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会死的哦
    这几个高姓家族弟子,都是最近几年才筑基成功的,他们并没有参加过四年前的云涟天(禁j)地的测炼。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仙子,就是羽化门的掌门极品仙子,只当是羽化门的某一个长老门下的得意弟子。

    “这位仙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还请和我等回高家大宅一趟,虽然家族中的高阶灵石不多,恢复精力还是极快的,总比在这种荒山野岭打坐要强上数倍。”

    “不必!”端木锦一口拒绝,道:“多谢几位的好意,本尊差不多已经恢复了六层,六层精力遁飞回到宗门去,已经足够了。”

    其中,一个相比另外两个家族弟子长得强壮的那个弟子惊呼一声,道:“哎!前辈不愿意啊!”

    那个家族弟子说完,不动声色的又往前移动数步,眼看着就快要接近端木锦(身shen)边,端木锦呵斥一声,脚下的树叶不断生长,形成一堵数米高的树叶墙城,阻止那个家族弟子前进。

    那个家族弟子见势,赶紧止步,面带不善的((逼))问道:“话说,前辈说自己是羽化门的弟子,如何才能证明呢!”

    端木锦见机,催动“牵魂术”,试图通过魅术骗过这些家族弟子,她可没有和别人斗法的心思,好不容易恢复的法力,若是运气不好,岂不是会惨败在几个筑基弟子的手里。

    那几个高姓家族的弟子仅仅痴迷了数秒,也不知他们(身shen)上带着什么样的法宝,随后几人便恢复过来,他们面目更加狰狞的看向对他们使用魅术的端木锦。

    其中,那个带头的高姓家族弟子,转头看了看自己(身shen)旁的两人,道:“很不巧,前辈的魅术对付我等,是不管用的哦!”

    “看来,你也只有魅术能够拿得出手了,听闻羽化门掌门极品仙子的魅术连元婴期的老怪物都可以控制,就是不知道仙子的魅术,有没有修炼到你们羽化门掌门极品仙子的那种境界了。”

    那几个高姓家族的弟子见端木锦只对他们施展魅术,并没有其他法术的样子,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使一个眼色,几人慢慢靠近端木锦的方向。

    端木锦刷的抽出自己的配剑,一副警惕的眼神瞪着突然靠近的几个家族弟子,道:“你们想干嘛!离本尊远一点!”

    那几个家族弟子也相继拔出自己的配剑,虽然配剑(身shen)上的灵光不及端木锦配剑上面的一半,却也是不弱的。

    毕竟,端木锦的法力算是刚刚恢复,并没有实战的经验,虽然说她的修为境界比那几个筑基弟子要高出数个境界,实力肯定是不及一直在外面巡视的家族弟子的。

    几个家族弟子互使一个眼色,前后催动法力近一步靠近端木锦,同时,手中剑朝着端木锦的方向一指,数道剑影刷的扫(射she)到端木锦的前方。

    端木锦心惊,举起手里的剑往前一挥,一道漫天光影迸发而至,((逼))得那几个家族弟子的剑影连连后退,数秒就淡化在空气中。

    剑光顺势而起,直((逼))近那几个家族弟子眼前,几个家族弟子见状,无不被吓得直冒冷汗,祭出的法宝阻挡住端木锦的剑影,端木锦见势击出第二次光影,直击到几个家族弟子的法宝上。

    几个家族弟子的法宝实在是不敌高阶法器,竟被端木锦数剑灵威((逼))得失去了灵(性xg),甚至有一人的法宝被砍成了碎片。

    几个家族弟子哪里还不知对方的厉害,收起失效的法宝,共同组成一个合力护(身shen)罩,合力祭出一个数人组成的阵法,把端木锦困在了阵法里面。

    端木锦又气又恼,她无心伤害他人,却被别人如此算计,连被人施法布阵困在了里面,气得她连挥数剑,无数道剑影砍在几个家族弟子布置的阵法上,阵法接连数次摇摇晃晃起来。

    几个家族弟子恐端木锦的宝剑破了他们合力布下的阵法,惊得他们差点就遁影逃遁,见阵法仅仅只摇晃数次就平静下来,几人脸上露出“好险”的惊吓表(情qg)。

    “本尊警告尔等一次,若是各位在不怀好意接近本尊,本尊就对各位不客气了!”

    端木锦好歹也是一宗掌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她曾在四年前,失去过法力一次,实力也不会比几个筑基期的弟子差的。

    何况,端木锦从来没有杀灭过哪个宗门的人,或者哪个家族的弟子,她也不想因为自保,而让自己的双手沾满他人的鲜血。

    “不客气!”

