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插曲(4)
    不说灵寂期的修士,就是筑基后期的弟子遇到风仟景,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肯定不会太大的,而且那风仟景身上肯定有化沙祖师赠送的逆天法宝。否则,风仟景也不敢贸然前来幻仙宗,给幻仙宗排行榜第一的弟子下战帖的。

    李子恒大方的赠送帝听风大量精进功法的丹药,要求他只许赢不许输,并让帝听风与对方定下规矩许下条件,可拉着风仟景一起杀灭一眉真人。

    “师弟,你一定不能输于那天道宗的弟子。”

    倒不是李子恒怀疑帝听风的修为,主要是一眉真人的修为,要高出李子恒等人的这些中阶弟子几个等阶来。

    即使是帝听风有了筑基后期的顶峰,也不见得可以借凭“神秘”功法杀灭一眉真人的,他们可没有第二个“困灵阵”阵法,可困住一眉真人一时半会的。

    保不齐没等李子恒等人出手,就被一眉真人全灭了,想到这种后果,李子恒哪里敢轻易对一个灵寂期前辈出手,这也算李子恒不敢现在对一眉真人动手的一个原因。

    第一,李子恒计划中参与的人数少,且大部分都是低阶弟子,中阶弟子也就帝听风,还有司徒尼玛与夜非也几人。

    第二,既然那风仟景是天道宗师祖的亲传弟子,功法定不会弱于灵寂后期“前辈”的,所以,当李子恒听到关于元夜祖师弟子一事,千方百计想着要如何拉拢风仟景,在杀灭一眉真人的计划中出一臂之力的。

    当初,李子恒计划杀灭恐念真人一事,参与者差不多都被一起消灭了,活着回来的也就帝听风等四人。

    要不是因为帝听风拥有“逆天”神秘功法,估计着现在活着的,怕是只有那恐念真人一人吧!

    帝听风可以一秒杀灭炉青真人,完全是因为对方法力消耗过量,加之对方轻敌又使用了祭魂术,才被帝听风不留情的,连炉青真人的元神也不放过给灭了。

    帝听风得了李子恒赠送那些丹药辅助,修为勉强算是突破了筑基中期的瓶颈,勉强进入了筑基中期的顶峰。

    然而,李子恒看到的却是,帝听风的修为依旧只停留在筑基初期的样子,功法却惊进了不少。

    莫不是帝听风刻意,在李子恒面前隐藏了筑基中期顶峰的修为,李子恒不被帝听风的逆天修行给吓死才怪。

    “既然你活得那么讲究,为什么不冒充我去与那个小子斗法。”

    听了李子恒的“又一个”计划,帝听风眼睛里都是鄙夷之色,一本正经的调侃了李子恒一句,对方也不是傻子,总不能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可惜了李子恒如此聪明的头脑,不用在正途上,基本被他利用来算计别人了。

    要说帝听风的精明,是半点不输于有着“心机婊”著称李子恒,只不过有些事情,帝听风懒得与人计较,也懒得在意。

    在幻仙宗里,有太多的秘密需要自己去守住,露尖角容易早死。只有“装疯卖傻”才不会被人察觉出来,否则的话,整个幻仙宗的弟子来找帝听风的麻烦,帝听风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够众修秒的。

    幻仙宗边境的一处空旷地,这里是天道宗和幻仙宗交界的地方,地方的障碍物已被两个宗门弟子给腾得个干干净净,连四周的一些灵物都清理干净了,就好像此处一直都是空着的模样。

    空地的正中,立起了一个高高的平台,台上面对着站立的两个少年,一个满头的蓝色,身上穿着微紫的长袍,双手背着背后,微微含笑看着对面的少年。

    尤其惹眼的就是少年那一头的蓝,莫说人类修士,就是在那“千奇百怪”的妖修之中,妖异的蓝也是不常见到的,顶多就是一些红占多数。

    少年那俊俏的面容加上妖异的头,这个“奇怪”的像极了妖修的少年,除了那个世间仅有此蓝颜色头的幻仙宗的帝听风还会是谁。

    在帝听风对面站着的那一个少年,身上穿着青绿色的服装,一副“生人勿近”的冷冰冰面容,少年的心里,暗自把对面的那个“故意”冲自己嬉皮笑脸的帝听风,诽谤了好半天。

    青衣少年的头虽然是正常的黑色,模样也和大众人类差不多,尤其惹眼的一点就是,少年的左眼部分,有几道明显易见的蓝色眼纹。

    这个长相与先前那个少年同样“奇怪”的少年,不就是修仙家族风家的少主风仟景嘛!或许有认识风仟景的人会惊呼出来。

    风家不是附属天道宗的修仙家族嘛!怎么风家的少主会出现在幻仙宗边境和幻仙宗的弟子在斗法,幻仙宗虽没有明确与天道宗撕逼,也没有明确与对方交好,不知道内幕的弟子可能就感到奇怪了。

