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插曲(8)
    “嘘!”

    李子恒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争论过没完,突的听到帝听风“嘘!”了一声,嘴巴“叽里呱啦”的几个宗门弟子立马闭上嘴巴,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盯帝听风在身上。

    李子恒扫一眼众修弟子,见众人如此识趣,倒也不好说些什么,两只眼睛同样盯在帝听风身上,“师弟,怎么了?”

    李子恒可不认为帝听风会无缘无故“嘘”着好玩儿,况且此地不是幻仙宗,也不是他的炼丹房,而是天道宗的地界,保不齐会“倒霉”的遇到什么天道宗的高阶修士经过。

    没等帝听风回复李子恒的问题,一道洪亮的男音传来,“你们是哪个修仙宗门的弟子,为何出现在天道宗的地界之内。”

    过了数分钟后,那声音的主人才遁光而来,一副“审犯人”的眼神,盯得帝听风等人好一阵子的不舒服,帝听风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震碎了似的。

    明显,这位突然间出现的“神秘高修”使用了灵压,不然凭帝听风等人的修为,不可能遇见高阶弟子会难受得双腿软站立不稳,连腰都直不起来。

    “前辈!我们是幻仙宗的宗门弟子,因有要事才踏入天道宗的地界之处,倘若冒犯了贵宗,望前辈海涵,勿怪罪弟子等人。”

    “弟子等人也是无法,否则怎敢贸然闯进天道宗的地界之中,且贵宗的高阶弟子众多,但凡遇上一个就可轻易灭掉弟子等人。”

    “弟子等人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嘛找死跑到天道宗的地界来,实在是事出有因,弟子等人不得已而为之,正讨论着派一人去贵宗请示一下,没想到,前辈功法如此了得,倒先现了弟子等人”

    不愧是具有“心机婊”之称的李子恒,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将述得明明白白,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原委的经过还是听得很明白的。

    “究竟是为了何事,让你们不计性命闯入天道宗地界,你且跟我说说,如果真的是特殊情况,我也不便为难你们的。”

    那“神秘高修”一副大人大量的盯着眼前的几个外宗弟子,反正他的修为比帝听风等人高出数阶,倒不着急对他们动手。

    万一众修弟子之中,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他若贸然杀灭了对方,那人的后台找上天道宗,他可就修到头了。

    得到对方松口,李子恒莫名的松了口气,谨慎着给对方解释起他们来天道宗边境的“目的”,当然,这些全都是李子恒胡编乱造出来的“事实”。

    眼神瞄了一眼一眼幻仙宗弟子当中,最“奇怪”的妖异弟子,仅因那一头微蓝色的头,令帝听风走到哪儿,都会变成众人瞩目的焦点。

    “咦!”和帝听风眼神对视一秒后,“神秘高修”咦了一声,仔细盯着帝听风瞧了数遍后,突然想起来什么,眼睛不由得睁大了数倍。

    “居然是你!”

    什么?前辈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是你?我们不是第一次见到吗?可能李子恒等人心里是这样凌乱的,帝听风有种莫名奇妙感觉,紧盯着眼前处的“神秘高修”不语。

    莫非那人认识自己,帝听风心里反问自己,他认识的天道宗弟子除了风仟景之外没有什么高阶修士了,幻仙宗的宗门弟子认识他也就罢了,怎么天道宗的弟子也认得出自己啊!

    难不成自己的名声,已经传遍到众多修仙宗门了不成,帝听风忍不住在心里自恋一番,想想不可能推翻了心中的猜测,两眼盯着眼前不远处正盯着自己的“神秘高修”。

    数秒过后,帝听风试探性的问出口,也不敢过多打探对方的修为实情,总之此人的修为不会低于灵寂期弟子就是,但是对方也不是元婴期的怪老头。

    “前辈怎么会认识我?”

    “想不到,才过去了十来个年头,你已经从当初的凡人小鬼变成中阶修士了,恭喜师侄了。”神秘高修不理会帝听风等人的惊恐,自顾自回想起十几年前的事来。

    什么凡人小鬼?什么师侄?对方到底是谁?连自己原先是凡人之体的事情,都知道得那么清楚。

    帝听风心里燃起一股莫名的恐惧,脸上的表情比数年前遇到“魔修”风陌时的情绪还要不淡定。

    “当年的你还年幼,不记得我了很正常,我可是一直没有忘记过你的。”

    说到此处,“神秘高修”的眼里突然闪出一道精光,盯得帝听风更加的不舒服起来,躲开“神秘高修”眼光,将目光盯向远处。

    也不知是自己的什么被此人“惦记”着,帝听风心里顿时产生出一股毛毛的感觉,在不知对方是敌是友的处境下,自己也不敢贸然对对方出手。

    “没想到一别多年,你居然变成了中阶修仙者,世间还真是诸多怪事。”

    明明那个小鬼就是一个凡人的小孩,怎么就突然间变成了修仙弟子,神秘高修心里纳闷不已,却没有把心中疑问问出口,一口气又和李子恒等人交谈了数句才满意离开。

    “也罢!想必是你的机缘到了吧!小道友!咱们后会有期!”

