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蚕二十四毒
    血印阵算是一种多变化的奇特阵法,它可以由一个人布阵,或者多人布阵,甚至更多的人一起布阵都是可以的。

    “血印阵”的阵法,攻击力最强的就属二十四黄道阵形,比十二道天地阵法的阵容多出来一倍的人布置,同时,攻击力也比十二道天地阵法强大数倍。

    “血印阵”也是由二十四位黑袍人独立开创出来的制敌阵容,只需要其中一人开启“血印阵”的布阵法术,其余二十三人响应第一人,就可以同时祭出“血印阵”。

    “血印阵”也算是诸多阵法中,法决最简单,攻击力最强,且不容易突破的一种邪恶阵法,几乎除高家的人以外,只要是谁听人提起“血印阵”三个字,都不禁一阵恶寒。

    帝听风扫了一眼头顶突然间冒出来的“天罗地网”,冷冷一声道:“道友说是解除,我看未必吧!”

    尽管帝听风的手段了得,也是无法预测对方的招术的,何况,“血印阵”阵法的毒辣,还没有真正开始呢!

    对方不过只是祭出“血印阵”而已,帝听风心里就大感不秒,却不知他的四周,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飞飘着的毒素因子。

    莫不是帝听风身体内可以涌出大量灵力,怕是帝听风的护身罩抵不过万千毒素因子的挤压,体内早就已经被毒素因子侵蚀了。

    “哈哈!”二十四位黑袍人其中的那个带头黑袍人哈哈大笑一声,道:“你不仅不顾情面诛杀我高家弟子,还打伤了我高家的少主,家主命我天蚕二十四毒一定取道友性命,你可怨不得别人。”

    “哼!”帝听风冷冷一哼,道:“你们该不会以为,凭着那么几根血线,就可以完全制住我了吧!你们也太天真了,难道你们高家的人,都不懂谦虚两个字怎么写吗?”

    “血印阵”虽然厉害,有了这么会功夫,帝听风早就把“血印阵”的破绽找出来了,虽然不能一举突破“血印阵”的攻击,至少也不会被对方一击杀灭的。

    “你”另外一个黑袍人出言吼了一声,随后闭上了嘴巴,道:“大哥,还跟那个毛头小子废什么话,直接灭了就完事了。”

    那个黑袍人不等带头大哥的黑袍人发话,先一步催动血印阵的攻击,只见血印阵的阵中轰鸣一声,数百道血色的针形剑影,朝着帝听风攻击而来。

    帝听风知其厉害,也不敢大意,头顶幻出数把巨剑,冲对方的血色的针形剑影反击而去。

    只见对方的针形剑影被巨剑的灵光强制以后,它们的攻势减弱了数分,巨剑顺势一击,对方的针形剑影就全失去了攻击力,散落而化去了灵体。

    黑袍人的带头大哥大呵一声道:“老十三,你干嘛如此冲动,白白浪费了一次攻击,那个小子并没有那么好对付的。”

    “大哥,你莫不是糊涂了,那小子不过只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罢了,厉害得到哪去。”

    “你可有见过,哪个筑基期的弟子见了我天蚕二十四毒而面不改色,并且还能够化解我等的天蚕丝攻击,还可以抵制血印阵的攻击的人。”

    “这”那个排行十三的黑袍人一时答不上来,他并没有想太多,也有些自负的瞧不起一个筑基期的帝听风,完全没想过,他们的攻击全都无效化了。

    “这个什么血印阵还蛮有意思的嘛!”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稍微有一些变化的血印阵,道:“莫不是因为攻击敌人一次,血印阵就会变化一次不成。”

    “你你怎么会知道!”

    好些个黑袍人大吃一惊,血印阵的秘密,可是连一些元婴期的修士都发现不了,那个筑基期的毛头小子,究竟是如何发现的。

    “哈哈!看来我猜对了!”帝听风大笑一声,冷冷一句道:“就是不知道血印阵变化到最后,还能不能困得住我。”

    要说二十四位黑袍人是自负,帝听风就完全是自大了,血印阵的变化,是由攻击力提升而起的变化,其中的变化共计三十六种。

    三十六般变化的血印阵,就连二十四位黑袍人本身都没有见识过它的威力的,天蚕二十四毒虽然使用血印阵攻击过数百次敌人,还从来没有看到血印阵的三十六道变化。

    按以往的攻击力算,血印阵的变化,二十四位黑袍人仅仅只看了前面的三十三道,那还是遇到元婴期的修士才导致的结果,最后面的三中变化,布置出血印阵的阵法的二十四位黑袍人都无法预知的。

