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小插曲(2)
    “师兄,你不会看上炼丹房最近的表现,想刻意拉拢此人吧!”

    苦水大师当着各长老以及掌门传音一句,表情冷冷的瞪了李子恒一眼后,各扫了那些师兄弟一眼闭口不言。

    苦水大师先前本就不是幻仙宗的宗门弟子,只因一次巧合的情况下,出手救了幻仙宗道虹掌门一命,这才被道虹掌门拉入幻仙宗的。

    苦水大师向来不喜与人多交流,此人一见到那个李子恒就有拿辈分压人的势头,想必在座的各位高层心里都懵逼不少。

    为了不必要的矛盾,掌门特地传音给一旁的逍遥真人,希望此人能压制这场没有烟火的硝烟。

    “师弟哪的话,如果师弟不满这位新起的炼丹房主事,大不了此后找个时间处理了就是,何必让众师兄弟们看到你欺负新起弟子的一面。”

    逍遥真人传音一句,即不在理会苦水大师,此人如何选择是他的事,反正掌门交代的事情他已经完成了,若苦水大师一昧的非要刁难李子恒,恐怕掌门是容不下此人的。

    苦水大被逍遥真人警告后,对李子恒的态度改观不少,至少李子恒在面对着苦水大师时,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地方。

    “各位师兄师弟,此次火青门只需十名新弟子,其他都留给各位,这十名新弟子老衲带走了。”

    苦水大师一点都不客气的随手一指,画册上前排的十名新弟子,一般就修仙大宗来讲,新弟子考核成绩越突出者,排名自然会越靠前。

    新弟子排名都是按各种实战情况记录的,除了特别系灵根资质的弟子,那些招收的新弟子都是由各宗门分配的。

    那些排名越往后的弟子,实力也就越差,不管哪个门,都希望自己宗门招收厉害的角色,所以那些宗门的主事以及门主听苦水大师的话,一个个脸上微怒起来。

    “大师,师弟们让你先选新弟子,可没有让你优先把所有成绩突出的弟子,全招进火青门的。”

    只见一位蒙着面的仙子,瞪一眼贪心的苦水大师后,微微带着怒气,一副冰霜若怜的模样望着掌门不语,希望掌门不要纵容那光头大汉。

    “就是,苦水,上一次招新弟子的时候也是让你先选,现在你又要先开始选,总不能每次都把靠后的新弟子让其他门挑吧!”

    开口的两人一位是虚清门的门主灵喜仙子,一位是净化室的主事化意真人。

    上一次挑选新入门弟子时,虚清门和净化室才吃了个哑巴亏,说什么这次都不能让苦水大师称心如意。

    “嘿嘿!灵喜师妹,化意师兄,你二人不要动怒嘛!我们火青门几年都没出什么高修弟子了,自然会优先选一些实力不弱的弟子了。”

    苦水大师一边给其他师门师兄弟们打着哈哈,一边我就是要先把所有好的选走的样子,惹得其他宗门对苦水大师的贪心大为不满。

    “你若肯认真教导那些新弟子,火青门也不至于落后其他三个宗门的。”

    那位灵喜仙子忿忿不平的责怪一句,这个只知道闭关修炼的苦水大师,新弟子的资质在好,其师懒惰不教学,那也是在浪费资源的问题。

    幻仙宗的议事大厅正殿内,一阵吵闹争夺弟子的口水战从此开始了……

    “好了各位,依本座来看,这次新弟子中,考核前十名的弟子,由你们四个宗门,以及他殿的五个主事各选一个吧!”

    道虹掌门被这群高修弟子吵得头疼,替各门各殿做出一个决定,那些高修弟子哪里敢不从,就是苦水大师心里不愿,也是无法的事。

    其他宗门以及各殿主事皆选了数十名新弟子,倒是一直被掩饰成装饰品的李子恒,选了五名新弟子后,在也没有上前挑选弟子。

    对李子恒的这个怪癖,不管那些宗门的老狐狸理解不理解的,都忍不住多瞧了这个新上任的弟子一眼。

    一群高修,得到满意的新弟子后,自然舍不得浪费时间在与他人起什么争执,当下带上新收的弟子回到各自的地界。

    一直待在丹生殿内的帝听风,可不知道议事大厅生的种种情况,此时,帝听风正打算着如何将筑基中期的修为,强行提升到后期一事。

    帝听风在后山待了数日,实在是无法让修为境界更上一层楼,神差鬼使般的跑到炼丹室的存丹殿中,惊得忙得不可开交的李子恒大呼起来,“师弟,这么久你去哪了?也不见个人影,你知道咱幻仙宗近来……”

