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插曲(3)
    上一次李子恒“大方”的,任帝听风从炼丹房密室带出大量丹药,没少在丹药记录表格上做章,现在这小子还敢来取!胆大妄为也得给个度不是。

    李子恒冲着“不管不顾”的帝听风瞪圆了眼,“没有,不行,不给,请回。”这些个词,也不知从李子恒嘴里冒出来几遍,帝听风就是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他也是无法了。

    “主事!天道宗的那位前辈在外(殿dian)等着你。”当李子恒拿帝听风的赖皮没辙时,门外传进来一道传音符,李子恒大有松一口气的心(情qg)。

    李子恒当即冲帝听风眉开眼笑开口道:“师弟先别闹了,走了,咱们先去会会客,以后在讨论丹药的事(情qg)。”李子恒刻意拉拢天道宗来的外门弟子,主要是因为帝听风的关系。

    李子恒自己做主给两人引荐,主要听其他弟子传,天道宗弟子曾经在云涟天(禁j)地出现过,想碰碰运气,没准帝听风还真认识这个天道宗“师叔”呢!

    到时,帝听风肯定会拉上这个天道宗的“前辈”一起,助他们灭杀那一眉真人的。虽然一眉真人和李子恒之前算计的恐念真人,同为高阶修士,两人之间的实力还是有些距离的。

    况且那一眉真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灵寂后期,若是突破了灵寂后期的顶峰,此人的修为有朝一(日ri)进入元婴期,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qg)。

    李子恒等人若不趁早动手,恐怕等那一眉真人察觉出不对劲,李子恒他们几人在没有防备的(情qg)况下,定会被那一眉真人灭得连渣都不剩。

    “帝道友!”

    “风道友!”

    阔别数来年的好友,居然能一眼就认出对方,倒让李子恒惊讶不少,眼睛看了看帝听风,又瞧了一眼风仟景后震惊开口,“你们俩认识!”

    要说帝听风被对方认出来很正常,单凭他那一头妖异的蓝发就可以确定的,别说在灵域国了,就是在整个九州大陆,都找不出长得有蓝色头发的人类。

    帝听风会一眼就认出风仟景也不奇怪,修为不高的修士或许不会注意到,风仟景的左眼旁的部位,有一道浅蓝得不易察觉出的眼纹。

    这种眼纹,属于一些家族代传的一种咒印,专门召画八卦阵的一种类型的咒术,人生来就有,嫡长子的眼睛旁,才会有这种咒印,庶出子是没有的。

    庶出也没有接任家族大业的机会,一个家族的所有,注定了都是属于嫡长子的,不管是凡人界还是修仙家族,皆分嫡庶等级,在加上修仙界以修为和为尊,一个特别灵根资质的少主,家族肯定更加重视的。

    看到风仟景这个大活人突然站在自己面前,帝听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故而调侃昔(日ri)好友一句,道:“小子,你该不会是想我了,特地来幻仙宗找我的吧!”

    帝听风冲一脸“惊讶”中的风仟景挤眉弄眼,岂料对方听到后,有种差点呕吐的冲动,两年不见,冰块脸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帝听风究竟遇到了什么?

    风仟景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不是修炼法术就是学画八卦阵,在一个就是闭关出关,重复(日ri)常任务接着闭关,加之风仟景已经二十来岁了,需要接任家族重任的,什么叫想他才来幻仙宗,风仟景冲着帝听风翻了好一阵白眼。

    修仙家族的风家,每一任家主的位置,必须得由有眼纹咒印的弟子接任,岂有眼纹咒印的弟子,皆会出现在风家的嫡长子(身shen)上。

    风仟景打从出生起,他的命运就被安排好了的,风仟景与往(日ri)任风家的家主不同的是,他具有风系灵根资质。

    “本道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来找你们幻仙宗排行榜第一的弟子斗法的,这是本道接受测炼的第一任务。”

    风仟景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一副冷冷的表(情qg),自傲的将头偏向帝听风的反方向,连白眼都收回来了,对付帝听风的“不要脸”表(情qg),风仟景给对方多少白眼都是在浪费力气。

    若不是当年的风仟景好奇心过剩,他哪里会犯险贸然闯进幻仙宗来,若不是遇到三阶妖兽,被帝听风威胁般的出手救了一次后,把自己的主修功法“千杀决”的法决复制给了对方,也不至于如此忌惮帝听风的。

