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血印阵
    高家家主眼神一半秒暗淡下去,就如同一尊雕像那般,眼神空洞洞的,仿佛不像活人的。

    “帝道友,爹爹居然没有留你担任高家的护法什么的,真让人意外!”

    高千夏走到帝听风身侧,挤进帝听风和端木锦之间,她好奇的想了好一会,实在是想不通,一直以来都好客的高家家主,为何会让帝听风这个高家恩人离开高家。

    “呵!”帝听风不自觉的冷笑一声,高家家主心里如何想的,和帝听风是半点关系都没有的。

    只要对方不干预自己护送端木锦回到羽化门,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帝听风都是不想干扰的。

    “仙子姐姐,从这里离羽化门还有多远的距离!”

    因为帝听风是第一次去羽化门,并不知道羽化门的准确位置,任何一个宗门或者家族,都有属于自己的入口封印。

    一方面是为了保护门下弟子,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防止遇到他人袭击。

    只听得“嗖嗖!”两声,帝听风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声侧的端木锦以及高千夏和慕九同一时间消失了踪影。

    帝听风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看来,高姓家族里,不止那个高姓长老会让人无故消失这一种法术。

    帝听风释放灵力感应了一会,对方出手的不止是一个人,否则不可能同一时间让两个高阶修士和一个中阶修士同时消失踪影的。

    帝听风轻叹一声,召唤出缔灵,顺着对方没有散去的灵力追击而去,莫约追踪了两个时辰,帝听风才在一个地势较阴暗的区域停了下来。

    “这个高家,还真是非常有趣呢!”

    帝听风催动“隐身术”隐藏身份,不动声色的从高家的阴暗区域的上空直接遁入,另帝听风十分不舒服的还是里面的臭恶味道。

    即使是帝听风屏蔽了呼吸,依旧可以感受那股臭味腥天的恶臭。

    好几次,帝听风都忍不住想要吐出来,他只能不断地服食可以克服呕吐的丹药。

    以前从炼丹室获取的丹药已经所剩无己,帝听风的处境,怕是很难继续隐藏身份的。

    抬眼扫了一眼数百米的散发着恶臭味的腥黑地带,想要继续隐藏身份已经不可能的了。

    帝听风不得不返回身退到门口那里,趁某个高家弟子不注意,直接动用神念控制了对方。

    帝听风从对方的记忆中得知,那片散发恶臭味的区域被高家数十个弟子同时祭炼过的,被高家弟子称为腥域。

    但凡是外人经过腥域,都会被那股腥恶臭味给熏死的。想要顺利通过腥域,身上就必须配戴高家特制的香袋。

    香袋里面装着的东西,是祭炼腥域的那数十个家族弟子一同祭炼出来的,好防止万一准备的后手。

    腥域的祭炼过程相当严酷,被活祭的人数高达千人以上,里面不仅有很多人留下的怨恨,同时,腥域的恶臭味也是一年比一年严重。

    之前,高家修为境界比较高的弟子,通过腥域根本就不是问题,后来的条件是越来越苛刻,甚至连高家家主,想要通过腥域,也不得不配戴香袋才可以顺利通过。

    如此严酷的条件,怪不得连帝听风的修为,都无法顺利通过的。

    他冷冷一笑,顺手扯下那个高家弟子身上配戴的香袋,从储物袋取出一件准备的黑袍,并且幻化成一个高家的普通弟子。

    帝听风抹去那个高家弟子对自己的记忆,三两个遁影,就离开了门口处,因为身上配戴着香袋,之前听到的鬼哭狼嚎声都减轻了许多,恶臭味也消失了。

    就是帝听风用不着屏蔽呼吸,都无法闻到一丝毫恶臭味的,帝听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那个可以淡化恶臭味的香袋,两眼射出一道白光,整个人遁飞出去数百米。

    同时,腥域背后的光景,被帝听风使用“夜瞳”瞧得清清楚楚。

    只见数十个头上裹着黑袍的高家弟子,不知他们修炼了什么秘术,即使是帝听风修炼过夜瞳术,也无法看清楚那些人的真实面目。

    那个黑袍人一一排位好,共同对应不同的区域,和二十四黄道差不多的阵法队形,阵法的正中,正是之前消失了的端木锦三人。

    帝听风脸上露出一丝邪笑,他不动声色的靠近那二十四位黑袍人身后,手里巨剑哗的抬起,同时眼里冒出丝丝星火,没等二十四位黑袍人有所反应,巨剑“咔哒!”一声,直击在正中心。

    “什么人!”