    此人不仅神秘,连说话都自带一种神秘感,令帝听风等人越的忌惮起此人的神秘感来,险在那神秘高修只是路过,并不打算仔细盘查帝听风等人。

    否则,帝听风等人光凭自身的修为功法,也是敌不过那神秘高修的,别人或许不知道对方的修为,借着续命的灵体的法力,帝听风可是清楚得不能在清楚的。

    若不是自小练就到一身“处事不惊”的本领,加之如神秘高修同阶的修士见得多了,心里自然而然就免疫了,就好像对方的修为,与李子恒等人差不多的等阶一样。

    “师弟,你真的不认得刚才的那一位前辈?”

    李子恒半信半疑的靠近帝听风一些,使用足够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问同样一头雾水的帝听风。

    “不认识!”帝听风冷冷应了一声,就寻了处隐蔽的位置藏了起来。

    帝听风等人久不见那一眉真人前来,等得失去耐心,才见到远处遁飞过来的光球,这才稍微平衡了一下心里的焦灼感。

    只见遁影而来的那个中年大叔浑身冒着淡淡的灵力,暗红色的光影把中年大叔身上原本穿着的暗紫长袍都掩饰成红色了,看模样是刚刚才练功回来的。

    那人长相还算俊朗,浑身散着正气,唯一叫人注意的还是中年大叔的眉毛,原来是此人的眉毛连成一线,看起来就跟长着一条眉毛似的,怪不得会被外人称为一眉真人。

    一眉真人看到李子恒等人的身影,停止在几人数米处,扫了帝听风几人一眼,道:“师侄早到了,那灵器在什么地方,怎么老夫一点灵力的感觉都没感应出来。”

    “呵呵!”李子恒敷衍般的轻笑一声,冷目道:“这里既是天道宗的地界,若真是出现了什么灵器,岂是我们幻仙宗弟子可以随意获取的宝物,师伯莫不是闭关太久,脑子不清醒了么!”

    一眉真人心里咯噔一下,大嚎一声道:“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引我来天道宗地界,究竟是为什么?”他竟然会被一个小辈给暗算了,别提心里有多震怒了。

    “你问我为什么?哼!”李子恒一改平日的和善面目,一副盯着死人的眼神盯着数米远距离的一眉真人,哈哈大笑道:“哈哈!当然是取你性命,杀人夺宝了。”

    “哈哈……就凭你这个中阶弟子,妄想杀灭我,老夫一只手就可以灭掉你十个。”

    一眉真人杀心肆起,反正这里是天道宗的地界,就算死几个幻仙宗的弟子,也没什么的,大不了推迟到天道宗的头上罢了。

    “是么?既然师伯如此自信自己的修为,师侄不请几个帮手出来,岂不是冤枉了师伯的一世英名。”

    李子恒伸手“啪啪”两声,一眉真人四周现身好几个宗门弟子,他脸上的笑疑结,到嘴的话吞了回去,脸上在无半点自然之色,一副阎罗模样怒瞪着李子恒。

    司徒尼玛祭出自己的万尺灵,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道:“师伯,真是好久不见啊!”

    “哼!”一眉真人冷冷一哼,道:“师侄说什么呢!咱们不是昨天才见过嘛!还是在你师傅道虹掌门的宫殿。”

    “昨天?”李子恒侧头盯了司徒尼玛一眼,心道,怪不得昨天他慌称要先回去了,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

    一眉真人把目光投到帝听风身上,道:“奉劝师侄小心点,此人连自己的师父和师伯都敢算计,何况是你这个师弟。”

    “帝师弟,不要听取那人的言论,他不过是惧怕你的实力罢了。”

    司徒尼玛恐被李子恒怀疑,被帝听风一不做二不休给灭了,赶紧澄清一下自己的站队,他可是败在帝听风手里数次的,要说至今还活着,简直就是个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