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护送
    “就是说,司徒师兄,你不仅害死了李师兄,还想遵从一眉师伯的指意,把我这个师弟也给灭了,我今天算是彻底看清楚你的为人了。”

    “不,夜师弟,你听我解释,李师弟,你千万不要冲动啊!”司徒尼玛赶紧往自己的身上打出护身罩来,他眼下的情况很糟糕,可不敢大意分毫的。

    打从帝听风看到李子恒醒过来,脸上的表情从阴冷恢复到原来的冰冷,司徒尼玛就知道自己躲过了帝听风的击杀范围,也心知自己的求助不会引帝听风的良心现,自然不会惹起帝听风的不快的。

    夜非也沉着一张脸,冷冷几句反问道:“解释?解释什么?解释你准备使用什么招式,好把我这个师弟一块块撕碎么?”

    李子恒露出一个坏笑,死死瞪着司徒尼玛,奸笑一声道:“夜师弟,你不会念及同门之情而舍不得出手吧!”

    不知怎的,两个意见统一,全程无交流的李子恒与夜非也勾结在一起,准备连手灭了司徒尼玛的。

    帝听风看着李子恒等人之间的拉帮结派狼狈为奸,一直没有开口,反正这些事都不管他事,何必浪费口水是吧!

    李子恒侧过头,看着一直默默不作声的帝听风,问道:“师弟,我与此人有些私人恩怨需要化解一下,你不会过问吧!”

    帝听风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冷冷一声道:“无碍,虽说同出自一个师门,我与这人交情也不怎么样。”

    帝听风虽然忌讳同门之间相互残杀,不过,那个司徒尼玛完全就是找死型,分不清状况就随随便便和一眉真人结盟,同时还看清了帝听风这个拥有“逆”修实力的师弟。

    帝听风可不想插手的,虽然他并不赞同李子恒最近几年的变化,同门终究是同门,一起长大的情分自然还是有的,不过问,就算是帝听风最终的也是他做的最好的决定。

    帝听风把一眉真人使用的“万云决”法宝种下自己的禁制,随手扔到李子恒手里,提醒一声道:“师兄,可不要玩得太过火了,我先回炼丹室去看看师傅的情况。”

    “师兄,天竺殿有你的传音符,让你去一趟!”

    “哦!”帝听风盯着依旧无法清醒过来的炉青真人,一脸无奈的背过身,问道:“师兄人呢!”

    “主事他被道虹掌门给叫去议事大厅了,具体情况弟子不知道的。”

    这个炼丹弟子是数年前和帝听风同年被炉青真人收到门下的炼丹弟子,无奈对方资质真正不怎么样,不管是炼丹还是炼功,效果还不如资质不怎么样的李子恒。

    炉青真人也就放弃了对他的历练,全部心思放到无法炼丹,却可以配制出不凡丹方的帝听风身上。

    尽管得知帝听风是幽冥之体,无法修炼仙家功法,还被道虹掌门打去杂物阁的时候,炉青真人都没有把这名弟子扶正,可见帝听风在炉青真人心里的位置有多高。

    “哦!”帝听风又是冷冷的哦了一声,看都没看对方一眼,转身就出了丹生殿,遁影朝天竺殿的方向而去。

    帝听风的人影刚刚在天竺殿的大门口,一道偏似兽音的男音从大门内传来,“帝师侄,欢迎你赏光来老夫的天竺殿。”

    帝听风心里冷冷一哼,表面依旧不动声色的冲大门内一拱手,道:“前辈,打扰了!”

    帝听风可没有忘记,数年前差点被天竺殿的主人灭掉的事情,虽然说对方的样貌帝听风肯定不可能一眼认出来,对方的灵力他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毕竟帝听风是个健忘症严重患者,而且还有脸盲症,如果连对方的灵力都记不住,万一哪天被人欺负惨了,想要回去报仇都找不到人。

    帝听风刚刚进入天竺殿内殿,就出一声惊呼,问道:“仙子姐姐,你还没有回去啊!”

    “噗!”几乎同时,端木锦和羽化门仅活下来的那名弟子,还有天竺殿的主人符离召三人,噗的一声喷了一口血出来。

    世上哪有人见面第一句就是赶人回去的道理,何况,端木锦就算以羽化门掌门人的身份,以视察的理由在幻仙宗长住都是有可能的。

    何况,幻仙宗能够和羽化门交好,道虹掌门还巴不得呢。

    四年前,五宗遇到魔宗的人入侵,死亡人数最少的就属羽化门的弟子了,虽然羽化门的整体实力和幻仙宗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人家遇到魔宗入侵还能够保证伤亡最少,可见羽化门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存在。

    “咳!”端木锦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隔着脸上的薄纱都可以杀死的杀气瞪着帝听风,忍着怒气问道:“怎么?本尊在你们幻仙宗恢复法力,难道帝道友你还有权利不准许么?”

