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位道友你掉东西了
    对方的修为也只有灵寂中期的境界,看刚才使出的灵力攻击,实力顶多也局限于灵寂中期的顶峰,没有元婴期的实力,帝听风可是不会惧的。

    帝听风仅仅只有纳灵后期大圆满就可以借用缔灵的自护法力击杀元婴期的修士,何况灵寂中期的某家族的长老,就算帝听风不动用缔灵的自护法力,也是稳赢的。

    何况,帝听风的修为境界,早就已经达到筑基中期的大圆满,怕是在过些时日,就可以突破筑基后期的瓶颈的。

    “你……”那个老者气得花白胡子一翘一翘的,他正准备出手,看到帝听风身旁的那个女仙子释放出自己灵寂后期的修为境界,顿时眼睛瞪得老大。

    “木……木锦掌门!”

    那个老者是四年前,带领高姓家族弟子,前往云涟天禁地测炼的领主,自然觉得端木锦的模样,虽然打扮换了,灵域可不会有谁修炼过“花开遍地”这种,可以让脚下生长树叶的功法的。

    更何况,高姓修仙家族依附的修仙宗门,恰恰就是羽化门,对羽化门掌门的特征,家族里面的各长老还是很清楚的,即使是没有见过一次,依旧可以一眼就认出来的。

    “你是……”

    端木锦虽然是羽化门的掌门,宗内的大小事情,却是由羽化门的各位长老及门下弟子去做的,她完全不清楚羽化门的格局,以及依附的修仙家族的事情。

    那个老者给端木锦行一个师门礼,解释道:“老夫是高姓家族的弟子,现任高家长老一职。”

    端木锦依旧懵懵懂懂的,道:“高家长老!你既是某个家族的长老,为何会称呼本尊为掌门?”

    “什么!”

    那个老者脸上一懵,脑子里飞快转动起来,羽化门掌门,怎么会不清楚依附修仙家族的事情,莫不是对方是哄骗于我等,好借此脱身?

    “仙子姐姐,那个老头的家族肯定是附属于羽化门的修仙家族,所以才称呼你为掌门的吧!”

    帝听风虽然不是很了解五宗的事情,各宗的附属修仙家族还是了解一些的。

    毕竟,十二年前,万师傅把他送去幻仙宗而不是天道宗,帝听风为此被南宫家族的那个家族弟子念了好些年头。

    端木锦露出尴尬的表情,和那个老者解释道:“本尊并不是很了解宗内的事情!道友既是高姓家族的长老,应该和羽化门有些关联的,本尊回去会查一查高姓家族的资料。”

    “身为羽化门掌门人,却不了解宗门的基本情况?”老者脸上露出讽刺一笑,道:“二位莫不是拿老夫寻开心!”

    “这个倒是不敢!”

    帝听风把端木锦护在身后,反问道:“你刚才既然已经称呼仙子姐姐为掌门了,为何瞬间就否认了自己的确认,难不成你也和自己族中的后辈一样,想要趁机贪图什么!”

    “哼!”那个老者冷冷一哼,道:“道友开什么玩笑,打一宗掌门的主意,罪名可是要由整个家族去背负的,老夫可不敢拿自己的族人来玩乐!”

    “至于你说什么贪图,老夫的身份既然是一个家族的长老,自然不会图同阶修士身上的东西,何况……”

    那个老者把之前被端木锦砍断手臂的高师兄摄到身旁,冷冷瞪着帝听风二人,一字一句道:“你们二人不仅杀灭老夫的族人,还把高家的少主给废了,这笔帐,老夫岂能就此算了。”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那个高姓家族的老者,冷冷一声道:“你想怎么算!我可是……不管什么手段,都不惧任何人的。”

    比手段,帝听风自然不会输任何一个同阶修士,比运气,帝听风虽然差了那么一丢丢,可是,到最后,收益最大的还是他。

    只要帝听风不死,就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何况,身体不缺灵力的他,想要恢复修为,根本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帝听风自然不需要愁的。

