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南宫沫儿
    这个旗帜空间里,除了那个比较厉害的主魂,几乎在数十只雷兽的攻击下,旗帜空间里的鬼魂都被灭光了。

    “你果然很厉害呢!”

    剩下的那个主魂邪笑一声,同时迸发出自己的阴气,那些阴气流露之时,所及之处又无故冒出许多鬼魂出来,简直就如同在生能力那般。

    帝听风本来不想浪费自己灵兽的自护法力,看来,不尽快除掉那只可以召唤鬼魂的主魂,后果会很麻烦的。

    帝听风抬手又是数颗雷兽握在手里,冷冷一声命令道:“缔灵!燃了他!”

    肩上的紫色萌球得令以后,自知如此下去,主人是无法突破旗帜空间的,它扇动着翅膀,几个晃动就接近了那个主魂眼前。

    没等那个主魂反应过来,他的身上无缘无故生起火来,主魂仅仅痛苦的沉吟了一声,连呼声都没来得及呼出,就变成了一摊灰烬。

    帝听风抬手冲四方扔出数只雷兽,同时,他手里又幻出两只雷兽来,只听得旗帜的空间被什么撕裂的声音,帝听风手里的雷兽冲着前方抛了出去。

    “轰隆隆!”好一阵响动,剩下的天蚕二十四毒竟然没反应过来,被雷兽从正面击中,剩下的人数减半,算上重伤的两人,原地只剩下五位黑袍人。

    那个带头的黑袍人眼里露出不可能之色,帝听风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期,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不仅可以破除血印阵的阵法攻击,连他的魂幡旗帜都给毁去了。

    “不……不行了!大哥,快点把杀手锏使出来!”

    剩下的另外两个黑袍人也没有想到,帝听风居然那么难对付,他们可不想死在一个手段厉害的小辈手里。

    只见几人合力共建起一个护身罩,口中念起了什么咒语,帝听风抬手砍去的巨剑,刚好砍在几人的护身罩上面,灵威震得那两个重伤的黑袍人差点就要被灭了。

    几人的前方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妇人,她抬手就是一剑抵制在帝听风的攻击下,顿时把帝听风的巨剑化于无形。

    只见那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少妇人,年纪莫约二十三四左右,她的两眼空洞洞的注视着前方,在她的手腕上,被一种不知道什么东西强行烙印咒印。

    咒印的四周散发着莫名的黑影,此外,少妇人的身体内,还不断涌出一种莫名的黑气,和鬼魂身上的阴气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是阴气,更多的是一种魔气。

    只不过,从对方身上的情况来看,不像是少妇人本身具备的气息,完全是被他人强行输入到她身体里的魔气和阴气,才会弄得她半鬼半魔的状态。

    帝听风怔怔的呆了一脸,眼里全都是不可信的颜色,道:“沫儿姐姐……”

    四年前,南宫沫儿出嫁那天,帝听风刚好回到南宫家族,他本来可以强行把南宫沫儿带走的,出于对南宫沫儿的敬意,帝听风才可以那么做。

    同时,他那天也没有问,南宫沫儿要下嫁的家族,是蜀中的哪一个修仙家族,所以,才一直无法得知南宫沫儿的情况。

    帝听风没有想到,他这次见到南宫沫儿的时候,会是今天的这种情况,他居然没有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对象,帝听风心里传来阵阵刺痛。

    少妇人一脸冷漠的表情,没有回答也没有反应,她静静地站到几个黑袍人的眼前,一副等待命令的神色,并没有回应帝听风的呼喊。

    那个带头的黑袍人自然听到了帝听风的喊声,他下令道:“南宫沫儿,给老夫杀了那个违抗高家的叛徒。”

    南宫沫儿得令,冰冷一声应道:“是!”

    南宫沫儿跨步上前,举起手里的剑都冲着帝听风砍杀而来,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已经完全被他人控制了,哪里还认得出帝听风来,她接到的命令就是,杀了他,杀了帝听风!

