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如何折磨你看着办
    “喂!我说……你……会不会太狂妄了些啊!”

    帝听风气得抓狂,他快步冲上去,准备使用变成凡人之体的蛮力,给那个高姓老者一击,谁知,那个高姓老者抬脚就踹到帝听风(身shen)上,帝听风“澎!”的一声倒飞出去。

    “噗!”

    数十秒后,几人才听到被踹飞出去数十米远的帝听风,口中吐出大口鲜血来。

    帝听风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一步一步靠近那个高姓老者和端木锦的(身shen)边。

    等到帝听风好不容易走到高姓老者(身shen)边,帝听风在次被那个高姓老者给踹飞出去数十米,把好些阻挡物都直接给撞出一个大洞,帝听风连吐了好几口鲜血。

    不管被踹飞出去多远,帝听风总是不放弃的站回高姓老者的(身shen)边,接着,他又会被高姓老者踹飞出去,如此反复,帝听风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一下一下的从地上爬行过来。

    “够了!”端木锦终于没忍住,竟然感动得哭了出来,她挣脱高姓老者的反扣,冲到帝听风(身shen)边,道:“你这个笨蛋,你继续这样子会死的,你就不会痛吗?”

    帝听风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不会啊!”四处碰撞后,撞得他差点变形的脸,就快要被人认不出来了。

    端木锦伸手扶了上去,眼泪止不住的流过不停,道:“你为了保护我,做这么拼命的事(情qg),你以为你们掌门会奖励你什么,你这个笨蛋!”

    “呵呵!”帝听风自嘲笑道:“他巴不得我落到外人手里,省得老不放心我这个炼丹弟子的。”

    因为被帝听风的精神力感动到,高姓老者反倒是不介意让“有(情qg)人”见最后一面的,反正,端木锦早晚都是他的,一副要死不活的帝听风还能把她抢回去不成。

    “长老,为什么?”

    一起和帝听风进入地牢的高千夏,挡在那个高姓老者的眼前,大呼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帝道友到底哪里惹到你了。”

    “千夏,你给我让开!”

    高姓长老呵斥一声,竟然毫不客气的把高家家主的掌上明珠给推开了,由于力道过大,千夏直接被推到了地上。

    “你这个老皮夫!你到底是不是人,连自己的族人都如此对待!”

    慕九赶紧扶起倒在地上的千夏,他的修为虽然低那个高姓老者一个境界,两人互拼一会儿的实力还是有的。

    何况,慕九只不过在帝听风那个“逆”修面前“无”用,实际上,他的实力不比同阶修士差的。

    “什么族人,那丫头不过是从外面抱回高家养大的孽种罢了,真把自各当成大小姐了。”

    高姓老者一脸鄙视的看着千夏,也不怕把十几年前的秘密抖出来,反正,这间地牢就是他的私有物,别说高家家主,就是知道这个地牢的人,都不足十个。

    一个人若是要完成一些不可能如此的任务,肯定会付出极承重的代价,莫不是因为多年前,高姓老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能够高姓老者相信的人,怕是一个都没有的。

    而高千夏,仅仅只是高姓老者手里的其中一颗棋子,为了报复高家家主和他争取家主之位,而安排在他(身shen)边的棋子。

    真正的高家大小姐,一直以来都是个幌子,甚至连高家的家主夫人,都是高姓老者的其中一个妾侍,更别提其他的棋子了。

    可见高姓老者的数十年以来暗中谋密的计划,有那么的慎秘,几乎让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不(禁j)会由仲的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你说什么?”

    高千夏瞪圆了眼睛,一副不愿意相信的神色,她做了高家近二十年的大小姐,一时间竟然被告知是个冒牌货,简直比有人狂扇了她一巴掌还有难受。

    “长……长老……你刚才……”

    “老夫说你不是高家的大小姐,难道你没那脑子记住吗?”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高千夏疯了似的高喊一声,怒喊道:“我是高家大小姐,我是高千夏,我是高家大小姐啊!”

    “哼!”高姓老者冷冷一哼,抬手就打出数道灵光,慕九反应不及,眼看着高千夏快要被灵光击中,“噗!”的一声,灵力被什么东西挡了回来。

    “帝……帝帝帝道友!”高千夏竟被突然飞遁而来的人给惊得说不出话来。

    帝听风回头看了高千夏一眼,冷冷一声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没没事!”

