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让我去死都可以的
    慕九赶紧拖住帝听风的衣角,直呼道:“慕九!羽化门的慕九!”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一脸茫然道:“不认识!”

    慕九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脸色,提醒一声道:“我就是你家仙子姐姐的那个跟班弟子。”

    “哦!原来是你啊!”听慕九提起仙子姐姐的名号,帝听风恍然大悟,道:“羽化门的那个在幻仙宗待了两年的没用弟子,我说怎么有种认识你的感觉。”

    慕九就差大呼出声,“你倒是给我自己记起来啊!”

    帝听风无视慕九的想要杀灭自己的表(情qg),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慕九好一阵无语,话说,他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在霓厦大街上那天,端木锦吩咐慕九先回客栈等他们,谁知道,慕九才回到一半,被什么人摆了一道,没等他施展自己的神通,也不知对方使用了什么秘术,他竟然会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知觉了。

    等到慕九在次醒过来,他就被人五花大绑的绑在地牢里了,并且,(身shen)上的法力竟跟失效了那般,没办法施展出来,地牢每天都还会安排人过来审问。

    慕九是巴不得分分钟逃出这个神秘地牢的,奈何他空有大神通,在这个地牢里就如同无效那般,压根就不能施展,差点没气吐血。

    帝听风见对方一副不愿意回答的态度,冷冷一声道:“算了,我也不想知道!”

    慕九瞧了一眼帝听风(身shen)侧的千夏,在次问道:“我宗掌门呢!她误会没有跟你在一起!”

    帝听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

    “什么!”慕九吼吼一声,道:“什么叫你不知道,你怎么把我宗掌门给丢了!”

    慕九这一吼,把地牢里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同时,有数道灵光朝帝听风和千夏攻击了过来。

    千夏扶去头上的头巾,把帝听风挡着(身shen)后直接面对数道灵光,那些攻击的人看到是高家大小姐,急得他们赶紧收住功法,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特别的地牢,不管对方拥有多强大的实力,以及多高的修为境界,都是无法施展法术的,只有修炼过秘术的人,在这间地牢里,才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法术。

    帝听风见势,直接把千夏往(身shen)后一推,抬手就打出数道灵光,竟然把对方的攻击化为无形,“咦?”其中有一人,传出一声轻咦,并且,把头上的头巾给揭开了来。

    竟然是数天前,把端木锦凭空撸走了的那个高姓老者,帝听风见是数天未见的仇人,抬手又是数道灵光攻击过去。

    本来帝听风是想幻灵巨剑直接朝那个高姓老者砍过去的,谁知,他竟然无法幻出巨剑的灵体来,就好像,法力在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剥夺了一般。

    帝听风也懒得去多想,随意就拨出数道灵威,直接冲对方攻击过去,总比束手无策要强得多。

    没想到,那个高姓老者推了一把(身shen)边的一个家族弟子上前,那个高姓弟子瞬间被砍出数道口子,血都差点飙飞到帝听风(身shen)上来了。

    “哈哈哈哈!”高姓老者扔掉手里的尸体,不要脸的哈哈大笑起来,道:“嗯!不错不错!没想到小道友竟可以追踪老夫到此地来。”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抬手又是数道灵光,朝那个高姓老者攻击过去,那个高姓老者效仿上一次的效果,又推了一个高姓弟子上前。

    可惜,他太小看了帝听风的攻击力,不仅是那个高姓弟子,就是拿那个高姓弟子做挡箭牌的高姓老者。

    他也完全没料到,帝听风的攻击力会那么强,竟然穿透了那个高姓弟子的(身shen)体,在一次攻击到高姓老者的(身shen)上。

    “你……噗!”

    高姓老者吐出大口鲜血,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他即将突破灵寂后期的瓶颈的修士,都无法在地牢催动如此强大的灵力攻击。

    帝听风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一招内把他给攻击到吐血。倘若是在地牢外面,高姓老者岂不是会被帝听风一招给杀灭了的。

    高姓老者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的后果,赶紧取出大把恢复精元的丹药,不等帝听风在一次攻击过来,人影直接往后退遁而逃。

    帝听风狠瞪了那个高姓老者逃跑的背影一眼,冷冷一声道:“你今天还想跑!”

    “喂!别忘记我啊!”