    其中有一人面露讽笑,道:“道友还是客气点为好!咱们几人可都希望着,看到道友不客气的一面呢!”

    其中一人讽刺道:“你若是想阻止我们,直接出手不就好了,难不成你们修仙宗门的人,还不如我们这种修仙家族的水准。”

    端木锦无视那个家族弟子的话,继续催动手里的宝剑,一剑一剑击到摇摇晃晃的阵法上面,羽化门擅长的是魅术,并不是布阵。

    若是换了无极门的弟子,只怕分分钟就可以破除那几个家族弟子布置的阵法的。

    端木锦见那几个家族弟子实在是无可救药,她眉目一瞪,口中念念有词,数道金从阵法的四周闪现出来,那些金犹如活了一般,一跳一闪的轻点在困住端木锦的阵法上。

    只见数道金撞击着阵法的墙壁,它们在阵墙上轻轻旋转着,继而晃动在阵墙上,随即往阵墙上一撞,那处阵墙立马就跟触动了开关那般,不停地摇晃起来,并且闪烁着警报的光晕。

    那几个家族弟子脸上露出讶色,同时也往阵法上加持更强的灵力,阵法的光罩瞬间扩大了数倍,端木锦冷冷一哼,口中继续默念着金的法决。

    只见阵法里面的金瞬间增加了数倍不止,端木锦突的大呵一声,“破!”困住她的阵法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化做星星点点消散在空气中。

    端木锦摆出一张冷笑的表(情qg),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几个“找死”的家族弟子,伸手扶摸了一把手里的宝剑,眼睛一合一抬,仿佛万千针影刺在几个家族弟子的(身shen)上。

    那几个家族弟子只觉得一瞬间,自己的(身shen)体不受控制般的停止了运行,他们无一不露出一张惊恐的脸色盯着突然变得“厉害”的端木锦。

    就刚才端木锦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刚刚恢复法力,也没有多少实力的“前辈”,他们几个小心应付一番,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毕竟,一个高阶修士所带的法宝,不是随便一个修士都可以拥有的。

    那几个家族弟子正是打了“浑水摸鱼”的算盘,才敢动灭了对方的心思,否则,就是给他们数十个胆子,他们几个也不敢打灵寂期修士的主意。

    在一个还是,端木锦(身shen)上释放的灵力,仅仅只是灵寂期左右的,并不是灵寂后期的修为,何况,那几个家族弟子也正是因为看不透端木锦的真正修为,才会犯这种“自不量力”的错误。

    “你们两个,给我打起精神来!”

    其中一个家族弟子高喊一声,道:“对方不就是破了一个阵法嘛!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出门的修士,怕什么。”

    那个家族弟子说完,抬手就打出一道灵光,祭出的法宝也在一瞬间接近端木锦的(身shen)侧,速度竟比之前的所有攻击还有快数倍。

    端木锦来不及多想,祭出宝剑,猛的朝那个家族弟子(身shen)上一击,那个家族弟子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直接往后弹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吐出大口精血。

    “可恶!”在另外两个家族弟子没回过神之际,那个被端木锦击飞出去的家族弟子,往自己的法宝上面打出一道精血,准备和端木锦决一死战。

    “呸!”那个家族弟子手里的配剑吸收了他的精血过后,一瞬间变得灵光大方,威力竟和端木锦手里的宝剑不相上下。

    尤其是对方的配剑,因为吸食了主人的精血,几乎和那个家族弟子一剑同体,跟注入了精魂似的,张开血口嘶嚎一声,猛烈的冲着端木锦攻击而来。

    端木锦自然知晓对方的攻击比以往更加难应付,她口中急急的默念着什么,同时加持了宝剑上面的灵力,准备正面接住对方的一击。

    两者相撞在一起,“噗噗!”声传来,四周被巨大的灵光闪得放光,中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引力把两人之间的物体全部袭卷入旋飞了进去。

    巨大的灵力自然被远在数十里左右的某些修士瞧得清清楚楚,“噗!”那个家族弟子口中再一次吐出大量精血,他执剑的那只手臂也不翼而飞。

    “啊!”那个家族弟子封住流血不止的断臂,气得他大吼起来,道:“一定不会放过你!”

    “住手!”端木锦怔了一怔,大喊道:“你在继续下去,可是会死的哦!”

    她没有想过把那个家族弟子击至半伤,心里也不想杀人,也从来没杀过人,端木锦心里产生一种恐惧,不敢在继续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