    几乎就一眨眼的时间,一个月期限就到了,风仟景准时在次拜访幻仙宗,点名对阵帝听风,碍于对方的师父是天道宗的师祖,宗内无法暗允了。

    两人在天道宗和幻仙宗边境斗法的事情传出,宗门半数弟子观看,连一些无聊的灵寂期前辈也在其中,元婴期的老怪物倒没有出现,否则帝听风大展身手后,还不得被那群老怪物,为了永绝后患轰得连渣都不剩。

    本来宗门弟子之间是严禁斗法的,被掌门人或者其他高阶修士查到,互相斗法的宗门弟子是会被宗门除名的。

    忌惮被宗门除名的规定,生了什么矛盾的事情,宗门内的弟子也不敢明目张胆互斗,只能暗自在私底下“秘密”化解。

    风仟景不是幻仙宗的宗门弟子,而且帝听风的身份还不明确,虽有炼丹才子之称,也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没有经过炉青真人亲口承认,很多人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宗门弟子认为,此人一定是道虹掌门找来的“陌生”弟子,或者是从其他交好的宗门中请来的外宗弟子,用来顶替排行榜第一的那位“神秘”弟子的。

    不知台下四周宗门弟子的心里状况,此时站在高台上的帝听风与那风仟景二人,正在考虑着使用什么法宝,彼此的心里比较容易接受,总不能出绝招一招就杀灭对方吧!

    而且两人的修为也就相差一阶,想要轻易杀灭对方,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于鬼季的逆天修为,风仟景依旧处于郁闷当中。

    虽然一个月的时间不能证明什么,单就帝听风体内涌现的灵力情况来看,此人的修为肯定又精进了不少,太叫人难以接受了好吗?

    别的宗门弟子看不出来,风仟景眼睛旁刻印的咒印之纹,可是把帝听风体内的“实情”看得清清楚楚的,险在风仟景看不出帝听风真正的修为,否则还不吓得软瘫在地上。

    风仟景虽有灵寂中期顶峰的修为,帝听风的实力明显在他之上,而且还是在帝听风隐藏了筑基中期顶峰修为的情况下,灵力就足胜过风仟景一阶。

    不管怎样,帝听风与风仟景二人都算得上是修仙宗门师祖的亲传弟子,论修为与实力肯定是不会相差太大的,主要帝听风这一方,过分“神秘”,让风仟景这方不得不防备着点。

    帝听风心里嘀咕,我若使用墨邪剑的话,那些知道关于墨邪剑“内幕”的元婴期老怪物,会不会怒得抬手劈死我这个“欺师灭祖”的神秘弟子。

    看到风仟景手里凭空冒出来的“神秘”符壕,帝听风心里犹豫不决,自己到底是拿出与对方一样的符壕,还是使用其他的法宝。

    风仟景拿出的明显只是高阶法宝,自己又不能拿顶阶和上阶,且从他人那私藏得来的法宝等物品也不敢在幻仙宗使用,墨邪的威力还不能够完全控制,恐念真人那得来的法器更加不可以使用。

    到底用什么法宝才好?帝听风一下子陷入选择难题中,“墨邪”的威力太强,万一自己控制不好,自己把风仟景给杀灭,到时的麻烦,可就不止弟子身份这一件事情了。

    若亲传弟子被别的宗门弟子杀灭,那天道宗的化沙祖师知道了,还不得怒火冲天的亲自杀到幻仙宗内来,不一口气一招灭了幻仙宗整个宗门弟子才怪。

    “既然我们是为了宗门的荣耀而斗法,肯定不会太认真的,何不定下一个让对方满意的代价,或许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真正对双方出手。”

    彼此之间全力以赴么?风仟景收了手中的符壕,冲着对面的帝听风淡笑一声,“你想怎么个比法?”

    如果不准使用法宝类的底牌,全凭自身修为决斗,风仟景是一点赢的希望都没有的,别说帝听风的修为比风仟景要低上数个境界阶。两人就是不论自身的修为,单凭比试灵力,风仟景都无半点希望的,帝听风光凭自身的灵力都可以耗死他。

    “咱们定下一个规定,谁的法力高过了对方的法术,彼此就得答应对方一个条件,风道友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