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插曲(10)
    “如此甚好!”一眉真人收起对司徒尼玛的杀意,冷眼扫了一眼司徒尼玛身后数米处的夜非也,道:“你的师弟,就交给你处理了。”

    司徒尼玛赶紧点头,应道:“这个自然,请师伯放心。”

    就在一眉真人和司徒尼玛达成了某种协议,误以为被灭掉的帝听风从天上遁影下来,扫了一眼早就没了呼吸的李子恒一眼,无语的摇了摇头,往对方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后,冷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想看看,我让你们误会自己被那个老头给灭了,会生什么样的好事,想不到,司徒尼玛,你好大胆子,不仅害死了我的师兄,还想杀灭自己的师弟,道虹掌门一直都是如此教导你这么对待同门的么?”

    帝听风有些失望的眼神看着司徒尼玛,他和司徒尼玛的接触,相对于幻仙宗的其他弟子来说,次数是仅次于李子恒的一号人物了。

    帝听风虽然已经不记得司徒尼玛十年前攻击过自己一事,对司徒尼玛这种靠家族地位,爬到他人头上的公子哥,实在是喜不起来。

    只能说,帝听风小时候的回忆,让帝听风对南宫南这款的公子哥都免疫了,但凡是流露出南宫南身上的某一种气息,都会被帝听风讨厌的。

    帝听风除了记性不好,还是一个脸盲,不多接触别人几次,或者对方身上有特别的气息,帝听风是很难记住那个人的。

    司徒尼玛受到惊吓,一副不可能的盯着“死而复生”的帝听风,结结巴巴道:“帝……帝帝师弟,你,你怎么还活着!”

    “怎么?难不成司徒师兄你希望我真的被那个老头给灭了!”

    司徒尼玛竟然直接变卦,和一眉真人的结盟仅仅只维持了数分钟就散了,赶紧附和帝听风道:“这……这怎么可能,帝师弟你的实力,师兄是最清楚不过的。”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懒得去理根本威胁不了自己的司徒尼玛,全神贯注的瞪着在次祭出“万云决”的一眉真人,帝听风抬头扫了眼漫天的云层,望着那些云层间的惊雷眉头微微皱起。

    一眉真人看到帝听风“死而复生”冒了出来,心里自然不比司徒受的打击小,他的“万云决”法宝,全力一击的情况下,可是连刚刚达到元婴期的修士一招架不住的。

    帝听风明明就只是一个刚刚筑基期的弟子,实力就算可以拼杀灵寂期的弟子,也不至于可以逃得过高阶法宝的全力一击。

    更何况,自从一眉真人祭炼出“万云决”法宝以后,只要祭出“万云决”法宝,几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让人逃脱的先例。

    帝听风不仅修为不高,实力也不会强大到哪去,不仅在“万云决”的全力攻击下逃脱,还可以毫无压力的站在“万云决”下面不改色的瞪着自己,就算一眉真人心理够强大,也不禁被帝听风的气魄给压倒性震撼住半分。

    “师伯,你的那什么万云决法宝我很感兴趣,你若是主动让于弟子,说不定我还可以放过你的元神,好让你另寻一副躯体,从头再来的。”

    帝听风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一直徘徊在心理战的一眉真人,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修士,拿了别人的东西,自然要有所表示的,不过,刚才一眉真人差点灭了自己,帝听风灭了对方合情合理,放过一眉真人的元神,算是看在二人是幻仙宗同门的面子上。

    “呸!”一眉真人被一个小辈给赤果果的给威胁了,心里自然气愤到不行,他一口吐沫呸到地上,同时,手中的“万云决”法宝的灵力加持到最大。

    只见满天的惊雷到处滚动,灵威压得人都不敢抬头观看天上出现的异象,“轰隆隆!”的数声巨响从帝听风的耳旁狂啸而过,“磁啦!”一声,惊雷劈到帝听风身上,把他身上的护身罩给击破了。

    “哼!”一眉真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心道,就算你有不死之身,数次被万云决的惊雷击中,就算是元婴期的修士也会死透的。

    “师伯!战斗中不专心,可是会招来祸端的哦!”

    帝听风的声音在一眉真人的耳后响起,没等一眉真人反应回来,手中的“万云决”法宝被帝听风强行注入灵力,冲自己的法宝轻轻一招手,“万云决”就和一眉真人失去了联系。

    没等到一眉真人重新祭出“万云决”,缩小版的“万云决”法宝已经落入帝听风之手,帝听风仔细瞧了几眼缩小版的“万云决”,它上面的惊雷影子还是看得很清楚的,不过,失去了和主人的联系,对帝听风构不成威胁罢了。

    “你,你你你到底是怎么弄过去的!”