    高千夏连眨了数次眼睛,发现真的不是眼花,兴奋得她一把抱住帝听风,大呼道:“帝道友,原来你没事啊!担心死我了。”

    帝听风恐端木锦在次受高姓老者的威胁,一把把高千夏推进慕九怀里,一个遁影就闪回来抱住端木锦,把她直接从地上抬起,好避免地上的尖锐物体。

    高姓老者也大吃一惊,怒吼道:“好小子!竟然连老夫都被你瞒过去了!”

    高姓老者可是亲眼看到帝听风的修为全废了的,就算对方(身shen)上拥有恢复法力的逆丹,没有过数十天的打坐时间,是恢复不了的,就算那人灵根资质逆天,也是不可能短短数分钟就恢复回来的。

    何况,帝听风(身shen)上的灵力散尽以后,竟然和一个凡人没什么区别,不仅没有灵力涌动,甚至连灵根的基本灵光都没半点反应,高姓老者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看花了,出现了错觉。

    帝听风直接无视众人的目光,取出数粒恢复血气的丹药,直接灌到端木锦嘴里,并且伸手温柔的把端木锦刺伤的脚踝做恢复功疗,完全不介意自己的灵力大量流失。

    端木锦这次倒没有和帝听风顶嘴,也听话的把所有恢复血气的丹药给吞了,一脸认真的看着帝听风因自己受伤依旧极寒的脸色,端木锦也是半个不字都不敢说的。

    “小子!你以为自己拥有恢复法力的丹药,就可以逆转乾坤了嘛!少给老夫自大了!”

    高姓老者被帝听风无视了数次,甚至还受刺激的看到帝听风抱着他觊觎的仙子,他恨不能抱着端木锦的人是自己,恼得他抬手就是数道灵光击向帝听风。

    帝听风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一声冷冷的命令语气道:“缔灵,给我慢慢折磨他,如何折磨你自己看着办,我先带仙子姐姐回去了!”

    除了清楚缔灵是谁的端木锦以外,几乎所有人的脸上表(情qg)都是一愣,他们可半点其他人的灵力感应都没察觉出来。

    没等帝听风遭到高姓老者的灵力攻击,从帝听风的体内钻出一只紫色的圆形灵兽来,它忽闪忽闪几下翅膀,一个遁影就近(身shen)到高姓老者眼前。

    只见高姓老者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情qg)况,(身shen)上瞬间被一块寒冰给冻了起来,然后,缔灵在他(身shen)旁旋转了几圈,外高姓老者冻结的冰块的外层燃上熊熊烈火。

    接着,又有数道浓烟直接在冰块的中心散娆开来,接着,冰层的里面又显示出如(春chun)天般的景色。

    半冰半炎,半毒半雾,半(春chun)半冬,半冷半寒,其中滋味,想必要等到问过高姓老者感受以后,才会知道的。

    帝听风完全不介意缔灵怎么折磨那个高姓老者,帝听风说的折磨,仅仅只是让缔灵随便欺负一下对方灭了就是,缔灵理解的折磨,可是会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界的。

    因为这一次的后果,帝听风此后都不敢轻易对缔灵说折磨别人的话。

    帝听风直接抱着端木锦回的客栈,完全不在意一路上的眼神,和客栈里面毒辣的目光,扔下后面跟上来的慕九和高千夏,帝听风铁青着脸,“澎!”的一声把房门一关。

    各种(禁j)制瞬间毁去,重新布置新的(禁j)制,让端木锦换了血色的那(套tao)衣服,直接给对方做起恢复治疗起来。

    也不知端木锦在那个地牢里面受了什么样的“非人待遇”,修为竟然跌落了一个境界。

    她(身shen)上的留着的口子,也多得数不过来,尤其是脚上的口子,不管帝听风如何给端木锦服食丹药,就是不见好。

    帝听风一直把自己和端木锦关在房间里,出门一次也是为了寻什么补气血,恢复精血的灵丹妙药。

    几天下来,帝听风脸色从来都没好看过,就是平时话多的缔灵,也老老实实的待在帝听风的体内灵体中不出来。

    过去了数天时间,直到端木锦可以下(床chuang)行走,脚下勉强可以冒出数十来片数叶,帝听风脸上的表(情qg)才缓和了一些。

    “仙子姐姐,怎么样?今天感觉好些了吧!”

    帝听风直接推门进来,竟然撞见端木锦正在换衣服,而且还是面对面那种,端木锦的肚兜都还有一半挂在手腕上,她眼睛转了数转后。

    “啊!”

    上楼的房间里,传出一声爆炸(性xg)的吼叫声,帝听风愣了愣,直接扑了上去,赶紧伸手捂住端木锦的嘴巴,他可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会那么囧的,遇到仙子姐姐在换衣服。

    “仙子姐姐,你不要喊了,下面的人听到会误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