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插曲(6)
    等到帝听风扔出去的符壕彻底变成废纸化为灰烬,风仟景攻击而来的蓝影阵图继续朝着帝听风飞奔而至,就在风仟景庆幸,台下的宗门大感惋惜之时,帝听风接连着又扔出两道符壕出来。

    显然后面扔出的两道符壕,是被帝听风使用法决催动过了的,比之前扔出来的那张体现得更具灵气,符壕跟长了眼似的缠上对方的阵图,一阵“噗噗”声连续出。

    比较起台上一直冷眼看着帝听风一举一动的风仟景来,台下的一些低修弟子显得不淡定多了。

    不用说,帝听风接连任性扔出的的几张符壕,就是他们这些低阶弟子做梦都得不到的高阶符壕。

    一些不相信帝听风就是炼丹室亲传弟子身份的宗门弟子,此时也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像那些一般的宗门弟子,就是一些高阶修士,想要连着拿出几张高阶符壕出来,简直就是妄想,高阶符壕虽然比不上顶阶符壕,比起中阶符壕的威力是要甩几条街的。

    帝听风虽在幻仙宗待了十来年,其中实战的机会也就那么几回,且杀灭对方都是借用冰炎双魔的自护法力。

    等于说帝听风这个人,真正和对方斗过法的人没有几人,在一个还是,当着那么多弟子的面,帝听风不想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

    与恐念真人对战时,还是在对方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即使如此,凭帝听风当时的自身修为,也是拿对方无法的,莫不是缔灵护主,恐怕帝听风早被别人杀灭数百次了的。

    随着“噗噗!”数道声音落下,帝听风扔出的符壕将对方的八卦阵图击溃,两道光影朝着风仟景的八卦阵正体冲了去,风仟景心里惊咳不少。

    区区两道高阶符壕,竟然可以击败他的顶阶法宝,是风仟景往常未曾见过的,风仟景和帝听风可不同,他是风家的下一任家主,一些“不人道”的试验肯定避免不了的。

    从风仟景学会法术开始,大大小小的实战经验体验了数百回,对付敌人使用什么法宝法器,光凭对手的修为就可断定出来。

    帝听风的实力虽高过风仟景,一看就知道此人没什么实战经验,连对阵法宝都不会选,虽然捣鼓出什么与他一模一样的阵法出来,对对方也是个鸡助的术法。

    让风仟景没想到的是,帝听风身上不仅拥有很多符壕,且仅凭高阶符壕就可破除他顶阶法宝的攻击,倘若对方拿出顶阶的符壕出来,会不会连他的八卦阵正体也会被帝听风灭掉。

    懒得理会风仟景的心情,帝听风伸手一招,朝气势汹汹冲着风仟景击去的符壕一招手,两道符壕跟活物一般,极不情愿的在风仟景面前晃了几晃就转身飞回帝听风的手里。

    若是认得出帝听风后面扔出去的符壕,肯定会失声惊叫出来,那哪是什么符壕啊!分明就是两颗圆形的球嘛!

    只要是修仙者都知道,符壕是使用符纸制作出来的,他们可没有听过有球形的符壕,如帝听风手里的这种“神秘”符壕,可能这些宗门弟子是第一次见到。

    “意念球!”

    在看清楚帝听风收回去的符壕的同时,风仟景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紧盯着帝听风手里拽住的两颗“球形符壕”。

    这两颗被风仟景称作意念球的“符壕”,帝听风并不知道,这还是他之前从白慕容的灵狐一族的禁地,意外现的“小惊喜”。

    莫不是缔灵趁早冻结了这两个球形符壕,恐怕帝听风早就被对方给控制了的。

    如意念球这种逆天符壕,它们一般都具备灵兽的灵性,等阶高些的就如活物一般,它们可自主控制修仙界的每一物。

    即使是在有主人的情况下,倘若意念球的主人功法太弱,它们会另寻一位主人替他卖命,或者直接把原主人当成傀儡控制。

    没料到风仟景居然认得出“意念球”这种法宝,帝听风淡笑着将“意念球”收好,既没有重伤对方的意思,也没有认输的意思,帝听风的心思让众多弟子费解。

    帝听风刻意放过,让风仟景心里燃起一股无名火,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八卦阵”会输给帝听风的“意念球”,带着满腔怒火对帝听风起了第三次攻击。

