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
    那个断掉手臂的高姓家族弟子冷冷一笑,围上来,道:“住手!你还真是仁慈呢!”

    端木锦手中的宝剑掉落在地,伸手捂着胸口,一副极痛苦的表情,道:“你们不要在过来了,本尊……不想杀人!”

    “哈哈哈哈!”那个断掉手臂的家族弟子哈哈大笑起来,讽刺道:“扮圣母么?刚才不是回击得挺认真的吗?你倒是动手把我们都灭了啊!”

    “高师兄,你……你没事吧!亏你败得这么惨还笑得出来。”

    那两个家族弟子,看到自己的师兄手被对方弄断了终于反应回来,两人上前扶住那个站立不稳的家族弟子,同样怒瞪着把自己的宝剑扔掉的端木锦。

    虽然说端木锦一副不愿意在斗下去的心思,但是,把别人的手废了,在说不想和他们斗下去,简直就是拉仇恨又讽刺别人的意思嘛!任谁都会往那方面想的。

    那个高师兄不以为然的鄙了一眼自己断掉的手臂,像早就习惯了似的,道:“不就是断了一只手嘛!对方可是堵上了自己的命呢!”

    “哼!”三人同时冷笑一声,那个高师兄道:“看来,不祭出血印阵是不行的了。”

    “虽然长老们一在告诫咱们不要轻易使用血印阵,眼下,咱们惹了这么一个麻烦,看来不催动血印阵是无法取胜的了。”

    “怕什么,大不了回去被那几个臭老头臭骂一顿就是,咱们若是击败一个高阶女修,把她身上的那把威力很强的配剑带回去,长老们可就没话说了。”

    “哎!”三人还没商量完对策,身后传来一声呼声,那人道:“各位在商量什么事情,好让我也参一脚吧!”

    三人惊得立马回头,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修为和自己差不多,他们几人却都没有现,有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要不是对方提醒,恐怖他们一辈子都现不了的。

    几人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蓝少年,怔怔的互看了一眼,实在是看不出对方究竟有多高的境界,除了对方是一个筑基初期的身份外,他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哎!你们刚才不是还说得起劲的嘛!”

    帝听风环起手臂抱在后脑,遗憾道:“干嘛排挤我啊!我对那边那个仙子姐姐还蛮感兴趣的。”

    “你……前辈到底是谁?”

    那个断了手臂的高师兄因看不出帝听风的实力,又恐惹怒了对方,一脸认真的讨好道:“前辈究竟是人族还是妖族?”

    要不是帝听风长着一头蓝色的头,怎么可能会被谁都往妖修身上扯,何况,帝听风极少出现在其他人的面前,甚至连幻仙宗的弟子都不认识他,更别说其他宗门的弟子了。

    何况,灵域虽然少妖兽,妖修还是可能出现那么几个的,毕竟,妖族和妖兽是不同种族的存在,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妖族?”帝听风微微皱起眉头,一脸不悦的表情写在脸上,道:“你难道没见过我这种模样的人族么?”

    “哈?”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脸上同时一呆,人族?话说人族会有如此奇异的色吗?

    人类的头基本都是黑色,褐色,以及淡赤色,根本就不会生长出淡蓝色的头的人族。

    别说人族,即使是妖族的人,也不会长出蓝色的头来的,帝听风这种怪模样,简直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另类。

    “那边那个小子!”端木锦气得脸鼓鼓的,大呵一声道:“你刚才干嘛去了,为何丢下本尊一个人在这里!”

    “抱歉啦!”

    帝听风一个遁影站回端木锦身边,赔礼道:“我刚才出去找了一下食材,因为刚才真的好饿,被他人打扰了什么都没吃,肚子都空了!”

    端木锦一脚踹在帝听风腿上,别过脸道:“你在丢下本尊试试!”

    “不敢了!不敢了!”

    帝听风连连认错,道:“我会安全把你送回羽化门的啦!要不然,你们门下的弟子要知道自己的掌门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非得灭了我不可,我可惹不起。”

    “哼!”端木锦冷冷一哼!道:“你明白就好!”

    “哈?”从帝听风和端木锦三言两语中,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听得清清楚楚,同时心里也把刚才他们想灭掉的女修士的身份,分析的明明白白。

    合着,他们不光惹了一个大麻烦,还同时把自己的家族给拉下水了,对方不仅是羽化门的弟子,还是人家的掌门,他们刚才的行为,简直就是拉整个家族去死的啊!

