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在摸哪里啊
    几天下来,帝听风脸色从来都没好看过,就是平时话多的缔灵,也老老实实的待在帝听风的体内灵体中不出来。

    过去了数天时间,直到端木锦可以下床行走,脚下勉强可以冒出数十来片数叶,帝听风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

    “仙子姐姐,怎么样?今天感觉好些了吧!”

    帝听风直接推门进来,竟然撞见端木锦正在换衣服,而且还是面对面那种,端木锦的肚兜都还有一半挂在手腕上,她眼睛转了数转后。

    “啊!”

    上楼的房间里,传出一声爆炸性的吼叫声,帝听风愣了愣,直接扑了上去,赶紧伸手捂住端木锦的嘴巴,他可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会那么囧的,遇到仙子姐姐在换衣服。

    “仙子姐姐,你不要喊了,下面的人听到会误会的!”

    帝听风一脸惊恐的神色,却不知端木锦的脸都已经绿了,本来端木锦的肚兜都还只挂了一半,不仅被帝听风撞个正着,哪里会知道那货不赶紧退出去,竟然会直接扑了过来。

    而且,没穿衣服的情况下,被男子扑上来,女子肯定会惊吓过度而想要逃跑的。

    哪知端木锦仅仅只是往后倒了一点,没来得及移动一步,还是该怪帝听风的动作实在是太速。

    帝听风的本来意思,是担心楼下的客人听到楼上的喊叫,肯定会猜想楼上的情况的,毕竟,楼上只有帝听风和端木锦两人在住着,完全排除了第三个人的嫌疑。

    然后,帝听风担心被误会,没有退出去,反倒朝端木锦扑了上去,他伸出的手确实是捂住了端木锦的嘴巴。

    帝听风的脑子,却怎么都没反应过来,他的另一只手,稳稳当当的握在了端木锦的双峰上。

    而且,端木锦因为后翻的身体,被帝听风这么一扑,直接压倒了她,两人之间的体位,就算对方是动物,也会误会成另一种内容的。

    “嗯嗯嗯!”端木锦绿着一张脸,被帝听风捂死了的嘴巴,实在是没办法说话,她只能一边嗯嗯的提醒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边想起身拍死帝听风来着。

    帝听风看到端木锦完全绿了的脸色,惊吓一脸,问道:“仙子姐姐,你怎么了啊?”

    “嗯嗯!你快放开我!”

    端木锦见嗯嗯无效,只能给帝听风传音了,道:“你到底摸哪里啊!快点放开手啦!本尊要被你捂死了啊!”

    “啊!”帝听风听了,赶紧抬起自己捂住端木锦嘴巴的手,赔罪道:“抱歉啦!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了吧!”

    “帝听风!”

    端木锦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脸上恢复些血色,一把推开压倒自己的帝听风,大吼道:“帝听风,你找死啊!还不快点给本尊滚出去!”

    “哈?”帝听风一脸懵逼,他不过是看到对方换个衣服了嘛!至于那么生气嘛!

    没等帝听风反应自己做错了什么,被端木锦一剑击过来,吓得他真的立马就“滚”了出来。

    “帝公子!到底出什么事了?掌门她到底在吼什么啊!”

    看到帝听风一脸茫然的从楼下下来,好奇了好一会的慕九直接贴了上去,他虽然很感谢帝听风救了自己,也对他们羽化门的掌门如此上心,并不代表他就承认了帝听风这个人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

    帝听风无语得摆摆手,他可不敢把看到端木锦换衣服的事情透露给慕九,慕九知道了肯定通知整个羽化门的弟子出山会灭了他的。

    “仙子姐姐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帝听风嘀咕一句,端起手里的茶往口中一倒,突然间觉得哪里不对劲,总觉得端茶杯的这只手,自己捏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似的。

    帝听风后知后觉的脑补了一番,接着,他“噗!”的一声把茶水喷了慕九一脸。

    “帝……帝公子!你干嘛啊!”

    慕九一脸郁闷,好好的,干嘛喷水给他啊!尤其是帝听风喝的那一口茶水,一滴都没浪费的全喷洗在他的脸上。

    帝听风根本就无暇去理会慕九的问题,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幕。

    同时,帝听风脑子里懊悔得不行,他咋什么事都后知后觉呢!明明就那么好攻破端木锦防线的机会。

    想到以后,端木锦肯定会防盗似的防着自己,帝听风就想幻灵出一块砖把自各给拍死。

    “喂喂!你……你到底怎么了啊!”