    “哼!不知所谓!”二十四位黑袍人的那个带头大哥冷哼一声,道:“道友还是不要大意为好,免得被血印阵吸干了精血。”

    “哦!”帝听风哦了一声,冷冷一声道:“我倒是想见识见识,闻名的血印阵,究竟是如何吸光我的精血的。”

    “是么?”黑袍人的带头大哥鄙视一眼不知死活的帝听风,道:“那么,我等天蚕二十四毒,就让道友见识一番,不断产生变化的血印阵吧!”

    二十四位黑袍人也不在废话,每个人都同那个黑袍人的带头大哥一样,掐起一个独特的法决,口中在默念着什么,帝听风一时无法轻视,猜不透对方有所作为时,最好还是静观其变。

    同时,帝听风手中的巨剑和雷兽同时幻灵出来,好几只雷兽“虎视眈眈”的瞪着眼前排列的二十四位黑袍人。

    帝听风为了以防万一,把缔灵从续命的灵体中给偷偷召唤了出来,让隐藏了气息的缔灵潜伏在血印阵的正中心,好控制血印阵的变化。

    “血印阵”好一阵变化后,不断有好几道血光从阵中的顶端冒出来,数次变化以后,就微微改变了原来的颜色,从血腥的红色变成了深紫色,毒素因子也放大了好些倍数。

    帝听风眼中肆放出好强烈的白光,身体内隐藏的灵力也迸发而出,他此时也顾不得隐藏实力一事了,血印阵的变化,阵法中加强了许多灵威,怕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血印阵分解成数百块的样子。

    此时的帝听风,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另一副模样,纯白透亮的白发,丝丝附着微风飘动在空气中,两眼透出魔王一般的腥红,几乎被他看一眼的人,都会站不住脚的往地上倒去。

    压倒性的灵威释放,让帝听风的修为瞬间提升了一个不同的等级境界,他两眼盯着眼前慌乱念法决的二十四位黑袍人,嘴角冷冷一笑,抬目望向了二十四位黑袍人的方向。

    因为帝听风的变化,让血印阵主动变化了起来,数十次无主控制的攻击灵光冲着帝听风攻击而来,仅仅在帝听风的眼前数米之外,攻击力就失去了控制,全数散灵掉落在地上。

    帝听风依旧是一副邪笑的表情,他已经完全忘了什么是恐惧,根本就没有把血印阵放在眼里,目光所及之处,几乎血印阵都会出现变化。

    不仅把血印阵的三十六道变化都使用完了,连带着还多出了两道变化了,血印阵的第三十八道变化的时候,帝听风的魔化没有突然间失效了一般。

    丝丝白发恢复成蓝色的颜色,血红腥色的眼眸也变成了原来的深墨色,帝听风仿佛被他人控制一般,好半天才反应回来,面对骨头节节寸断的灵威压力,他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

    帝听风只记得,在二十四位黑袍人催动血印阵,口中念起血印阵的法决的时候,他好像瞬间就失去了意识一般,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像是被他人,强行控制在一个透明的空间里那般。

    帝听风连眨了数眼,他完全没明白到底是怎么,才会变成此时的事态,同时和缔灵神念共通,也没能弄明白,缔灵除了看见帝听风的一瞬间的变化,什么都没反应过来。

    莫说那二十四位黑袍人了,他们完全被帝听风的变化给惊的魂飞天外,除了变化后的血印阵,他们竟然没有发现,血印阵不是三十六般变化,而是三十八般变化的阵法。

    “魔魔化的异种人!”

    二十四位黑袍人中的其中一个黑袍人惊呼一声,对帝听风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异种人的资料,还是他无意间从一本古文中的记载中得知的。

    尤其是,帝听风还是会魔化的的异种人种,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本来,隐藏实力的帝听风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帝听风还是一个异种人,简直就是无法突破的瓶颈嘛!

    “什么!老十九,什么是异种人!”

    “异种人是世间少有的种族,他们比魔族和妖族还要神秘得多,其中的修为也是会比一般的人族修士厉害数倍,是一种很难对付的种族。”

    “很难对付!”其中的一个黑袍人冷呵一声,道:“我看不见得吧!在难对付也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子,管他是妖族还是异种人,咱们一起合力灭了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