    不说风仟景被幻仙宗弟子查到后会怎么样,就是化沙祖师知晓了风仟景偷偷潜入幻仙宗,他也会被师父他老人家责罚的。

    并且家族那边,若是知道了风仟景被化沙祖师责罚,不定会给风仟景整出多少条规定来,面对各种不堪设想的后果,风仟景想想都觉得胆寒。

    毕竟那时年少轻狂,不怕事多就怕事不来,若是换了现在,除非是幻仙宗请风仟景来,否则打死他风仟景都不敢贸然闯进来的。

    “风前辈!幻仙宗近年来没有进行个排行榜的斗法的。”李子恒提醒一句,转眼又想起什么,指了指一旁的帝听风,道:“不过,四年前的最后一次排行榜斗法,帝师弟到是上榜了的。”

    帝听风正想着下一句,如何跟那风仟景解释“(身shen)份”的问题,风仟景一副承认了帝听风(身shen)份的口气,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直接说明来意。

    他会来这幻仙宗,不正是为了完成测炼,找幻仙宗排行榜第一的弟子斗法嘛!既然对方是昔(日ri)“好友”正好一起了啦!

    “斗法?”

    斗什么法?帝听风心里问自己,自己认识那风仟景的时候,还是一个纳灵期大圆满的低阶弟子,就算他现在的修为境界提升了数阶,风仟景的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灵寂中期的顶峰,就是不清楚风仟景这四年的实力长进了没有。

    “时间,地点,由你决定!”

    风仟景碍于帝听风筑基初期顶峰的修为,把主导权交到了帝听风的手上,况且这里是幻仙宗,不是他的宗门天道宗,也不是他的修仙家族风家。

    凭他的灵寂中期修为,别说帝听风这个刚刚筑基期的中阶弟子,就是整个幻仙宗面对风仟景的实力,恐怕都没几人能够应战的,只能说四年前发生的惨案,各宗的有实力的弟子都损失了一些。

    帝听风疑惑不解,瞪大眼睛冲那心意已决的风仟景提起一个问号,问道:“让我决定什么啊!”

    风仟景对帝听风依旧冷冷的表(情qg)“傻傻的的神经”也是够了,帝听风这小子哪哪儿都好,都是神经太过敏了,几乎对什么事都感冒。

    风仟景耐着(性xg)子,跟“二傻”的帝听风解释起来,如女子细心般的讲述,和他那冷酷的表(情qg)一点也不符合。

    等那风仟景解释了半天,帝听风依旧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qg),气得一旁的李子恒都差点吐血了,何况一直讲述不停地风仟景了。

    这个人到底是由什么做出来啊!为什么只听得懂他愿意懂的部分,其他部分的话说与他听,帝听风就跟没听一样,真如那种“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例子。

    无论风仟景说什么,帝听风都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在跟我讲一遍吧!没明白中间那段。”

    “还是不懂,只得麻烦你在说一次了。”

    “这个……那个……还有那个……是什么意思?”

    ……

    风仟景与李子恒对帝听风的过敏神经彻底无语了!这货到底怎么长大的啊!怎么神经与那几岁孩童似的,各种解释都听不懂的样子。

    帝听风倒不是真的听不明白风仟景的那些话,而是……自己实在是不想在幻仙宗过分招摇,他又不笨,怎么可能连人类的基本交流都听不懂。

    风仟景见帝听风无论如何都“装作”听不明白他所说的话,心里想想不对劲,帝听风就是在蠢在笨,也不至于会“笨成这个样子”的。

    想到数年前的那个精明能干的那个“小鬼”,风仟景终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怒火三丈的瞪了帝听风好一会儿。

    既然对方不想明白就由他去好了,风仟景不在开口解释“斗法”的经过与必要,替对方做了决定。

    “你我相遇相识相知都在幻仙宗后山,何不在后山和天道宗交界的地方举行斗法?一月之后,本道会在次拜访贵宗的。”

    风仟景可不是傻子,明显对方的实力比他强大得多,还不怕死的一头撞进去,他脑子又没进水,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嫌自己的命太长了还是怎的。

    不等帝听风开口拒绝,风仟景立刻化做一到蓝光遁离了炼丹房,朝幻仙宗的大门处遁来。

    经过议事大厅时,风仟景打出一道传音符给道虹掌门,蓝光跃过幻仙宗大门,朝着那天道宗的山脉遁光离去。

    帝听风无言,即使是装疯卖傻,也无法动摇对方放弃斗法的决心,只能想象着一个月以后,自己没有继续待在这幻仙宗就好。

    这一个月里,帝听风除了修炼还是修炼,虽然那风仟景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人家可是天道宗的师祖亲自指导出来的,实力肯定是不会太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