    慕九看到帝听风鼻血流了一脸还不知不觉,吓得他赶紧扔给一条丝帕,道:“你该不会受什么内伤了吧!”

    “我……”帝听风擦掉鼻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还是不要告诉慕九好了,已经得罪羽化门的掌门了,帝听风可不想在接着得罪整个羽化门的弟子的。

    “对了,千夏说,她不想继续待在高家,也和高家家主之间的事情解释清楚了,帝公子,你觉得,怎么安排千夏比较好?”

    慕九提起高千夏,脸上的表情都是不一样的,自从帝听风不经意的把高千夏推进他怀里起,慕九就对那个有些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感兴趣了。

    “哦!”帝听风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反正高千夏去哪里,也不管他的事吧!

    “帝道友,你还真的是好冷淡呢!”门外传来一道女音,高千夏一脸不高兴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帝听风身侧。

    帝听风立马和高千夏拉开距离,好奇道:“慕道友,这位道友是你的……”

    高千夏的心凉了半截,这已经是帝听风第二次忘记她了,她一脸失望的神色,问道:“本小姐叫做高千夏,帝道友,你为什么就不能记住我呢!”

    帝听风一脸茫然,反问道:“为什么?”

    “不,没什么!”高千夏收起失落的表情,恢复之前的刁蛮任性不讲理的脸色,道:“我以后打算一个人出去闯江湖了,帝道友能不能顺道带本小姐一起闯闯啊!”

    帝听风想也不想,直接拒绝道:“不要,麻烦!”

    对于帝听风来说,还是一个人比较保险,何况,他并没有真正脱离幻仙宗的,怎么说都还是幻仙宗的弟子,怎么可能说出山就出山。

    高千夏的内心彻底被帝听风击得溃不成军,大吼道:“喂!我可是女修哎!你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掉!”

    帝听风轻呡一口茶,淡淡的扫了一眼高千夏,一脸认真道:“你懂外面的世界有什么,都不确定明天的自己是否还能不能活着,是不够格去外面的世界闯荡的。”

    高千夏嘟嘟嘴,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嘟囔道:“所以我才叫你带着我啊!”

    “不要!”帝听风直接拒绝,提醒道:“我连自己的明天都无法保证,如何带着别人闯荡,高道友还是老实待在宗门,安心修炼就是。”

    “我又不怕死,你带一下我有什么关系!”

    “我怕你死!我怕别人死在我眼前我却无能为力!”

    “可是……”高千夏差一秒就想要哭出来,她都完全不介意了,没想到帝听风居然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

    “连自己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我哪有资格带着别人闯荡啊!”

    帝听风似乎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别人听,走在楼梯半道上的端木锦停住了脚步,转身又折了回去。

    认识帝听风四年来,端木锦都无法确定自己对帝听风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虽然说刚开始,端木锦确确实实想要灭了帝听风来着。

    经过了那么多年,两人一起又经历了许多事,端木锦的内心已经变得很迷惘了,她已经分不清自己对帝听风究竟是恨意还是爱意。

    ***

    “帝道友,你真的打算走了吗?”

    “高家主,我来高家,就是为了救出自己的朋友,实在没有理由继续留在高家的。”

    帝听风会专程来和高家家主道别,主要是拜高千夏所赐,要不是高千夏嚷嚷着,要和帝听风几人一起离开高家,高家家主也不会姐机拖留帝听风好些时候。

    好不容易拜别高家的各种亲人,高千夏却又生出难离之心,把帝听风都快要郁闷得爆炸了,虽然不清楚高家在哒什么主意,不过,尽早离开才越安全,帝听风心里一直这么打算着。

    高家家主表面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身上的杀气还是若有若无涌动着的,只不过,除了帝听风,其他人根本就察觉不出来的。

    他们哪里会知道,高家正借机会,想要除去帝听风和羽化门掌门来着。

    “老三做的那些事,确实是过分了些,也亏得遇到像帝道友这种侠义之士,否则高家恐怕会就此堕落下去的。”

    “高家主太抬举帝某了,只不过举手之劳罢了,高家主不必放在心上,告辞!”

    帝听风冲对方一拱手,直接转身就走,高姓家主冲隐藏于暗影中的那人使一个眼色,那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跟在帝听风身后一并退了出去。

    “哼!帝听风,灭了高家三个弟子和一个长老,同时还出手重伤吾儿,你认为本道会放心容你离去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