    “哎!你法力不是……”全部都恢复了嘛!

    帝听风正准备开口时,被端木锦一记冷眼的杀气给震慑道,乖乖的闭上了前言改了口,道:“难不成仙子姐姐你的法力已经恢复了,想要回去了?”

    虽然帝听风用的是肯定疑问句,话里的失落感异常明显,虽然不明所以的符离召和羽化门那个弟子完全不觉得,端木锦还是非常清楚的。

    端木锦脸色微微一红,随后恢复了正常,淡淡一声道:“本尊的法力是全部恢复了,也准备回羽化门的,不过,贵宗和本宗之间有好几天的路程,本尊之前带出来的仙鹤,又让本宗弟子在四年前给带回去了,路途遥远,本尊恐遇到什么麻烦,特地和贵宗的道虹掌门打了招呼,需要一名弟子护送本尊回宗门。”

    “为什么要选我送?”

    帝听风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写在脸上,四年前生了什么,他老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哪里会记得云涟天禁地一事。

    不过,端木锦这个人,帝听风还是记得非常清楚的,怎么说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女人嘛!不会轻易忘记的。

    端木锦一愣,气得咬咬牙,咬牙切齿道:“本尊来贵宗的时候,只能被帝道友你一人护送,他人无法接近本尊的身边,本尊为何会做这个决定,自然是因为这个理由。”

    莫不是旁边还有天竺殿的主人和另一个羽化门的弟子在场,端木锦肯定会说,“不然,你还会以为本尊想要被你护送回去不成。”

    帝听风一脸的无所谓,问道:“好吧!我们什么时候走?”

    “放肆!”

    端木锦身旁的那名羽化门弟子大声呵斥帝听风一声,恶狠狠道:“宗门要自称自己为弟子,木锦掌门也是你能够提我们二字的,你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吗?”

    帝听风冷冷扫了那个羽化门弟子一眼,无视对方的话,一步移动到端木锦身边,轻声道:“仙子姐姐,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我正好现在是个闲人,要不然等到过几天忙起来了,你可就找不到我人了。”

    “我……”端木锦好一阵无语,还被帝听风给郁闷得改了自称,赶紧恢复神色道:“本尊的要求,你拒绝不了的,这也是你们贵宗道虹掌门的授意。”

    “那好吧!事不宜迟,咱们今天就起程好了!”

    “你……”端木锦身旁的那个羽化门弟子还在纠结帝听风说话的态度,气得他炸毛,被一旁的端木锦无声给阻止了。

    和帝听风这种只遵从自己的本能活下去的修士来说,想要改正他身上的毛病,简直比妄想自己狂升数个境界还要难上几分。

    尤其是帝听风从来不听别人在说些什么,不仅不会改正,还我行我素的性格,甚至还会影响别人。

    “符长老,木锦打扰了许久,今日就动身回羽化门了,他日在五宗大会上遇见,一定会还贵宗的恩情的。”

    “用不着还的,反正仙子姐姐你已经和我……”

    帝听风话刚说到一半,被端木锦突如其来的杀气给吓得出了一声冷汗,脖子上割着的剑身和冒出来的血丝链接在一起。

    不得不说端木锦出手的度实在是太快了,连帝听风这个反应不弱于常人的弟子都无法祭出护身罩来,更别说一旁的羽化门弟子了。

    倒是看着帝听风和羽化门掌门一副“关系”不浅的符离召,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全程做了一个哑巴。

    他可不愿意加入到帝听风几人的闹剧当中,何况,他心不在此,权当应付应付,心里才懒得去猜帝听风和对方的关系呢。

    被端木锦拿剑割着脖子,帝听风认怂道:“仙子姐姐,有话好好说,我保证不在惹你了,你快点把剑放下。”

    “哼!”端木锦冷哼一声收了手中剑,冷眼瞪着帝听风,道:“你可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否则我是不会客气的。”

    端木锦之所以会出剑,主要是帝听风的话已经引到了四年前在禁地生的事情,如果用点心的人听了,在各自脑补,绝对比观看现实版还要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