    慕九在帝听风背后高喊起来,为何帝听风都能够一眼认出那个高姓老者,却一次都不记得他自己友(情qg)存在的五宗弟子,实在是叫人无语的。

    帝听风严重(性xg)健忘症,是没有痊愈的一天,尤其是加上脸盲症,帝听风想要记住一个人,完全是凭对方(身shen)上涌现的灵力去判断的。

    千夏跟不上帝听风的速度,只能留在原地,吩咐那些还活着的地牢审问官打开慕九的牢门,慕九施展遁速,带上千夏瞬间就追上帝听风。

    不过,若是帝听风不停下来,慕九就是不带上一个人,一百年也追不上帝听风的,他和千夏受到惊吓的瞪着眼前的事(情qg),尤其是慕九,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那个高姓老者一手把端木锦反扣在怀里,一手举着剑割着她的脖子,尤其是端木锦的脖子上已经掺出细细的血丝来,气氛紧张得不像话。

    帝听风犹如刚刚被放出牢笼的怒吼狮子,正一脸愤怒的狠狠地瞪着那个高姓老者的(身shen)上,他本来打算对那个高姓老者严刑((逼))供来着,谁知那个老者跟早有准备那般,竟然用剑控制了端木锦。

    何况,地牢中无法使用法力的,就连端木锦的“花开遍地”都无法施展,她的脚底一片树叶都没有,赤脚的她,脚上被地牢的尖锐物割出了数道大红口子。

    “老夫在说一遍,你若是自废法力,老夫就不杀了她。”

    那个高姓老者冲着帝听风露出一个讽刺的嘲笑,同时暧昧(性xg)的往端木锦的脖子处闻了闻,提醒道:“你也不希望,这位仙子就这样,香消玉殒在老夫手里吧!你不心疼,老夫还觉得可惜呢!”

    “你放开她!”

    帝听风暴吼一声,他两眼发红的瞪着那个高姓老者,他也不知为何,看到那个高姓老者那样对待端木锦,他心里会如此生气,同时,心里又有些说不上来的难受。

    “哟哟!真生气了!”

    高姓老者继续刺激帝听风的神经,他竟然直接贴近端木锦的(身shen)体,用异常暧昧的话说道:“仙子,反正老夫从来都未对外正式公布过道侣,你何不考虑一下老夫,好保全自己的(性xg)命呢!”

    帝听风抬脚就要冲过去,高姓老者立马把手里的剑更紧的贴上端木锦的脖子,从她的脖子处,数道血丝流了下来,端木锦露出一副极痛苦的表(情qg)。

    她活了数百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却束手无策,四年前被帝听风无心当成祭品炼了都没让她如此痛苦过,现在的她,不仅是脖子处在流血,心里也正在倘着血流。

    帝听风露出一张比端木锦还要痛苦的表(情qg),冷冷一声道:“你先放开她,我马上自废法力!”

    反正法力废了还可以在修炼回来,若是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他人如此欺负,却无能为力,帝听风还不如选择去死,自废法力算什么,就是那个高姓老者让他自杀都没问题。

    “嘿嘿!看来小道友你终于想通了。”那个高姓老者把手里的剑,拿离端木锦的脖子数厘分,却依旧是割在端木锦的脖子上的。

    “不,不要!”端木锦差点就哭了出来,她轻轻摇头道:“帝听风,你有更好的未来,没必要为了本尊这么做的,何况……我也不会开心的。”

    帝听风的实力尚且还有和高姓老者匹敌的对策,倘若帝听风的法力废了,不仅无法救出端木锦,就是连他自己的(性xg)命都赔进去了。

    “仙子姐姐!”帝听风冲端木锦一笑,道:“只要能够救你,让我去死都可以的,这是我欠你的!”

    “不……”端木锦大喊,“你并没有欠本尊,不是你的错,我也……本尊也并没有怪你,你不要……上次的事(情qg),真的不能怪你一个人的……”

    帝听风轻笑一声,抬起手放在自己的天灵盖上,释放出自己的灵力,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端木锦一眼,同时眼一闭,灵力全力击在自己的天灵盖上。

    在数道惊讶的目光中,帝听风(身shen)上的法力瞬间转变为零,他(身shen)上涌动的灵力,也在一瞬间消散而尽,几乎和一个废人没什么区别。

    帝听风的抉择,完全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甚至连那个高姓老者都没预料到,世上只有傻子,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自废法力。

    高姓老者从错愕中回神过来,不(禁j)哈哈大笑起来,讽刺道:“你还真是条汉子呢!只可惜,老夫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让你的演技白白牺牲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