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插曲(5)
    帝听风冲对面的风仟景挑动一下眉毛,大有挑衅之意,反正此次他已赌定会胜过风仟景的,即使在自己不使用冰炎双魔的情况之下。

    风仟景脸色阴了一秒,随即恢复了往常冷冰冰的神色,嘴角撇了一下,虽说他的实力不如帝听风,不限制如何决斗的过程中,自己能赢的机会只有三层。

    只不过,答应了彼此一个条件,风仟景身为一个修仙世家的少主,自然用不着帝听风替他去完成什么任务的,倒是帝听风会提出什么条件,让风仟景大感兴趣。

    “此话,还是等你赢得了我在说吧!”

    风仟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未开始决斗就一副胜利者模样,让在场观战的宗门弟子,暗自在下面押起注来。

    帝听风想提什么要求,现在说出来,不是为时太早了嘛!且风仟景不光证明了,他是天道宗化沙祖师亲传弟子的身份,人家还是修仙世家的少主。

    帝听风虽持有炼丹才子之尘,近年来,幻仙宗的低阶弟子基本上大换血一次,炼丹室的炉青真人也从未亲口承认过,且帝听风这个“神秘”弟子的行踪诡秘,功法也和其他宗门弟子的大不相同。

    别说本宗的功法,就是幻仙宗的炉青真人独创的法决,为何帝听风这个亲传弟子不会使用?几乎知道此消息的人都会问同一个问题。

    倘若炉青真人承认了帝听风这个弟子的身份,不可能不将他的绝学传授给帝听风这个关门弟子的,除非这个人并非是炉青真人的亲传弟子。

    见台上两人久未出招,台下的众弟子互相往帝听风与风仟景两人输赢的事情上押注,搞一次大型的“明”赌博,主办方当然就是“心机婊”李子恒了。

    如此明目张胆捞油水的事情,怎么可能少得了他,这一次,他不仅仅是想要赚取足够的灵石,还想意外绑定风仟景这个“计划之中”的大鱼。

    “我押风前辈赢!风前辈加油!”

    “我押帝前辈赢,前辈加油!一定不能丢咱们幻仙宗的脸,把天道宗打下台!”

    “幻仙宗不能输给天道宗。”

    “这个不只是个人之间的决斗,代表着宗门荣誉,支持风前辈!”

    “……”

    一时间,台下众修弟子的互斗比台上的两人还要激烈,好像要决斗的不是帝听风和风仟景,而是他们似的,吵吵闹闹的声音一阵盛过一阵。

    见那些宗门弟子是为了宗门荣耀不得已才投他一票,帝听风一副无所谓的耸耸肩,有没有人替他打气都无所谓,自始自终他也没把自己当成幻仙宗弟子看待。

    风仟景则依旧一副酷派表情,理所当然的接受对方宗门弟子的支持,就如免疫了一般跟没听到似的,奉承话他打小就听感冒了,早就不在意外人眼里的自己了。

    待台下的众修弟子押好看好的注码,台上的两人也商量好斗法后输赢的条件了,显然两人都有“神秘底牌”的样子,一点都没做好会输的准备。

    只见风仟景伸直一只手单手对着正面,两只手指立起,朝下旋点两下之后放至嘴角的前方,眼睛紧紧合拢,嘴里开始念叨着什么法决,眼角的咒印纹渐渐清晰起来。

    不出一会儿,风仟景的两眼突然张开,使用双手在胸前的位置挥舞着,一道道青烟从指尖冒出,在空气中流动起来,以眼见的度渐渐形成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符图。

    如果有人认识这种奇怪的术法,就一定会看出风仟景画出的竟然是风家的镇族法宝八卦镜,法宝已经催动完成,就差风仟景祭出法宝重伤对手了。

    看足了风仟景催动法宝的同时,众修弟子把眼球放到一直站立不动,一副“好奇”的样子,一直盯着对面的对手的帝听风身上。

    众修弟子看到帝听风处事不惊,都还以为他有十足的“神秘”法宝可以赢过对方呢。只见帝听风取出一只“巨大化的毛笔”出来,底下弟子不禁有些嘲笑之意,难不成他还想用“毛笔”与风家强大的八卦阵法对阵。

    “帝前辈有没有搞错,拿一只毛笔出来,他想干嘛!”