    早料到风仟景会有此一招,帝听风连着扔出一张符壕,只是第一次,他的运气没有那么好,符壕刚近身对方的阵法图就解体散去。

    而对面的风仟景恐帝听风有小动作,接连消耗大量灵力,注加到朝帝听风攻击过来的阵法上,在帝听风刚扔出符壕的同时,击落到他的护身罩上。

    随着强烈的撞击,“嗑澎”一声,帝听风身上的外层护身罩破了好大一条口子,自己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往外流失,企图补修裂开的缝隙。

    经历过诸多实战的风仟景料想到帝听风的想法,哪里肯放过重击对方的机会,顾不得体内灵力及法力的不足,强行催动法宝对帝听风起第四次攻击。

    在没有外层护身罩的情况下,帝听风的里层护身罩轻易就被对方给破除了,随时“澎”裂开的声音,风仟景的第四次攻击,终于在一次击落到帝听风的身上。

    “噗噗!”帝听风连吐出两口鲜血出来,身体往后飞出去数米远才倒地,随着鲜红的血落地,台下的吃瓜群众们的心也跟着落地。

    此人还自称是炉青真人的亲传弟子,为何实力还比不过宗门的低阶弟子,虽然对方有八卦阵法这样的顶阶法宝,也不至于连着几次被人打到吐血吧!

    对于帝听风示弱的表现,宗门弟子一点都不看好,甚至一些觉得继续观战下去,会严重影响到情绪的宗门弟子,在帝听风和风仟景二人未方出胜负就先行离去了。

    一些买注帝听风赢的宗门弟子内心沮丧不已,他们可是把所有家当全押到此人身上了的,倘若帝听风输了,他们可就倒霉赔光了。

    当然,有一些比较精明的宗门弟子,在帝听风和风仟景二人身上都押了码,不管是哪一方胜出,他们都是不赢不输,权当过过干瘾。

    别人不知,一直淡定如初的李子恒心里却是有底,他才不管斗法的过程如何,只要帝听风最后赢了风仟景就好。

    一些头脑比较达的宗门弟子,起初见李子恒全买帝听风赢,纷纷在后面跟注,在看到帝听风后面的表现时,中途又加了数块灵石改买风仟景赢。

    对整个过程的变化,李子恒一直都是淡笑不语,也没有激动着同其他宗门弟子一样,大声吼吼着给台上的帝听风二人呐喊助威。

    “帝道友,你若是在不出手,我可要动真格了!”

    风仟景一道传音提醒倒在地上的鬼季,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此人的实力比他高一些,且帝听风大有隐藏修为的可能,为何一直让自己处于下风。

    凭着帝听风的实力,定不出几招就可以将风仟景击败的,还有帝听风最先攻击过来的阵法图,明显就不具备攻击力,否则凭风仟景有几个“八卦镜”,都不够对方秒杀的。

    帝听风突的裂开嘴,冲对面的风仟景笑了起来,“那么,我赢了!”在风仟景没来得及理解帝听风那句话时,风仟景明显感到脖子处有一股炙热划过。

    帝听风的身影依旧站在原地,压根就没有离开过的迹象,此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种“神秘功法”究竟是什么法术,竟然……

    风仟景震惊之余,摸着脖子处掺出的细细血丝,心里惊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险在两人只是斗法而已,若是放在实战中,恐怕自己早就人头落地了的。

    那些低阶弟子及个别宗门弟子,压根就不明白,台上的两人为何突然间就不斗了,他们还等着看好戏呢,,若不分过胜负出来,押到两人身上的灵石不就白费了嘛!

    个别修炼了秘术的宗门弟子,凭着强大神识探到风仟景脖子处的细细血丝,惊得脸色变了数遍后,才大声惊呼出声来。

    “风前辈的脖子被帝前辈给划破了!”

    “什么!”听到这样一句话的宗门弟子瞬间炸开了锅,他们可是亲眼看到帝听风被风仟景击飞出去好几次的,怎么突然间就划破对方的脖子了。

    别说那些宗门弟子及李子恒等中阶弟子,就是台上的风仟景也想不透,他身上的护身罩无半点破绽,且对方已经被自己重伤过两次的情况下。

    帝听风到底是怎么对他出招的?如此玄乎的“神秘功法”别说像他们这样的筑基期修士,就是一个元婴期的上阶修士,也不可能做到不破除对方护身罩的情况下,就杀灭对方的。

    一直处于下风的帝听风,故意输给了对方数次,在被很多宗门弟子不看好后,最后以一招“神秘功法”一秒控制风仟景,使得全场都震惊了。

    “是我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