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胆子逆天了
    “仙子姐姐,我们还是别过吧!”

    帝听风看都不看端木锦一眼,两眼瞪在南宫沫儿的身上,道:“沫儿姐姐累了,我先带她回去休息了。”

    “帝听风!”端木锦冲到帝听风眼前,提醒道:“你的沫儿姐姐已经死了,她回不来了,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好吗?”

    “仙子姐姐!”帝听风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看着道破真相的端木锦,道:“嘘!你声音不要太大了,会吵醒沫儿姐姐的。”

    “啪!”的一声,端木锦一巴掌打到帝听风脸上,怒呵道:“沫儿姐姐!沫儿姐姐!你眼里就只有你的沫儿姐姐!她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本尊都已经告诉你了,她回不来了,你不要执迷不悟行不行?”

    帝听风瞪着端木锦,冷冷一声道:“你若是在沫儿姐姐身边吵,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帝……”端木锦刚想反驳,被门下的慕九给挡了下来。

    慕九想了想,劝说端木锦,道:“木锦掌门,帝公子现在正处在难关上,你就不要在刺激他了,咱们在后面慢慢跟上去就好了。”

    以帝听风现在的状态,莫说应付敌人,就是随便一个筑基期修士撞见了,都可以灭了他的,一个人受到打击以后,攻击力会下降数倍的。

    帝听风虽然不是很严重的那一种,情况还是好不了多少的,毕竟,南宫沫儿于帝听风而言,是和万师傅同样重要的人物。

    帝听风带着南宫沫儿的尸体,在蜀中转了数天时间,才算替南宫沫儿找到了合适的“门第”,帝听风把整个山头都布下禁制,并且,还为南宫沫儿度了数十天。

    因为帝听风强行输入到南宫沫儿身体里的灵力,数十年的时间,南宫沫儿的身体都会保持原样,山间的禁制除非使用什么上古法宝,否则是突破不了的。

    按山间的状态来看,一般人是不会无事转悠到这里来的,不存在灵脉的气息,灵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吃饱了撑的才会浪费上古法宝,来打开这里的禁制。

    前后耽搁了十来天的时间,帝听风才从山间出来,刚刚遁出山间,就看到端木锦和慕九以及高千夏三人在山间的外面护法,好些低阶的妖兽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帝公子,你终于出来了!”

    慕九见帝听风和端木锦双目一对,两人各自移开了目光,他识趣的先打破沉寂,带在谦意道:“南宫小姐的事情,很抱歉没能帮上帝公子你什么忙。”

    帝听风转身,仰头望了眼南宫沫儿所在的那处山峰,冷冷一声道:“无碍!”

    “那个……帝公子!”慕九一脸担忧的迎上前,问道:“帝公子之前所说,应该不是真心话吧!我们掌门她……这……”

    怎么说慕九都算是一个门下弟子,关心一宗掌门合情合理,何况,端木锦不顾帝听风先前的妄自菲薄,一心在山外给他护法,两人之间,不可能就此过去了的。

    “仙子姐姐!”帝听风推开挡在他和端木锦之间的慕九,一脸谦意道:“那个……我之前……嗯!没事……”

    本来帝听风打算承认错误的,说到一半,又把话给吞了回去,他之前确实是想着,不送端木锦回羽化门了的,可是,看到端木锦认真给自己护法的情况,帝听风的心彻底乱套了。

    端木锦鄙了别扭的帝听风一眼,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

    打从两人四年前认识起,帝听风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就算他心里有什么计谋,他也会和他人坦诚的,看到帝听风如此一面,让习惯了的端木锦怎么都接受不了。

    帝听风伸手揽过端木锦的腰,冷冷一声道:“回去吧!”

    没等慕九和高千夏反应过来,帝听风带着端木锦已经遁飞出去数百米了,误会算是不解自开了。

    可是,端木锦怎么觉得,好像是她吃亏了,不管是自己失控的态度,还是对帝听风的在意,或者,被帝听风轻易触碰,她居然会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

    “木木木……木锦掌门,你终于回来了!”

    刚刚在羽化门大门口接到端木锦的羽化门弟子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差点就直接拥上来了,不过,看到端木锦身旁还站着三人,没做出失礼的动作。

    “掌门,慕九我记得是四年前派过去幻仙宗保护你的本宗弟子,另外两位是……”

    “帝听风!”帝听风自报家门,看到那个羽化门弟子看着端木锦的态度,他就心生怒火,直呼道:“仙子姐姐,我累了,你给我安排休息的地吧!”