    “若是被风家八卦阵伤了修为,还不如直接认输来得体面,也不至会丢尽幻仙宗的脸。”

    一些买定帝听风会赢的宗门弟子不禁后悔了起来,甚至一些宗门弟子强行使用灵石换注,把注点押到风仟景身上去。

    帝听风一点都不介意那些弟子的看法,单手把“毛笔”举着前方的半空,口中念起了法决。

    不过数秒,“毛笔”周身缠绕着丝丝蓝色的烟雾,这种怪异的形情可能和帝听风念起的法决有关,台下的众修弟子也没多在意他这一举动。

    待帝听风把法决念完,催动了“墨邪”法宝后,毛笔自主运作起来,脱离帝听风握住的手在空中“作画”起来,就在那些宗门弟子一脸不解之时,风仟景的表情已经亮了起来。

    怎么会?风仟景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帝听风眼前逐渐成形的“画图”,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帝听风的那只毛笔正在画着的符图,就是风家的“八卦阵”图。

    就是帝听风都没有想到,没有幻形成剑体的墨邪,竟然可以作画复制别人的阵法,帝听风也因为这一次的经验,独创出一门属于自己的风格的功法。

    八卦阵算得上是风家的秘术,别说风家的一些亲传弟子,就是风家的高层,风家都不允许他们修炼八卦阵此术法的。

    这种攻击性强且威力绝不弱于灵寂后期修士攻击的法术,只有历任家主才有资格习修。

    待墨邪“作画”完成,一个与风仟景法宝一模一样的八卦阵布在帝听风面前,不仅仅是台上的风仟景,连那些台下的众修弟子的眼睛都直了。

    此人到底是如何办到的,他们可不认为风仟景会那么好意,让鬼季一个“外门”弟子修习他们风家的镇族功法,并且还是只准家主修炼的功法。

    使用墨邪的法力画出相同的图,阵法对阵法,输赢不意外,意外的是帝听风的法宝到底什么来历,居然可以复制对方的功法。

    碍于急剧升腾的气氛,在帝听风刚刚画形八卦阵一幕,风仟景恼得催动自己眼前的八卦阵,朝着还没有准备好的帝听风攻击了去。

    只见一个如八卦阵本体的气体圈,快且凶猛的朝着对面的帝听风砍了来,帝听风心里自然惊咳不小,学着风仟景的样子将自己画形出来的阵法对阵迎接上去。

    可惜的是,帝听风使用墨邪催动而生的“八卦阵”,显然比不上风仟景的本家八卦阵,就在两道虚影八卦阵相撞时,帝听风击出去的八卦阵被风仟景攻过来的八卦阵轻易击溃。

    淡蓝色的青烟,被对方的八卦阵击得四散消亡,风仟景那一点没受损的八卦阵图,瞬间移动到帝听风的眼前,在帝听风使出第二道攻击时同时击落到帝听风的身上。

    “噗!”

    来不及防备的帝听风,瞬间被风仟景的功法击飞出去,落在台上的边缘,口中吐出大口的鲜血在地上,两眼愤愤的瞪着一直冷眼看着自己的风仟景。

    怎么会这样子?帝听风心里千万个不解,墨邪的威力他可是亲眼目睹了数回的,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对方给化解了,连平时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使出来。

    难道在正体面前,墨邪作画的攻击力的功法,对自己来说就是个鸡助?

    一秒从地上跳跃而起,帝听风赶紧往身上打出了两道护身罩,先前因为墨邪的神秘功法让自己吃了个哑巴亏,这会儿!帝听风可不敢轻敌了。

    大意失荆州,万一对方使坏,就算不弄死自己,把他弄到个半残不残是极有可能的,苦于自己又不能杀灭风仟景,且台下还有一票吃瓜群众盯着。

    否则,换了旁人,说不定帝听风早就一招秒杀了对方,趁乱逃出这幻仙宗。

    “哼!”见帝听风被自己击飞出去,不知怎么的,风仟景大有松一口气的心理,险在帝听风画形出来的八卦阵不具什么威力。

    否则的话,两人使用同一种功法,且帝听风的实力高过他,风仟景就是不输也会被对方欺负惨的。

    这时,风仟景也不恼帝听风究竟是如何会使用风家的秘术,任凭帝听风往身上打出几道护身罩,想要对付他的八卦阵攻击,多少层护身罩都是鸡助。

    帝听风也清楚,自己若是不做点什么,定会被风仟景轰成渣渣的,虽然有两道护身罩护体,没有还击之力,迟早会被对方踩在头上的。

    就在风仟景第二次攻击而来的蓝影冲到帝听风眼前,只见帝听风一招手,轻拍一把储物袋,里面自动跳出一张符壕来,帝听风连口诀都没念直接祭出了符壕。

    符壕迎上飞而来的八卦阵图,两者撞击在一起,出“噗噗”的巨响声,没持续多久符壕的威力减弱,周围的光圈也小了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