    一眉真人的本命法宝被抢,除了震惊,更多的是好奇,他的“万云决”法宝,在被一眉真人祭炼出来的时候,就给“万云决”种下了非主不能使用的禁制,就算一眉真人这个主人死了,“万云决”法宝落入其他修士的手里,就算对方重新祭炼,一样是一件无法使用的法宝。

    帝听风完全无视一眉真人吃惊的表情,轻描淡写说道:“没怎么,不过就是冲它招了招手罢了。”

    一眉真人讶色,怔怔的盯着帝听风,结结巴巴道:“这,这,这怎么可能!”

    “万云决”法宝怎么着都是一眉真人的本命法宝,被别人随随便便一招手就夺去,传出去鬼才会相信,何况,“万云决”还是被帝听风这么一个中阶弟子给收去的。

    一眉真人恢复吃惊的模样,恼怒的幻出数道冰柱,不由分说全数攻击到帝听风身上,只见帝听风身体轻轻一晃,人就从原地消失了,等到一眉真人反应过来,帝听风的人影又站到了自己的身后。

    帝听风扫了一眼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被一眉真人攻击出来的数个大窟窿,冷冷一声道:“想来,我不在你们面前暴露一点实力,你们是永远都不会自己有多么的愚蠢和自不量力。”

    帝听风迸出自己隐藏的全部灵力,灵威一下子狂涨了数个境界,同时震压得一眉真人这个灵寂后期的修士,身上的修为形同虚设释放不出来,修为被禁实力形同虚设,一眉真人的后果如何,还不是帝听风一个念想的事情。

    “我啊!”帝听风自言自语道:“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也最讨厌别人瞧不起我,更加讨厌别人伤害我在意的人,师兄虽然对师傅的事不上心,起码还是我的师兄,你就这样把他给灭了,炼丹室要少了师兄的存在,我会不习惯的。”

    “之前不是说过了,给你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么?师伯,你为何不听取别人的建议呢!”

    帝听风的脸色越来越黑,同时手里多了两只雷兽,头顶巨剑和彩凤也狂跳不已,它们已经数年没进阶过了,而让它们进阶的唯一理由,就是不停的和对手过招,甚至灭了对方。

    帝听风冷冷的扫了等于被灭的司徒尼玛一眼,完全不在意一眉真人会逃脱自己的设局,何况,三幻灵体之外,帝听风还设下了缔灵这个杀手锏,就算一眉真人逃得过巨剑,彩凤,和雷兽的攻击,缔灵那一关,就是来数十个一眉真人也是无法的一关。

    “噗噗!”声在帝听风身后传来,帝听风伸手抬起被自己的护身罩罩住的等于死掉的李子恒,“唉!”帝听风冷冷唉叹一声,转过身看向了早就已经被自己释放的灵威吓傻了的司徒尼玛。

    司徒尼玛一个激灵,赶紧从储物袋取出一物,主动递给帝听风,说道:“帝,帝师弟,这是师傅为了给我出任务遇到意外而赐给我的秘丹,它可以恢复修士的精元,李师弟虽然算得上个死人了,不过,他的元神还没有被毁,只要服用了这枚秘丹,在加上一些丹药的辅助,很快就可以恢复元气的。”

    帝听风也不客气,直接把司徒尼玛手里的秘丹摄到了手里,抬起李子恒的下巴,手一晃动,秘丹就进入到李子恒的口中,接着,帝听风又把一些恢复元气的丹药一起扔进了李子恒的口中,随便给对方体内输入一些灵力帮助李子恒吸收秘丹的性格。

    莫约过去了一个时辰,李子恒口中传来一声咳嗽,他一口淤血“哇!”的吐到了帝听风的脚边,睁开彷如刚睡醒还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问道:“师弟,一眉真人呢!他是不是把我也一起杀了。”

    “这里……这里就是地狱吗?”李子恒扫了眼四周,眼前被暗红的景象笼罩着,误以为自己和帝听风一样,被一眉真人傻杀灭以后带入了地狱。

    帝听风扶起起死回生的李子恒,冷冷一声道:“不是!”

    “司徒……司徒尼玛!”看到不远处的司徒尼玛,李子恒半闭的眼睛猛然睁开,非常气愤的大嚎道:“你这个小人,你居然拉我做你的挡箭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