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害的
    而帝听风坐着的旁边,那两个莽汉虽然说是人族修士,修炼的却是一种类似魔功的(阴y)功,(身shen)上散发的也都是一种不完全纯粹的灵力。

    其中,还暗杂着什么,帝听风没有接触过,一时间还无法分辨,何况,客栈里基本上都是一些凡人,帝听风是无法一下子迸发自己的灵力的。

    帝听风冲端木锦使了一个眼色,取出一些从“霓厦”大街换来的银两放到桌上,大喊一声道:“小二,结账!”

    帝听风直接把银两抛到店小二手里,挽起端木锦就往外走,并且,穿梭往人群中的片刻,帝听风已经稍微释放了一些灵力,抱起端木锦就遁影出去数百米。

    看到人烟逐渐稀少,帝听风把隐藏的灵力全部迸发出来,火力全开,三两个呼吸之间就出了霓厦这个地方。

    那间客栈里的莽汉见帝听风二人急冲冲离开,心里猜到了什么,也跟着帝听风二人出了客栈,等到两人能够感应到帝听风的灵力。

    他们刚刚确定位置赶来,哪里还有帝听风的影子,等到他们神识放大数倍去寻,依旧没看到帝听风的踪影,二人不由得在原地一跺脚,随便寻了处方向,分开去寻帝听风的影子。

    端木锦释放出自己的灵力,从帝听风手里挣脱出来,道:“等等!慕九他还没有找回来,本尊怎么可能一个人回羽化门!”

    “我们又找不到他去了哪里,怎么找?”

    帝听风好一阵无语,他不是给了对方一张传音符嘛!为何不用,使用传音符的话,帝听风肯定会凭着自己的强大神识寻找到慕九准确位置的。

    都过去半天了,慕九消失了那么久,不仅没有收到对方陨落的消息,也无法判断对方的准确位置,难不成让他们一直在霓厦那个客栈一直等下去。

    “谁说本尊没有办法找到他了,你只要到时候助本尊救回他就是了。”

    端木锦从储物袋取出一物,往上面注入自己的灵力后,那物竟然变成了一只麻雀半大小的黑色小鸟,端木锦和黑色小鸟对焦数秒后。

    黑色小鸟张嘴清鸣了一声后,舞动着翅膀盘旋在端木锦(身shen)旁,旋转了数圈后,在次吐出一阵清鸣,扎进端木锦制造出来的某一种空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帝听风见端木锦施法完毕,好奇问道:“那只黑鸟是什么东西?”

    “黑羽!”

    端木锦收起一同召唤黑羽的符纸,和帝听风解释道:“它可以寻找任何你要找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只是人界有的,它都可以找得到准确位置。”

    “准确位置?”帝听风托腮想了想,道:“既然羽化门有这么神奇的灵鸟,那需要寻找宝物,岂不是特别方便。”

    “你想得太多了!”端木锦白帝听风一眼,道:“一物自有一物克的,黑羽的作用虽然是寻人寻物,实际上,它是却无法探查宝物的。”

    帝听风把端木锦收起的符纸拿到手里仔细瞧了数遍,却半点门道都没看出来,无所谓道:“那不就是一只没用的鸟!”

    符纸虽然是由那些制符大师炼制出来的控物,其作用还不如丹药和阵法厉害,制符的方式大多都是由作画,祭炼,或者凭空使用灵力绘制出来的控物,使用材质不一样,符纸的作用也大不同。

    像是有些妖兽的兽皮可以用来制作符纸,或者妖兽(身shen)上的哪部分毛发可以制成符笔,还有其他的比较似纸的东西,也都可以用来制符的,除了兽皮和特制的符笔外,还需要一些特殊的墨汁,才可以进行制作符纸的。

    制符的墨汁也可以是某种妖兽的精血,或者什么物的精血,修士本(身shen)的精血也是可以起作用的。

    当然,如果封印一些妖兽的精魄在符纸里面,符纸的品阶就算只是高阶符纸,其作用会和上阶符纸的效果差不多的。

    一般像比较软的兽皮就可以用来制作符纸的,就如野猪,狐狸之类的就被修仙者常用,不过,使用的妖兽等级低的话,符纸的作用也不大。

    另外,制符的修仙者自(身shen)的修为也比较重要,都是按等级来的,修士境界越高,炼制出来的符纸的品阶才会越高。

    也有一些无法制作符纸的修仙者,不管他们境界到了何种地步,一辈子却是无法制符的,就好比炼丹大师,炼器大师,还有布阵大师,这些都是需要天赋的。

    如果说一个人的天赋仅仅只有百分之一,那么,不管他后天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都是无用功的。