    “哼!”那个老者冷哼一声,他自然不希望和帝听风硬碰硬,尤其是在数里之外,看到帝听风抬手就是一剑,杀灭了高家的两个筑基期的家族弟子。

    老者自然清楚帝听风的实力,绝不是看上去的那般弱。

    打从接近帝听风数十米外,被帝听风身上迸出来的灵威差点震落到地上,更是惊得他差点大呼,莫不是高姓老者身上也具备一些实力,肯定是支撑不了数分钟的。

    高姓老者抬手掐起一个法决,就在帝听风似笑非笑之间,高姓老者和那个高师兄一同消失了踪影,同时,帝听风身旁的端木锦一一起消失了。

    帝听风眼睛猛得眨了几眨,对方居然可以做到瞬间移动,催动法决之前,甚至在他没有任何现的情况下完成的。

    帝听风完全被人摆了一道,他还以为对方会和自己硬碰硬拼杀一场呢,没想到,居然被那个高姓老者给逃了,顺便还拐跑了自己的护送目标。

    帝听风瞬间释放神识,方圆百里追踪过去,同时开启“夜瞳”术,追踪得更远,可惜依旧无法查探到那个高姓老者的行踪。

    除了高姓老者之前留在原地的灵力之外,各处都无法查探出一丝蛛丝马迹,就好像,那个高姓老者带着端木锦和其家族的少主,是瞬间移动到他处的那般。

    帝听风冷着脸在原地怔了数秒,他还从来没吃过这种闷亏,简直快把他气吐血了。

    就在帝听风准备去别的地方打听那个高姓家族的情况,端木锦之前放出去的那只“黑羽”小鸟飞回来了。

    “黑羽”回来没有看到自己主人的身影,它盘旋在帝听风的头顶,不落下也不敢飞走,似乎是想等自己的主人回来的没有。

    帝听风无语的鄙了黑羽一眼,把缔灵从体内召了出来,缔灵刚一落到帝听风肩上,看到他头顶的黑羽,刚想一口吞下,就被帝听风抓到了手里。

    “缔灵,它不可以吃了,只不过是一道符纸幻型出来的,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哎!”缔灵大呼一声,一副不高兴的表情盯着帝听风,道:“吾还以为主人是唤吾出来吸食那个灵体呢!”

    帝听风无语的瞪了缔灵一眼,道:“你能不能别老是看到什么都想吃!”

    “吾本来就是天地生灵,吸收法力弱的灵体是吾的习性嘛!有什么关系。”

    “我不过是出了点意外,想让你出来帮我控制一下黑羽,谁叫你出来吃它了。”

    “没劲儿!”缔灵白了帝听风一眼,道:“不给吃,就不要唤吾出来嘛!”

    “我下次给你找其他真灵让你吃了,这次这个你不许吃!”

    黑羽从缔灵刚刚从帝听风体内冒出来时,就吓得想立马飞逃,谁知竟然无法移动一步。

    黑羽在被缔灵突然张开的大嘴一吓,灵体差点就要散灵了,被帝听风及时打出一个护身罩护在了里面,同时一把抓住了那个紫色圆球,这才恢复过来。

    帝听风见控制了黑羽,把之前端木锦做过的事情照做一遍,虽然不知如何念控制黑羽的法决,不过,有缔灵在一旁瞪着,黑羽也不敢违逆帝听风的意思。

    帝听风轻松把黑羽得到的情报,全部复制到脑子里,然后,把端木锦告诉他如何回收黑羽的事情照做一遍,黑羽的灵体渐渐的淡化在空气里,回到了原先的灵符中。

    帝听风脸色一黑,冷冷一声道:“那个高家,果然有问题!”

    收起缔灵,帝听风顺着从黑羽那里得到的路线直接遁影而去,赶了数天的路程,帝听风终于来到了清云山,高姓家族,就落坐于此。

    本来帝听风只打算把慕九的消息收到以后,救回端木锦在做打算的,谁知,那个消失的慕九,居然是被高姓家族的弟子给撸了去,并且打算利用一番后就灭了他。

    至于具体的情况,帝听风是不会知道的,黑羽的目的只在于寻人寻物,并不是做情报这一块的。

    何况,黑羽的品阶,只取决于它的主人的修为,倘若黑羽被修为境界比自己的主人修为还要高,黑羽的行踪肯定会暴露的。

    说到底,黑羽的存在,就是代替自己的主人,作为主人的眼睛,去查探事物的一种幻灵。

    端木锦的修为境界接近元婴期,只要高姓家族没有元婴期的上阶修士存在,是不会有人现黑羽的。

    “喂!前面那位道友,你掉东西了!”

    帝听风一路生风的往前冲,压根就不知道后面有人在叫他,在加上,他隐藏了自己的修为混入高姓家族的内部集市,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哪知,他那一头掩盖不了的“妖修”气息,还是凑足了别人的热闹,尽管帝听风把头上裹了一条“不寻常”的头巾,齐腰的蓝色长第一眼就把他给卖了。

    后面那人见帝听风没有理自己,不得不小跑着追上去,抓住一直往前走的帝听风,道:“这位道友,你的东西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