    二十四位黑袍人瞬间四散开来,他们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怎的被别人偷袭了,他们竟然会半点感应都没发觉出来,

    帝听风杀意未减,手里巨剑更是灵光大放,冲着那二十四位黑袍人狂击而去,口中念道:“杀你们的人!”

    “好小子!口气到是不小!”

    其中一个黑袍人反应回来,抬手就是一个巨遁,挡在身前,后手祭出自己的法宝,一同朝帝听风的方向攻击而来。

    “噗噗!”数声,二十四道疾光同时朝帝听风的身体攻击而去,除了突然移动位置以外,不论是谁,几乎不可能逃过二十四道疾光的。

    只见二十道疾光突然袭来,帝听风不慌不忙,抬手就幻出一只灵龟挡在身前,二十四位黑袍人哪里知道帝听风的手段厉害,他们只道帝听风是使用了什么防御法宝,根本就没想到法术那方面去。

    只听得好一阵“噗噗!”声传来,二十四道疾光纷纷坠落到灵龟面前,疾遁的灵光根本就无法刺穿灵龟的防御身体。

    帝听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二十四道疾光虽然没有刺穿灵龟等我身体,却在触及灵龟的身体的那一刻,灵龟的身体顿时失去了灵光,整个失去了控制般往地上掉落。

    帝听风心里大咳,也来不及重新加持灵龟身上的灵力,抬手就收了灵龟,左手幻出一把巨剑,右手幻出一只雷兽,头顶飞旋着一只彩色的凤凰。

    帝听风抬手就把手中雷兽抛了出去,以免那二十四位黑袍人使用什么秘术解除他的攻击,到时候,恐怕“纳灵心法”就得暂时封印了。

    帝听风暗中催动起“暴风术”后,同时使用“夜瞳”把二十四位黑袍人瞧了个真切,他可不希望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只见二十四位黑袍人手中,人手一根用神识都无法发现的黑丝,丝线上面裹着“不寻常”的墨汁,墨汁冒着森森阴气,让人无法猜透它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

    帝听风凭借墨汁透露出的阴气,也不敢大意的,帝听风不清楚对方的法宝到底是魔宗炼制的,还是仙宗使用什么阴毒材料制出来的。

    帝听风祭出克制魔宗修士的“镇魔环”,同时催动“暴风术”,打算先试试二十四位黑袍人的深浅。

    只闻得一股无形的微风划过,二十四位黑袍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帝听风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仅仅只用了三两个呼吸之间的时间,几乎数秒就攻击了过去。

    只听得“窸窸窣窣”的响动声传来,“暴风术”的无形攻击被二十四位黑袍人手里的丝线强行逼迫到数厘之外,攻击灵力完全暴露出来,仅仅支撑了数秒就散尽了。

    “咦?”二十四位黑袍人的其中一个黑袍人轻咦了一声,道:“道友修炼的是何功法,居然可以破解我等的天蚕丝?”

    “天蚕丝”也就是使用一种蚕类的丝线炼制而成,普通的天蚕丝仅仅只能用于克制细柔的功法的,二十四位黑袍人手里的“天蚕丝”加上了一种秘术祭上一种墨汁,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的克敌法宝。

    谁道帝听风的攻击不仅刚柔并用,还攻击防御都如此全面,即使是面对有“天蚕二十毒”的二十四位黑袍人,他也可以攻击得得心应手。

    “天蚕二十四毒”是高家的一道隐蔽性攻击杀手,几乎落到他们手里的修士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毒”这个字眼,相信很多修士都了解它其中的厉害,既然被外人称为“天蚕二十四毒”,二十四位黑袍人,当然也会使用毒招的。

    二十四位黑袍人不仅攻击毒辣,使用毒的秘术,可以说是高家的另一种杀手锏,他们可以不动声色的在斗法过程中,让攻击对手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就会中他们布下的毒网。

    甚至有些到死的修士,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中毒的,帝听风自然是因为修炼过夜瞳术,神识比一般修士强大的情况下,还拥有一种比神识更加厉害的窥探法术,自然是把对方的招术看得清清楚楚。

    只不过,纵然帝听风的夜瞳术了得,也无法窥探出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帝听风虽然可以化解对方的“天蚕丝”的攻击,却略算了另一种可能性。

    只见二十四位黑袍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另一根隐形般的血红般的细线,几乎连帝听风的夜瞳术都没办法一下子看清楚的。

    二十四位黑袍人手里突然间冒出来的细线,自然是高家的闻名阵法“血印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