    也不管那个羽化门弟子什么样的眼神,搂过端木锦的腰,刷的遁影出去数白里,彻底把那个出来接端木锦的羽化门弟子吓傻眼了。

    倒是和帝听风在一起惯了的慕九,早就见怪不怪,和那个同门师兄介绍一番高千夏,学着帝听风的样子,拦过高千夏就遁影飞出去了。

    那个羽化门弟子眼睛连眨了好一会儿,一度认为自己直接疲劳过度,眼睛严重镜花的来着。

    帝听风扫了眼羽化门大门口内数里处,浩浩荡荡的站着近千名羽化门的弟子,他竟然直接隐藏了身份,直接拥着端木锦从羽化门的弟子头顶呼啸而过。

    帝听风也不顾端木锦如何挣扎,直到看到掌门寝殿的赋写,帝听风才扔下端木锦,几步踏进去寻床要休息的。

    端木锦好一阵无语,哪有人神经白痴到这种地步的,更何况,无视那些宗门弟子也就说得过去,连羽化门的各位长老,执主都一并无视了。

    帝听风是有多巴不得端木锦死,才如此给她拉仇恨的,帝听风倒好,要修为没修为,要境界没境界,只要他不亲口承认,不在羽化门弟子面前表现他的大神通。

    谁会相信是帝听风带着端木锦无视整个羽化门的弟子直接回到端木锦的寝殿的,端木锦盯着分分钟躺自己床上睡得呼呼的帝听风,真特别想动手掐死他来着。

    “哎!慕九,你回来了,你身边那位女仙子是……”

    慕九因为无法瞒过宗门长老的耳目,不能学帝听风那般,直接遁离而过,他看到地上的近千名同门师兄弟,一个遁影停在众人面前。

    “上官师兄,好久不见,想不到你的修为又精进了!”

    慕九冲上官师兄拱一拱手,解释道:“这位是高姓家族的仙子,高千夏,木锦掌门已经破例将她收录到羽化门了。”

    “原来是千夏师妹,我是上官己见,既然是木锦掌门收录的弟子,以后我会亲自指导你的修炼的。”

    “上官师兄,你……”慕九稍微红了些脸色,没有把话说出来,反问道:“掌门人呢?你们没有接到吗?”

    上官己见惊哎一声,问道:“哎!难道说掌门她在你的前面过来吗?”

    “咳咳!”慕九确实被吓得不轻,不过,不是因为上官己见的问题,而是被帝听风的“天不怕地不怕”胆子给惊吓到了。

    “上官师兄,我想,掌门她已经提前回到宗内了吧!咱们还是回去在为掌门举行庆典吧!”

    慕九实在是没胆子把帝听风直接无视了整个羽化门的弟子,直接把端木锦撸回了幻仙宗的事实,帝听风不惧死,他可是很胆小的。

    “哎!为什么?”上官己见一脸的莫名其妙加震惊,难不成,掌门在外面待了几年,性情大变,已经严重到无法接近人类的后果了吗?

    慕九一副习以为常的态度,解释道:“上官师兄还是不要问了,你应该很快就会了解的,还是先通知各位师兄弟回宗吧!”

    “慕师弟,你让我去说!呵呵!”上官己见呵呵冷呵一声,道:“师兄会被火神长老直接给就地阵法的。”

    “嘿嘿!师兄,会有人比你还要先死的,你用不着担心,只需告诉火神长老,一切等回到宗门,自有答案,火神长老自然不会怪罪于你的。”

    一切,就得看帝听风的命够不够大了,羽化门谁不知道,火神长老对端木锦掌门一往情深,谁曾想,端木锦一心向道,半点儿女情丝都没有,可把火神长老愁得不行。

    这要是火神长老得知,端木锦是因为帝听风这个毛头小子,才整整四年无法回到羽化门,还因为这事,数次差点没命,就是帝听风多有几次重生的机会,都不够火神长老秒的。

    此时倒头就睡的帝听风哪里会知道,羽化门内正有一场腥风血雨在等着自己,他可是把端木锦快要愁死了,自己倒好,倒头就睡,还睡在人家羽化门掌门的床上。

    恐怕人家羽化门的火神长老,单单只看到这一点,就自己把帝听风轰成肉酱的,连一宗长老都不够胆子睡一宗掌门的床,帝听风一个毛头小子,简直不要太找死!

    端木锦正愁眉苦脸之际,殿外传来火神长老得问侯音,端木锦知道帝听风为了避免惹麻烦,早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倒是不担心火神长老会闯进闺房来。

    “师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