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已经忘了
    帝听风盯了对方一眼,无视那人的话,冷冷一句道:“你找我有事么?”

    “哈?”那个抓住帝听风的人,赶紧放开自己的手,解释道:“不!并没有,只不过是你的东西掉了!”

    那个人举着手里捡到的一个袋子,冲帝听风晃了几晃,表示并不是他愿意找对方的麻烦,才上前抓住他的。

    “哦!”帝听风见那个袋子真的是自己的东西,一把拿到手里,道:“多谢!”然后,帝听风立马回头就走。

    “哎!你……”那个人无语了半天,几步追了上来,问道:“你不是高家的人吧!不然,我在高家不可能没见过你的。”

    因对方替自己找回了失物,帝听风不得不敷衍对方一句,道:“我第一次来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

    那个人脸上露出深深一笑,摘掉头上的绑着的头巾,笑眯眯道:“我叫高千夏,道友你叫什么?”

    帝听风看到对方突然间变成一个女子,表情一愣,冷冷一声道:“帝听风!”

    看到对方也身男装,加上对方并不是女子的那种,很轻很柔的甜美声音,帝听风一开始直接把对方当成一个少年了的,哪里会想到,对方居然会是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女。

    “噗嗤!”高千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问道:“瞧你那惊讶的表情,帝道友莫不是一开始把我当成男子了的。”

    “呃……”帝听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冲高千夏微微一笑,转头就接着赶路了。

    高千夏在看到帝听风对自己微笑那一刻,心里有一种被打开了一扇,不知什么名的大门,她愣着原地数秒后,看到帝听风竟然就那样走了,急得她又跺脚,在次追了上去。

    “那个……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你来高家做什么?”

    “救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他是谁啊!”

    “无可奉告!”

    “那……我换一个问题吧!你的朋友是男道友还是女仙子啊!”

    “仙子吧!”

    “哦!是……是吗?”

    高千夏心里,突然间冒出一种特别难受感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别人的事情自己会难受,她依旧露出一张笑脸,问道:“那……她,对你很重要吗?”

    “重要!”

    不管高千夏问什么问题,帝听风都会回答,除了一成不变的冷冰冰语气外,完全看不出帝听风心里的真正想法,不过,帝听风最后一句,是犹豫了数秒以后才回答的。

    帝听风也无法确定端木锦对自己来说,到底算什么,他们之间,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除了在云涟天禁地生了一些事情外,两人之间基本就没什么联系的。

    帝听风能够把端木锦归类于“重要”之物,想必也是对端木锦有某种情感的吧!

    帝听风见自己甩不开,一路“不害羞”跟着自己的高千夏,他只得先放弃去追查端木锦的下落,寻了一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一步就跨了进去。

    谁知,帝听风刚刚踏步进入“客留居”客栈,被无数道神识侵袭了。

    按道理来说,帝听风把自己的修为隐藏了起来,只露出纳灵中期的修为,即使是长得有蓝色头,也不会受到如此多神识洗礼的。

    客栈里的那些人,一双双毒辣火热的眼睛,直勾勾瞪着帝听风,即使是不使用神识,也足够可以把隐藏了修为的帝听风给秒死。

    帝听风正感到莫名其妙,却见身旁的高千夏,冷脸扫了客栈里面的那些高姓家族的弟子,宣布的口吻道:“这位道友是本小姐今天刚刚认识的朋友,你们休得无礼!”

    虽然说高千夏的吼声,让一些家族弟子收回了火辣的眼睛,某一些家族弟子的眼睛,还是有意无意的死瞪着帝听风,简直不能直接把帝听风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帝听风露出一个低修该有的姿态,脸上表情却无法改变的,即使是露出不经意的微笑,不注意的人,依旧察觉不出来的。

    帝听风好一阵无语,貌似,他好像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了的,他不禁测目鄙了一眼身旁的高千夏,竟立马和其拉开了距离。

    帝听风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高千夏和那些高姓家族弟子的注意,一张张写满了不解的表情,继续盯在帝听风身上。

    帝听风指了指高千夏,道:“我并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我们只不过恰好进了同一家客栈,各位不要误会了!”

