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插曲(7)
    尽管风仟景想不通帝听风修炼的主功法是什么,风仟景也大方的承认自己输了,莫不是刚才帝听风手下留情,恐怕他早去地府报道了的。

    帝听风一副早就料到结局的模样,冲风仟景冷冷一声道:“那么,风道友,你现在欠我一个条件了。”

    帝听风毫不客气的,立马和对方谈起了先前说好的条件,在可不是因为帝听风着急,亦或是害怕对方秋后不认账。

    主要自己没啥机会去天道宗,才提前和风仟景定下承诺会比较好,否则等到自己哪天真的有难才去求别人,怕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什么条件,说吧!力所能及的本道一定做到。”风仟景一副君子所为,既然输了就必须遵守承诺才对。

    倒不是风仟景不想赖账不认,主要是他被帝听风身上的神秘功法震慑到了,心里就是千百个不乐意,嘴上还是得顺着点对方的。

    一个修仙世家的家主,替一个身份不明确的弟子做事,传出去恐怕会让那些修仙世家的弟子笑掉大牙,风仟景自以为可以赢过帝听风的,没想到……

    帝听风一直都把他当玩具戏耍,打一开始对方就没有与他正面交锋的意思,不然,帝听风光凭自己的神秘功法,就可以击败风仟景的。

    可恨自己技不如人,风仟景也只能咬咬牙认了,就是不知帝听风会对他提什么要求,若是对方提出让风家世代为仆,他可如何向家族的弟子交代。

    风仟景一副苦瓜脸瞅着对面的帝听风,让欺负了对方好半天的帝听风心里暗爽,嘿嘿!那个时候的风道友终于回来了,帝听风心里独乐一番。

    表面上,帝听风依旧一副镇定的面容,冲着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风仟景诡秘一笑,道:“不用急,我可没说我现在就会使用这个条件的权利。”

    “你……帝道友,你是什么意思?”

    对于帝听风的这种要求,风仟景明显吃了一惊,现在不使用,将来的事情可说不准,难道帝道友就不怕本道事后赖账不认吗?

    风仟景自持少主身份,倒没有继续追问帝听风的回答,如此也好,倒不至于会使风家少主的身份尴尬,对十几年不见的这个“好友”,他的心里升起一丝丝好感。

    “你先替我保管这个条件吧!等我有需要的一天,一定会找你取回来的。”帝听风笑着把两人之间的斗法结局,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反正自己有数不清的秘宝护法。

    只要对方不是元婴期的老怪物,一些中阶修士及高阶修士,帝听风心里是不惧的,哪怕真倒霉遇到元婴期老怪,还有缔灵和小骷髅护主的。

    至于要求别人帮忙,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帝听风表示什么事情还是自己处理的比较好,毕竟自己身上的秘密有点多,且都是“逆天”的大秘密。

    对风仟景提出的这个条件,直到帝听风飞升都没有找风仟景来取,也算是兑现了帝听风数年前对风仟景单方面的承诺吧!

    “帝师弟,那风师兄,怎么还没来,你没把此事和他说明白吗?”

    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侧头盯着身后的一个紫衣少年身上,眼里全是焦急的神色,又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这马上就要到计划杀灭一眉真人的时候了,天道宗的那位师兄还没有现身幻仙宗内,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

    幻仙宗的边境,属天道宗地界的一处隐秘之地,四五来个幻仙宗的宗门弟子聚在一起秘密私谈着什么。

    其中,一个身穿紫色衣服的少年,冷淡的眼眸深似冰海,蓝妖异得模样,安静的站立在原地,宛如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图画。

    紫衣少年冷冰冰扫了青衣少年一眼,凉凉开口道:“他不会来的,就我们几人够了。”

    青衣少年听到这样一句,差点没气得升天,道:“为什么?难道他没答应不成,对方可是承诺替你办一件事情的。”青衣少年压着满腔怒火抱怨紫衣少年一句。

    “我压根就没打算把风道友牵连到此事件中来。”

    这个轻狂长得有蓝色“妖异”头的紫衣少年,除了那个数十天前,与天道宗弟子斗法胜出的帝听风还能是谁。

    帝听风和风仟景斗法当天,前面被风仟景“欺负”得够够的,就在宗门弟子放弃帝听风这个希望的时候,哪曾想到,一直处于被动的帝听风竟一招击败了对方。

    不仅如此,那些宗门弟子任谁都没看到帝听风是如何出手的,等他们看到风仟景脖子处的血痕时,二人之间的斗法已经画上句号了。

    那些宗门弟子只知道帝听风特像妖修,且他还长得有蓝色头,更别提帝听风的肩上一紫一黑两只灵兽,种种“怪异”的疑点,让帝听风越的神秘。

    仅因为帝听风与风仟景斗法一事,他的“逆”修足够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即使是不愿承认帝听风身份的宗门弟子,也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就如那道虹掌门。

