子,恐怕我等是无法对那人动手的。”

    若是在全宗门眼皮底下将一眉真人杀灭,幻仙宗还不得一举灭掉这几个胆大妄为的逆修,李子恒可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的。

    到那时莫说一群高阶修士,就是一名灵寂后期的高阶修士,足可以一招秒杀全数。

    “招新弟子?”

    帝听风可不知道幻仙宗招新弟子一事,他进入幻仙宗十来年,哪一次不是生意外强行闭关,就是不得已闭关修炼功法,对不知道新弟子一事,一点也不奇怪。

    李子恒盯了帝听风好一会,愣了愣突然想起什么来,道:“师兄倒是忘了,师弟的情况不一般。”

    要说帝听风真的是修仙界一奇葩,凭凡人之体就可以修仙,不仅如此修为进步的度比特别灵根资质的弟子还要逆天,还多次使出神秘法力。

    要说如此多诡异的事情,一连串生在一个特别灵根系弟子身上,那些高阶修士倒还好想一点,那是人家的机缘。

    可惜这些事,都生在帝听风这个凡人弟子的身上,那不是机缘是逆缘,单凭生在帝听风的手段和云涟天禁地一事,那些高阶修士不忌惮他才有鬼。

    “师兄莫要取笑师弟了。”

    帝听风苦笑,他到底哪不一般了,经历过众多生死一线就算不一般,这种不一般的福气,还真不是一般人消受得了的。

    “师弟要不也去凑个热闹,招个新弟子收徒,往后在这幻仙宗还可以壮大自己的势力。”

    按理说以李子恒的修为,收个把弟子还是可行的,李子恒还是炼丹房的主事,就是他不想收弟子,招进幻仙宗的一批新弟子,掌门还是会给炼丹房配送几个送来的。

    “还是算了吧!师弟喜欢独善其身,别谈收什么弟子,就是自保能力都有些勉强,若收得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岂不是害了人家。”

    帝听风就属于那种天生“孤独终老”类型的修仙者,那些什么弟子啊家室啊,是帝听风修仙以来从未想过的事情,更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去收什么新弟子。

    李子恒失语笑笑,也罢,凭帝听风身上的一堆麻烦事,不定新弟子还不敢靠近此人呢!更别说拜对方为师了,李子无奈摇摇头,轻拍一下帝听风的肩。

    “看来,此事师兄还是真不能勉强你的。”

    李子恒有意无意的,鄙一眼帝听风肩头的一只紫色灵兽,瞅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来,也懒得开口问帝听风灵兽打哪来的了,反正问了,帝听风也不会告诉他的。

    “李子恒,来议事大厅。”

    李子恒张嘴准备说些什么,一道传音符朝着炼丹室飘了过来,话刚带到后符纸自燃息灭,李子恒脸色微愣一秒,随即明白过来。

    盯着身旁的帝听风,欲邀请他一道去议事大厅,见帝听风借口去看看师傅,到嘴边的话只得吞了回去,等李子恒遁光离去,帝听风身影一闪,一道蓝影出现在炼丹室的丹生殿内。

    “炼丹房李子恒,参见各位长老护法,掌门人!”

    李子恒刚到议事大厅,见厅内七七八八站了一排宗门弟子,主座那边坐着一票高阶修士,纵然李子恒身为炼丹房的主事,修为比其他弟子低,辈分当然要矮一截。

    “嗯!”一名长着花白胡子的老者嗯了声,算是回答了,李子恒识趣的站到那一排宗门弟子之立,他可不敢到掌门身边去坐着。

    “既然各门弟子都到齐了,下面开始分派新弟子一事吧!”

    那个花白胡子的老者又道一声,显然此人是众修之,一定就是那幻仙宗掌门错不了的。

    “既然掌门许了,我们火青门就给各位师兄弟们开个先例吧!”