    “唉!”高千夏唉叹一声,一脸暧昧的语气道:“帝道友还真是薄情呢,本小姐都把名字告诉你了。”

    帝听风推开高千夏伸过来的手,冷冷一声道:“抱歉,我已经忘了!”

    谁知,帝听风的无意之举,竟然把平时受宠惯了的高千夏惹哭了,帝听风的记忆里,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别人哭的模样的。

    即使是四年前的端木锦,也不过只是掩面低泣了一会儿,并没有放声哭出来的,高千夏目前的情况,完全就是嚎啕大哭的状态。

    帝听风懵逼一脸,他完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了?眼睛里居然可以冒出水来,他伸手摸了一把对方的泪水,用手搓了搓,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帝听风好奇问道:“这位道友,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水竟然可以从眼睛里冒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法术!”

    帝听风一脸懵色,问得一脸坦诚,完全不像是开玩笑那种语气,尤其是他看到别人哭了,还一脸无关紧要的,伸手摸了一下对方的眼泪,尤其是问出来的问题,简直不能把所有人问倒。

    “噗嗤!”高千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擦掉眼泪瞪着两眼道:“本小姐修炼的这种法术,只有女仙子才学得会啦!”

    “哎!是这样吗?”

    帝听风一脸的可惜,遗憾道:“我还想问问你修炼的法决呢!原来男道友是不可以修炼的啊!”

    “噗嗤!哈哈哈哈!”高千夏不矜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辈子都不要学比较好!”

    “哦!”帝听风失望的哦了一声,放弃问对方修炼“水从眼睛里冒出来”的功法,反正他身上的功法也不弱,至少比一般修士要高阶得多。

    客栈里的老板娘,听到前台好一阵吵吵闹闹,刚走出来就听到帝听风说什么,水从眼睛里冒出来的功法,笑得她失语,好奇一句道:“千夏小姐,那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高千夏摇摇头,一脸肯定道:“帝道友可能是不怎么接触过外人吧!”

    “原来是被保护得太好的孩子啊!”

    老板娘脸上露出一种玩味,道:“你爹爹正派人到处寻你呢!你先回高家主殿去吧!”

    “可是……”高千夏抬头看了一眼身侧不远的帝听风,小声道:“本小姐要是回去了,帝道友怎么办?”

    老板娘邪笑一声,回应一句,道:“小姐你就放心吧!老娘不会让他逃走的。”

    “那……那好吧!”高千夏无奈的点头同意,和帝听风道了一声告辞,就被好些个高大护卫给带回去了。

    帝听风虽然隐藏了修为境界,实力却不是其他任何一人可以看穿的,客栈里所有的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耳目,老板娘和千夏的对话,自然也被帝听风听得清清楚楚。

    帝听风心里嘲笑一声,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办理他的住店手续,客栈里修为最高的也就是那个老板娘,境界仅仅在筑基中期的修为,实力应该和修为境界差不了多少的。

    帝听风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急着给房间布置禁制,随任好几道莫名的禁制涌进到自己的房间,算是任由别人监视。

    在监视帝听风的那些人心里,见自己的禁制没有被对方现,肯定误以为自己的修为比帝听风高出许多,自然不用顾虑帝听风这个低阶修士,在他的房间里肆意妄为。

    甚至,一些个不怕死的高家家族弟子,还妄想着在帝听风体内布置什么监禁禁制,不过嘛!就算帝听风什么都不做,他体内的神秘禁制也会反弹所有禁制的。

    就连仙界神龙都无法破除的神秘禁制,何况人界的一些小小中阶修士,这一点,帝听风自然是不知道的,续命也不好意思告诉帝听风,他体内还有一种神秘禁制的吧!

    如此一来,就是帝听风在蠢,也肯定会知道,续命曾经图谋过他的身体吧!自己的身体被他人觊觎着,就算是个菩萨心肠的修士,心里都难免生出隔阂。

    更何况,帝听风这种有仇必报的类型的,帝听风虽然有时候蛮正人君子的,可是,一但帝听风无赖起来,简直比流氓还要流氓数倍,这一点,续命可是深刻体会到了的。

    就冲帝听风有仇必报这一点,续命都不敢亲口告诉他,他体内会莫名出现一种神秘的禁制的。

    何况,在有个两千年,续命就可以脱离古牌的控制,把灵体抽出来,才不会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