    “掌门饶命!我等不是有意冒犯你的,还请掌门大人大量,不要和小的们计较。”

    没容帝听风打听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的来意,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得知端木锦的真实身份,一股脑的直接跪了下去,嘴里一个劲的求饶。

    个人事小,家族事大,若是端木锦回去后,在羽化门随便提一句高姓家族弟子犯的错,恐怕灵域国在无高姓修仙家族存在的。

    “冒犯!”帝听风半眯起眼睛,他并没有看向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反倒是问起端木锦来,道:“刚才……生了什么!”

    一句不温不火的问话,直刺得那几个高姓家族弟子的后背一凉,他们自然恐惧端木锦背后的羽化门。

    可是,令他们更恐惧的,还是帝听风身上肆无忌惮释放出来的灵威。

    帝听风打从一出现在几人身后,就释放出若有若无的灵威,虽然不是特别强烈,却还是让三人无法适应,甚至连身体都不能自由移动,完全被帝听风控制了一般。

    更何况,从他们几人说冒犯了端木锦开始,帝听风身上隐藏的灵威,几乎一瞬间迸出来一般,震得他们几人骨头“咯咯”作响,就都快要断裂了那般。

    “前辈恕罪!我等刚才不知道掌门的身份,一时蒙蔽了双眼,才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我等知道前辈就是羽化门的掌门,就是前辈给我们百个胆子,我等也不敢胡来的。”

    “哦!”帝听风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同时头顶幻出一把山耀着灵光的巨剑,道:“不敢胡来啊!我现在就借你们几个胆子,各位意下如何?”

    帝听风因为看到端木锦在的方向传出巨大灵光,几个呼吸之间就遁影回来,谁知,他赶回来就听到几个不知死活的家族弟子在盘算着如何布置灭掉端木锦。

    帝听风本来就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倘若让自己护送的对象在半道出一点什么意外,心里肯定是极在意的,何况,端木锦对他来说,还有另外一种存在的意义。

    若是就这样被其他人给灭了,不知帝听风心里会亏欠她多久,心里一但在意某个人某件事,是很难从心里抹去的。

    即使是将来,会遇到一样的人,一样的事,若不是原来的样子,心里都不会出现第一次出现过的那种感觉。

    心一但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就不容易空出来的,即使是有一天不小心空了,也不会允许被其他东西填满的。

    “道友不要冲动!”

    就在帝听风头顶的巨剑横跨在手里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呼,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等帝听风反应过来,手里的巨剑已经朝前面狂袭而去。

    等到声音的度传到帝听风的耳朵里时,他的对面,已经横七竖八躺着数截那几个高姓家族的弟子的尸体。

    帝听风抬手一剑砍死两个,只剩下一个被端木锦之前攻击至断手的半伤高师兄,他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同族师弟一个呼吸之间就断成数截躺在身侧,早就已经吓得腿软得坐到地上。

    那个高师兄一脸惊恐的瞪着手里还举着一把巨剑的帝听风,嘴里已经给吓得吐不出一个字来。

    他虽然听起家族长老说过,外面的一些修士手段残忍极其恐怖,却怎么也想象不到,是如此的恐怖。

    可以幻灵成剑,可以一击灭掉两个筑基期的修士,可以面不改色的面对自己的残忍手段,尤其是在被人提醒了的情况下,还可以一脸从容的出手的,简直就是魔头嘛!

    相比起那个高师兄之前遇到的一些妖兽,甚至同阶修士,帝听风的手段,简直不能太恐怖。

    眼看着帝听风并没有听警告就出手了,有一老者从远处遁影飞来,同时手里朝帝听风打出一道灵光,企图阻止他在此对剩下的那个高师兄出手。

    “噗噗!”两声,由于感应到远处飞来的杀气,帝听风抬手一剑就砍了过去,自己撞到那个老者的灵光上,两者撞出激烈的响动,“哗!”的一声自行散去。

    那个老夫刚停止在帝听风数十米处,直接开口问道:“这位道友,老夫明明已经提醒过你了,为何还要对老夫族中的弟子出手!”

    帝听风抬眼扫了那个老者一样,冷冷一声道:“不好意思,一时注意力太集中,没来得及注意到其他的事情,你的话,我刚才没能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