    “沫儿姐姐……”

    帝听风并没有动作,反而大张双臂,任对方的剑刺在他的肩头,帝听风的这一举动,不仅看呆了那几个黑袍人,同时还震惊了一旁的几个被黑袍人控制了的端木锦三人。

    帝听风上前一步,抱紧一剑刺穿了他的肩膀的南宫沫儿,嘴里一直不停地喊着沫儿姐姐,他怎么可能会对南宫沫儿动手。

    南宫沫儿不仅是帝听风的沫儿姐姐,同时和分担了母亲的角色,帝听风对南宫沫儿的情意,可以说是各种复杂的。

    因为被帝听风抱得紧紧的,就算是被控制了的南宫沫儿,也无法做到一秒推开抱住自己的“敌人”,即使是受他人控制,触感还是存在的。

    “沫儿姐姐,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为什么会……”

    帝听风虽然清楚南宫沫儿会变成这副模样,肯定少不了那个黑袍人的手段,同时,心里也憎恨高家恨到了极点。

    帝听风和缔灵招呼一声,把被困住的端木锦三人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同时,他没空去招呼惹怒了他的剩下的那几个黑袍人。

    帝听风灵力在次迸发出来,双脚一点地,直接遁飞了出去,等到帝听风停止下来,他已经停在高家家主的正殿门口。

    帝听风懒得废话,抬手就是数只雷兽招呼过去,片刻之间,就把富丽堂皇的高家主殿炸得七零八碎,那些躲在殿内的高家弟子不得不一个个现身从里面冒了出来。

    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高家还没有被雷兽给炸死的人,冷冷一声开口道:“是谁把沫儿姐姐变成这副模样的!”

    “南宫沫儿!她……你怎么可以控制她!”

    其中的一个高家弟子,眼里全都是不可思议之色,在高家,如南宫沫儿这样的控物,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控制得住的,一个不小心,搞不好会被对方给杀灭的。

    半鬼半魔状态下的控物,想要祭炼出来并非易事,若不是生辰八字和体质吻合,是很难祭炼成像南宫沫儿这样的杀手锏的。

    南宫沫儿不能修炼仙家功法,也不是灵根属性的修炼者,根本就不可能修仙的,可是,她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生辰八字,以及可以魔化的体质,和控物的资质异常吻合。

    本来需要祭炼数年的半鬼半魔类控物,仅仅花了两年时间,就从南宫沫儿身上应验出成果了。

    虽然说高家的大少可惜了一个美色侍妾,高家可以多出来一个,可以杀灭灵寂期以上的修士的控物,实在是不算亏本。

    就是不知道南宫家族的人知道了,会不会为了一个出嫁的大小姐而进行报复了,不过,事已至此,就算南宫家的家主知道了,也于事无补,只能要求一些物质赔偿罢了。

    帝听风冷冷扫了一眼那个惊呼的高家弟子,眼里快要冒出火了,凉凉开口道:“我在问一遍,是谁把沫儿姐姐变成这副模样的!”

    倘若得不到答案,帝听风完全不介意拿整个高家陪葬的,他又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对象,怎么可能看到自己在意的人变得不人不鬼不魔的情况下,还可以冷静得下来的人。

    “沫儿是自愿变成高家的助力的,小道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

    高家家主道貌岸然的从人群中闪身而过,他两眼全都是不可能三个字,天蚕二十四毒竟然拿帝听风这个小子没辙,差点就让高家家主立马出手了的愤怒。

    “自愿!”

    帝听风冷眼鄙视了一眼高家家主,冷冷一声道:“如果是沫儿姐姐自愿的,你们难道不能阻止么?还是,你们高家的安危,需要让一个弱女子来维护的。”

    高家家族怎么说都在各大修仙家族中排得上前十,怎么会不计后果,把另一个修仙家族的大小姐变成了这副模样。

    就算真的是南宫沫儿自愿变成高家的助力,高家也应该极力阻止才对,怎么反倒随了对方的愿,把南宫沫儿祭炼成控物了。

    “你……”高家家主被帝听风赤果果的鄙视了一通,气得他差点就两眼翻白晕死过去,道:“道友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南宫沫儿之事,除了南宫家族的人,与他人没有关系。”

    “他人!”帝听风丢了一个冷刀子眼过去,道:“难道你没听见,我叫她沫儿姐姐的么?”

    高家家主脸色微变,好奇道:“你是南宫家族的人。”

    帝听风回瞪一眼,冷冷一声撇清关系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和南宫家族并没有什么关系。”

    “哼!”高家家主冷冷一哼,道:“既然没有关系,为何要来高家生事,还动手毁了高家主殿。”

    “毁了高家主殿!”帝听风眉目一抬,抬手又是一只雷兽,君临天下的怒瞪着地上的好些排高家的人。

    “难道你不知道,沫儿姐姐对我来说,很重要么?重要之物被他人随意处理,是会让人很生气的。”

    “重要之人?”高家家主眉目一转,瞪向自己家的儿子,反问道:“南宫沫儿不是你的妾侍吗?怎么变成了他人的重要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