    反过来则是,一个人拥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天赋,就算他后天不努力,想要炼丹还是布阵,随随便便捣鼓一番,就比一个努力了数十年的炼丹大师或者布阵大师厉害得多。

    这就好比一个人的灵根资质,没有灵根的人或许无法修仙,一个人的灵根算得上中可,他修炼某一种功法需要三年。

    另外一个人的灵根资质,若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地真灵根,那么,那个人修炼同一种功法,则一年半载就可以修炼完成的。

    后天努力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看天赋,一个人若没有天资,不管他如何努力都不起作用的。

    何况,修仙界都是强者为尊,资质不好的人,一些有资本点的修仙大宗,根本就不会收他做门下弟子的。

    “我们已经暴露(身shen)份了,客栈里的那两个伪装成莽汉的修士,肯定会想办法找到我们的,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帝听风虽然在次隐藏了灵力,“夜瞳”却一直把方圆百里看得清清楚楚的,反正“夜瞳”术只消耗灵力。

    就算帝听风不释放灵力也可以使用,不仅比神识好使用,又不会被高阶修士发现给盯上,简直不能太方便。

    端木锦也无法,只好答应帝听风的建议,道:“好吧!本尊也需要休养一下精力。”

    帝听风懵了一脸,他记得端木锦从幻仙宗出来起,就没使用过法力来着,好奇道:“仙子姐姐,你不是休息了几天嘛!难道你法力还没有恢复?”

    端木锦气得寻了一处落脚点,专心坐下打坐,嘴里忍不住抱怨一句,道:“本尊没有休息好,到底是谁害的!”

    “对啊!谁害的?”帝听风完全不记得,端木锦(身shen)边除了他,还有第二个人,他心里也在郁闷端木锦被谁打扰来着。

    端木锦不在说话,她担心自己被帝听风三言两语给气死,还是不要理他比较安全,和帝听风说话简直就是浪费精力,还容易吐血而亡。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霓凰!”

    端木锦精力刚恢复到一半,数十米处站着三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附近的某一家族弟子。

    帝听风趁端木锦打坐的空挡,使用灵力留了个幻影在原地,他人早就不知逛到哪个山头去了。

    端木锦被人惊扰回神,抬眼看到一旁的帝听风早被一具灵力幻型给代替了,气得她都忍不住想抽那个幻型帝听风几巴掌了。

    端木锦仔细打量了几眼,面前数十米距离外的,那几个某个修仙家族弟子几眼,心里无法断定是哪个家族的弟子。

    端木锦从地上站了起来,问道:“请问,你们是哪个修仙家族的弟子!”

    “我等是高姓家族的门下弟子,请问前辈是那个家族的长老?”

    由于端木锦见到帝听风真(身shen)不知跑哪去了,对方又是三个筑基期的家族弟子,她不得不释放出自己隐藏的灵力,灵寂后期的灵威同样震压得数十米外的几个高姓家族弟子差点倒在地上。

    “本尊是羽化门的弟子,你们几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端木锦就只出过羽化门两次,第一次是一百年前的云涟天(禁j)地的测炼,第二次就是四年前的一次了,她也不知道修仙家族的高姓家族的附属修仙宗门就是羽化门。

    何况,端木锦自从两百年前突破封印以来,接触得最多的人,就属帝听风这个幻仙宗弟子了。

    霓凰是霓厦山庄和羽化门的正中地界,它既属于幻仙宗也属于羽化门,算是中心位置,高姓家族恰好落居于霓凰山。

    本来高姓修仙家族是可以附属幻仙宗的,他们的祖师却是羽化门的关门弟子,高姓家族只能世世代代附属于羽化门。

    “我等是奉家主之命,外出巡视的检查队,前辈二人为何会出现在霓凰这么偏僻的山间?”

    “本尊外出遇到一些事(情qg),正在此地恢复,你们几个就赶来了。”

    “咦?难道前辈你受伤了?”

    “不是,本尊前些年遇到一些意外,导致精力消耗过大,需要恢复才不会影响法力。”

    “原来前辈遇到了意外啊!”

    那几个高姓家族的弟子见端木锦脚下不断涌出来的树叶,加上对方并没有动杀心,不知不觉就近(身shen)到端木锦五米之内,他们看到的事物也越发清晰起来。

    甚至帝听风使的障眼法,都被几人给识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