    幻仙宗的道虹掌门知晓了帝听风斗法一事,险在此人没有让元夜祖师甚至宗门丢脸,道虹掌门心中对帝听风的忌惮也少了几分。

    到底是一个宗门的弟子,且帝听风还是幻仙宗炼丹室的亲传弟子,就算道虹掌门千百个不乐意,表面上亦是不敢得罪帝听风的,暗中更加不敢对帝听风出手的。

    炉青真人出了名的护短,倘若其他弟子敢对自己的弟子动手,炉青真人不灭了此人的全宗全族,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你……好吧!”青衣弟子自然就是那李子恒啦!他已经被帝听风的“自大自恋自己找死”给气得说不出话来,气得牙痒痒的站在原地直跺脚,又不敢拿对方怎样。

    两人明明之前就已经说好了的,拉着那天道宗弟子一起参与杀灭一眉真人的事件,现在倒好,他们都跑到人家的地界上来了,却不见主人出来招呼。

    帝听风才懒得理李子恒心里的小算盘,打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想过会拉着风仟景一起加入此事,虽说风仟景的修为比起低阶弟子强了许多,面对灵寂期的高阶修士,只有被轰成渣渣的份。

    一眉真人是谁?灵寂后期的高修,何况人家已经是灵寂后期的高阶弟子,别说风仟景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就是他有筑基后期的顶峰,也是不够对方秒的。

    帝听风本来就是打算着趁这次机会,将李子恒这个知道自己“秘密”太多的宗门弟子给灭掉,至于那一眉真人与司徒尼玛等人,只要自己给对方足够的利益,不怕众修不会动心的。

    想那司徒尼玛以及一眉真人,若想对自己起什么杀人夺宝的心思,肯定会忌惮自己“神秘”功法几分的,一个“普通”的宗门弟子,身上是不会出现众多“秘宝”的。

    倘若真拼不过,大不了使用缔灵和小骷髅的法力,灭掉司徒尼玛等人,日后修炼将两灵兽的功法补回来就是。

    离自己的计划仅差一步之遥的距离,帝听风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犯傻,落得个法力尽失得下场,到时别说逃离幻仙宗,就是保命的能力都没有。

    “李师兄,咱们有帝师兄的神秘功法,何惧那一眉真人的功法,就算对方是灵寂后期的高阶修士,咱们人多势众,杀灭对方妥妥的。”

    开口的是司徒尼玛的师弟夜非也,此人打从在问心阁被帝听风使用神秘功法,瞬间杀灭同门弟子给吓到后,对帝听风这个人彻底臣服了。

    别说表面,即使是在内心,夜非也都不敢违背帝听风半分的,他可不想落得如姓师兄一样的下场,就算是个死人,被别人一秒火化,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哼!帝听风没有吭声,倒是距离几人不远的司徒尼玛,用鼻音冷冷哼了一声,帝听风和天道宗风仟景斗法当天,恰巧司徒尼玛因家族的事情被家给召回去了。

    没能亲眼目睹全过程,单凭那些宗门弟子把帝听风夸得如何如何,司徒尼玛内心还是不愿相信的,唯一让司徒尼玛承认的是帝听风的“逆”修。

    帝听风本身就是一个“秘密”,且他的身上还有诸多秘密,就是让人猜个三天三夜都猜不完,司徒尼玛拿帝听风这个“师弟”的身份也是无法了。

    偏偏司徒尼玛又不敢亲自开口问,若是惹恼了帝听风这个“神秘师弟”,被道虹掌门知道了,他还不得被掌门师父给灭了。

    帝听风依旧一副“雕像”的模样,把风仟景没有出现的实情说出来后,站在原地不吭声也不搭话,任李子恒与司徒尼玛等人在一旁互相“吹嘘”自己的功法。

    对一些“易容经,火焰术,伏灵术,控灵术”,帝听风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对李子恒等人提到的功法秘籍毫无感觉。

    心无杂念的帝听风不禁心想着,倘若自己拿出“大浒衍”这种可以辅助其他功法强化的功法出来,那些低阶弟子会不会眼红得想要灭掉他这个“神秘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