    一个身披道袍的光头大汉从椅子上立起,竖起一只手冲各位宗门弟子鞠一躬,大汉抬头刹那眼神扫了眼最后到的李子恒,冲他诡异笑了笑。

    “想必这位就是炼丹房新起的主事了,老衲火青门门主,人称苦水大师,既然是新主,此次先选弟子一事,应该让与炼丹房的。”

    苦水大师说着朝李子恒又鞠一躬,吓得李子恒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此人,这个人是和尚吧!李子恒从刚才听苦水大师站起来就注意到了。

    幻仙宗不是修仙门派吗?怎么会有和尚混在里面,明明都是一群留着长的道修,突然见到一个光头,李子恒心里就是想不明白其中是为什么?

    苦水大师可管不着李子恒心里面在想什么,当初恐念真人陨落那件事,被苦水大师不经意从司徒尼玛口中套出来后。

    苦水大师就打算着有机会与此人接近一番,能做出“欺师灭祖”这等事情的李子恒,肯定不会是什么善类,留着必定会祸害宗门,早解决此人亦早放心。

    此人年纪轻轻,歹心却不小,其修为也低得可怜,这下子苦水大师心里也犯嘀咕,恐念真人的修为明明就比这个弟子高几个等阶,怎么会轻易死于此人手里。

    就算有他炼制的困兽阵困住一阵子,元气大伤后,也不至于连元神都被人灭掉的啊!知道恐念真人真正陨落的消息,对这一点苦水大师也纳闷了好久。

    幻仙宗除了那些元婴期的上阶修士,就属灵寂期的高阶修士比较厉害了,他们想要杀灭那些筑基期的弟子,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要是李子恒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肯定就会郁闷了,这个苦水大师既然能从司徒尼玛口中,探出是李子恒计划的杀师经过,为什么不知道恐念真人是帝听风一人杀灭的。

    帝听风大展神通灭掉恐念真人的那天,司徒尼玛当初可是经历了全过程,要说失忆什么的,不可能只会记得李子恒这个凶手吧!

    其实吧!自从司徒尼玛数年前被帝听风这个“逆修”一吓,司徒尼玛就对帝听风这个人过敏了,但凡和帝听风有关联的事,司徒尼玛都有“选择性失忆”的症状。

    难怪司徒尼玛会不记得帝听风的所做所为,也只能怪李子恒倒霉了,听到司徒尼玛手里,有苦水大师增送的“困灵阵”,就对陷害自己的师父的恐念真人起了杀灭之心。

    “子恒岂敢失礼,还是由各位前辈开始吧!”

    李子恒哪里敢当着如此多的高修先选弟子,这个苦水大师明显是想害死他吧!李子恒心里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高阶修士诽谤了好半天。

    虽然李子恒已经是炼丹房的正主,主事的身份对那些低修弟子或许管用,在这些高阶修士眼里,只是筑基期修为的李子恒依旧只是一个晚辈。

    “哈哈!这小子表现得不错,老道我很喜欢。”

    实在看不下去苦水大师,使用辈分压人的一位高阶修士,当着掌门的面竟哈哈大笑起来,李子恒顺着声音望去,此人不是照烈的逍遥真人还能是谁。

    见不喜欢管闲事的逍遥真人插话,李子恒松一口气,苦水大师虽没有对他使用灵压,摆放的态度让李子恒有点窒息,当着众多高层的面对方都敢肆无忌惮,何况背地里,偏偏自己又不能拿对方怎样。

    苦水大师则冷哼一声,他这个灵寂中期的高阶修为,虽高出李子恒好几阶,比起逍遥真人的修为来,苦水大师的修为逊色了不少。

    逍遥真人可是货真价实的灵寂后期,人家马上就要突破后期顶峰,成为元婴期前辈,不费吹之力即可能杀灭自己的。

    就算苦水大师,想替有些师门交情的炉青真人讨个说法,也不急于一时,掌门和长老们都看着,他总不能过分欺压一个新上任的弟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