    “哦!”帝听风除了淡淡的哦了一声,连个正眼都懒得给,继续翻他的助修炼的丹药,李子恒对帝听风冷漠的态度免疫了,不然换了旁人,就冲着帝听风那副寒冰脸,不定就招呼着冲帝听风出招了。

    “倒不是师兄找你,是有人找上咱们幻仙宗了。”

    “哦!”帝听风一副听旁人聊天的样子,轻轻哦了声往存放丹药的密室走去,炼丹房的密室,一般只允许幻仙宗高层和炼丹房主事进出。

    倒不是帝听风这个弟子有多特别,主要是李子恒有求于此人,否则凭李子恒这个“心机婊”的小心眼,怎么可能允许帝听风这个“神秘师弟”随便进出炼丹房各处密室。

    “天道宗那化沙祖师的亲传弟子,亲自来咱幻仙宗,说要找那个排行榜第一的宗门弟子斗法,宗内都闹成一团浆糊了,那个排行榜第一的弟子还是不见人影。”

    “咦!”帝听风咦了一声,天道宗化沙师祖的亲传弟子找幻仙宗排行榜第一的弟子干嘛?

    至于那天道宗的弟子,帝听风倒是认识那么几个,只是那天道宗化沙师祖的亲传弟子究竟会是谁,要等见了对方才知道。

    现在嘛!帝听风才不管他什么幻仙宗弟子还是天道宗弟子,赶紧找几种稀罕的丹药,试试突破筑基后期到底修为要紧。

    顾不得身后喋喋不休的李子恒,帝听风一股脑儿往密室闯去,其他事情还是等他有空在说好了。

    李子恒口水都快吐干了,帝听风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抬手就七手八脚的,将炼丹房密室内的所有丹药之一装进储物袋里。

    临走时,帝听风还特意拍拍李子恒那快哭了的脸蛋,一副“我拿属于自己的东西你管不着”的欠扁样,让肉疼了许久的李子恒,脸色越的难看了些。

    “师兄别担心,师弟我不会浪费这些丹药的,走了!”

    帝听风要不说这些话还好,李子恒一听到帝听风说到“浪费”什么的,差点没气得喷出血来,哪个宗门的弟子,敢一次性如此奢侈那么多稀有的丹药。

    且不说那些丹药的稀少度,就是被帝听风撸去的丹药数目,都惊得死幻仙宗那些高阶修士。

    帝听风那整个储物袋,单就装丹药的小瓶就数十来个,况且那小子一个瓶里还混装着几种丹药。且不伦那些不同的丹药混在一起,服用后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就是没有什么问题,药效都会减弱不小的,真怀疑那小子是没常识还是没脑子。

    望着帝听风离去的遁光,李子恒心里是又气恼又无语,能把丹药当糖果食的弟子,除了帝听风也真没谁了。

    帝听风可不管那李子恒是舍不得,还是觉得自己太浪费这些丹药,反正他有需要就是要,没有炼制成功过丹药的帝听风,才不管炼丹的不易与辛苦。

    帝听风认为,反正那些丹药放着也是放着不是,直到后来帝听风自己炼制出第一粒完成的丹药时,才体会到炼丹师的辛苦,也终于明白今天的李子恒,脸色为什么如此难看了。

    并且那一些丹药本来就极稀罕,是不能混装的,还有一些丹药放得越久药效就越好,否则那些宗门也不敢存放着大量丹药。

    再一次见到帝听风出现在炼丹房门口,是半月后的一天,李子恒就差没立马挖个坑把自己给活埋了。

    “师,师弟,好久不见啊!”

    李子恒无可奈何的对帝听风打着哈哈,尤其可恶的就是,帝听风知道李子恒有求于他,竟然越来越放肆,连他的炼丹室秘室都当成自己的了。

    帝听风倒好,大把丹药被浪费也就浪费了,李子恒这个炼丹房主事可就倒大霉了,怎么说幻仙宗都是修仙门派中的第一大宗,许多规定还是存在着的。

    一个修仙大宗少上都是数万人记,人多眼杂无规定不成体统,规定就是用来管理别人和约束自己的条约。

    一个修仙宗门分好些个系别,然后系别下面还要分化,如上层管理中层,中层又管理下层类别。

    炼丹房的所有丹药,都有明细账单记录着,每天的进出数目以及时间,领取的人物以及哪个殿的主事都需要记录。

    如丹药的名称,作用和功效,使用什么材料炼的丹药,哪天炼制而成的,有多少数目,曾被什么人取走过这种丹药,记录表格标示的几乎详细得不能在仔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